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宫妍入曲灵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南宫妍入曲灵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镖师男心狠手辣把自己人给杀了,还将责任全都推到他身上,醉老汉也说人是他杀的,简直欲加之罪。

    不等花寻风反驳,申暮之指向南宫妍和花寻风两人,再次开口说道:“我等今日只为他二人,无关之人请退去,以免误伤。”

    左、项、百里三家家主心知肚明,近年来曲灵剑派声威大涨,处处压过三宗一头,今日本来是想给曲灵剑派找不痛快,落其声势。

    没想到的是三家想一块去了,找了各自在其他门派修炼到旋照阶段的弟子出来砸场子,更没想到的是比试中间的变故一个接一个,甚至连灵器都出来了。

    到了现在这个情况,谁还管曲灵剑派,个个都憋足了劲准备抢灵器,那件中品法器虽谈不上珍贵,但也不可多得,自然也要收入囊中。

    南宫家主同样脸色阴晴不定,不过他不是担心曲灵剑派能不能应付,而是目光阴沉的看着南宫妍。

    刚开始见到南宫妍出来的时候,他心中有些惊讶,惊讶南宫妍竟能在百兽山脉中活下来。不过那时候他没有太多感觉,活着就活着,以后依旧不让她修炼便是。

    直到他看见南宫妍力败三家最强弟子,他表面欣慰,内心却非常惊惧。

    欣慰做给曲灵剑派看的,他们南宫家没让曲灵剑派失望;惊惧的是南宫妍的成长速度,日后南宫妍若是知道她爹被杀的真相后,会找他报仇。

    南宫天玺的血脉,果然不能小觑。南宫家主注意到梅二长老看南宫妍的眼神,似乎对于这个弟子志在必得一般。

    正不知如何留下南宫妍时,赤拳霜影门申暮之的这一番话,让他眉头松动。

    这可谓天赐良机,南宫妍若被赤拳霜影门的人杀死,南宫家纵然是想报仇,也无能为力。这样一来别人也不会乱嚼舌根,赤拳霜影门可能为了安抚南宫家,还会许下某些便利。最重要的是南宫天玺就此绝后,他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找他报仇了,可谓一举多得啊。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堂而皇之对南宫妍置之不理,恐怕遭人非议。想了一会,南宫家主出声道:“南宫妍是我义兄唯一血脉,还请上宗高抬贵手,绕她性命。”

    他准备来个以进为退,果然申暮之很配合的说了句:“她重伤我宗弟子,哪里由得你一句话揭过。”

    南宫家主叹息道:“都怪我平日里管教无方,才惹此大祸,若是上宗执意要惩治她,我身为南宫家主自然不敢反驳,但请上宗留她一命,好让我对故去的义兄有个交代。”

    这话说的句句发自肺腑,将南宫家的立场和个人的感情全部点明,让人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谁知,不等申暮之说话,曲灵剑派梅二长老忽然笑道:“南宫家主莫急,这女娃我看着顺眼,我座下缺一掌扇童子,就她了。”

    南宫家主闻言愕然,这事情转弯跨度有些大,于是看向申暮之,希望他不要认怂。

    申暮之、查净雄、那心乾同样看向梅二长老,梅二长老不闪不避与他们对视。那意思很明显,这小女娃给他,他不和他们抢灵器。

    相比之下那心乾就没其他两人老道,她没能明白梅二长老的用意,于是出言讥笑道:“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学人家收小姑娘,难道想一树梨花压海棠,鸳鸯被”

    查净雄赶紧打断没眼力见的红衣女,把话题拉了回到花寻风身上,“小恶可免,大恶必惩。”

    简简单单一句话,卖了曲灵剑派的面子将南宫妍放过,也表明了自己要重点盯着花寻风。

    申暮之扫了查净雄和梅二长老两眼,也不再说南宫妍:“没错,此人将我宗弟子打的一死一伤,必须交给我们赤拳霜影门处置。”

    众家主互对几人的心思早已心知肚明,四周众人也有部分渐渐明白过来。越是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越是在掩盖龌龊的心思。

    众多人中,只有南宫家主一人,在风中凌乱。

    梅二长老不理其他人如何想的,他在保下南宫妍后便让人将她带来自己身边。不是梅二长老不想要灵器,而是他刚才看见南宫妍身边的农妇给她喂了颗金还丹。

    金还丹是四阶灵丹,是真丹境修士受伤时服用的丹药。

    用此丹药应付这种伤势牛刀割鸡,也正因为这颗丹药,梅二长老才决定不淌这趟浑水。

    将南宫妍平躺在自己身前,梅二长老用灵力在她体内运转着,帮助催化丹药。

    花寻风见梅二长老并无恶意,看样子是真心想收南宫妍,便朝着他微微拱手。

    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曲灵剑派和四大家族都准备退去,四周众人也无心呆在此,纷纷地散去,因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安全可没有保障。

    片刻之后,场内留下的人只有8人。那心乾和她身后一个道基中期,查净雄和他身后一个道基中期,申暮之和他身后一个断臂的人以及一具白布盖着的尸体,另外还有花寻风和易容后的沐雨晴。

    申暮之看见了那心乾和查净雄身后的道基弟子,面无表情道:“人带的倒是挺全。”此言意指他们将人带来了,却不做事。

    那心乾心思浅没往心里去,此时她正看到一个丑陋的农妇还留在这里,不耐烦上前道:“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不想死赶紧滚!”

    沐雨晴闻言笑了笑,她慢慢走到红衣女身前,掏了掏耳朵,装作没听明白,懒散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那心恼怒的看了沐雨晴一眼,随后一道红菱甩出,轻易缠住沐雨晴脖子。

    沐雨晴玩味的看着那心乾,并无挣扎。

    就在那心乾准备发力将沐雨晴脖子拉断的时候。

    忽然,一只枯槁的手拦住了她。

    那心乾回头看去,只见查净雄拦着自己的手,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随后对着自己缓缓摇摇头。

    申暮之也同样瞪大眼睛的对着红衣女缓缓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