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万神星河 > 第四章 再见洪全

第四章 再见洪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翌日清晨,花寻风整理好一大包草药和一些金银细软,向山下走去。

    昨日云峰殿内,掌门决定五日后让自己去书庄修习,这是个好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最好能早日修炼有成,这样就可以早点回来。

    一直以来花寻风修炼的目的是让全叔高兴,至于杀父杀母之仇,一路走来,已经不下千余人死在全叔拳下。当时全叔就告诉年仅七岁的他,他的杀父杀母之仇已报,他只要安安心心修炼、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

    曾今自己因体质的关系,进境缓慢,这让全叔很不开心,现在终于有一线希望,花寻风迫不及待的想告诉全叔。

    只不过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全叔这么远还这么久过,花寻风心里也有点不舍。

    患得患失间,花寻风来到了洪全的院子。

    洪全的家还是老样子,院子里晒满草药,边上还放着一堆干柴,阵阵药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院里没人,花寻风自行走了进去,解开身上被的大行囊,开始在筛糠上铺设药草。

    可能一个人待着太寂寞,洪全喜欢收留孤儿。上次花寻风来的时候三五个孩子在后山玩耍,所以没见着,这次来的早,应该都在屋里。

    “全叔,在吗。”施伍少敲了敲门,随即又想到:这次来,是向全叔辞行的,第一次远行不知道全叔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

    “来了,来了”声音很轻,几乎听不见。洪全边穿衣服,边走到门口。开门看见施伍少,两眼一眯笑了:“小少爷,你来啦。”

    “全叔,和你说多少次了,别老是喊我小少爷,喊寻风。”

    “哎,人老了,记性也不好了。”

    “全叔,你刚才在里面干嘛呢,喊你半天才出来。”

    “哦,刚才啊,小四他们还在睡觉,怕吵醒他们,所以动作慢了点。”一说到孩子们,洪全眼里充满了慈爱。

    花寻风和洪全走到院内,朝阳初生,霞絮暖晒,晒在屋院顶,晒在院中药草上,晒在旁边干柴上。

    空气中的水气折射着阳光,周围灵气浓郁了些许。

    只是此时花寻风无心这些,只是兴奋道:“全叔,这次来,我是想和你说一声,师门举荐我,让我去书庄修习,相信很快就能解决我的问题。”

    “什么?”洪全盯着花寻风似乎有的惊愕。

    “是谁举荐你去书庄修习?”洪全看了花寻风一眼,话语里听不出喜悦。

    “是师门一致决定的,当时我还以为长老们会出来反对,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同意,全叔你不知道,当时我”

    花寻风再洪全面前侃侃而谈,就像一个在长辈面前表功的孩子,可惜他没看见,洪全脸上的笑容有片刻僵硬。

    花寻风见洪全没搭理他:“全叔?全叔?你怎么了?”

    洪全脸上依旧挂着和蔼的笑容,说道:“小少爷长大了,要有自己的天地了。出门在外,你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对人对事要多一份心眼,不可不信他人,也不可尽信他人”

    洪全继续念叨着,花寻风认真的听着,两人都很认真,直至房里传来幼儿吵闹声,洪全才说道:“小少爷在那边稍待,我去取点东西过来。”

    花寻风走到干柴堆,随意坐在木紮上。

    洪全在屋里鼓捣半天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布袋。

    布袋上落满灰尘,洪全拿在手中抖了抖说道:“这都是些身外物,带在身上或许有用。”

    “什么东西?”花寻风打开布袋。

    只见里面躺着三样东西,一件内杉,一根棍子,一个瓶子。

    花寻风拿出那件内杉,入手冰凉丝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在朝霞之下熠熠生辉。

    洪全说道:“这件是以前观摩老爷炼器时,我借鉴炼制的一件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虽对修士来说略显鸡肋,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件软甲小少爷你时刻穿在身上,也是好的。”

    花寻风闻言点点头,道了声是,接着拿出那根棍子。这棍子二指粗细,有成年人小臂长短。

    拿着棍子端详半天,花寻风有点郁闷。这几年看了那么多书籍,不敢说知晓天下事,但起码一些炼器炼丹的材料自己都熟记于心。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全叔给他的东西,一连两件物品他都不知道什么材质炼制的。

    似是看出花寻风的想法,洪全笑道:“这是老爷当年的一件游戏之作,本想炼制一柄飞剑,谁知道炼到一半被些事情耽搁,所以就成了这模样,攻击不足,防御有余。你小的时候经常拿着把玩,现如今也一并给你。”

    “剩下的那个药瓶里,是一些伤药,你身上任何不适都可服用,一次一滴,伤势可恢复大半。”

    听着洪全的介绍,花寻风眼眶微红,这些虽然不是厉害的法器,但却很适合自己。

    花寻风将三样东西放回布袋,对洪全说:“全叔你也要保重身体,我会尽早修炼有成回来找你。”

    洪全闻言一笑,边转身回屋里,边朝花寻风挥手让他回去。

    花寻风朝洪全深鞠一躬,然后拿起布袋,朝倚江阁走去。

    花寻风走后,洪全打开房门,注视良久。直到身后传来孩子的呼喝声。

    四日后,倚江阁山门前。

    一人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站在山门的身影,丰神俊朗。看见来人,微微一笑。

    来人穿着一身鎏褐色的衣服,衣服上用青丝绣着华丽的图案,那衣服质地很好,应该是件法器。

    楚山看见花寻风来的比自己早,笑道:“来的这么早,还穿得这么骚包,莫非是想给叶师妹留个好印象。”

    花寻风翻了个白眼:“以己推人,看来你就打这个主意。”

    说着,天边飞来两道人影,正是顾慕道人和叶秋婵。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正是此时花寻风和楚山心里对叶秋婵的想法。

    紧接着羽林道人也赶来了。

    羽林道人看着四人说道:“此去书庄,快则三月慢则半年,你们要好好听五长老的话,切莫顽皮生事。花寻风你就好好在书庄修炼,掌门师兄已修书一封交由书庄庄主,相信庄主一定会对你青睐有加。”

    说完,羽林道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慕道人。

    顾慕道人略略颔首,朝花寻风三人说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说完,从纳宝囊中取出一张纸鸢,催动法力,纸鸢慢慢变大,变得有两辆马车大小。

    “上来。”

    楚山看到纸鸢,眼睛一亮,第一个窜了上去,上去后东摸摸西瞧瞧,期间还不忘跟上来的花寻风说:“这‘渡纸鸢’可是好宝贝,在上面可比师尊的飞剑稳多了,我在掌门那里见到过,一次可乘坐20人,在邹鲁各派中名号响亮,想不到这次我也能亲自乘坐。”

    花寻风和叶秋婵两人互相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也上了渡纸鸢。他们也算得上是彼此熟悉,因为每次邹鲁诗会他们基本上都在。

    原本花寻风对这些诗词兴趣不大,但是五年前的一次偶然参加,造就才名。

    事后无数人曾问花寻风,他是如何能作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如此的旷世诗句,他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忽然脑中闪过这样的词句。

    那些人一听惊为天人,脑中一闪就有这样的词句,简直是文坛的未来,堪比当年季太白。当下一些人看花寻风的眼神热切无比。

    叶秋婵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花寻风的存在。从开始在东江诗会上对“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不服,到景湖诗会上对“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服气。

    叶秋婵自认从才情上,无法超越,那就在其他地方超越,比如修真境界。之后便有顾慕道人收叶秋婵入门的事情。

    四人站定,顾慕道人一捏指诀,渡纸鸢翱翔天际。

    顾慕道人对三人说:“按这渡纸鸢的速度,从邹鲁城到寻风下城二十余日的行程,你们自行修行。”

    “自行修行?”楚山和花寻风傻眼。

    给读者的话:

    新人新书,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