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到白丘城

第二百七十六章 到白丘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时,花寻风左脚踏空,右脚侧步一迈,整个人就似移形换影一般,完全脱离斩来气浪的攻击范围。

    不过身后是那些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真丹境,华信自然不能让攻击击中他们,所以他还是甩出一指关冲剑指,将气浪破去。

    劫匪眉头微抬,好像有点本事,不过想对付他还差点。

    说时迟那时快,劫匪在花寻风甩出剑指的时候左脚蹬地,以极快的速度朝花寻风冲去,手中长刀带着破空声朝花寻风头部劈斩过来。

    有开山裂石之势,花寻风来不及回头,猛然下蹲避过凶残一刀,随后一式后扫堂将劫匪逼退。

    转过身来,左右开弓。少泽剑、少冲剑、关冲剑、中冲剑等,六剑全部激射向劫匪。劫匪长刀乱舞抵挡射来剑指,没一会,那柄灵器长刀就已经凹凸不平坑坑洼洼。

    劫匪大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区区真丹初期竟然能把他这个塑神中期逼到这种地步,更夸张的是徒手就能让连下品灵器报废。

    见劫匪在发呆,花寻风收起剑指,踏灵步转身,一道淡绿色的绿影出现在花寻风身前,不带劫匪细看,只见绿影带着暴戾之气飞快冲进劫匪体内。

    劫匪闷哼一声,脑袋似乎被锤子砸中,剧烈的疼痛感让他险些晕厥,没多久他双眼流出血泪。

    这还没完,花寻风见到绿影整个没入劫匪身体后,右手迅速出现一柄银色小锤,踏灵步疯狂踩出,一个纵越跳到劫匪面前,将锤子狠狠往下砸去。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不见半点生涩。“

    噹!”

    劫匪虽然闭着眼睛,但他感觉脸前生风,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扑面而来,他下意识的将长刀竖在前方格挡。不过剧烈震动没传来,他人却整个到飞出好远。

    原本花寻风还想趁胜追击来虚空第二击,可是这个劫匪竟然顺势倒飞出去,脱离了和花寻风作战范围。

    劫匪心中郁闷不已,明明只是一个真丹境,为什么攻击手段如此犀利,他根本招架不住。

    擦去眼边血泪,脑中原本剧烈疼痛也恢复了一些,他心有余悸的看了眼花寻风,准备暂时避其锋芒。随后他将目光转向坐在那吃着东西的女修士。

    这丑女人是跟着这小子一起过来的,就拿她逼他就范。

    劫匪迂回前进,绕过花寻风朝着沐雨晴飞掠而去。

    站在一旁的带路修士和拍卖修士见状,无不焦急无比,纷纷开口催促花寻风让他快点过去。

    不过花寻风不慌不忙,他笑了笑随后收敛了所有气势,收起了手中锤子。随后和沐雨晴一样拿出一条椅子坐下来,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这个动作不光看傻了两个真丹境修士,就连劫匪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不过沐雨晴就在眼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劫匪双拳紧握,一记罡拳朝着沐雨晴打去。

    可还没等他打中,只见沐雨晴背后一直粗壮的手臂伸了出来捏住了劫匪的拳头。

    劫匪一愣,还来不及深思,就被粗壮大手整个人提起来,疯狂在地上乱砸。

    一直砸着,直到劫匪四肢捶地,不省人事它才停下。

    沐雨晴吃完蜜饯拍拍手,随后将傀儡收了回来。

    此时,包才迪驾着他的法宝飞剑也来到了此处,他环顾了一下场内,发现劫匪正遍地鳞伤的躺在地上,全身好像没有一根完好的骨头,他惊讶的看向花寻风。

    花寻风耸耸肩,意思是不是我干的。

    沐雨晴也耸耸肩,不说话。

    包才迪将目光转向两个真丹境修士。

    两人张着嘴巴的说不出话,只是傻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劫匪,内心久久无法平息。

    这次的事情,传的很快,这完全归功于那个看见花寻风和沐雨晴出手的拍卖修士,他将他看到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这就意味着包才迪这次来的不止他一个塑神境。

    起码有三个塑神境的战力,而且包才迪还有法宝这种级别的宝器,可撼阳神。下空城各大势力知道此消息后,顿时备上好礼涌向包才迪的住所,一时间包才迪的城守府门庭若市,进门都要排号。

    花寻风和沐雨晴两人在下空城内呆了几天便自行离去了。

    走之前花寻风给包才迪三人发了条通讯玉简,告诉他们等他完成任务后回来再聚,三人也表示赞同。

    从万下城到白丘城,原本按花寻风的速度赶路的话,最多只需五天的路程。

    可是因为一路上游玩过来,又在下空城耽搁了一些时间,之后沐雨晴又将沿途看到的有趣城池全部走了个遍,硬生生将时间拖了近一个月时间。

    三十天后,风尘仆仆的沐花二人来到了白丘城。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沐雨晴进城之前服了颗易容丹。

    二人进了白丘城,第一感觉就是城内有些萧条。

    此时正值早市,理应许多平民出来逛荡,小摊小贩吆喝震天才对。但街道上行人稀疏,小摊店铺前门可罗雀。

    不过花寻风看他们的脸色,也不像是遇到什么难以承受的事情,或是遭遇了什么无奈的祸端。

    城中之人脸色正常,买卖之人、砍价之人、吃茶点之人、拉板车之人,没有一点可疑之处。此处好像原本就是如此。

    花寻风随意的走到一家餐点铺前坐下,沐雨晴易容成的一个满脸麻子大鼻妹也跟着坐下。

    看了她一眼,花寻风忍俊不禁。

    他曾经问过沐雨晴,易容的目的是只要让别人认不得自己就好了,为什么她每次易容非要把自己弄成这么邋遢这么丑呢?

    沐雨晴反驳道:“不化丑一点,再让人惦记上怎么办?”

    花寻风无言以对。

    “老板来六个包子,两碗菜汤。”花寻风有样学样的叫来点吃的。

    此处客人比之别处还算多,有三桌人,老板将包子端到花寻风面前转身欲走,却被花寻风喊住:“老板,我看着城池挺大的,为和如此冷清?”

    老板看了看四周也没什么客人,于是便坐跟花寻风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