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六十一章 被偷窥

第六十一章 被偷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听叶秋婵说完,花寻风心中很快想到几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周逸书心胸狭隘,可能他以前真心喜欢叶秋婵,但因为解长老的原因,他对叶秋婵产生厌恶心理,因此疏远她。

    第二种可能,周逸书原本就抱着玩弄的心态,但现在叶秋婵是温月溪的弟子,玩弄的后果恐怕会很严重,而且他觉得叶秋婵实力低下,身为真丹境的自己若真的跟一个命悬境的弟子结成终身道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所以他开始疏远叶秋婵。

    第三种可能,周逸书不喜欢“攀龙附凤”,是个有气节的大丈夫。

    第四种可能,周沐闲嫌弃叶秋婵,反对周逸书跟叶秋婵来往。

    很显然,周逸书的情况不可能属于第三种,抄两首诗来欺骗女弟子感情的人,品德高尚不到哪里去。

    其他三种可能中的任何一种,花寻风认为都不适合叶秋婵,但是以现在叶秋婵的情况,是不可能听进去任何周逸书坏话。

    “现在正是考验你们感情的时候,就让时间来验证你们的感情吧。”花寻风只能先把周逸书的事放一放,准备回过来说楚山。

    “嗯。”叶秋婵不可置否。

    花寻风笑了笑,说道:“你还记得在燕庭城品玉楼的事吗?”

    “什么事?”叶秋婵问道。

    “那时候你作了首诗,讽刺那红衣男子,后来被红衣男子盯上了的事?”花寻风引导着叶秋婵的记忆。

    “嗯,我记得,后来是你出来做了首《青玉案》,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我们才能趁机脱身。”叶秋婵笑道。

    花寻风摇摇头,“其实,一开始发现红衣男子不对劲的,是楚山。”

    “楚山师兄?”叶秋婵自然不信。

    “你还记得是他先拉了你一把,把你拉到身后,挡住红衣男子的视线,我再出来作诗的吗?”花寻风继续引导。

    修真者记忆力比之凡俗之人好上数倍,叶秋婵回忆了片刻就想起来,“好像是这样的。”

    花寻风笑道:“其实,楚山比谁都在意你。”

    叶秋婵闻言,不言语,楚山对她好,她知道。但感情的事,不是谁对谁好就可以的,要两情相悦才行。

    还有这一次,她心中把周逸书疏远她的原因,全部归结到楚山身上,这如何能让她释怀?

    看着叶秋婵沉默不语,花寻风劝慰道:“不求你马上原谅楚山,只希望你不要怨恨他,以后我们还是好师兄妹。至于周师兄的事,随缘吧。”

    “缘?”叶秋婵看着夕阳落下,轻声问道:“是什么?”

    面对暗淡的红霞,花寻风淡淡道:“缘是上天注定,盼不得,等不得,奢不得,求不得,该来的,自然会来。”

    闻言,叶秋婵转头看向花寻风,眼中闪过悸动,这话跟“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很像,那种远离的感觉又回来了。

    如果提亲的是寻风师兄,那该多好。叶秋婵脑中又一次闪过这个念头。

    天色渐暗,月半幽空。

    “你还记得在燕庭城,君无戏言为你测的字吗?”花寻风笑着说道。

    “记得。”叶秋婵心情好了不少,“我测了‘秋’字,那人说,离左、离右,光明之象,名唤离为禾火相,姻缘坎坷,能成达眷属。”

    “就是嘛,好事多磨,你与你心上人,定能成为眷属。”花寻风说道。

    叶秋婵显然不是很相信这个,皱了一下鼻头道:“那人还说你的有缘人就是我呢,怎么没见你也喜欢我啊?”

    这个动作好像邱檀也做过,花寻风心中想道。

    这话问的有点尴尬,花寻风不知道怎么接,于是干咳一声起身道:“那人是说我的有缘人在此地,没准说的是那位女扮男装的修士。”

    “哼!”叶秋婵站起身,白了花寻风一眼。

    那一眼的风情,若是别的男人看见肯定会为之倾心,但花寻风只是笑笑,他现在心中已经有一个身影,那就是邱檀。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轰轰烈烈,不需要互助互利,只要能接受平平淡淡的日子,便是永恒。

    叶秋婵靠近几步,轻轻抱住花寻风,轻声说道:“寻风师兄,谢谢你。这几个月我真的很难受,今天跟你聊了一会,感觉好多了。”

    一开始有些尴尬,随即便释然了,现在叶秋婵对自己是像哥哥般的喜欢,自己同样如此,那这一抱有什么尴尬呢。

    花寻风轻轻拍了拍叶秋婵的后背,柔声道:“傻丫头,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要憋在心里,都可以来找我,还有楚山若是哪里惹到你了,你也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噗嗤一声,叶秋婵笑了出来,心中对楚山的怨念减轻不少。寻风师兄说的是呢,缘是上天注定,盼不得,等不得,奢不得,求不得,该来的,自然会来。

    “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汤师兄在等我。”

    说着,叶秋婵取出一个通讯玉简递给花寻风,“这个给你,以后方便联系。”

    接过通讯玉简看了看,花寻风心道还是叶秋婵想的周到,楚山这小子可没那么心细。

    “汤师兄是?”

    “汤师兄是师尊五弟子,他可是真丹境的高手,今天他执意陪我来桑天峰,我也不能留的太晚。我走了哦,寻风师兄。”话音未落,叶秋婵祭出碧青剑御剑离去。

    花寻风望着叶秋婵远去的背影,心道:大家都到心动阶段了,这次“五峰大比”都会参加吧,看来几天后又能见面了,不过楚山这小子啊,可怎么办噢!

    花寻风心动阶段后,也有过去奉天峰和华天峰找楚山和叶秋婵的想法,但问过白康文后,他就有自知之明的熄了这个念头。

    人闲芍花落,夜静桑山空。

    伫立良久,花寻风进了炼器房。

    墨如雨远远看着花寻风进了炼器房,双拳捏的咯啦响。

    他跟了花寻风三个月,三个月来,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试探花寻风。

    花寻风不是忽然消失,就是在炼器房和炼器堂两地之间来回。他根本找不到花寻风落单的时候,叫他如何下手?

    以前花寻风跟女弟子幽会,那女弟子都早早离开。今天墨如雨好不容易看见花寻风在炼器房外跟女弟子幽会到天黑,本以为花寻风跟那女弟子幽会完,会送她回去,谁知那女弟子竟然自己飞走了。

    飞走了?!

    该死的花寻风,简直禽兽不如,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脚踩两条船,真不是东西!最过分的是,他竟然直接回了炼器房。等了半天白费功夫!叫墨如雨如何不生气!

    照目前来看,只能在“五峰大比”的时候再找机会下手了。

    墨如雨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转身离去的还有另一个身影,那就是卓星尘。

    今天本是邱檀和另一个杂役房弟子送玄铁的日子,卓星尘好说歹说让那个弟子临时跟他换班,于是等邱檀送玄铁到炼器房的时候,卓星尘整理完仓库也去了炼器房。

    到了炼器房附近,卓星尘不敢太靠近,生怕被发现,但他没看见邱檀,只看见花寻风跟另一个女弟子并排坐着聊天,而且聊着聊着,那女弟子一会哭一会笑的,一会生气一会俏皮的,卓星尘在心里将花寻风上下骂了个遍。

    他心里琢磨邱檀肯定是看见花寻风跟这个女弟子在一起,然后离开了,邱檀就是这么善良。

    他本想现在就离开,然后去找邱檀,跟她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事实胜于雄辩,现在都亲眼所见,她总看清楚花寻风的为人了吧,这种人不值得。

    但是,转念想了想,他又准备继续看下去,他想看看花寻风会不会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来,这样一来,证据更加充分。

    果不其然,那花寻风上手了,他摸向那女弟子的脸,连嘴一起摸了,真是不要脸,不过那个女弟子长得真漂亮,很像邱檀,但比邱檀还漂亮一点。

    又过了一会,太阳落下山。他看见那漂亮女弟子起身抱住了花寻风。好啊!现在自己亲眼所见,已经容不得花寻风抵赖了。

    正在他期待着花寻风和女弟子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那女弟子御剑飞走了。

    卓星尘心中有些失望,不过没事,这些已经足够了,自己今天定要让邱檀认清花寻风的真面目,让她对花寻风死心。

    卓星尘转身向着杂役房的方向走去。

    无念无言思夜长。邱檀回到杂役房后,没有回炼器堂,而是来到了密林,她坐在密林的一处湖边发呆。

    她确实如卓星尘猜测的那般,看见花寻风和另一个女弟子在一起后,马上回了杂役房。

    当时想的是,若是自己看到了什么,误会了怎么办,所以她不敢看下去。人虽然回了杂役房,但是心一直系在花寻风那炼器房外。

    他们在聊什么?那女弟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找寻风师兄啊?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散了吧?寻风师兄是不是忘了今天是见面的日子?下次见面的时候,寻风师兄会不会向自己解释呢?哎,当时为什么自己不敢过去?

    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在她的心间,她很心慌,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自己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