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盛唐太师 > 第五十八章结亲王珪

第五十八章结亲王珪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五十八章结亲王珪

    只是这只瓮的体积有点大,高约三尺半,底部直径也有一尺半。但是瓮口却只有不足一尺,而且上面还带着非常普通的牡丹花图案。

    望着这么一只普通的瓮,杨豫之笑道:“六伯,您送三哥一个瓮做什么,难道留着让他放醋芹吗?”

    杨师道狠狠的瞪了一眼杨豫之,压低声音道:“鼓噪!”

    杨豫之显然是非常惧怕杨师道,被他这么一喝斥,他赶紧脑袋一缩,退回人群中。

    杨天保若有所思的望着杨豫之,他明显感觉到杨豫之身上对他带着明显的敌意?只是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堂弟,他并没有任何瓜葛,他想不通这敌意到底是怎么来的。

    杨恭道不以为然的笑道:“乐起!”

    一名乐者拿着一根骨笛呜呜的吹奏起来,原本平淡无奇的大瓮,从瓮口子伸了一双白皙的玉臂。

    这一双玉臂,仿佛柔若无骨。

    杨天保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这一个瓮看上去不小,装水的话可以装五六十斤,但是它对一个人来说,实在太小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瓮里,居然藏着一个美人。

    而且,还是活生生的美人。

    杨恭道笑着解释道:“这是西域番邦迦湿弥罗国的肉骨美人,此乃迦湿弥罗国不传秘术,据闻此女,采取药汁柔骨,佐以秘术习练筋骨,同时还要习练音乐、绘画、舞蹈、房中术,十年方成,千不足一!”

    随着杨恭道的介绍,这名柔骨美女终于从大瓮中探出身子,女子皮肤白皙,仿佛羊脂一样细腻,而且还带着诱人的光泽。

    杨天保看着美女是蓝色的眼睛,金黄的头发,非常典型的欧洲白人血统,虽然他并不清楚什么迦湿弥逻国到底是哪一个国家,看着名字称谓,很像古印度的一个邦国。

    但是,这名美女绝对不会是古印度血统,更不是波斯血统。

    杨天保微微一愣,眼睛的余光无意在落在杨豫之身上,发现此时他已经目光呆滞,呼吸急促,就差哈喇子流出来了。

    杨恭道继续说道:“此乃迦湿弥罗国国相马尔瓦雅都进贡给皇帝陛下的四名柔骨美人,被陛下转赐给河涧王(李孝恭),某不才,与河涧王骑击鞠壤(既马球)小胜一筹,这名肉骨美人就是赌注!”

    杨恭仁一脸希翼的望着杨恭道,哪有叔叔送给侄子美女的?而且还是这等专门玩赏的恩物?

    杨天保对于这名美女,并没有太多感受,这只不过是古人故弄玄虚,像身体的关节,扭曲到让人诧异的角度,在后世这种现象并不罕见。

    《中国达人秀》以及《美国达人秀》节目中,就多次出现类似于这种人,那些表演演员的手臂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就连脖子都可以扭到后背,初一看到,还会被吓一跳。

    不过,看着杨豫之那垂延欲滴的模样,杨天保笑道:“多谢六叔公馈赠,侄儿年幼,错过了进学的年龄,当以学业为重!”

    这番话说得杨恭仁甚是满意。

    杨恭道笑道:“三郎,有所不知,每一个柔骨美女都是世间难寻的宝物,她们能带给男人无可比拟的闺房之乐……”

    不等杨恭道说完,杨天保笑着望着杨豫之道:“十一郎或许更喜欢,不如六叔公把这名美人转赠给他!”

    杨师道很想让杨豫子推脱的道:“君子不夺人所好!”

    杨豫之艰难的吞咽着口水,一脸感激的望着杨天保,嘴里却言不由衷的说道:“这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既然六伯如此美意,豫之就却之不恭了!”

    “啪!”

    杨师道气得扬起手,朝着杨豫之脸上就是一巴掌。

    世族门阀最注重礼节,古代男子成婚年龄其实不早,二十而冠,意思是二十周岁才能结婚,也有三十而婚。

    事实上并不是一味的求早。

    比如李建成是大业十一年成婚,当时他作为唐国公长子,已经二十五岁了,而郑观音也已经十六岁了。

    李世民则比较牛逼,大业九年就结婚了,当时长孙无垢才十三岁。

    不过,杨豫之才十四岁,在这个年龄,他是必须要保证元阳之躯,而且要过两年之后,既十六岁以后,才能行房。

    如此柔骨美女一旦归他,杨豫之恐怕一晚上都熬不过去。

    杨天保这时一脸无辜的望着杨豫之,用眼神向杨豫之解释:“这事不怪我!”

    杨豫之捂着自己的脸,一脸怨毒的望着杨师道,愤愤离去。

    杨天保望着杨豫之的背影,脸上笑意更浓。

    “想跟我斗,你还嫩点,小爷我两世为人,如果再斗不过你一个毛孩子,干脆憋泡尿,淹死自己算了!”

    尽管这些小小的不愉快,众人都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杨师道望着自己的这个侄子,脸上更加凝重起来。

    “有手段,有果断,有魄力……”

    ……

    杨恭仁大摆流水席,宴请宾客,杨天保就是他的吉祥物。

    杨恭仁与御史大夫韦挺在前厅落坐,如今李世民欲重修《氏族志》,用意不言自明,韦挺与杨恭仁寒暄一阵。

    杨恭仁指着门口的杨天保道:“这是我三子思慎,品性端正,学识过人,只是到底是勋贵子弟,眼界颇高,如今仍未婚配……”

    韦挺又不是不知道杨天保的事情,自幼轮落民间,虽然也是嫡出,不过,其母只是继室,杨思谊、杨思训只是异母弟。

    韦挺倒也没有点破。

    杨恭仁尴尬了一笑,接着说道:“当然,也只是随便一问,我知道强扭的瓜绝对甜不了,什么事情要和美,必须要门当户对!”

    韦挺误会了杨恭仁的意思,以为他想与他结亲,能与杨恭仁结亲,他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他眼下还真没有合适的闺女。

    韦挺苦笑道:“能与恭仁兄结亲,易直(韦挺的表字)求知不得,只是芸娘那孩子,乃妾生女,岂能高攀?”

    妾生子地位很低,只比家中扈从略高;妾生女不会涉及到家产与爵位的争夺问题,地位反而没有受到特别的压制,在家族的地位甚至要比其母妾室要高许多。

    杨天保是很难理解这些礼法教数的。有些礼法甚严的家族,在子孙纳妾时,为避免其刻意宠幸小妾,家法甚至要求其纳妾后一定时日内先不得与小妾行房事。与其他妻妾行房事时还要新纳小妾在旁服侍观看。

    在杨天保看来,这些都要算重口味了,但是世情、世俗如此,一个人是无法对抗世俗的,特别他还想要做些事情,至少在没有能力任意妄为之时,就不能太特立独行了。

    杨恭仁听着韦挺的话,就知道韦挺误会了,接着说道:“那是三郎没有福缘,我想请易直兄出面作为冰人,为三郎这孩子张罗一二,看看哪家合适?”

    韦挺沉吟道:“叔玠(既王珪,贞观朝宰相)倒是有女,年方二八,品貌俱佳,只是之前曾与河涧王次子李崇信有婚约,后来李崇信夭折,此事不了了之,你看要不要从中说和?”

    韦挺也算给杨恭仁摆了一道难题,王珪的女儿没有过门,就成了望门寡,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堂书(既婚书)就在李孝恭府上,能不能成婚,还需要李孝恭点头同意。

    杨恭仁尽管不理政务,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如今王珪代理高士廉,成为校检侍中,王珪成为侍中,只是时间问题,或许一个月,或者是一年,绝对不会太久。

    李恭孝作为宗室,又作为领军大将,特别是大唐版图三分之一都是他打下来的,断然不可能再与宰相结亲。

    杨恭仁自家知道自家事,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好活。

    如果让杨天保成了王珪的女婿,他至少可以保证三十年的富贵。

    当既,杨恭仁就做了决定,这个亲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