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六十六章 三人小谈

第六十六章 三人小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叶秋婵抱拳施礼,走下台去。

    赵遥过还没回过神来,便被台下的狗腿子拉了下去。

    花寻风见到叶秋婵施展出那诡异步法便知道结果,这定是温首座教授的武技,果然叶秋婵险胜。

    虹桥阶段的修士不论在灵力或是灵识方面,都比心动阶段的修士高出一倍不止,但叶秋婵还是赢了,花寻风不得不感叹武技的强大。

    花寻风朝着叶秋婵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楚山也正朝着叶秋婵走去,途中刚好看见花寻风,大声喊道:“寻风!”

    花寻风回头望去,见是楚山于是点头笑道:“楚山?!正好,一起去找叶师妹。”

    楚山来到近前,捶了花寻风一拳,说道:“我听师兄说,前些日子叶师妹去找过你,你怎么也不告诉我。”

    花寻风翻了个白眼,“我倒是想告诉你啊,麻烦你告诉我该怎么告诉你?”

    楚山摸摸鼻子,说的也是。

    “那你现在跟我说说,那天叶师妹跟你说了些什么?她对我意见是不是特别大?”

    “”花寻风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开始确实如此,但后来好像有些释怀了。

    见花寻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好了,你还是别说了,一会见面自然就知道了。”楚山有些意兴阑珊。

    “也没那么严重,就是对你有些怨言,这都是小事,过几天就好了。现在关键是你师尊和她师尊的身份问题,就算叶师妹答应,温首座也不答应。”

    很显然楚山也知道了这件事,目前他师尊也无能为力。

    “哦,对了。”楚山想转移话题,他看向花寻风问道“你多少号?”

    花寻风笑了笑,估计现在很多人在找0号,或威逼或利诱,想跟他换,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花寻风并没有告诉第二个人,此时楚山问起,花寻风便说道:“还很后面,你呢?”

    “36号,看样子估计得三天后才轮得到,不着急。”虽然想说别的话题,但楚山对大比的事不是很上心,说着说着又聊回了叶秋婵,“叶师妹是6号吧,她能在心动阶段胜了虹桥阶段,真厉害!我看你这个感应阶段,也不是她的对手。”

    花寻风哭笑不得,还是以后再告诉楚山自己已经虹桥阶段了吧,“叶师妹刚才在台上施展的步法,应该是一种武技,有迷惑对手,灵活闪避的效果,一般对普通命悬境的弟子来说,对付这种步法最讨厌。”

    “步法虽然厉害,但只是辅助。”楚山又开始嘚瑟道:“我师尊教授的黄阶武技可是《武火明拳》,打出来那声势,震耳欲聋,气浪都能把你震晕过去。”

    真见不得楚山这幅嘴脸,花寻风叹口气,说道:“哎,前几天叶师妹来找我,虽然能说的我都帮你说了,叶师妹呢对你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但是温月溪首座的亲传弟子这个身份摆在这,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嘚瑟晴转阴,楚山闻言立刻神情失落,如此戏剧性的表情,也只有在他脸上能看到。

    楚山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他的师兄们知道师尊对这个小师弟特别看重,而且他是独自参悟出《火德通玄大典》的第二人,所以师兄们对他也很重视。楚山喜欢华天峰叶秋婵的事,他们几个师兄弟都知道,所以时不时的也会去打听打听叶秋婵最近的情况,以便拉近和楚山的关系。

    得知这个消息后,楚山打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温月溪会收叶秋婵做亲传,这么一来自己和叶师妹更加不可能了。

    他本想找花寻风处处注意,看看有什么好对策,可是现在已经回天乏术了。

    两人边聊边来到刚才叶秋婵下台的地方,他们并没有找到叶秋婵。

    就在二人东张西望的时候,花寻风感觉到通讯玉简在震动,

    花寻风拿出玉简,灵识一扫,叶秋婵的声音传进他的脑海:“寻风师兄,你们在哪?”

    花寻风注意到叶秋婵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这证明叶秋婵没有排斥楚山,最起码没有不想见他。

    告诉叶秋婵他们在刚才她下台的地方,叶秋婵很快便赶来了跟他们会合。

    楚山看见叶秋蝉有些小紧张,就怕叶师妹不待见他。

    叶秋婵来到花寻风面前,同时也看见了楚山。刚拿下一场的她,笑着打招呼道:“寻风师兄,我来啦!楚山师兄,好久不见。”

    楚山抓抓后脑勺,说道:“叶师妹好久不见!”

    桃花依旧人面全非。

    能感觉的出来,三人情感不复从前。抛开杂念,花寻风开口道:“刚才见你在台上飒爽英姿,竟然赢了虹桥阶段,厉害厉害。”

    叶秋婵吐吐香舌道:“寻风师兄就别取笑我了,我那全靠师尊教的《幻云乱》,不然我一个才心动阶段的小修士,怎么可能取胜。”

    楚山在后面点点头又摇摇头,想要插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的站在一边。

    “原来你的步法叫《幻云乱》,确实有迷惑的对手的效果。”花寻风说道:“对于步法,我闲来无事也曾研究过,在对方杀伤力不高的情况下,的确可以扭转乾坤。”

    叶秋婵不服气道:“那可不一定,不管多大的杀伤力,若是他无法击中我,还不是没用。”

    “哦?是吗?”花寻风将楚山拉了过来,说道:“刚刚我听人说,他学了一种武技,打出来那声势,简直振聋发聩,气浪都能把人震晕过去。”

    楚山腼腆道:“不是振聋发聩,是震耳欲聋。”

    “原来是震耳欲聋,不是振聋发聩啊,不好意思说错了。”

    叶秋婵白了楚山一眼,冷哼一声:“既然这么厉害,你可不要输那么早,到时候在台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楚山没听出叶秋婵言外俏皮之意,急道:“不是不是叶师妹误会了,我只是说你的没我的厉害,哎不是,我是说我的比你的好,你的没有不好,是我的好,我的”

    “行了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花寻风见楚山话都不会说了,帮忙说道:“平常看你嘴皮子挺溜,怎么现在尽说胡话。”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见我了啊。”叶秋婵也哼道:“做事之前怎么不考虑清楚先?你也是五大长老之一的亲传弟子了,怎么还是这么随心所欲,完全不考虑后果,你知道我被你害的多惨吗?”

    楚山在一边虚心听着,嘴里轻声的嘟囔道:“把你害成了温月溪的亲传,我也没想到啊。”

    “你说什么?!”叶秋婵美目一瞪,娇喝道。

    “我我我的意思是,叶师妹不要生气,以后我保证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知耻而后勇,知止而后有定,知不足而后有进,操千虑而后”

    “停停停!”花寻风差点把眼珠子笑出来,“这几天在奉天峰没少翻书吧,这一串一串的,你在做诗吗?”

    “这不跟叶师妹表决心嘛。”楚山憨笑道:“以前的事我做的确实欠考虑,现在只希望叶师妹别生气。”

    “哼!”叶秋婵将脸扭向一边,不予理睬。

    花寻风忽然说道:“叶师妹,这事也不能全怪楚山,其实这个主意,一开始是我给他出的。”

    叶秋婵转头看向花寻风,一脸惊讶,没错是惊讶,她现在对周逸书已经不复前几日那么执着。

    花寻风惭愧道:“上次不与你说,是因为担心你从此不再理睬我们二人,这样的话我们三人真的将形同陌路。”

    “其实当时考虑到各方面因素,我们都不希望你和周逸书师兄结成道侣,所以那时候庆罗坤长老要收楚山为徒的时候,我告诉楚山让他请庆长老出面向周执事提亲,如此一来,为顾及其他,周执事应该不会那么快为你和周逸书定下双修大典,如此一来便有个缓冲的余地。”

    “但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楚山被解长老收为亲传,而解长老又亲自去你那提亲,其实楚山也不知道后面怎么会变成这样。”

    叶秋婵闻言才明白事情的起因。

    “不过现在我倒是很庆幸你没和周逸书结成道侣。”花寻风说道。

    楚山点点头:“没错,我从萧轻仁师兄那听说了。”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都在鼓励让对方赶紧说。

    叶秋婵见眼前两人又在大眼瞪小眼,好像回到当初来书庄时的日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没变。”

    “那当然,我跟寻风是永远的好兄弟。”楚山搭着花寻风的肩膀说道。

    “其实你们想说什么,我都已经知道了。”叶秋婵看向花寻风,“寻风师兄,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花寻风脸上露出尴尬神色,“其实那些诗,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忽然想到而已。”

    “切,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忽然想到而已”楚山闻言在一边故意学语,“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这个不要脸的毛病还没变。”

    花寻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此时此刻他说任何话,做的任何表情,好像都很欠揍。

    “不是有心瞒着叶师妹,只是当时的情况,我说了你也不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