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九十一章 扳指异样

第九十一章 扳指异样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那金莲正宗”丁师兄刚开口便被屠师兄打断:“金莲正宗那帮小银妇,不用管。”

    被打断发言,丁师兄有些恼怒,但是一想对面的人比自己多,还是先忍了。

    “不知你们道臧对此次玉剑书庄前来的弟子,有多少了解。”

    屠师兄说道:“其他的都不必理会,只有三人需要注意。”

    “哪三人?”

    “绝天峰关长戚,此人一手锁龙爪开山裂石,刁钻霸道,步步蛇形七法,防不胜防,是他们此次大比第一人!”

    “桑天峰严宇生,此人其实与关长戚不相上下,只是武技上被后者克制,所以略逊一筹。‘山河破’,拳碎山崩,力破河竭,刚有千钧之力,柔有万水之缠。配合他的‘浪叠步’非常可怕。”

    “华天峰聂素心,美人如玉,花开万朵。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金蛟缠丝法’,可令她身上任何部位柔化,脱离制约,也可以使之拥有巨力,碎山裂石,步法名为‘金蛟游’,似龙似蛇,龙走蛇游。也是相当可怕的一位对手。”

    花寻风听下面的人介绍着,只见身边的左月琼愤愤的捏紧拳头。

    “其余等人全部马马虎虎,不必在意,估计也就你这样的水平。”

    丁师兄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他一脸,什么叫也就我这样的水平,刚想发作,但一想对面的人比自己多,还是忍了。

    “此树就在此地,一会若那‘碎地幽狼’和‘疾风火鹏’又折返回来,你们不必太紧张,先牵制住它们,等我们一同到来再解决。现在分头去找石函寺的秃驴,你也顺便找一下你们老大,你这实力真不够看。”

    说完,屠师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丁师兄身边的伍柳宗弟子一个个气急败坏,个个都在说道臧的这帮龟孙这么不给面子,竟把他们伍柳宗一损到底,那还合作个毛,让他跟毛合作去吧。

    但是丁师兄却表现的颇为无奈:“这是陆师兄来之前便定好的计划,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吧。”

    伍柳宗弟子也离开了大树边。

    见两拨人都走远,花寻风和左月琼跳了大树。刚跳下来,左月琼便怒道:“该死的道臧,本姑娘蕙质兰心英气逼人,哪里比不上姓聂的臭女人,竟然说她美人如玉,瞎了他的狗眼!”

    花寻风被她突如其来的暴走惊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要告诉关长戚、严宇生和聂素心吗?果然女人考虑的方向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左月琼仍旧在一边自愤难平,花寻风无奈摇摇头,一直以来左月琼都是冰山美女的形象跟自己想处,怎么突然之间如此失控,他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左月琼在发泄,花寻风不敢打扰,闲来无事,他便开始观察这颗诡异的大树。

    说它诡异,其实就是可以束缚灵识,除了桑天峰的凹洞,花寻风还没见过其他东西可以束缚灵识的,他不免有些好奇,便再一次跃步跳到树上。

    观察良久,也没发现其他奇特的事情,正打算跳下树的时候,花寻风发现以前被自己挂在胸前了的古朴扳指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出来,在脖子上晃荡。

    以前因为做杂事,这扳指戴手上有些碍手,而且花寻风也怕损坏,所以将古朴扳指用链子串起来挂在胸前。

    他握住晃荡着的扳指,正打算放进内甲时,忽然发现扳指上,闪过及其细微的黄光。

    花寻风有些奇怪,这只是个凡品而已,怎么会自己发光?以为自己看错了的花寻风,仔细盯着扳指,眼睛一眨也不眨,想看个究竟。

    一会后,花寻风两眼发酸,没看见什么黄光闪过。当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的时候,那道微弱的黄光再次出现。

    花寻风大惊,这回看的真切,这是怎么回事?扳指他戴在身上好几年了,一直以来都认为只是父母遗物而已,而且倚江阁师尊许木道人查看过,确认是凡物。如今看来,此物不像他所理解的那么简单?唤回久远的记忆,花寻风再一次觉得自己父母的死,还有全叔的身份不简单。

    花寻风将扳指拿下来,戴在手上,灵识灵力疯狂的涌向扳指,过了一会,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随后咬破手指滴血认主,咬破手指后花寻风才想来,滴血忍主这件事起这件事,他以前好像干过,没什么反应。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花寻风很郁闷,便躺在了粗大的树干上,双手枕在头下,想休息一会。

    可就在这时,忽然大树开始发光,道道黄光从树干上,树枝上,树叶上迸发出来,向着花寻风手上扳指汇拢,而此时的扳指,正被花寻风枕在头下,贴靠在大树上。

    花寻风被忽然出现的黄光吓了一大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环顾四周,黄光顿时散去。花寻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把右手放到树干上,果然!当扳指碰到树干的时候,那道道黄色光团,从大树任何一个部分出现,然后飞一般的向扳指聚拢。

    声势之浩大,铺天盖地,眼光所及之处,尽是黄色,此时花寻风已经被黄色光团淹没。

    不知过了多久,黄色光团尽皆被扳指吸收,花寻风立刻将扳指串起来挂回脖子,然后放入内甲。做好这一切后,花寻风急忙跳下大树,边跳边想着如何跟左月琼说刚才这一幕。

    可谁知道,左月琼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过什么。花寻风再三套了几次话,见左月琼不似作假,他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暗叹这个扳指的神奇。

    “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关师兄,告诉他三宗联合要害我们的事。”

    “嗯。”

    “我看你跟严宇生,还有那个谁关系挺不错?”

    “嗯。”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分头行动?”

    “嗯。”

    左月琼一头黑线,她发现花寻风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竟然无视自己,在绝天峰也没有谁无视自己过,左月琼恨不得一掌劈死他,但是想起花寻风那爆表的战斗力,想想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