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八章 一首不简单的诗

第八章 一首不简单的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品玉楼二楼。

    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摇曳的烛火照在金边纱罩下,照的整个二楼富贵堂皇,端得奢华。

    “凡人也很懂享受嘛。”一声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花寻风三人耳中。

    只见一男子低头雅座,一拢红衣,玄纹云袖,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轻抚手中宝剑,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丰神俊朗的脸!

    “上品法器!”花寻风注意的却是红衣公子手中宝剑,他一眼就看出宝剑的品阶,心中震撼不已。

    是上品法器太不值钱了,还是红衣公子背景太过强大?如此宝物竟然公然展示在人下,难道不怕别人觊觎吗?

    “朱少游公子真是好才华。”红衣男子身边一群莺莺燕燕,各个衣着片缕,香风环绕。一个仅有轻纱遮体,轻纱里两大雄峰被一条细幔裹束,碎步一晃雄峰颤颤巍巍,那波动的弧度令人心旷神怡,生出想用手将其抚稳的冲动;下身也仅用绸布宽裹,迈步间,若影若现的神秘,让人血脉喷张。

    此时,她正仔细端详桌案上的诗句:“夜断空明灯隐墙,乱撩衰女浴水塘。翻空弄花时时见,照水红袖细细香。玉楼外,庙街旁杖珠帘步转迷藏。回忆昨夜三更雨,不见聘婷恐难忘。”

    读完后,女子咯咯笑个不停:“少游公子真是痴情,我们这么多姐妹陪着你,你却仍对其他女子恐难忘,这是怪燕舞照顾不周吗?”说完便依身靠在了红衣公子朱少游身上。

    朱少游邪魅一笑,顺势将燕舞搂入怀中,那被无数人视若珍宝的上品法器就随意的搁置在案几上。

    “燕舞姑娘如花似玉,国色天香,本公子念你还来不及,怎会想他人。那诗词只不过是戏作,不曾想竟让燕舞姑娘误会,怪我怪我。晚上来我房间,你我秉烛夜谈,让我聊表歉意,如何?”

    名唤燕舞的女子闻言,双眼一亮,脸上泛起红晕,软声细语道:“求之不得呢。”

    朱少游身旁的莺莺燕燕此时更加卖力,捏腿的捏腿,按摩的按摩,喂水果的喂水果,期间还不忘恭维。

    “少游公子这首《夜姑天》,本次定能夺冠,这中品灵石必是公子囊中之物。”

    “少游公子还需要中品灵石吗?你没看见上品法器公子都没瞧在眼内吗?这中品灵石充其量不过一件上品法器而已,公子自是不稀罕。”

    “谁说不是呢,少游公子当然不稀罕奖品,不过这头名非公子莫属。”

    三名衣不遮体的美貌女子你一言我一语,看的四周的人暗吞口水,不过看了眼朱少游的《夜姑天》,再看看自己的诗句,无奈摇摇头放下笔来。

    楚山虽然是邹鲁城妓院的常客,但也没见过如此阵仗,四大美体初一入眼,他便挪不开步,脸上猪哥相时隐时现。忽然想起身边的叶师妹,他极力克制,憋得脸色涨红。

    花寻风见楚山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模样,十分好笑。本想调笑几句,但却听见叶秋婵在旁边羞红脸,小声道:“竟然如此不要脸,这跟不穿衣服有什么区别。还有那个什么少游公子,简直就是色中饿鬼,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轻薄的话,真不要脸。”

    花寻风笑着摇摇头对叶秋婵说:“你说错了。”

    “哪里错了?”叶秋婵诧异道。

    “那红衣公子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你看他的双手,至始至终一直放在那女子的胳膊上,未曾逾界半分。”

    叶秋婵闻言向红衣公子看去。

    “还有两人虽依偎在一起,说一些不堪入目的话,但红衣公子没有看过那女子一眼,他眼神清澈无比,并没有什么。”

    “你什么时候还改看相了,越来越会装大尾巴狼。”楚山见花寻风和叶秋婵两人聊的欢,急忙插嘴,还想挽回一下自己在叶师妹心里的形象,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叶师妹心里是什么形象。

    然后楚山悄声在花寻风耳边道:“这么好看的画面,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看吗?”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楚山涨红着脸说完,还偷偷瞄了一眼叶秋婵,深怕她听见。

    花寻风摇摇头。

    “一般吧。”

    “你就装吧。”

    花寻风有些无语,自己真的不是装,眼前这些比起脑中闪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来说,可称之为既保守又圣洁。他也不知道脑海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来的,真是包罗万象,无奇不有,就连这种私密的事情都面面俱到,君不见他以前偷偷流下的几桶鼻血。

    “不行,我也要去写一首,就算不能胜过他,也不能让他这么得意。”叶秋婵见红衣公子污言秽语像倒豆子般脱口而出,越发的受不了。

    叶秋婵走到桌案旁,看了一眼关键词“玉兰节”,提起笔来便写下一首五言绝句:“朝名东风丽,玉兰纱浣香。玉楼醉燕子,灯节乱鸳鸯。”

    花寻风看了一眼就知道叶秋婵这是在含沙射影的说红衣公子和那名女子生活作风乱。楚山看着诗句连连点头,但是比较的话,还是觉得红衣公子写的更胜一筹,不能昧着良心说不是。

    在叶秋婵走到桌案的时候,二楼众人就注意到了她,见她容貌竟比燕舞还靓丽三分,不禁多看了几眼。

    朱少游自然也在其列,他不得不感慨,没事还是要多出来走走好,殊不知在这小小的朝名郡,不仅在昨夜遇见了毕生难忘的绝色,还在这小酒馆二楼看见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真是天大幸运。

    见这女子作了首诗,暗讽自己,朱少游不由轻笑,真是有趣的姑娘,哦?好像还是个修士,不过境界低了点。

    楚山见红衣公子一直在打量叶秋婵,赶紧上前将叶秋婵拉回来,对着众人道了声抱歉,只不过是师妹涂鸦之作云云,接着小声对花寻风说:“看你的了”。

    两人之间早有默契,花寻风大步向前,刚好挡住朱少游的视线,不等众人说话,抱拳道:“在下花寻风,今日和师兄妹们路过宝地,恰逢其会到此,献上一首拙作,请各位品鉴。”说罢,便提笔写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少年郎不知天高地厚,玉珠在前还敢献丑,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脸皮。”

    “是啊,美人面前三挺腰,可惜对象挑错了,这一下怕把他的小腰给打折了。”

    “年少轻狂也在情理之中,我们也不要太过苛责,一会他若是所作诗句不佳也无事,让他小师妹过来,给少游公子敬杯酒,陪个不是,也就过去了。”

    “没错,少游公子宽宏大量,自不会与他计较。”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尽是嘲讽。

    朱少游看着叶秋婵,眼中欣赏之色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怀中的燕舞姑娘不满的扭扭身子,曼妙的两团柔软已全部陷进朱少游的胸膛摩擦不停,似是在说,来呀,你捏呀,你可以百般摆弄,捏扁搓圆随你高兴。

    正欣赏之际,却被楚山和花寻风阻碍,朱少游心中自是不快。这时候忽然听见花寻风介绍自己的名字,他忽然笑道:“蝶寻百花花寻风,看来这位公子也是我辈中人。”

    叶秋婵小声哼道:“谁与你是我辈中人,寻风师兄可不会与你这种人同流合污。”

    “哦?敢问这位师妹,我是哪种人?”原本细不可闻的声音,朱少游却听的一清二楚,他撇开燕舞走向叶秋婵走来。

    楚山急忙插话:“这位公子,我师妹年岁尚小,不懂分寸,请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我与你说话了吗?”朱少游淡淡地瞥了一眼楚山,四周众人忽然觉得四周一冷。

    “我”楚山一时语塞。

    “好了。”就在此时,花寻风放下笔,将纸拿起来递到朱少游身前,“这位公子请帮忙品鉴。”

    随便来的阿猫阿狗品朱少游自然不屑帮他鉴诗句,他现在忙着攻略眼前的小美妞,哪有时间看什么诗句。

    不过在他看见那纸上第一句的时候,楞了一下,恰在此时,城外烟火齐射,星雨漫天。

    “东风夜放花千树。”众人听朱少游竟然拿起花寻风的诗句在诵读,不由都看了过来。

    “更吹落星如雨。”不少人听后,看着楼外夜空中的星雨,呢喃道:“单是这一句,已经碾压我等。”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朱少游缓缓地念着,心中的惊讶却越来越盛。如此才华,就算在万下城也是少有的。

    “此句已写尽玉兰节的美景,这还只是上阙,那下阙呢?”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念及此处,朱少游不自觉的向身后看去,入眼的是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给读者的话:

    新人新书,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