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谁家浇愁摔酒翁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谁家浇愁摔酒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莫笙谷和狱卒似是在聊着什么,二人互相传音。

    没传多久,花寻风便听见狱卒说道:“这就是这6人来过。”

    莫笙谷点点头,随后来到花寻风面前,仙识毫不避讳的扫向花寻风。

    狱卒很快的搬来一张椅子,莫笙谷似乎并不着急离去,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着花寻风。

    花寻风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就在他想再为自己争取一下活下来的机会时,莫笙谷却出声了。

    “以前万江流抓住我威胁师尊时,我便在心里发誓,此仇我必还之。”

    又是万江流,花寻风有些疲惫,不过还是试图说服莫笙谷:“我不知道什么万江流,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认定我是万江流的儿子,我只知道我父亲叫花河岳。”

    莫笙谷并未说其他,而是含笑坐着,静静看着花寻风表演。等花寻风说完,莫笙谷凭空摸出一样东西,花寻风一见此物大惊失色,那是他父亲的遗物,古朴扳指。

    “还给我。”花寻风咬牙道。

    莫笙谷说道:“为何要还给你?”

    “这是我父亲的遗物。”花寻风声音低沉道。

    莫笙谷闻言轻笑起来:“现在承认你是万江流的儿子了?”

    花寻风一愣,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莫笙谷微笑道:“当年我被万江流抓走之时,见过此物,这是他那时随身佩戴的扳指。”

    说着,莫笙谷随意将扳指甩给花寻风,似是丝毫不珍惜这件东西一般:“你可以看看里面,刻有‘科蒙’二字。”

    花寻风接住扳指,借助昏暗的光照,往里看去。

    果然,古朴扳指内壁隐约能看到“科蒙”二字,不仔细看真发现不了,不过这两个字不像是刻的,倒像是模子压出来的。

    “现在你父亲还叫花河岳?”莫笙谷继续微笑看着花寻风,不过花寻风从他的眼神中感到一丝凉意。

    花寻风无言以对。他父亲是不是万江流他不确定,但是在奉天殿上,当闻清湖说出“血手红拳”的时候,他就知道,那就是全叔了。

    莫笙谷见花寻风不言语,继续说道:“你可知你们哪里被人识破?”

    “被识破”花寻风苦笑摇头,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何来被识破一说。

    莫笙谷继续道:“你的师尊倚江阁许木,早年游历天下,见多识广,他一早便知道了你的身份。几年来一直给你服用‘毕提丹’,让你修为不得寸进,你可知晓?”

    原本千疮百孔的心灵再遭雷击,花寻风不可置信的望着莫笙谷,多么希望他是在开玩笑,可惜他没有。

    花寻风心中,原本慈眉善目,高大宏伟的许木道人,一点一点的瓦解,剩下的只有无尽灰烬,掩埋着千疮百孔的赤子之心。

    莫笙谷看着花寻风的表情,似是来了兴致,继续说道:“他,也是因为见到这个扳指,才知道你的身份。”说完好像被自己逗乐,他开口笑了起来。

    狱卒在旁边看的心惊,庄主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放纵自己?

    花寻风的心已经遍体鳞伤,此时更是支离破碎。

    心碎的感觉就是如此吧,自己儿时最敬重的师尊,自己眼中最慈祥的师尊,竟然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更可笑的是,他还贼喊抓贼,一边竭尽全力帮自己找无法修炼的原因,一边给自己服用“毕提丹”。

    怪不得当他离开倚江阁后,在“渡纸鸢”上修炼起来如此顺畅。当时他没往深处想,现在想来真有点细思极恐。

    想到“毕提丹”,他突然想起君无夕那时好像也提了一嘴,问他知不知道“毕提丹”,他回答不知道,随后君无夕脸上冷笑不已。莫非那时候君无夕就知道“毕提丹”的事了?那是不是全叔也是知道“毕提丹”的事?全叔为何不说?

    想到君无夕,花寻风又想到那时候在燕庭城,他在君无夕面前提到过全叔,随后君无夕对自己的态度大变,他们肯定认识。但是,就连许木都认得的扳指,君无夕却不认得,那君无夕应该不是科蒙邪派的人。

    想到科蒙邪派,他又想起倚江阁满门被灭,自幼熟识的师兄弟们,熟悉的长辈南登道人、羽林道人,还有现在不知该怎么想他的许木,想象他们惨死的模样,想象熟悉的环境上断肢残臂,血流成河,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占据花寻风脑海,渐渐的浑身发抖。

    莫笙谷见花寻风精神紊乱,身体在不住的颤抖,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趣,不能在万江流身上讨债,转嫁给他儿子承受,这是弱者的行为。

    莫笙谷站起身来,准备离去,至于那扳指他研究过,根本不是宝器,什么都不是,就是由一块不知名的材料打磨而成,不能传到灵力、仙元,与普通石块无异,无甚大用。

    他将扳指还给花寻风,是因为到时候要用这个来向四宗掌门证明花寻风就是万江流之子;还有一点,出于私心,那就是让他感觉自己是在处决万江流一般。

    临走时,莫笙谷说了一句:“明日就要处决,你好好珍惜剩余时光。”说完,缓步离去。

    花寻风拿着扳指,停下了颤抖,但却脸色煞白。

    明日就在明日了吗?等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莫笙谷离开水牢,远远感觉到青尊正在注意这边,他遥遥施了一礼,随后腾空飞向奉天峰金顶。

    回到金顶后,他遥看着绝天峰,心中难以平静。

    闻清湖竟然给花寻风“落魂丹”,难道是闻清湖?

    莫笙谷摇摇头,又看向奉天峰执法阁,向安的所为也令人不解。

    向安踢了花寻风一脚,这一点并不可疑,但是他为什么要打开检查储物袋?凭他的修为,神识一扫全部就会清楚。最可疑的是为什么还给花寻风?

    此二人之中,必有一人有异心。至于乔贺,直接被忽略。

    莫笙谷揉了揉眉心,且不去管他,待明日处决了万江流之子,再看两人表现吧。

    这一夜,“明日处决万江流之子”的消息传遍六峰。

    月朗星稀幕起更,谁家浇愁摔酒翁,

    泪跪师者婵心碎,断峰檀容情弦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