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女帝晋升之路 > 第九十八章 爱她的两个男人

第九十八章 爱她的两个男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历朝历代女帝都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这些军队就是在关键时刻,比如女帝生子时,防止有人去母留子特意安排护卫的军队。这支军队一直秘密的安排在女帝身边。

    知道有这种军队的人有不少,可是见过军队的人却很少,以至于他们都忘记了这支军队的存在。

    大殿内果不出所料,女帝已经通过凰椅下的密道溜之大吉,密道里,护凰军已经接驾。

    密道外,大殿内,乱做一团,不少文臣被炸死,炸伤,会武功的则逃了出去。

    皇太女,曹将军,荀将军,女廷尉都成功逃了出去。

    他们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厉青青被索爷架着往外走,女廷尉钟楚月高喝一声,“叛国狗贼,休想逃!”

    索爷对钟楚月有阴影,对她那只哮天猫更有阴影,当下直接将厉青青扛上肩,然后跳出去。

    钟楚月奋起直追。

    桓皇子也飞快地跳上屋,跳出皇宫,因为此刻那些护凰军已经从密道走了出来,正大面积追剿他们。

    索爷一边扛着厉青青一面朝地砸霹雳弹,在他现在站的位置,已经埋好了火药,不说能将整个皇宫炸了,至少也能炸四分之一。

    “别过来,再过来皇宫可就真没了!”他掏出火折子对着钟楚月邪笑。

    钟楚月站在较远的地方,没敢踏过去一步。

    索爷不是威胁,在确定桓皇子已经逃到自己身后之后,立刻扔下火折子,火星点燃了引线,现场立刻被引爆,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甚至平底被炸起三丈高泥尘。

    钟楚月虽然离得远,但还是免不了被爆起的泥点砸到,索爷自己也说不出是哪根筋不对,竟然将厉青青往桓皇子怀里一送,鬼使神差地去救人,结果人没救到,被某个士兵先救走了,他自己还被搭了进去,擒住他的正是曹缘将军。

    这厢,桓皇子接住厉青青没多久,一双大手从后面袭击了他,接着厉青青跌了出去,结果大手飞快地揽住了她,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厉青青惊险地吐了口气,抬眸看去,公孙傅那张阳光熠熠的笑容映入眼中,厉青青松了口气,脸上浮起淡笑。

    宫里此时乱做一团,桓皇子却被公孙傅擒进了府里。

    “委屈你了,桓皇子!”

    公孙傅虽然不认识桓皇子,但一路回来早就听说了,所以通过判断确认了他的身份。

    反倒是桓皇子对此人一无所知,只是看他单手搂着厉青青肩头,一副宣示主权的样子,知道是一个跟自己一样疼爱妹妹的男人,只要是这样的人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桓皇子勾了勾嘴,算作回应。

    “你把我带到这是想干什么?”

    “救你一命!”公孙傅浅答。

    桓皇子不明所以。

    公孙傅便说明白给他听,“皇子留在宫中,不仅女帝要杀你,鸢国一定也想杀你。只有留在这里,才是安全的。

    因为青儿想救你,我就会不遗余力的救你。”

    “先生!”厉青青感动地看着公孙傅,眼里波光闪动,却说不出个具体滋味。

    公孙傅对着她的水眸温柔一笑,笑容似阳光暖暖,“怎么几日不见,就染上哭鼻子的坏毛病了?”

    厉青青噘嘴,“我才没有呢!”

    桓皇子欣慰,“这世上又多了一个爱你的人,真好。”

    公孙傅苦笑,“可她最爱的人是你,你却伤害了她!”

    桓皇子心颤,一种愧疚感隐隐浮现,但他极力压制着,甚至故意转过身,靠在身后花亭下的美人靠上,不去看他们。

    公孙傅却没有要罢休的意思,继续说,“这个世上有一种人最执着也最为纯粹,孩子。孩子的心里永远装着最美好最纯净的回忆,而女孩子则更甚。

    青儿看似长大了,但内心始终为你这个哥哥腾留着地位。她希望你永远像以前那样,可你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厉青青听得鼻头一酸,怔怔地看向公孙傅,不明白这些小心思为何被他看得如此透彻,这么说来,他是不是一直都留意着自己。

    公孙傅没有看她,继续对着桓皇子说,“人可以一无所有,但必须珍惜已经拥有。”

    桓皇子不说话,但肩头微微抖动,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表情应该很痛苦,内心很挣扎。

    公孙傅顺势在桓皇子身边坐了下来,抬眸看了厉青青一眼,偷偷摆手示意她先下去。

    厉青青头一次鬼使神差地听话,退了下去。

    公孙傅双手靠在美人靠上,抬头看着天。

    桓皇子对他有几分好感,因为他是妹妹心爱的人,爱屋及乌对他也就生了几分亲近,愿意回过头来说说话。

    “如果你想珍惜的人突然跟你天人永隔,你会是什么心情?”

    “心如刀绞。”他答。

    桓皇子苦笑,刚想说既然咱们的心情是一样的,你又何必来开导我,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公孙傅就猝不及防地也问了他一个问题。

    “两个人,如果非要死一个才能成全另一个,你会怎么做?”

    桓皇子毫不犹豫,“我愿意一死以成全她活!”

    公孙傅点头,“所以,当年她纵身一跃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她想让你走的无后顾之忧,她想成全你的人生。”

    桓皇子一愣,眸子围着这句话转了几转似恍然大悟,但悟过之后又是别样的情绪,纠结,复杂,后悔,感慨。

    公孙傅此时已经站起身,双手靠背,身影在月光下拉的笔直又长,“世道总是有白有黑,有光有影。

    没有白,你便看不见黑,没有光就瞧不见影,抬头看看那道光,它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桓皇子抬头看了看淡淡的月光,似乎许久没有这样抬头看一件物什了,目光触及那道光竟有些不适。

    此时公孙傅已经走远,飘飘渺渺地传来一句话,“现在,青儿是世上唯一爱你的人了,莫要再背负过往伤害现在!”

    桓皇子抬起头,目光盯着那远走的挺拔的背影,盯了许久。

    这厢,厉青青就在清歌楼二楼望过来,正好能看到王府后花园这边的情况,她很好奇公孙傅到底跟皇兄说了什么,正抓心闹肺的时候公孙傅已站在了楼下,双手靠背,抬起头来,目光清冽澄澈地望着她,嘴角总院擒着只对她绽放的微笑。

    “先生”厉青青冲其挥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