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道人赋 > 第三十三节 赐道号、开外门

第三十三节 赐道号、开外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当日参与饮宴的众人尽皆熏熏然的大醉,期间醉了酒的陈观主指天喝地,见枝头的白雪竟然渐渐融化,心下不喜。

    说好的赏雪饮酒,现在酒还没喝完呢,你这雪就敢化了吗?于是大袖一挥,一股罡风扫出,云天之上立时风起云聚,片刻就有大片的雪花飘然落下。

    闲云门徒见师父挥手成云、反掌雪落,立时轰然叫好!却把暮如雪惊的身子一软就要跌倒,好在彭仇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而那边的何弃我和几个新收的仆役早已脸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景云所料不差,七皇子姬桓在当了一个月教书先生之后,就得到了全村老少的一致认可,都说当日定是云哥儿误会了姬小先生,更有几个小妮子为了姬桓已经偷偷的在说她们云叔叔的坏话了。

    陈景云明察秋毫之下,不由在心中暗骂妮子们是一个个养不熟的小白眼儿狼。

    冬月初九日,宜冠笄、进人口。

    一大早,陈观主就开始不住的翻检自己的储物袋,当日在苍山福地时,乙阙门宗主纪烟岚曾经赠给他一套道衣,他当时并未细看,随手就丢入了储物袋中。

    今天是闲云观开辟外门的日子,他也要为聂凤鸣与程石赐下道号,想着为人师表这一条,是以决定将自己好好捣鼓一番。

    此时闲云观正殿之中,聂婉娘带着五个师弟师妹分立两侧,六人皆是一脸郑重之色,就连最小的柴斐也把小胖脸绷得紧紧的。

    聂凤鸣和程石此时正各自按捺着心中的激动,又都在忐忑自己会得到什么道号,需知这道号一旦赐下可是要伴随一生的。

    袁华和季灵的眼中则是不时闪过羡慕的光芒。

    因为在闲云观中,一旦得赐道号,不单意味着修行有成,也意味着业已成年。

    那时师父和师姐再不会什么事情都要过问了,这可是难得的自由,凡事自己做主该是何等的快活?

    聂婉娘看出了师弟妹们的心中所想,不由在心中感叹一声:“师弟妹们少年心性,只想其一未想其二,这‘责任’二字可不是那么好担的,有谁知道自己此时最盼的就是还能回到得赐道号之前的时光”

    想到那时师父每日都要将自己带在身边耳提面命、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个清楚的情形,聂婉娘不禁嘴角微翘。

    辰时一刻,紫气东来。

    闲云观上空一阵灵气激荡,彭仇连忙将候在观外的姬桓和无果等一众少年护在身后,实在是山间的罡风太过凛冽,他若不运转灵力护持,这些少年定会被吹下山去。

    闲云观中,陈景云身披扶风揽月仙衣,头戴灵云玄炁宝冠,腰间环佩、师子文履,长鬓低垂、眼中神光绽绽!

    倏忽几步跨入殿中,之后高坐蒲台周身仙韵自生,整个伏牛山顶似乎都被祥云瑞气笼罩。

    众弟子第一次见到师父的这身装束,皆是一脸讶异、孺慕之色,又见师父此时一脸的郑重,于是全都屏气凝神,静待师父说话。

    “凤鸣、小石头,你二人出列。”

    聂凤鸣和程石连忙越众而出,之后一脸期许的望着师父。

    “闲云观三代亲传弟子聂凤鸣,心性坚忍、百折不挠,且行事方正、守礼,如今修行有成,吾心甚慰,赐下道号‘无惧’,望你守心如故,不惧一切坎坷,终入大道坦途!”陈景云深沉的声音犹如雷声滚滚,方圆十里人皆可闻。

    聂凤鸣得了师父这一番评语,连忙伏身拜谢,哽咽不能言。

    “闲云观三代亲传弟子程石,赤子心性、耿直洒脱,且为人忠勇、仁义,如今修为有成,吾亦欣喜,赐下道号‘磐石’,望你明心见性,始终如一,修行路上无畏激流!”

    程石闻言大喜,扑倒在地“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弟子,陈景云心中感慨万千,仿佛就在转眼之间,这两个爱流鼻涕的童子就长成了英武的少年,就连个子都快赶上他这当师父的了。

    “闲云观又添两名高手,以后却是不能再随意的踢屁股了,孩子大了,该给的颜面还是要给的”陈景云挥袖扶起两个弟子,心中却在暗自嘀咕。

    闲云观之外,姬桓等人听着天人之音,无不一脸的艳羡,再看一眼伏牛山上空的祥瑞奇景,尽皆心肝乱颤。

    而山下牛家村中,庄户们无不一脸喜色的抬头望着山顶,观中的规矩他们怎会不知,今日聂家哥子和程家石头一同得赐道号,牛家村人无不与有荣焉!

    程石他娘更是一边搅着锅中的肉块,一边抹着泪的叨咕:“小石头得了道号了今后要改叫程磐石了!好听、真好听”

    巳时三刻,姬桓依足了道家之礼,对着道祖画像和祖师灵猿子画像行了三拜九叩大礼,又给彭仇行了三拜之礼,拜在了他的门下。

    礼成之后,彭仇给姬桓赐下了一件带着灰边的青色道衣,闲云观自此开了外门,而姬桓正是外门大弟子。

    而无果和田帧等六个少年则被允许留在外门,随着姬桓一同修行,另外四个心志不坚的少年被赐下灵丹,打发下山去了。

    无果等人看着跪在观外嚎哭不止的四个同来的伙伴,皆是心有戚戚,何弃我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他之前无数次的告诫过这十个伙伴,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咬牙坚持!在他眼中,这些许的考验实在是不值一提,可是到了这些世家大派出身的几人这里,怎就变得这么难了?

    门外跪着的这四位昨天刚生出离去之意,观中今日就主持了收徒大典,不想当日田帧说的玩笑之言竟然一语成箴,这可真是造化弄人。

    两男两女四个少年在门外跪了半日,见闲云观的大门始终紧闭,只得相继离去。

    一直在门内观察着外面情形的何弃我慨然一叹,黯然的返回内院。

    他方才费尽了心机、口舌,才与季灵师姐达成赌约,若是门外的四人有人能够跪足十二个时辰,季灵师姐就会出马说动观主和彭先生把人留下,可惜半日不到,门外已经不见了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