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毕方的对决

第一百七十七章 毕方的对决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花寻风立刻停下了转化,而此时他的识海中,一只淡黄色的毕方正盘旋着,似是在巡查自己的领地。

    淡黄色的毕方是目前花寻风灵识所能到达的极限,也不知对面黑袍极限是什么。

    花寻风睁开眼睛,跃跃欲试,从没感觉过如此舒畅。

    他正愁没有什么好的攻击手段,这《三七紫凰诀》就送到他眼前,这对他来说可谓暗室逢灯、雪中送炭啊。

    经过前面几道关卡,花寻风发现前三丈、中三丈、后三丈以及这最后一关中,他的对手都和自己的修为有关。

    前三丈是和闯关者一样的修为,中三丈则是高了一个小境界,后三丈再高一个小境界,最后一关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是高出一个大境界。

    若是高出一个大境界,然后各自拿灵识这么玩的话,不客气说,那闯关的修士毫无悬念,必败无疑。

    但花寻风不同,他自从有灵识开始,便一直走在修士前面,灵识是他最为自信的方面,就算高出一个大境界也只是真丹境初期,和他持平而已。

    所以,花寻风是有希望可以通过这道关卡的。

    就算此时他已经落在下风,但他依旧有信心可以胜出,因为最后这个“金重地岩”才是最关键的。

    花寻风想过,如果“金重地岩”撞击赢了,那接下来用“金重地岩”撞黑袍的“玄冰瘴戎”也好,撞黑袍的“佛沙”也好,还不是三个指头捡田螺,十拿九稳的事。

    花寻风准备释放灵识,对面黑袍似乎有感应般睁开眼睛,同样开始释放。

    一道淡黄色鸟影出现在花寻风身侧。

    一道深橙色鸟影出现在黑袍头上。

    花寻风见状一愣,怎么会是深橙色的?难道对面的“花寻风”才道基境后期?

    不可能啊。

    不过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花寻风赶紧御使黄鸟撞击自己的“金重地岩”。

    无声无息的,花寻风的“金重地岩”向前滚了一尺多距离,而黑袍的“金重地岩”只移动了一尺不到。

    紧接着,花寻风又一道黄鸟撞向“金重地岩”。

    然而此时,黑袍头顶也出现了一只淡黄色的毕方,一同样的速度撞向了自己的“金重地岩”。

    花寻风也看见黑袍的淡黄色毕方,不过现在他占优势,两人同步的情况下,他胜算比较大。

    果然,两人再一次释放鸟影的时候,都是淡黄色的,而这次两石终于相撞,花寻风占优,离石桌边沿稍微远一点。

    接下来,就是道道鸟影冲向石头,两块石头相互撞击的场面。

    不知过了多久,两块石头仍在原地打转。

    花寻风眼睛都瞪酸了,不过看对面那个黑袍好像乐此不彼的样子,心里想着这样下去这不是办法,他和黑袍的灵识一样,作用在“金重地岩”上的效果差别不大。

    想同的一道鸟影不足以让两块石头分出胜负,如果这种力量能作用两次,或者能来个顺水推手就好了。

    两次?顺水推舟?

    花寻风楞楞盯着黑袍的“金重地岩”,一个想法在他心中冒出,如果只要将对方的“金重地岩”撞出石桌外,那这个办法虽然冒险,但不妨一试。

    于是,接下来花寻风的“金重地岩”节节败退,越来越靠近他这边的边沿,而且撞击方位也从正面撞击,渐渐的变成侧面。

    终于花寻风的“金重地岩”离花寻风这边的石桌边沿不到1尺距离。然而此时,花寻风“金重地岩”已经有些偏离,不在黑袍这块正面撞击的方向上。

    花寻风再次释放出一道黄色鸟影,黑袍同样将鸟影撞向自己的“金重地岩”。

    就在这时,花寻风的鸟影并没有撞向自己的“金重地岩”而是冲过了两块石头,直奔黑袍而来。

    黑袍抬抬眉眼,这表情似乎略感诧异,脚下飞快闪频,扭身避开黄鸟攻来方位。

    黄鸟并没有对黑袍紧追不舍,而是一个大转弯,往回冲来。

    它的目标却是黑袍的“金重地岩”!

    因为两石位置撞偏了,不在正面,所以黑袍的这一道鸟影撞在“金重地岩”上,将花寻风的“金重地岩”撞开,好险不险的将花寻风的石头撞到石桌边沿,但还差大半才会掉下去。

    这个时候,黑袍的“金重地岩”离掉出石桌只剩一尺半的距离,不过它的前面大空,什么都没有,花寻风的鸟影就在这个时候冲撞在了黑袍的“金重地岩”上。

    咕噜,咕噜。

    “金重地岩”朝前滚去。

    半尺、一尺、一尺半。

    黑袍的“金重地岩”就这么慢慢的咕噜出了石桌,消失不见。

    花寻风狠狠握了紧了拳头,成功了!真的可以这样!惊喜来的太突然,他有点飘飘然。

    不过还没等他开心多久,只见一道鸟影直奔石桌边上的“金重地岩”而来。

    花寻风悚然一惊,为什么黑袍明明输了还放黄鸟出来撞他的“金重地岩”?随即想到,刚才自己也是撞了黑袍的“金重地岩”才侥幸胜了,他当然也可以撞自己的。

    说时迟那时快,繁复的心理活动只不过一瞬的功夫,淡黄色毕方瞬间出现在花寻风身侧,飞速朝着石桌边的“金重地岩”撞去。

    两只黄鸟同时撞在“金重地岩”上。

    还能这样操作是吧?!

    花寻风心下愤愤,他的灵识庞大,区区几道化形鸟影,虽然浪费了不少灵识,但还是有少半存量的,他立刻发出一道黄鸟冲向“金重地岩”,紧随其后又发出一道黄鸟撞向“佛沙”,有然后再次发出黄鸟撞向“金重地岩”,又把黄鸟转向“玄冰瘴戎”。

    如此这般,一点一点磨着,终于在保证自己的“金重地岩”未掉落的情况下,把黑袍的“佛沙”和“玄冰瘴戎”撞出了石桌。

    就在“玄冰瘴戎”掉出石桌的那一刹那,黑袍花寻风收敛了脸上邪魅的笑容,停止了一切动作,随后面无表情的一点一点的没入了地下。

    随着他的消失,他身后出现了一个深邃的通道,不知通向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