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五十三章 邱檀往事

第五十三章 邱檀往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张旺荣被笑的有些恼怒,“我就喜欢朱师妹怎么了,沈明你不也喜欢陆语晚吗?杨七德你不是也喜欢洛秋梦吗?”

    沈明和杨七德顿时被噎的笑不出来了。

    邱檀现在倒不急着回去了,看着三个师兄都被点出有喜欢的人,而且满脸窘迫的养子,她觉得自在很多。而且听师兄们说的意思,好像这几个人都给寻风师兄送过东西。

    只有卓星尘一个人站在那里心情复杂,他喜欢邱檀,早在还未进书庄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

    邱檀和卓星尘两人是万下城住民,生活衣食无忧。自小两家住处离的很近,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邱檀比卓星尘大两个月,一直以姐姐自称,卓星尘自小便一直跟在邱檀后面玩耍,渐渐的便有了依赖感。

    十岁那年,邱檀父母二人外出跑商,结果惨遭横祸客死他乡。卓父卓母心善,不忍邱檀孤苦无依,便收留了她,就这样邱檀和卓星尘住一个院子里生活了两年。邱檀也如出水芙蓉,渐渐展露她的美丽,这也让卓星尘更加放不下她。

    在邱檀十二岁那年,玉剑书庄在万下城招杂役弟子,邱檀马上就去报了名,她不想一辈子寄人篱下。

    卓星尘得知此事,瞒着他父母也跑去报了名。

    未修真时便是俊男美女,而且两人都具备一定资质,所以全部通过。就这样两人成了玉剑书庄最底层的杂役弟子。

    在最苦最累的峰谷做杂役弟子五年,邱檀和卓星尘白天做着永远干不完的活,晚上背着晦涩难懂的全身穴位和全部经脉,还要知道哪些穴位相冲,哪些经脉同时运行容易走火。

    一个月的苦工做下来,发到手的只有一块下品灵石,而且还会被一些资深的杂役弟子抢走。这个时候邱檀总是会站出来帮卓星尘抵挡一切,事后还会拿出自己得那块灵识,跟他一起修炼。就这样,儿时那种感觉,越来越明确,那就是喜欢,逐渐又转变成爱慕。

    这种生活,邱檀和卓星尘熬过了整整五年。

    几个月前,他们终于被选到桑天峰,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生活,卓星尘决定一定要好好完成任务,然后早日修炼有成,再跟邱檀表白心意。

    谁知道!

    那个叫什么花寻风的,竟然对邱檀起歪念!卓星尘心底十分愤怒,花寻风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欺骗了那么多师姐不说,现在还来欺骗邱檀,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

    “寻风师兄当初在杂役房,很高调吗?”邱檀好奇道。

    卓星尘借机使绊道:“肯定如此,如若不然,怎会那么多师姐都认识他,并钟情与他,这种人甜言蜜语脱口而出,就喜欢骗骗一些无知少女,邱檀你千万别被骗了。”

    “小卓你怎么这么说。”杨七德说道,“那时候你们没来,不了解,寻风在炼器堂是最低调的人了。因为他除了在炼器堂帮师兄弟们精炼材料,就是回自己房间打坐吐纳。”

    张旺荣意味深长了看了眼卓星尘,又看了眼邱檀,说道:“寻风确实是我们炼器堂最低调的人,除了吃饭时间,他基本没出过炼器堂,辟谷之后,连灵厨堂也没去了。”

    邱檀更加好奇:“那为什么那么多师姐都给寻风师兄送东西?”

    “还不是蒋孝方!”沈明说道,“这小子看上一个女弟子,追了人家很长时间,女弟子一直若即若离的,按蒋孝方的话说就差这么一点点。也不知道他从哪知道寻风诗词一绝,就求到寻风,让他帮忙做一首。”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邱檀问道。

    “没错,就是这首。”沈明点点头,“这首诗一出,那贺芙雪直接扑到蒋孝方怀里,泪眼连连。”

    “你怎么知道泪眼连连?”张旺荣疑道:“你是不是偷看了?”

    “七德跟洛秋梦密林私会的时候,你不也偷看了嘛。”沈明不在意道。

    “你说什么?!”杨七德跳了起来。

    三人又开始互相揭短。

    邱檀在一边低头红脸,低声呢喃着:“原来这首诗是寻风师兄做的。”

    卓星尘见势不妙,立刻打断邱檀思绪,说道:“这肯定都是花寻风的计谋,借蒋师兄的手,将自己的诗词推广出去,然后让那些师姐为他痴狂。”

    原本互相揭短的三人闻言,安静下来,三人对视几眼,发现卓星尘这小子有些不对啊,怎么一直在贬低花寻风。

    杨七德说道:“小卓这话不对,蒋孝方隐瞒还来不及,怎么会传出去。”

    张旺荣点点头,“要不是那次贺芙雪心血来潮,让老蒋再做一首时,老蒋半天憋不出一个屁,这才让我们知道这小子用寻风的诗来欺骗女弟子感情。”

    沈明讪讪道:“也别这么说,你们当时不也半夜偷偷到寻风房间求诗去了?”

    张旺荣窘迫不已,杨七德气不打一处来,“今天晚上你打算死磕到底是吧,不是说好说小檀和寻风的事的吗?”

    “都被你们两个闹的。”沈明打了个哈哈。

    杨七德鼻子都气歪了,刚想反驳,就听沈明对邱檀说:“小檀,我们和寻风这么长时间,还没见他送过那个女弟子回住所,这证明他对你不同。”

    邱檀闻言,耳根又开始红起来。

    “而且,我跟沈明看见寻风送你回来的时候,你脸红的跑开了,证明你也对寻风有意思。”杨七德接话道。

    沈明瞪了杨七德一眼,偷看这种事情,这么正大光明的说出来,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杨七德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张旺荣说道:“虽然你除了一张脸,其他什么都很一般,但既然寻风喜欢,我们自然是祝福你们的。”

    “别说了!”“别说了。”卓星尘和邱檀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邱檀是脸红的不行,略带哀求的话语。卓星尘是恼怒之极的语气。

    最后在大家哄笑下,邱檀躲进了住所,卓星尘则是想去敲邱檀的门,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这一夜,两人辗转难眠。

    次日清晨。

    鸣啼声声日醒天。

    花寻风一早便来到了外门炼器堂。

    昨夜那段小插曲,花寻风没放在心上,可能是自己太久没见叶秋婵了,也可能昨天跟楚山聊了叶秋婵后心中所念,反正日后跟这个叫邱檀的女弟子应该会很少见面。

    花寻风拿出储物袋,这是昨天楚山给的储物袋,里面的有三十多块灵石,全都是中品灵石!刚看见的时候,差点闪瞎花寻风的眼睛,这可是三万多下品灵石啊!

    袁沙飞的储物袋被花寻风随意仍在灵石堆旁边,那块千锤百炼的大铁块也在一旁放着。

    花寻风取出大铁块,催动灵识将其投入炼器炉内。

    地火涌动,熠熠生辉。

    一十八式手诀,如行云流水在花寻风手中施展出来,忽然他脑中冒出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不要试一试心得中的第一个手诀?

    这个念头一出来,立刻被花寻风否决了。开玩笑,那天的人干模样还历历在目,要知道就连包才迪长老使用手诀都差点灵力耗尽。

    道道手诀伴随着灵力印入铁液中,铁液渐渐成剑型,很快就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花寻风深吸口气,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玄极”阵纹飞速在心底划过,庞大的灵识朝剑身内侧刻去。

    汗水滴落鼻尖,气浪吹起发梢,花寻风毫无所觉,他闭着眼睛细心维持着“玄极”的稳定。

    终于,“玄极”刻画完成!

    最后一道手诀打出,剑身慢慢合并,成型!

    剑身成型的一刹那,四周所有灵气如百川归海,被吸纳一空。

    刻画完成!这是花寻风真正意义上炼成的第一把碧青剑。

    将碧青剑拿在手上,花寻风试了试手感,因为没用用荒金铜,剑柄处有些铬手,不过不是大问题。

    这把碧青剑比其他碧青剑略大,看起来大气很多,适合男修士。其余的与普通碧青剑无异。

    花寻风将灵识覆盖剑身留下印记,随后灵力输入其中,丝毫不见阻塞,在里面畅通无阻。花寻风能感觉到灵力滑过“玄极”时,一股巨大的能量在其中蓄势待发,他迫不及待的准备试验一下这把剑的威力。

    提着碧青剑,花寻风走出炼器堂,与赵宽打了声招呼,正准备离去时。

    “请问,你是不是花寻风?”一道声音叫住了花寻风。

    花寻风转头看去,叫他的是一名灰衣男弟子,他星眉剑目,鼻梁高挺,十足的一个美男子。而且花寻风认出他就是昨天和邱檀一起被钟老二教训的杂役弟子。

    赵宽一看是杂役弟子,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去去去,做完事赶紧走,这里是你能随便待的地方吗。”

    花寻风朝赵宽笑了笑,随后走到灰衣弟子面前,说道:“我就是,你是?”

    “我叫卓星尘,是邱檀以后的道侣。”这灰衣正是卓星尘,原本今天不是他送玄铁的,但他昨夜想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决定今天来找花寻风,他要让花寻风知道,邱檀已经名花有主了。

    花寻风想起昨天那个活泼的身影。

    “恩,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