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长生四千年 > 第一百五十章 我就是你的老板

第一百五十章 我就是你的老板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叶溪然听罢,顿时就像是看着一个傻X一样看着方卓然,前者挠了挠头,并没有说话,只是侧身接过一台笔记本电脑就开始用他那一双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方卓然见其没有任何举动,寻思他莫不是怕了WX集团,毕竟WX集团在海外可算是科技界的一把手,别说叶家,就算是国内的几个家族,也都不敢与之抗衡,他叶家算给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方卓然的气焰瞬间就嚣张了起来,他先是冷哼了一声,而后又戏谑的指着林溪然的鼻子,口吻极其嚣张的说道:“怎么?大舅子,怕了?我可是听方俊说,林羽柔的第一次已经给了他了,现在,我来叶家收这一双破鞋,不过分吧?”

    忽然,林溪然的目光一下就变得犀利了起来,当他拍下最后一个回车键后,顺手就将电脑关闭,随即起身,缓缓的走到了方卓然的身前,一双冷眸更是盯的方卓然有些发怵。

    “怎么?不服气吗?说白了,我今天就是来提亲的,而且这门亲事,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方卓然嘴角微弯,得意洋洋的笑道。

    “哦?现在好像不是我服不服的问题,是你吃不吃的下的问题,WX集团的整个亚洲区都已经被置换,换一句话来说,你已经不是亚洲区销售总监了,还有,刚刚我把你名下的资产全部统计了一下,小小的一个亚洲区销售总监,你旗下的资产竟多达三个亿,而汇款的账户更是五花八门,不过有一大部分,都是从瑞士银行的匿名账户转入,这并不是WX集团发薪水的渠道,也就是说,你极有可能利用职务之便,收取灰色收入,不过也没关系,等到警察来了,你给警察去说就行了。””

    话说到这里,林溪然侧身看着一旁的贵妇人,继而笑着说道:“方俊的婶婶田翠芳,喜好赌博,购买奢侈品,八年之前,方俊父母意外生亡,而原本应该坐在车上的你却称出发时你腹痛难耐临时取消了你自己的行程,而后,方俊父母在盘山道之上出了车祸,其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刹车片失灵,很遗憾,我刚刚让人查调了当时的监控……”

    “监控?呵,小屁孩,当年警方都没有找到监控,你又是如何找到的?”

    林溪然抿了抿嘴,随即笑道:“对啊,我虽然没有找到监控,但是找到了当时隶属于方俊父母居住小区的保安,按照保安的供述,你曾经可是给他塞了不少钱,让他隐瞒监控的事,对吗?”

    妇人脸色微变,用着一脸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林溪然,这嘴角间,更是吞咽起了唾沫。

    “妈,你别听这小屁孩的一面之词,在叶家那么多年,按照叶家和方俊的关系,叶家又怎么可能不去调查他爸妈的事情,呵,用这些事想虎我?你还嫩了点,替换整个WX集团的员工?你知道我们亚洲区的员工有多少吗?吹牛也打打草稿。”方卓然显然不相信林溪然的说辞,当即怒怼道。

    就在这时,方卓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有事说事。”方卓然自然的拿起电话,对着话筒内的人没好气的说道。

    “方卓然,你到底是得罪谁了?我刚接到经理人集团的电话,说是要把我们亚洲区整个人力资源全部换掉,而且我们的电脑还莫名其妙的被黑客侵入,所有客户的资料全部都没有了,经理人让我问问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说,你到底得罪了谁?好好好,不管你得罪了谁,你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子回来,给全公司的人一个交代。”

    对方的语气怒不可遏,就像是恨不得要将方卓然生吞活剥了一般。

    而此时的方卓然也着实是惊愕,他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叶溪然,那一双腿肚子,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啪嗒”一声脆响,手机顺势掉落,方卓然此时就跟一条狗一样的双膝跪地,拉扯着林溪然的腿脚,苦苦哀求道:“叶哥,叶大哥,叶总,我错了,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您放我一马,撤掉整个WX集团在亚洲区的所有人力资源,这对集团来说是一个打击,您这样做,就相当于WX集团整个亚洲区都要重新开始,叶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不会了,我以后会努力工作,我……我报答您。”

    “卓然,你……”一旁的贵妇人见自己儿子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当即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儿子。

    这时,方卓然突然抬头,指着自己母亲,直对着叶溪然说道:“叶总,BOSS,这些事都是我妈让我这么做的,当年方俊他爸妈出的那场车祸,也是我妈在车里动了手脚,为了的就是方家的公司和他们的房子,我都看见了,还有,还有方俊一直都在搜集叶家的资料,我之所以知道那么多叶氏集团的内幕,也都是方俊写下来的,我可以都交出来,叶总,求您饶了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卓然,你说什么呢,你……”

    “我说什么?我说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快,快跪下来求叶总,快啊……”方卓然急的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连忙拉着自己的母亲下跪。

    方卓然当然知道离开WX集团到底意味着什么。

    WX集团是信息技术行业的翘楚,而他也只会这门技术,如果从WX集团内被除名,那他所有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不说,以后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他都不可能找得到工作,这样一来,他这一辈子就被毁了。

    “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叶氏集团这点事我也倒是清楚,从我叶氏集团创立至今,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大众的事情,如果有,那么也都是小人陷害而已,把他给我送去JCJ,对了,聘请最好的律师,不日后,我WX集团,会在国内正式起诉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叶溪然说完,侧身就将自家老爷子扶到了沙发之上。

    而方卓然则直接愣子在了地上,任凭左右两名壮汉像拎小鸡崽子一样的,将他和他的母亲拎出叶家。

    “老爷,小姐醒了。”这时,楼上的保镖突然走出门外,对着楼下的叶书国,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