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 第123章 物理降温

第123章 物理降温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

    伴着雨声,尹鹤南笄分别沉沉睡去。

    凌晨四五点的时候,雨停了,月亮也出来了,南笄起夜上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差点推开自己原来的卧室。

    幸好关键时刻她脑子清醒过来,想起来那里睡的是尹鹤叔叔。

    刚要转身回去,南笄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申音声。

    南笄头顶的呆毛blg一下立了起来,什么情况!

    她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睡觉的小美短,也没化身美艳猫妖啊,难道是自娱自乐?

    南笄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应该马上回房间,然后反锁了门,但好奇心驱使下,她选择了贴近了一些。

    古语有云,不作死就不会死。

    没想到房门是虚掩着的,南笄一个没把握住,直接把门靠开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

    南笄不知道该怎么化解此时的尴尬,然而尴尬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月光照进房间,南笄只看到尹鹤蜷缩着身子,并持续发出哼哼吱吱的声音。

    而被子根本没有打开!

    她想起来了,昨天尹鹤好像进了房间倒头就睡了,还以为他后面会自己盖上被子呢,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就睡了。

    她不知道的是,尹鹤平时都是10点睡觉,最晚不会超过11点,可昨天为了陪她,硬是熬过了12点,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太伤身体了。

    再加上本就淋了雨,还没被子盖,就成了这样。

    “uncle,你是不是病了啊?”南笄趴在床头,晃了晃尹鹤。

    没反应,她打开床头灯,手掌放在尹鹤额头上,又放在自己额头,似乎有点热。

    随即她学着小时候妈妈的样子,用脸蛋贴着尹鹤的额头,感觉更热了,只是不知道是自己的脸蛋热,还是他的额头热。

    “是发烧了吧。”南笄自言自语,他们两个都淋雨了,不过尹鹤淋雨之后又穿着湿衣服很长时间,如果真的生病了也不奇怪。

    还是先试试体温吧。

    南笄打开卧室的灯,也不怕吵醒尹鹤了,能把他吵醒才好呢,可现在问题是叫不醒。

    她从床头柜翻出了一根体温计,甩到35度,然后伸进被子里,掰开尹鹤的胳膊,“夹紧。”

    尹鹤双臂无力,好像夹不紧,南笄只好一只手压着她的胳膊,整个人蹲在床下。

    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不过她的睡衣也有点单薄,还打了个喷嚏。

    “哎呀,不会我也要感冒了吧。”南笄为自己担心,而且蹲着的姿势也不太舒服。

    犹豫了一下,她选择上床,躺在尹鹤旁边,用被子盖住两人,这样也更方便自己帮他压着胳膊上的温度计。

    躺进去后,南笄感觉舒坦极了,嗯,还是自己的被窝舒服啊!

    不过因为没关门,小猫咪出现在门口,它没进门,就在门口歪着头瞪圆眼睛看着两人,用的还是那种丈夫提前出差回家后看到妻子和别人睡在一起的眼神,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南笄忙摆手,“小猫咪,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喵喵(我不听,我不听)!”小猫咪愤然转身,只留下一声,“喵(渣女)!”

    南笄哈哈一乐,仿佛刚刚上演了一出年度情感论理大戏。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她从尹鹤腋下抽出体温计,迎着灯光放在面前。

    有点酸,尹鹤好像出了不少汗,南笄眯着眼睛瞅了一眼,39c1!

    “果然高烧了啊!”南笄看看时间,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去医院不太方便,如果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让她发现了,总得要救救孩子啊。

    “uncle,我给你物理降温吧。”

    南笄起身去洗手间,用自己的毛巾泡在三十多度的温水中,刚蹬蹬蹬跑回房间,就见尹鹤已经睁开眼睛,嘟嘟囔囔道,“干嘛啊,睡觉呢~”

    南笄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你终于醒了!”

    尹鹤的眼睛又睁大了几分,看到南笄向自己扑来,他脑中立即冒出很多想法,最后落在我怎么就忘了把门反锁了呢!

    正当他四肢摊开,做出认命姿态的时候,一张温热的毛巾呼在他脸上。

    几个意思,嫌我岁数大,嫌我没洗澡,要擦干净再食用吗?

    南笄坐在床边,打了个哈欠,一边把毛巾叠在尹鹤额头上,露出他的眼睛嘴巴,一边道,“你发烧了,我帮你降降温。”

    尹鹤差点解读成你燃烧了,我帮你泻泻火。

    可是感觉脑袋晕沉沉的,身体四肢都不太听使唤,所以果然是发烧了降温啊。

    但现在尹鹤还有一个问题,好好的,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你怎么就能知道我发烧了呢?

    所以这里面果然还是有问题啊!

    尹鹤微微一笑,“物理降温的话,只是脑门就可以了吗?”

    “呃……”南笄回忆了一下,她关于这种降温方式的记忆都源自于小时候跟母亲外婆的生活,已经很久远了。

    她隐约记得,“好像还要擦拭身体?”

    对喽。

    “你等一下。”南笄从洗手间接了一盆温水,直接在卧室泡毛巾。

    “不用撩开被子,你把睡衣拉开一些,露出胸膛。”

    尹鹤很听话,然而南笄刚要动手,突然反应过来,“诶,你都已经醒了,你可以自己擦啊。”

    “可我是个病人啊……我烧了多少度来着?”

    “39c1。”

    “我可是个39c1的病人啊!”

    总感觉他像是在耍无赖,但39度确实挺高的,南笄只好继续帮他擦拭身体。

    南笄干的很卖力,感觉不像是在降温,像是在搓澡,她毕竟也算是个千金小姐,对这种事有记忆,但并不在行。

    尹鹤的细皮嫩肉火辣辣的疼,终于求饶道,“下面我自己擦吧。”

    南笄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她又泡了一遍水,递给尹鹤,“你自己来吧,以后这条毛巾就是你的了。”

    尹鹤一边在自己的腿上擦着,一边问,“那这被子呢?”

    “这床单,这辈子都是你的了!”

    “那这房间?”尹鹤得寸进尺。

    “房间可不能换,这里有个飘窗,我可以坐在飘窗上看风景。”

    探到小姑娘的底线,尹鹤就此打住,白得一床被窝也不错。

    南笄不停换水,尹鹤持续擦拭,天慢慢就亮了。

    尹鹤又试了一下体温,38c3了。

    “有效果!”南笄兴奋道。

    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她帮尹鹤降低的体温,有效防止了他英年早逝,享年33岁,南笄觉得特有成就感。

    尹鹤伸出一只胳膊,郑重道,“小南,谢谢。”

    南笄握了握手,“我应该做的,那接下来还是去医院看看吧,38度也很高啊。”

    尹鹤把手一缩,整个蜷在被窝里,“我不去!”

    “为什么啊?”

    “不喜欢医院的感觉。”

    “生病了就要看医生啊。”南笄感觉自己像是在跟小朋友讲道理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小孩,对尹鹤会不会早了点。

    尹鹤振振有词“可以让医生来看我啊,我在米國都是这样的。”

    在米國主要是他工作太忙,有时候生病了直接让医生去公司,一边打点滴,一边开程序员大会。

    南笄掐着腰,“我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去哪儿给你找上门医生啊!”

    尹鹤想了一下,岳品大夫,不太合适,虽然她是可以看人的兽医,但现在她也被宠物机密收编了,正在扩大她的诊所,应该挺忙的。

    “这样你问问圆姐,没准她就能看发烧感冒呢。”

    南笄立即打电话,然后对尹鹤道,“圆姐说了,医术也是她不值一提的一点小特长,尤擅头疼脑热,小儿妇科。”

    尹鹤开心道,“让她带上家伙事过来,另外记得把早餐也买上。”

    南笄对着电话,“我要吃烤山药,两块就够了!”

    尹鹤立即科普“其实我们昨天吃的是烤红薯,部分地区也叫烤地瓜,而山药是长条棍状的,华北部分地区把红薯也叫作山药,山药则称作麻山药,麻山药可以做成大串,大串也就是糖葫芦,也有地方叫做糖墩儿、糖梨膏,华夏地大物博,这不同地方对事物的称呼可是个大学问呢,以后叔叔慢慢教你。”

    看着尹鹤郑重而慈祥的表情,被绕晕的南笄点点头,只是突然插入一段科普不觉得生硬吗?

    ~

    芳圆动作很快,一个小时后出现在这里,晓圆很正式,还拿着医生脖子上挂着的那个东西探听了尹鹤的心肝脾肺,还让尹鹤张嘴,“啊一下。”

    “啊。”

    哇,连压舌片都有,大芳和南笄吃着烤红薯,在旁啧啧称奇。

    “伸舌头……好了。”

    晓圆摘下听诊器,她不建议尹鹤吃西药,只开了点板蓝根。

    “喝点板蓝根,多喝热水,多休息,然后就自己扛着吧,你们之前用的物理降温效果就不错,可以继续。”

    南笄嘴里塞着东西嘟囔道,“还要继续啊?”

    尹鹤也为难道,“对啊,小南还要给猫咪做检查呢,昨天刚捡的猫,脏兮兮的都不敢碰它。”

    大芳难得聪明了一次,“宠物医院我熟啊,我去不就行了!”

    然后尹鹤看向晓圆。

    晓圆“老板,我今天想请个假,我男朋友……今天要拔智齿。”

    好艰难地想了一理由,尹鹤忙道,“那你们都去忙吧,这里有南笄呢。”

    南笄我也有事啊!

    两人一走,带走了小猫,南笄把冲好的板蓝根放在床头,“喝吧。”

    见她还在打哈欠,尹鹤有点过意不去,这孩子为了照顾自己这个病人,比平时早起了三个多钟头。

    尹鹤坐起身子,“要不我去次卧,你在这里睡会儿吧。”

    南笄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是公司有点事,不过公司暂时就在学校里面,我过去处理一下,马上回来好不好。”

    尹鹤奇怪道,“你们的公司在学校里啊?”

    南笄点点头,“因为招的员工都是学校的学生,不仅有应届毕业生,还有大二大三的,再加上我即将入学,就申请了大学创业计划,可以在学校里面创业,对大家都方便,反正小公司嘛。”

    尹鹤“那你快去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喝了热水就睡觉。”

    南笄又给尹鹤倒了杯热水,“那我尽快回来,有事打我电话。”

    ~

    南笄走了,尹鹤躺下,但睡不着,没想到啊没想到,铁打的自己竟然也病了,是自己不够强壮吗,不,是人缘差。

    说人缘差吧,这不,电话一个接一个,都是询问他情况的。

    有小舒,有陶籽,有小倩阿芙,有小鹭,还有小白。

    尹鹤最担心的还是小白,主要担心她太担心自己,忧思成疾啥的,看不见的人应该会更容易瞎想吧。

    所以尹鹤用中气十足的嗓音告诉她,“我只是感冒了,为了不传染给你,我现在住在南笄这里。”

    小白“姐夫,可是小南也很无辜啊。”

    尹鹤“放心,感冒主要是通过唾液传播的,她也不会有事的。”

    小白,本来不担心,他这么一解释,反而更担心了呢。

    倒不是担心小南,而是担心其他姐姐。

    小白忧心忡忡地挂了电话,尹鹤又迎来了云老师的电话。

    云老师最硬核了,听说尹鹤病了,而且没人照顾,她当即找上门来。

    尹鹤见到她的时候,还挺开心的,不过嘴上却道,“你来干嘛,又耽误你上课了吧。”

    云老师挽起袖子,“今天没课,我现在是正教授,课更少了,本来今天是带晓授玩的,后来就扔给我爸了。”

    尹鹤一下子坐起身,严肃道,“你一个月就这么两天陪他的时候,你怎么还来我这啊!”

    云老师坐到床边“反正他跟我也不亲,跟我爸妈倒是处的挺好的。”

    尹鹤“那你也不能放弃啊,毕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这样,他不是上小学了吗,给他买点试题册,陪他一起做,增进一下母子亲情。”

    云遮月在尹鹤脸上亲了一口,有点感动,她知道尹鹤不待见家里的那个熊孩子,但现在却一直在为他们母子着想。

    云遮月捧着尹鹤的脸道,“先脱衣服,我帮你用毛巾擦一遍再走。”

    身为母亲,这些技能总是莫名其妙就会了,云遮月处理的就比南笄好了很多,而且他们之间也没有男女大防,擦的更全面,无死角。

    云遮月巧妙地避开了南笄,她刚走十分钟,南笄就回来了。

    “来,我给你擦一遍!”她撸袖子道。

    看来是没碰上云老师,尹鹤笑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刚才擦了一下。”

    “那,我们还是继续睡觉吧。”南笄提议。

    就这样,尹鹤在南笄这里住了三天,除了板蓝根,尹鹤几乎靠着资深免疫力战胜了发烧。

    期间南笄的侄媳妇儿,也是差点跟尹鹤相亲的凌蓝也来了一趟,看望长辈,不过尹鹤并不知道其中内情。

    倒是只有她们俩的时候,凌蓝对南笄道,“小南,悔死我了,这么帅的千亿富豪啊,差点就是我的了,我现在是被南天霸套牢了,所以你要继承我的志向,搞定这家伙,咱们少奋斗二十年,可以直接比肩吉卜力了!”

    南笄白了她一眼,“没大没小,叫姑。”

    而且并没有接她的话茬儿。

    南笄捡的猫咪也焕然一新地开始了新生活,在医院住了两天,被大芳接了回来。

    这只美短虎斑是个小姑娘,被南笄命名为一分钱。

    尹鹤问为什么,南笄唱了起来,“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它是我在路边捡到的,所以就叫一分钱。”

    尹鹤摇摇头,上过网的他知道,“现在已经是捡到一块钱了。”

    “啊,这都涨价儿了?还涨了一百倍!”

    “这也算时代变迁的体现了,换个名字吧。”

    “不能叫一分钱,那就叫马路边吧。”

    后来简化成了边边,最终定名为南边,尹鹤拍了照片,准备也加在飞机上。

    ~

    尹鹤回归四合院后,家里少了一只好动活泼的布偶猫,而牛奶猫警长继承了它的衣钵,愈发活跃起来。

    此外,尹点发来喜讯,她蝉联了年级第一,分了两万多。

    只是和第二名的差距缩小了,并非她成绩变差了,只是后面的人都在拼命追赶。

    这份危机感会让她在剩下的两个月不敢放松分毫。

    老妈也给尹鹤打了个电话,说是明表哥签字离婚了。

    竟然真得离了,儿子从大学赶回来也没能阻止他。

    老妈唏嘘良久,尹鹤却没什么感觉,只是打了个电话给表哥安排了一个体面工作。

    时间进入四月,《这就是铁甲2》开始了第一期的录制,创客星球的汪星打电话过来,问尹鹤要不要先跟四位嘉宾吃个饭,提前熟悉了解一下。

    ……

    要不要提前吃饭。

    1、这就没必要了吧,早晚要见到。

    2、提前了解一下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