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抓来女人的用途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抓来女人的用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牛子行在一旁淡淡道:“你不杀他,把他抓来这里做甚?难不成是想跟我们分享战利品?不像你的风格啊。”

    吴空来没理他,继续道:“杀他事小,我怕有阳神以上高手在他身上下禁制,若是我冒然将其击杀,恐有不妥,所以回来问问老大。”

    话音未落,一道矮小身影从水潭爆射而出。

    “何事问我?”

    莽声从矮小身影中传出,水花四溅流落潭中,只见一个戴着红肚兜,喘着黑短裤的粉嫩瓷娃娃从水中跳出。

    这瓷娃娃,两根红带扎着两团球包发,粉雕玉琢的脸上,却是一双凶恶的双眼。短胳膊短腿肉嘟嘟的,小肥手拿着一柄比他身长三倍的叉戟。

    看见来人,众人顿时上前叫道:“老大!”

    任何组织,都需要有定海神针一般的人来带领,而这里的定海神针明显就是眼前这个瓷娃娃般的人,因为他是塑神境。

    “老大回来了?”红柳疑惑道:“这次怎么早了那么多,事情顺利吗?”

    那孩童顶着个天真烂漫的脸,但是一双眼睛凶光外射,极不协调,更不协调的是他的声音,苍莽有力,根本无法将这个声音和眼前孩童联系起来。

    “别提了。”那孩童一下跳到红柳怀中,随后蹭了蹭红柳胸前柔软,蹭到一个舒适的位置,躺了下去,“本来那几个小娘皮货主都很满意,可他娘的最后发现都不是处了。”

    瓷娃娃把手搭在红柳硕大胸前,感叹道:“这些个家族啊,旁的武技什么的都不好好研究,倒是这种修复女人体内破了的那道膜是一把好手,这次带去的五个全都是残次品,没一个好货。”

    “老大。”牛子行说道:“方才不是跟我说,有好些个女的货主觉得不错吗?最后怎么”

    “还不都是这些事闹的,去之前个个都是完璧之身,一试之下,全现形了。”

    “前几次好歹也有一两个雏,让我好说话,可是今天全他娘的是破鞋,阴姑还以为是我们在作弄她,我再三保证,说过会再多送几人过去,才得以脱身。”瓷娃娃越说越生气,一头埋进红柳胸前,找安慰去了。

    “那之前说的有个很满意的女的”牛子行说道。

    “就是你小子前阵子想玩的那个女的。”瓷娃娃抬头瞪了牛子行一眼,说不出的可爱,不过一看那双满含煞气的双眼,任何可爱全无,“那小娘皮体质很好,是阴元火生体,这种体质对火根旺的修士很有用,可惜不是完璧之身。我现在倒想问问你,是不是你趁老子不注意的时候,给破瓜了?”

    牛子行急忙指天立誓道:“绝对没有,老大,这个女的我连根手指都没碰过。”

    “办那事,也不需要碰手指啊。”吴空来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瓷娃娃闻言再次瞪了眼牛子行。牛子行被瞪的发慌,立刻对着吴空来破口大骂,吴空来也不是好相与之辈,立刻反唇相讥。

    没一会场内吵作一团。

    瓷娃娃听不的耐烦,吼道:“闭嘴!给老子安静点!”

    红柳见瓷娃娃生气,抱着瓷娃娃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少说两句,别惹老大生气。”

    吴空来、牛子行二人站在一旁不吭声,心里同时嘀咕一句:“贱人。”

    “还是我们红柳最懂事。”说完,瓷娃娃扶着红柳艳丽面颊嘬了一口。

    这时,瓷娃娃才注意到不远处躺着的花寻风,一开始他以为这时吴空来今天抓来的新货,但发现那竟然是个男的,不解问道:“抓个男的过来干什么?”

    “这事我正好要跟老大你说呢。”吴空来注意到瓷娃娃的目光看向花寻风,上前说道:“此人身份不明,但是身法精妙,极难察觉,我是在他跟到山洞外才发现端倪。杀他简单,但就是怕有大能在他身上烙灵识印记,怕杀了他会引人来此,我不知该如何处置,所以想来问问老大。”

    瓷娃娃一拍手,说道:“做的好!我们阵神师一脉如今今非昔比,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你做的很对!”

    瓷娃娃跳下红柳怀抱,走到花寻风面前,一副小大人做派,老气横秋,“你的‘荡魂散’能制住他多久?”

    一提到自己的本职,吴空来自信道:“此子区区命悬境,我的‘荡魂散’最少能让他昏迷十二个时辰。”

    “唔,不错。”瓷娃娃一拍手说道:“接下来会有很多同道来此商量事宜,不宜节外生枝。先把他关起来,晚一点再说。”

    话音未落,潭面出现一条巨大黑蛇,蛇头大如斗,双眼似灯笼,此时正张着血盆大口流涎吐信。

    蛇头上坐着一人,此人全身被乌黑长袍包裹,看不出男女,但露在外面的一丝苍苍白发证明此人年岁已然不小。

    瓷娃娃抬着大脑袋,肉嘟嘟的脸上满是震惊:“阴姑?”

    黑蛇低下头颅,阴姑缓步走下,随后蛇躯缓缓没入水中,为泛起一丝水花。

    “我若不来,还不知得等到何时,才能恢复本尊。”声音如筛糠破篓,呲噪难听。

    吴空来、牛子行、红柳三人虽不知眼前这人是谁,但一听这声音,浑身鸡皮疙瘩耸立,许久未出现的恐惧感觉浮上心间。

    说着,阴姑伸出一只手,抓向瓷娃娃肚兜。

    这是一只什么手!

    血管突起形如枯柴,指甲黑黄满是裂口,就算死人的手也比这手好看百倍。

    瓷娃娃没有抵抗,任由阴姑将他抓到身前,他还恬着脸笑道:“我正准备新货给您送过去,怎么劳烦您亲自走一趟。”

    短胳膊短腿大脑袋,做起谄媚动作来非常有趣。

    阴姑伸出另一只手掐了掐瓷娃娃的脸,桀桀桀笑道:“你若再废话,我就让阵神师这一脉彻底断绝。”

    对话中间,吴空来三人听出原来眼前这个黑袍人就是他们的货主,不过这笑声还是让他心中一片恶寒。

    瓷娃娃听后焦急万分,他狠狠瞪了眼三人,说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给阴姑找个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