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破梦者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地宫危局

第九百五十九章 地宫危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李天畤不再说话,身躯忽然消失,下一刻便攥着大枪突然出现在沈文裕身边,枪身横扫而来,居然不是刺,而是把大枪当做了棍棒使用,完全出乎沈文裕预料。

    身为血族一员,沈文裕是极少有的以刚猛武力见长的大神通者,身经百战,有着近乎偏执的自信,李天畤再强悍也难以与他的铜棍硬拼,只是此刻对阵的心情有些复杂,中规中矩的双手一错便将熟铜棍立于身躯前侧,看似轻松随意的动作,其实已将汹涌澎湃的元力关注其中。

    咣的一声,虽然声势骇人,但沈文裕感觉没有想象中那般生猛,也没有看到李天畤的大枪被震飞出去,却陡然发现一点寒芒带着恐怖的杀机直扑面门,那大枪在熟铜棍前竟然折断了,前半截连同枪尖以近乎诡异的角度激射而来,大枪折断居然是假象?

    沈文裕措手不及,身躯急速后掠,瞬间便是百丈之遥,他一路观察,深知大黑枪的枪尖上有古怪,尽管如此,还是被冲出来的黑龙给咬中肩膀,他的身躯坚硬如精钢,也没有抗住黑龙这一口,一大块皮肉被撕扯掉,露出森森白骨。

    仅仅一招,沈文裕便吃了大亏,他感到不可思议,一直在重点观察李天畤,对其非常熟悉,不限于其身份和战斗方式,各个方面都有了解,但从刚才中招的一刹那,他发现他并不真正了解,现的李修成要比他预判的强大的多。

    沈文裕本不认为转世身的李修成有多大威胁,只是顾忌其层出不穷的手段,这很容易让他猜想李天畤并非只是一个人,或者说并非仅仅是曾经的战神,而是一个很难说的清楚的集合体,这里面有不少秘密吸引他想看的更清楚一些,包括突然出现的古神、战争傀儡、先天息壤等等。

    当时沈文裕和肖衍达既有强烈的占有欲,也颇为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动手,然而域外世界发生突变,打乱了他与肖衍达的节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观察下去,更重要的是,李天畤的觉醒速度陡然加快,让他们感到了威胁。

    尽管大家都来自异界,但李修成显然是个另类,他站在了凡生的一面,而且隐隐受到了凡间界大道法则的庇护,否则东海之上,幽冥界的灵能圣主不会被轻易灭杀。

    这一事件尽管在李天畤的记忆里并不深刻,但对所有的异界来客都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冲击,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李修成与磐莽之间私下的恩怨,被迅速解读为与所有神魔的对立,事实上,这个解析非常正确,沈文裕认为,李修成狂妄的想以神界之力庇护凡间界,就是与所有的异界来客为敌。

    所以当大修罗神设下陷阱除掉李修成时,几乎得到了一致的支持与认可,这是一次绝杀,也是对整个神界的一次试探,若非大衍当时突然跳反,李天畤即便能逃出修罗秘境,也会遭到无情的伏杀,沈文裕也是参与伏击的神魔之一,可惜他依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神界的神魔出现。

    李修成究竟是孤身一人?还是有强大的群体支撑?这个问题把不少神魔困扰了很久,元界突然又横插了一杠子,为了什么?仅仅是先天息壤么?变数出现,让很多神魔退缩,然而再困扰,李修行也到了不得不杀的时候。

    与神界为敌,便要甘冒大风险,谁来挑头?谁当带头大哥?当时的神界打遍诸天,很多侥幸存活并逃到凡间界的神魔都记忆犹新,观察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其他的神界势力,除了战神殿残存的甲丑,便是那古神暂露了一次狰容,但这不代表就要一直等下去。

    大修罗神曾是最佳人选,可惜身死,而‘寂灭手帕’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毫无原则可言,尽管这魔头为大家来到凡间界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没人会感谢它,更没有谁会把希望寄托在它身上。

    于是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与李修成有着难解之仇的磐莽身上,这位魔界曾经的大头领,有着毁天灭地的修为,却被李修成打落凡尘,割了首级,并被最终镇压,若是能将其说服,绝对是挑头的不二人选。

    说服磐莽并不容易,解除对磐莽的镇压和封禁则更为困难,沈文裕和肖衍达却要牢牢抓住这个机会,主动与磐莽接触,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但这二人身为血族,早有自己的打算,借助天魔眼,找到圣血大阵才是他们迫切想做的事情,至于击杀李修成,那要看气运。

    但运气是个矛盾的东西,一开始,肖衍达二人的运气很不好,为了便于藏身,更是为了寻找圣血大阵和空间裂隙,他们牺牲修为,祭出化身潜入凡世间,但数十年都没有收获。

    这期间,他们知道了磐莽,也知道了张家,于是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因为有了磐莽,就可能借助其天魔眼寻找圣血大阵,他们开始积极做准备,但一直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空间裂隙,这也是个极为关键问题,没有空间裂隙,就无法打通世界壁垒,无法用祭坛召唤同伴,没有足够的同伴,一切都是枉然,所以运气依然不好。

    谁料到,传说中的那道空间裂隙没有找到,但偏偏在近半年连续出现了三处空间裂隙,运气一下子就凸显出来,肖衍达二人激动的难以自持,可冷静下来都很清楚,下一步就要面对李修成,这厮坐镇无名山,想要救出磐莽,便绕不过去这位曾经的战神。

    曾经的战神,也只能是曾经的,直到那一刻,肖衍达二人依然没有下定决心杀掉李修成,基于那些复杂的考虑,他们想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别的神魔,至少在找到圣血大阵前,他们不想硬杠李修成。

    但今天这个情况,不硬来显然不行,李修成的警惕性很高,反应太快,搞出的血腥事件并没有将他拖住太久,所以沈文裕必须亲自出马,虽然吃了个闷亏,但他依然有自信,也依然强大,而且只消拖个一时半刻,便有其他神魔来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李修成在磐莽脱困前回到无名山。

    对于这些曲折的事情,李天畤自然无从知晓,但大致的主因已经了然于胸,所以不会给沈文裕任何喘息的机会,立刻拧枪再上。

    沈文裕大吼一声,迅速变幻血身,一头巨型怪鸟出现云层中,其外形如雕,通体绛紫,双目和羽冠却是血红色,一声犀利的长鸣响彻云霄,迎着刺来的长枪,巨大的双翅一抖,身躯腾空而起,同时,无数支紫色的羽箭射向李天畤,如漫天的蝗虫一般。

    李天畤双手一松,右手一拳击中黑色大枪的尾部,同时左手掌印连翻,一连串空间神通,掌印变换的速度令人眼花缭乱,而那些羽箭带着一股铁锈的味道,借助气流之力加速滑行,根本无视李天畤接连制造出的虚假空间,长驱直入。

    血族大神魔,果然有些手段,李天畤并不慌张,身躯一抖,大红色的披风漫天飞卷,将那些几乎快要近身的羽箭统统卷进了‘七焰烈甲’,随着七彩光域的光焰大盛,那些羽箭顷刻间被烧成了灰烬。

    高处的怪鸟瞳孔微缩,另一击凶狠的手段还没来及祭出,那杆黑色大枪化作的黑龙便迎头咬来,无奈之下,怪鸟连续振翅,身躯如笔直的利剑直冲云霄。

    苍穹中,怪鸟哪有黑龙的速度快,一声龙吟,黑龙便要腾空而起,谁知道李天畤伸手一招,黑龙只能无奈的变回大枪飞回,李天畤扛起枪,一溜烟的迅速远去,哪有功夫跟沈文裕恶斗。

    但未想到,才冲出去没有多远,李天畤便再度遇到拦路者,三团灰色的雾气缓缓散去,显露出三头奇形怪状的生物,一头像鲲鹏,浑身形似羽毛的东西其实是巨大的骨刺,另一头摸样古怪,像两只巨大的蜘蛛拼接在一起,还有一头好似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飞蛾,两只硕大的眼球极为骇人,肥胖的腹部,围着一圈圈的褶皱,让人看着说不出的恶心。

    反正是拦路的,李天畤根本都不答话,也无须了解对方是哪个世界的,与沈文裕在一起,便没有好事情,他抡起大枪横扫,同时绿光一闪,叶刀依然祭出,出手便毫不留情。

    ……

    无名山的地宫废墟在烈日下开始冒出蒸腾的烟雾,大地在有节奏的震颤,烟雾不断汇聚到半空中,融进那片小小的乌云中,乌云浓稠之极,并且在慢慢的扩大,就如同在废墟上空盖了一层乌黑的棉絮。

    就在此刻,一个黑点在更高的空中飞掠,很快便到了乌云上方,黑点毫不犹豫的笔直降落,穿过乌云,轰隆一声砸在地面上,地表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坑,银色盔甲的甲丑从坑中爬出,极为狼狈,由于赶的匆忙,加之身受重伤,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降落的身姿。

    接到李天畤的通知,甲丑便从兴隆山飞速赶来,起初没有任何问题,但到了冀东平原上空,连续遭遇两批神魔的拦截,一番激战后才终于脱身,如此之辛苦便源于李天畤通知中‘火速’二字。

    一看地宫废墟摸样,甲丑面色大变,从未见过八棱紫金锏上会有那样巨大的龟裂,最大的裂痕甚至可以塞进一栋房子,紫金锏已经岌岌可危,果然有凶徒来地宫捣乱,其实他在接近无名山的时候就感知到了十分血腥和令他厌恶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