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二十五章 我什么也没看到

第二十五章 我什么也没看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老袁头,出来瞎溜达什么,快回屋去。”

    “这没你的事,快回去。”

    一路上,沈明,杨七德他们一直在边上劝袁沙飞回屋休息去,虽然断个手臂对修士来说没什么,但再怎么说袁沙飞年纪这么大了,恢复力可能差点,多休息没错。

    袁沙飞没理他们,自顾向花寻风炼器隔间走去。

    “今天老袁头有点奇怪啊。”张旺荣摸摸下巴说道。

    “年纪大了总有点脾气怪,最近都让着他点,他也不容易。”韩力毛对几人说道。

    “还用你说。”众人翻了个白眼,回自己得炼器隔间继续精炼材料去了。

    袁沙飞来到花寻风的隔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也不说话,左收抽出腰间烟袋锅子,点燃抽着。

    花寻风在袁沙飞来到炼器堂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不过他不敢太过关注,他怕表现的跟平常不同会让袁沙飞起疑。

    “咦?老袁头,醒啦?休息的怎么样?今天你就别来了,你的任务我帮你做。”花寻风装作刚发现袁沙飞,故作自然地说道。

    袁沙飞没说话,继续抽着。

    花寻风转身继续精炼,但他的脑门上已经布满汗珠,后背也渐渐湿漉。他在想自己应该没有露出破绽吧,这袁沙飞一直盯着自己干嘛。

    抽完一袋烟,袁沙飞这才开口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汗都出来了。”

    花寻风擦擦脑门上的汗,尴尬的笑道:“这里有点闷,今天材料精炼的有点累。”

    袁沙飞敲了敲烟袋锅子,将里面的烟灰敲掉,“平日里一千多斤材料都不见你流汗,看来昨天晚上你受累了。”

    花寻风闻言浑身一颤,不过还是咬牙道:“其实昨天趴桌子上睡确实有点累,早上起来脖子还有点疼。”

    “回来的时候忘了擦鞋吧。”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好像晴空炸雷,将花寻风心中侥幸全部劈的灰飞烟灭。

    花寻风脸色惨白看着袁沙飞,他无法辩解,带泥的鞋子确实是最有力的证据。昨天他们只去过炼器堂和灵厨堂,这两个地方根本没有泥土,但是在房间里发现了泥土,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花寻风带进来的,第二种的袁沙飞自己带进来的。袁沙飞做事如此小心谨慎,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就算是袁沙飞自己带进来的,花寻风现在也不敢说,如果说了,就证明他知道昨夜袁沙飞出去过。

    见花寻风脸色煞白,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恐惧,袁沙飞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心底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修士的寿数有多长吗?”

    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花寻风心中惊惧的同时,觉得袁沙飞有点神神叨叨的,而且聊天跨度比较大,很难跟上。

    袁沙飞不等花寻风回答,继续说道:“凡人匆匆百年便是寿数,气海修士可到一百五十寿数,命悬境可达二百,道基境三百,真丹便是五百,塑神一千,阳神三千,再后面我也不知道了。”

    “老袁头,你这是?”花寻风听出袁沙飞语气中的落寞。

    “我现在二百六十三岁了。”

    “二百六…”花寻风一惊,“你现在是道基境?!”

    “没错。”袁沙飞语气更显落寞。

    “你为何不去外门?”任何杂役弟子都在为成为外门弟子而努力,从来没听说过一个杂役弟子可以成为外门弟子,却故意隐藏修为留在杂役房的。

    “你不介意听一个故事吧。”袁沙飞又点然烟袋锅子,开始喷吐烟圈。

    花寻风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一边,认真聆听。

    “从前有一对杂役弟子,他们本是凡俗间的恋人,因为那女子一心想求仙问道,所以想方设法进入了玉剑书庄。那男子也一起跟了进来。他们共同成为杂役弟子,同时被选到了桑天峰。虽然杂役弟子辛苦,但是他们生活很快乐。”

    说道此处,袁沙飞停顿了一会,不住的抽着烟。花寻风并不打扰,静静听着。

    “有一天,那女子跑来对男子说,再过几日,她就可以进外门了,到时候一定帮助男子也到外门。男子问她为什么几日后她可以进外门,女子含笑不语,说他以后就知道了。”

    “一个月后的外门考核结束,男子得到的不是女子通过考核的消息,而是得到女子死去的噩耗。男子知道这个消息,痛不欲生,状若疯魔。”

    “从那天起,男子一直在查找女子真正死去的原因,终于,垂天眷顾,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被男子知道了一件事情。外门执事的侄子,见女子生的貌美,想一亲芳泽,但被拒绝,那执事侄子恶念丛生,想出一个恶毒之极的办法。”

    说此处,袁沙飞停止抽烟,语气也有点颤抖。

    “他联合炼器堂和炼丹堂,竟把混合毒素注入到灵石中,再让任务堂发布任务给猎兽堂,专门让她领取,起初她还以为那位师姐见她非常努力想帮她,所以在猎兽堂为她留意任务,让她轻易得到大量灵石,谁知这些灵石……”

    袁沙飞又开始抽着烟,一口接一口,似是想平复心中情绪。

    “意料之中的,女子得到了大量的灵石,那时她正是命悬境旋照阶段的关键时刻,所以没把灵石分给男子,她想等她自己晋升外门后,自然可以得到更多灵石,甚至是中品灵石给男子使用。谁知道…就在外门考核中,那执事侄子再次要求女子臣服与他,再次被拒。而那女子在与凶兽比斗的外门考核中,毒素发作,被凶兽击伤,原本有护卫进来保护这些考核弟子的,但是也因为那执事侄子,他们没有去救女子,女子最终被凶兽咬死,身躯也被凶兽啃噬,死无全尸!”

    “啪。”那根烟袋锅子,被袁沙飞捏断。

    花寻风只觉得毛骨悚然,虽然在炼器堂隔间,边上还有火源,但是他还是全身鸡皮疙瘩树立,冷意泛滥。

    “男子知道了真相,悲痛欲绝,但是人家是执事侄子,有权有实力,根本不是男子区区一个杂役弟子能得罪的,所以男子忍气吞声,这一忍就是三十年。三十年来,他一步步提升自己修为,到了命悬境心动阶段!但他不去外门考核,整个外门都让他觉得冷漠,他想只想守着女子死去的地方过完这一辈子。但是老天有眼啊!!让他等到了报仇的机会。有一次,那执事侄子独自来杂役房作威作福,很多人被他打骂,被他打残。虽然执事弟子只有区区命悬境感应阶段,但不说他的身份,就说他的修为在杂役房也可以只手遮天,所以他无所顾忌,那天夜里,他又祸害了一个女弟子,但那天也是他的死期。”

    “我从他背后,刺入了一把碧青剑,并震断了他的心脉,就算解星楼长老过来也回天乏术。哈哈哈,回天乏术!”

    不知不觉间,袁沙飞竟已泪流满面,他继续抽着烟,雪白的眉毛盖住了他通红的双眼。

    “我将他拖到密林涯边,将他碎尸万段,再把他的肉搓成丸,把他的骨剁成段,再编织个草篮,挂在断崖上,就是你昨夜看到的方法。他死了,我报仇了,我给焉儿报仇了,我给她报仇了。”

    “当他们发现执事侄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找到凶手是谁。任何证据都被凶兽吃进肚子了,没人怀疑我。我还是杂役房炼器堂的弟子…那时候的我,一百五十多岁了。”

    “我用那执事侄子储物袋里的资源修炼到了道基境,我也知道,此生我真丹无望,我只想静静的呆在杂役房,了此余生,寿数到后再去与焉儿团聚。你觉得,这个愿望我能实现吗?”

    花寻风明白袁沙飞的意思,小心说道:“其实,我昨天什么也没看到。”

    “哧~”这种话间接承认了自己看见了事情经过,袁沙飞说嗤笑道:“焦京在杂役房横行霸道,恶贯满盈,被他害死的弟子绝对不少于十人,杀一恶便是扬一善。再说了,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会有人相信我杀人吗?”

    花寻风没想到昨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袁沙飞忍住如此屈辱并被打断一臂,就是为了杀焦京,确实如袁沙飞所说,根本没人会相信人是袁沙飞所杀,就是自己若不是亲眼所见,也绝对不会相信是袁沙飞杀的人。

    “我不会说出去的。”

    “好!我信你!”袁沙飞认真的看着花寻风,他不是没有想过杀人灭口,但思来想去还是熄了这个念头,正如他所说,就算花寻风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何必节外生枝。

    “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袁沙飞看着花寻风,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