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三十章 袁沙飞

第三十章 袁沙飞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曹玉柱见状,上前问道:“焦管事,哪里不对劲?”

    焦良没有回答他,而是一把抓住曹玉柱的手,用力一扭,“咔嚓”曹玉柱的手就被焦良扭断。

    曹玉柱还没反应过来,本能的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中大骂焦良脑子有病,全家人都有病,都是疯子!

    “就是这里不对劲。”焦良验证后,更加肯定心中所想,他顺手甩给曹玉柱一瓶丹药,然后说道:“你已有命悬境旋照阶段,但是这种断手之痛你也承受不住,更别提气海境的人了,你说是吗?”

    曹玉柱接住丹药,粗略检查后立刻服用一颗,疼痛感稍减,心中对焦良虽是怒不可遏,但是表面上还是要恭敬,“焦管事莫非说的是袁沙飞?可我记得那天他被焦京打断手的时候,叫的很凄惨。”

    “问题就在这里!”焦良一脸笃定,“那天断手的时候,他叫的那么惨,为什么昨天我再断他手,他却一声不吭?”

    曹玉柱一惊,道:“昨天您不是出手医治他的断手吗?难道”

    “没错,我就是将他原本快愈合的骨块再次折断,扭曲的骨头用蛮力拉直,这种疼痛比断手更加剧烈。”

    曹玉柱看恶魔般看着焦良,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他还能狠下心下重手,他不是疯子,他不是人。

    “所以,他绝对不像看上去那么弱。你们好好查查,这几天这个老头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任何可疑的地方都不要放过。”

    这时,曹玉柱身后一个杂役弟子小心说道:“我知道一个袁老头可疑的地方。”

    “说。”焦良现在倒不急了,他要掌握更多的证据,再去会会这个袁沙飞。

    “前几天在灵厨堂,袁老头和一个炼器堂弟子一起吃饭,吃着吃着,袁老头身边的弟子忽然跳起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好像有人跟他说了什么一样,但是他身边就只有袁老头,袁老头也没说话。”

    曹玉柱闻言心中一突,这蠢货,这哪里说的是袁沙飞的可疑之处,这明明是说袁沙飞身边那弟子很可疑好不好。

    谁知道焦良听后,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传音入秘,道基境。”

    杂役房炼器堂内。

    炼器堂几人在隔间里捶打着,原本说好的增加人手,到现在还没音讯,可是任务量确实蹭蹭往上涨,要不是花寻风一个人领了大半的材料,他们几个都不知道该怎么活。

    袁沙飞坐在隔间里抽着烟,今天他的左眼皮一直狂跳,心中也是有些烦躁,隐隐中他觉得今天可能会出事。

    花寻风对着玄铁块飞舞着,他原本担心自己的精炼之法被人觊觎,这事被袁沙飞知道后嗤之以鼻,精炼材料这是炼器中最低级的一步,就好比厨师做菜,先洗干净盘子和菜品,谁会去羡慕一个人洗盘子或洗菜洗得好的,他们巴不得有人把菜和盘子全洗了,这不是什么荣誉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袁沙飞让花寻风大胆随便去精炼。

    但是袁沙飞不知道的是花寻风这套“契神锤法”,将会在以后为苍青海陆留下辉煌的篇章。

    时近午时,各弟子陆陆续续从自己堂口出来,准备去灵厨堂吃饭,花寻风和袁沙飞也一道出门。就在半路,袁沙飞目光一凝,对花寻风说道:“小花,你先去,帮我打饭,我随后过来。”

    花寻风满头黑线,无力吐槽,本想跟袁沙飞怼几句,发现袁沙飞已经不见了。花寻风立刻感到有些不妙,再看到不远处焦良和曹玉柱正来势汹汹,他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

    花寻风也顾不上去灵厨堂,他赶紧朝袁沙飞住处跑去,跑到时发现房门大开,人已经不在。他又去炼器堂找,同样如此,花寻风心中不安更甚,这几天袁沙飞的表现原本就让他觉得奇怪,现在结合这种状况,花寻风才知道原来袁沙飞早就知道自己会被人盯上,让自己跟他撇清关系,不至于受连累。

    现在袁沙飞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焦良找人抓走的?他会怎么做?杀了他?在哪里杀?花寻风心思百转,最后直接朝焦京被杀的地方跑去。

    他思来想去,唯有这个地方有可能找到袁沙飞。

    到了涯边密林,花寻风凭借记忆慢慢摸到了焦京被杀之地,这里没什么变化,只是树干上多了几道剑痕。花寻风心想此时袁沙飞可能已经被焦良抓住,不知道他会不会说出这里就是杀死焦京的地方,不过还是先做点准备为好。

    想罢,花寻风收拢树边几根藤蔓,编织了一个大网,左右牢牢绑在距离不远处贴近涯边的老树上,随后把大网扔下涯去,再绑了几根蔓藤在老树上。做好这些,花寻风静静坐在原地等待。

    没多久,密林远处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花寻风赶紧爬到涯边,摸到自己绑的藤蔓,然后抽出一根绑在身上,随后整个身体都吊出悬崖,双脚踩在凸出岩石上,腰间一根藤蔓固定,双手扒在凸出岩石上。花寻风低头看了看,下面不远就是自己编的大网,心下稍定,他贴在涯边露出半个脑袋,刚好被眼前一小片灌木挡住,但视线通过叶片可以看清前方。

    焦良提着袁沙飞,慢步走到焦京被杀的地方。此时的袁沙飞满身是伤,气若游丝。

    “这里就是你杀我弟弟的地方?”焦良把袁沙飞随意扔到地上,看着涯外碧空如洗,冷笑一声:“还真是个好地方。”

    “一个杂役弟子,竟能修炼到道基境,没少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吧。”焦良踢了一脚袁沙飞,“别装死,这点伤对道基境来说,还死不了。”

    袁沙飞努力想坐起身,他双腿已被废去,加上之前的右手,现在只有左手可以勉强撑起身体。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知道自己为什么全身无力吗?”焦良似乎不着急杀死袁沙飞,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株灵草,在袁沙飞鼻子下晃了晃,“这是‘固灵草’,它的汁液可以通过修士皮肤,直接进入气海,凝固灵气,让修士一身修为无法使出。”

    原本平静的袁沙飞,听闻此言,忽然抬起头,雪白的眉毛下,一脸不可置信。

    “看来你似乎想到了什么。”焦良阴沉的笑道:“是不是和你以前那个小道侣中的毒很像?嘿嘿嘿。”

    焦良继续道:“少量‘固灵草’对修士毫无影响,但长期接触的话,后果就如你那小道侣一般,无法提用灵气,被凶兽活活咬死。”

    活活咬死这几个字,焦良念的很轻,却如重锤砸在袁沙飞心头,袁沙飞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她当年中的就是这个毒?!”

    焦良没有回答袁沙飞,他缓缓抽出碧青剑“‘毕提丹’想必你听过吧。这种丹药,无怪味,见效快,一经服用,不管怎么修炼,都没效果,时间还可以持续二十余天,你说是不是很好用?”

    毕提丹?!花寻风心中一凛,这种丹药,君无夕也曾提起过,好像与自己有关,不过他没言明。现在花寻风一听毕提丹竟然是这种功效,心思有些复杂。

    袁沙飞心如刀绞,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嫣儿在外门考核时毒发身亡,原来不是毒发,而是不能运用灵力,在凶兽面前没办法运用灵力,这就是送食物给凶兽吃。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当做食物一样送给凶兽吃,袁沙飞痛不欲生,虽然已经亲手剁了那执事弟子,也过去了很多年,但这种痛依旧刻骨铭心。

    “嫣儿”袁沙飞老泪纵横,他想撕心裂肺狂吼,但他的身体只能让他趴在地上低声呢喃。

    焦良一脸狞笑,光杀掉袁沙飞,根本无法平息焦良心中怒火,他要袁沙飞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再折磨他的体魄,要让他感到身心同时剧痛难忍,然后在无法形容的怨念中死去。这样才可以让焦京的在天之灵得以慰藉。

    一剑,焦良刺在袁沙飞左肩,二剑,焦良刺在袁沙飞左腿,三剑、四剑十九剑四十四剑,焦良小心避开袁沙飞的要害。

    就当焦良要刺第五十剑时,曹玉柱从密林处跑出来急忙道,“焦管事,炼器堂的弟子都被外门炼器堂收取精血,拿到执法堂留名报备,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是否已经生效了,管事若现在杀了他,到时候执法堂的师兄问起来,恐怕会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