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发生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发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没多久,左家的弟子被打趴在地,南宫寒赢得第3个名额。

    此时沐雨晴已经带着花寻风和南宫妍来到了南宫家座阵营后头。

    四家只剩1个弟子还未上场,名额也只剩一个,四大家族都盯着最后一个名额,南宫家更是准备全力以赴。

    “斐哥加油!”

    “你一定能赢!”

    南宫众弟子给最后一个出场的南宫斐打气。

    南宫斐回头露出一个自信的笑脸,随后脚尖轻点,一式燕子三抄水,点点点,到了台上。

    站定后,南宫斐飒然一笑,豪情万丈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没想到南宫家最后一个人如此狂傲。

    “哼!无名之辈哗众取宠,我等若是一起出手,岂不是成就你的美名?”百里家最后一名弟子走上擂台说道。

    南宫斐闻言没有不悦,而是淡淡一笑,随后从怀中掏出数枚玉石,说道:“承让了。”

    承让了什么的额,不是应该赢下来之后才说的话吗?场下众人摸不着头脑。就在此时,南宫斐忽然将手中玉石以暗器手法投掷出去。

    百里弟子看着飞来暗器,目露不屑,左手一拂便将玉石尽数扫落,但就在他左手放下的同时,南宫斐已窜到他身前,一记灵蛇出洞狠狠打在百里弟子心口处。

    百里弟子瞬间倒飞出去,昏迷不醒。

    秒杀!

    南宫斐随意看了眼百里家方向,没有说什么,该说的动手之前他已经说了,现在他转头看向其余两家,“能不能一起上了?”

    左家和项家两人见状,对视一眼同时冲上台去。

    既然别人盛情相邀,那便勉为其难教训他一下吧。

    左家弟子先发制人,两脚一式“双叠落梅”朝着南宫斐下三路踢去,项家弟子紧随其后,虎形正拳“饿虎扑兔”朝南宫斐扑来。

    南宫斐没有扭身,没有闪避,他不动如山,看着上下攻来两人,嘴角露出满意笑容。

    就在两人攻到之际,南宫斐忽然跳起,“飞鹤腾空”将自己跳到半空,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紧接着右手拳指凸出,两式“仙鹤寻虾”,冲着二人太阳穴攻去。

    拳拳到肉,两声闷哼响起。

    左家和项家弟子摔倒在了擂台上。

    “呼!第一的位置总算是保住了。”大部分南宫家的人看到场上情况,大大呼了口气。

    10个弟子站在曲灵剑派阵营,南宫家4人,百里家3人,左家2人,项家1人。

    负责此次曲灵剑派招选弟子的主事人是曲灵剑派梅二长老,也是南宫荣的未来老丈人。

    梅二长老看着眼前10人笑道:“马齐城人才济济,不错不错。”随后,他朝身后段齐使了个眼色,段齐上前给获得名额的弟子每人发了一柄准法器。

    “刚入门就发准法器,这曲灵剑派真是大手笔啊。”

    “作秀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手笔吧,这是在显示宗门丰厚的待遇吗?”

    “就你们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曲灵剑派是大门大派,收的弟子当然给充分资源了。”

    四周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似是被这十把准法器激的,喧闹声越来越激烈。

    南宫家获得名额的4人满脸喜色,但百里家、左家、项家6人却是面无表情。

    10人表情梅二长老尽收眼底,多年的处世经验让他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就在此时项家阵营里传出一道声音。

    “等一下。”

    项家人群中走出一个少年郎,少年郎的穿衣打扮摆明他是项家子弟。

    少年郎上前对着曲灵剑派的人抱拳道:“曲灵剑派的各位前辈,晚辈项山,一直以来都有拜入曲灵剑派的梦想,今天因为被族内同辈欺骗,所以未能及时赶来比试,恳请前辈给晚辈个机会”

    话音未落,项家家主立刻跑了出来,一脚将项山踢出数米,好巧不巧摔向曲灵剑派方向。

    随后项家家主怒喝道:“好你个项山,让你在家闭门思过,你反倒跑这里来扰乱曲灵剑派收徒之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项家家主右掌一抬,真丹境气势散发开去,道道灵力在其掌心凝聚,蓄势待发。

    这一幕来的太快,四周众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此时都替项山捏把汗。

    花寻风冷眼旁观,觉得这就是场戏,这个项家家主戏过头了。

    真要教训这个叫项山的,怎么可能一脚将他踢向曲灵剑派去,而且这一脚与其说是踢,不如说是送。没看见项山站起身后依旧生龙活虎,不见半点伤势吗?

    再看这个项家家主,嘴上叫嚣着要项山好看,手上凝聚了浑厚掌力却迟迟不动手,这明显是给曲灵剑派反应和说话的时间。

    曲灵剑派这次本就以作秀为主的招选弟子,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不能充耳不闻。

    果然,梅二长老拦住项家家主说道:“项家主且慢动手。”

    梅二长老刚出声,项家家主便散去灵力,将手放下,好像根本没想过拍出这一掌般。

    虽然放下手,但作戏做全套,项家家主嘴上不依不饶道:“看在梅长老的面子上,今日暂且饶你一命,等回去后看我怎么惩治你。”

    项山背对梅二长老嘴角微翘,随后转身朝着梅二长老一躬身,感激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无妨。”梅二长老观察了项山一会,发现他竟然已经到了命悬旋照阶段,这种年纪到达这种境界的可不多见,心中起了爱才之心,他再次问道:“你果真想拜入我派?”

    项山目光闪动,答道:“非曲灵剑派不入。”

    “好!”梅二长老笑道:“那你便跟我来吧。”

    谁知,项山却站立不动,再次抱拳向梅二长老说道:“前辈大量,但我听说此次收徒只有10人名额,晚辈不敢擅自破坏规矩,我在10人中任选一人比试,输赢自负。”

    这个办法非常公平,但梅二长老却转头严肃的瞪着项山,完全看不见刚才和蔼的笑容。

    “你真的要这么做?”

    项山不卑不亢,抱拳道:“请前辈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