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切都会过去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切都会过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思来想去,花寻风最终还是放弃那些小动作,撤去了易容。

    “大长老如何认出我来?”

    向安白眉盖眼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花寻风觉得此时他一定很得意。

    向安没有回答花寻风的问题,反而问道:“万江流之子,你和青尊什么关系?”

    花寻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尊通身雪白的庞然大物,它也是花寻风考虑的撤离途径之一,因为他发现青尊不会伤害他。

    “青尊在此两万余年,从未离开过戈峰谷,缘何为你怒抗五宗掌教?你到底是什么人。”向安继续问着,不过这更像是他在自语。

    花寻风脸色非常难看,现在的局面已经是十死无生,就算他能从这里逃出去,外面也有卓星尘带领的执法阁弟子在搜查,他根本没有一点希望。

    花寻风心灰意冷,放弃抵抗:“我不知道。”

    向安定睛看着花寻风问道:“你为何又要回来?”

    花寻风面无表情道:“只想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向安说道:“什么东西如此重要,纵然九死一生,你也无怨无悔?”

    花寻风坚毅点头:“嗯!”

    向安继续道:“纵使连累多年好友,你也在所不惜?”

    花寻风不知该如何回答,更不知道大长老问东问西的到底什么意思,要杀要剐痛快点,这样心理上的磨人真让人受不了。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向安修炼室门口传来触碰禁制的情况,随后卓星尘的声音传了进来:“大长老,方才有贼人闯进奉天殿,我们追查到此,还请放开禁制,让我们进去查看。”

    向安淡淡的看了花寻风一眼,随后一拂手将门外禁制撤去。

    花寻风心中一紧,看来还是要被抓,也不知这次等自己的是五牢中的哪一个。

    不过等了半天也没人进来,再看向向安已不在原地,花寻风心中纳闷不已。

    修炼室门口,执法阁弟子恭敬的对着向安施礼,向安白眉微动,对着卓星尘说道:“此处无人,去别处找吧。”

    “可是”卓星尘想说别处都已排查,只剩此处,但话未开口便被向安打断。

    “近日你之所为,已让执法阁在外颇有微词,做事需自省,莫让任何事耽误自己前途,出去吧。”

    执法阁众人立刻抱拳退去,开玩笑,这可是他们老大,刚开始卓星尘说这里也要搜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很可笑,不过卓星尘拿大是大非的观点压他们,说什么大长老铁面无私一视同仁,这附近的每个地方都进去搜查了,没理由这里不搜查,还说就算大长老知道,也会赞同他的做法云云。

    卓星尘心中阴沉无比,他的情况虽然没有对外说,但是书庄高层的几人都了解的。

    他是千百年来第一个悟出《云笈七剑》的弟子,被莫笙谷庄主点名收为亲传,本可以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但因为邱檀的事对莫笙谷怨恨无比。

    莫笙谷虽然有些刚愎自用,但他确实一心为书庄着想,他非常尊重恩师季太白,如有弟子悟出季太白所留功法武技,他都将尽全力栽培,就如悟得《大梦真经》的冯卓华一般。

    卓星尘可以无情,但莫笙谷不会无义,这就是近些年来,卓星尘做一些出格的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向安自然是知道这一点,才说了上面那些话,为的就是提醒卓星尘,别以为有你拜在庄主门下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执法阁不是你后花园,若是触犯法条,他照样会公事公办。

    这也是当初闻青湖为什么把卓星尘塞到执法阁的初衷。

    恢复了禁制,向安回到花寻风面前。

    花寻风不解的看着向安,“为何不将我交给他们?”

    向安没有说话,而是取出一本册子拿到花寻风前面。

    花寻风再次大惊,因为他看的清楚,向安手中所拿之物,正是《炼器百科》。

    “这,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在你这?!”

    向安将《炼器百科》随意的放到一边桌案上,“老夫执掌执法阁,任何收缴来的物品自然都在我这。”

    “可是”花寻风肚子里有千万个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大老张不把《炼器百科》给乔贺,这不应该啊。

    就算不给乔贺,但为什么也不给莫笙谷,还有他现在把《炼器百科》放这里算什么意思,太多问题他不知从何问题。

    向安说道:“此科蒙殿非彼科蒙殿,你还是书庄弟子。”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花寻风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是书庄弟子?”

    “东西拿走吧,要去要留自己决定。”

    花寻风立刻将《炼器百科》收到储物手镯中,随后目光复杂的看着向安:“大长老如何知道是我的?”

    他指的自然是身份,自己易容的连楚山估计都认不出来,而且将修为也隐藏的很好,为什么还是被向安一眼看穿。

    向安白眉抖动:“一个月前,楚山找乔贺索要你的储物袋时,老夫便注意他了。”

    花寻风心思百转,感慨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找储物袋。”

    这句话让花寻风不甚明白,“为什么?”

    向安说道:“因为这说明,你不再误解万江流。”

    花寻风震惊的看着向安,嘴巴张的老大。

    忽然想到什么,花寻风惊叹道:“那张大挪移符,是你”

    向安没等花寻风说完,他手中再次出现一本册子,那是吴细岩给花寻风的炼器心得。

    “这本心得水平不高,此人定然不是炼器宗师,只不过对后面的傀儡之术略有见解而已。建议你莫要参考。”

    花寻风接过《心得》,仍旧不死心的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向安白眉盖眼,对着花寻风凝视良久,道了声:“这几日你便在此修炼,待庄主回来,带你去见。”

    花寻风再次大惊,本以为自己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没想到向安还是要带自己去见莫笙谷,以莫笙谷对自己的仇视程度,必定十死无生。

    向安像是猜到花寻风心中所想,开口道:“此次邹鲁城回来后,你无需再躲藏,一切都会过去。”

    向安说了句花寻风听不懂的话,便离去。

    留下花寻风在硕大的修炼室内,无法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