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和薄少撒个娇 > 043 张董,你输了

043 张董,你输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洛欢唇角的笑意一凝,大佬的心思常人根本洞察不了。

    下一瞬,洛欢就看到薄靳南直接越过自己向着前方草坪走去,冷冷的丢下两个字。

    “跟上。”

    洛欢见状立马踩着高跟鞋紧跟薄靳南的脚步,惹得张董心底更加嘀咕不安了。

    至于挽着张董胳膊的女人更是心底羡慕嫉妒恨。

    没想到薄靳南居然要亲自教洛欢打球。

    这洛欢简直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

    ……

    虽然已经入秋,但是头顶的烈日依旧很强。

    洛欢没有做任何防晒措施,很快,头顶就多了顶遮阳帽。

    洛欢:“……”

    这是大佬的遮阳帽。

    因为上面还有薄靳南身上那淡淡却极其好闻的麝香味。

    洛欢抬眸,刚想开口,男人低沉的嗓音已经响起。

    “握住球杆,站好。”

    “嗯。”

    洛欢和薄靳南相处久了,倒是开始习惯男人命令式的语气。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洛欢知道,来自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一直压着自己,不怒自威。

    洛欢乖巧的站在球前,双手握住球杆,试着挥杆找着手感,余光却看向不远处的张董。

    张董并没有上前叨扰的意思。

    洛欢轻笑,这张董是个聪明人,已经开始误以为自己和薄靳南关系暧昧了。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危急,洛欢也不想使用非常手段。

    打高尔夫球的技术无法光速提升,那么自己就只能扰乱对手的心理,让对手故意输给自己,不敢赢!

    “专心点。”

    听到男人的警告,洛欢收回视线,随即察觉到男人颀长的身子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背光而立,而自己整个站在他的影子下。

    一眼望去,更像是被他牢牢困住一般。

    “嗯。”

    洛欢乖巧的应了声,很快唇角的笑意一凝,因为站在身后的男人直接伸手握住自己的小手。

    这个姿势下,自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结实有力的肌理紧贴着自己的后背。

    至于自己的小手则是完全被他包裹在掌心。

    男人的掌心炙热,一如他那呼吸一般。

    洛欢耳根迅速就红了。

    这特么的,姿势太暧昧了,洛欢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早知道就不随随便便“撒娇”让大佬教自己打球了。

    “薄总,你靠我太近了。”

    洛欢许久没和男人这般亲昵有些不适应,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试图拉开点距离。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嘛?嗯?”

    男人的嗓音低沉而磁性。

    不知道是不是洛欢的错觉,洛欢觉得大佬的身子又贴近了自己几分。

    两个人似乎是密不透风的相贴。

    果然,什么事儿都瞒不过薄靳南。

    洛欢倒也不恼,深呼吸一口气,眨巴水汪汪的眼睛,显得无辜极了。

    “我不懂薄总你在说什么。”

    装傻谁都会。

    洛欢如果开口承认了,岂不是在告诉薄靳南,自己在利用他,跟他搞暧昧,迷惑张董,就像是自己迷惑门口的保安一样。

    “球距离洞口比较远,光线比较强,想赢很难。”

    听着薄靳南陈述事实,洛欢视线定格在薄靳南的俊脸。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输……”

    洛氏必须得跟薄氏合作,才能有一线生机。

    薄靳南低头,视线和洛欢清丽的视线相撞,眸光深沉。

    她那清丽的模样,一如自己初次见她时候的坚韧倔强。

    “洛欢,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男人的嗓音透着无边的凉意,洛欢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

    “我讨厌敢算计我的人。”

    下一瞬,洛欢就看到薄靳南紧握住自己的小手扬起球杆,眼前的高尔夫球以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地,随后滚上前,却并未入洞。

    洛欢可以感受得到,薄靳南并未使出十足力道。

    他这是故意的。

    “洛欢,你要输了。”

    张董如果不突然脑抽的话,下一杆绝对可以一杆入洞。

    看着男人淡漠,一副冷眼看人生死的模样,洛欢巴掌大的小脸轻抬,写着自信。

    “那可不一定,薄总要不要跟我赌一把?”

    “嗯?”

    “如果我赢了,那么我希望薄总不只是考虑和洛氏合作,而是答应。”

    玩文字游戏,洛欢也会。

    刚刚薄靳南说到考虑这两个字的时候,洛欢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薄靳南眸光幽深,似乎是在嘲弄洛欢的不自量力。

    “好,如果你输了,以后不要再给出现在我面前,给我惹麻烦。”

    “好啊。”

    洛欢浅笑嫣然,余光看向张董,嘴角噙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弧度。

    ……

    不远处张董和女伴自然也看到球没入洞。

    “张董,到您了,哼,有薄总帮忙,那个洛欢也没能打进球,所以您肯定能赢呢。”

    女伴娇滴滴的开口,试图上前撒娇,却被张董冷着脸推开。

    “你懂什么……”

    这球,张董是真的不敢轻而易举的赢啊。

    因为洛欢和薄靳南的关系太暧昧了。

    万一洛欢真是薄靳南的女人。

    到时候自己赢了薄靳南女人的代价更大。

    哪怕亚天成功和薄氏合作,这洛欢随便的吹点枕边风,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张董战战兢兢的上前,额头上冷汗直冒。

    洛欢精致的小脸上没有半点沮丧,而是满满笑意。

    “张董,到你了。”

    这一抹笑,让张董的心尖儿都颤了。

    “好……”

    张董肥沃的大手握住球杆却在犹豫,偷瞄着洛欢和薄靳南,犯着嘀咕。

    洛欢勾唇,见张董似乎是下定决定要挥杆了,下一瞬,玉手挽着薄靳南的胳膊,轻飘飘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开口。

    “薄总,上次在办公室,你说想让我深入了解一下……”

    洛欢的话还没说完,就成功的看到张董抬手挥杆,但是却不是对着洞口的方向,而是远方的湖泊……

    噗通一声,白球落水,消失不见。

    下一秒,张董故作懊恼的开口。

    “啊,我居然输了……”

    洛欢满意的勾唇,球被张董打进了湖泊里,这算是水障碍下的失误。

    所以张董输了!

    ------题外话------

    今天九月爷爷和奶奶回老家迁坟,九月爹上班……

    所以苦逼的和九月俩人对视了一天。

    刚刚等九月爹下班才能写,抱歉,更晚了。

    洛洛赢了!

    理由:薄靳南的女人不能输!!!!

    啊哈哈,我去回头看看书评,能擦边这个的,送送送实体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