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诸天抽卡师 > 第四十七章:意外(求推荐票~)

第四十七章:意外(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对于实力不弱的武将来说,百丈之内的风吹草动,都难逃其耳目。

    董卓与李儒贾诩的交谈,一字不差的落入了李蒙耳中。

    吕布的性子虽是狂傲了些,但待部下却是不薄,是以李蒙并不想瞒他。

    “上将军,你若是不回洛阳,相国怕是要对你起杀心了,要不……”

    “我身受重伤,不能再征战,谢相国体恤,洛阳路远,我愿暂回虎牢关养伤。”

    许安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望着李蒙。

    “如此转告董卓即可。”

    “上将军…末将有一言,望将军能思虑一二。”

    察觉到许安称呼的变化,李蒙目光一闪,拱手道。

    “说。”

    “董卓非明主,且对将军有了疑心,将军何不另谋高就?如今天下,即便是自立一方,也并无不可。”

    “先去回话吧。”

    许安摇了摇头,未曾直接回答李蒙的话。

    他只想守住虎牢关一月,平稳度过余下的二十多天,其余事情一概不想理会,董卓不想撕破脸,他亦然。

    这终究只是一次副本,离开之后,此界即便是洪水滔天,他也管不了。

    “是。”

    李蒙没能从许安脸上看出任何意动,只得无奈退去。

    ……

    得到了许安的回复,董卓再次召来了李儒贾诩二人。

    “相国,将吕布放在虎牢关,万一他真有异心,岂非自断后路?”

    李儒率先开口。

    “洛阳距此不过百余里,何来路远一说,这吕布摆明了是另有打算。”

    贾诩微微摇头道:

    “不知为何,臣下心中总是有些不安,好似隐有大事要发生,如何处理吕布,还是要相国自己拿主意。”

    董卓本来已经打算同意,可如今听李儒二人所言,心下又有些犹豫。

    见董卓如此瞻前顾后,李儒二人心下皆是有些失望。

    “若相国暂时不想处理吕布,臣下还有一个建议。”

    沉默了半晌,贾诩再度开口。

    “速速道来。”

    “先用之,再杀之。”

    贾诩淡淡道。

    “即刻撤军,随吕布一同回虎牢关,待其伤势恢复,再令其出战,等扫平了十八镇诸侯,再杀之。”

    闻言董卓眼前一亮,沉吟几息,便点了点头。

    “可。”

    ……

    虎牢关距此处营寨并无多远,西凉大军不过半日,就回到了虎牢关。

    回到虎牢关后不久,董卓就遣人给许安,送来了疗伤药材,杀牛宰羊,日日供给充足的肉食,助他恢复伤势。

    许安来者不拒,短短数日,伤势便恢复了七八成,赤兔的伤势不轻,恢复还需一些时日。

    这数日之内,董卓并非一味守关,也曾派出部分大军,试探十八镇诸侯的深浅。

    双方互有战损,各自都没占到什么便宜。

    虽然伤势恢复了大半,但许安还是一副脸色苍白的重伤之相,医官来号脉之时,也是凭内力伪装出了脉象紊乱,瞒天过海。

    一旦他伤势恢复,董卓必定会派他征讨各镇诸侯,对此许安心知肚明。

    此刻西凉大军,守住虎牢关,绰绰有余,根本不必他插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许安自然是能拖多久拖多久。

    ……

    转眼,便过去了半月之久。

    虎牢关,城楼之上。

    砰!

    “十八镇诸侯的顶尖悍将,不是应当被奉先打得差不多了么?不说那袁绍麾下的颜良文丑,这个马孟起同那孙伯符,又是从何处来的?!”

    董卓神色暴怒,掷杯扔盏,而后一脚踹翻了桌案。

    这半月以来,西凉军的损失越来越大,皆是因为十八镇诸侯中,又冒出了几员悍将。

    颜良文丑,马超孙策,皆是堪比当世一流武将,甚至顶尖武将的人杰。

    两侧文官武将,噤若寒蝉,无人敢言。

    许安立于武将一列最前方,面色微微泛白,依旧是一副气血亏损之象。

    “回相国,这马超乃是那西凉太守马腾之子,那孙策则是是长沙太守孙坚的长子。”

    待董卓缓了两口气,李儒上前一步,躬身道。

    “孙坚也就罢了,这个马腾,当初不是李傕郭汜的手下败将么?!如今也能骑到本相的头上耀武扬威了?”

    董卓瞪起了眼。

    “正是此人。”

    李儒扫了一眼许安,颔首道:“臣下认为,我西凉军中,如今可敌马超孙策的,唯有上将军,相国可遣上将军率军出战。”

    “奉先伤势如何了?”

    董卓望向许安,神色关切道。

    看着董卓脸上并不太真切的神色,许安瞥了一眼李儒,心下明白过来,这回怕是躲不过去了,当即上前一步,微微躬身。

    “末将已无大碍。”

    “既如此,着你即刻率军两万,出关讨伐马超孙策!”

    “遵令。”

    许安应下,转身离去。

    董卓望着许安的背影,脸色渐沉。

    ……

    两万西凉军好似是早已准备好的,正在关下列阵,就连赤兔也已被牵了过来。

    提起方天画戟,许安翻身上了赤兔,驱马行至军阵最前方,率先踏出了关门。

    许安心中很清楚,迟早会有这一日。

    他的伤势恢复速度‘太慢了’,几乎等于是在明晃晃的告诉董卓,他不想出战。

    董卓已对他起了杀心,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是貌合神离,一触即溃。

    若今日再不应下,怕是唯有撕破脸。

    一边赶路前往马超孙策的驻地,许安心中一边开始思索,董卓是否还会有其余目的。

    ……

    赶了半日的路,两万西凉军,便停在了一座营寨五里之外。

    不过盏茶功夫,黑压压的盟军将士,头顶两道十余丈高的军魂,如同潮水一般涌出营寨,一眼望去,足有三四万之众!

    “嗬——”

    两万西凉军,毫无惧色,士气如虹,精气神连成一片,军魂凝聚,攀天而上。

    许安长出了口气,心神连接军魂虚影,长达近二十丈的方天画戟,缓缓抬起。

    “报——”

    一匹快马狂奔而来。

    许安远远望了眼,认出了此人,心念一动,军阵自动让开了一条通路。

    此人是一位西凉军偏将,名叫王勇,是吕布的忠实拥趸,近来被许安调进了董卓的嫡系大军之中,以做策应。

    王勇冲入军阵之间,径直来到了许安身前,高声喊道:

    “上将军,董卓弃关撤军了!”

    许安微微一愣。

    董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