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火爆女君的修仙路 > 原来叶晨曦也是有威名的

原来叶晨曦也是有威名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提起太应城的张大张二,叶晨曦倒也想了起来,淡淡地说:“这么大的雨,遇上我,也算是你们的幸运。可你们却要杀我,这是为何?”

    男修赶紧说:“不不不,刚才师妹只是有口无心。还请仙子恕罪,饶恕了我们吧。”回忆起叶晨曦昔日对付张大的场面,男修赶紧把手中的储物袋双手递了过去,“我知道仙子的规矩,不用仙子动手,这是小的一点子心意,请仙子笑纳,只求饶了我们兄妹一回。”当年那个张大被这恐怖女人打劫人一番后,竟然还活着回来。男修便知道,人家只劫财不劫命。

    女修犹了会,也解下自己的储物袋,双手递了过去。

    叶晨曦哭笑不得,她脸上当真写有强盗二字吗?竟然让这对化神后期修为的师兄妹吓成这样,不但跪地求饶,还主动上缴储物袋。

    唉呀,这种感觉,真是,真是……太爽了。

    这便叫,我叶晨曦虽不在江湖,但余威还震于殊俗,嗯,真的挺不错的。

    叶晨曦收了储物袋,淡声道:“外头雨大,进来避雨吧。”然后转身进入了屋子。

    二人在外头犹豫了会,最终还是进入屋子。一来他们自知逃不过,因为他们的飞行法宝就飞不过人家,生怕激怒这个女魔头,自己也遭受张大那样的皮肉之苦。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屋子,已被雨淋成落汤鸡,头发和衣衫全紧紧贴在身上,身上的泥水顺着衣服一路往下落到地面,很快,他们所站的地方便成了水滩。

    叶晨曦坐在桌前,单手枕在桌上,支着下巴,歪着头打着二人,把二人的忐忑放进眼里,心头恶趣味一笑,没想到我叶晨曦也有如此风光的一天,竟然让两个修为比我高的修士怕成这样。

    “这么穷,也好意思让我打劫。”叶晨曦神识扫了二人的储物袋,微微摇头,要是几年前,她还小小心动一番,可现在,已是富婆的她实在提不起兴趣。而这对师兄妹,也确实不怎么富有呀,储物袋里的宝贝少得可怜。便把储物袋还给了他们,“今晚就留你们一晚,如画,带他们去另一间屋子休息去。”

    二人接过储物袋,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地说了句“仙子仁慈,多谢仙子。”

    “本仙子可不仁慈,实在是你们两个,真激不起我打劫的。”叶晨曦尽可能地削他们。她深知人性的弱点,她可是他们心目中的女魔头,无论女魔头对他们做多恶劣的事,他们都不会意外。但如今,她这个女魔头却收留他们,又还把储物袋还给了他们,此刻他们只会对自己感激涕零。

    果然,二人先是意外,然后又是感激涕零,又说了一大堆的感激话。这才去了隔壁换了衣物,又来到叶晨曦房间。

    叶晨曦看着他们领口袖着的刺绣,忽然问:“你们是逆风派的人?”

    男修赶紧说:“回仙子的话,我和师妹是逆风派的弟子,我叫周齐云,师妹叫王媛,师承如风真人。”

    如风真人啊?没听说过呢。

    叶晨曦便问:“和尘真人你们听说过吗?”

    “和尘真人?和尘真人如今已是和尘真君了。和尘真君是我们师伯。”

    “这样呀,那还真是恭喜和尘真君了。对了,我听闻和尘真君弟子众多,其中有一个姓叶的,叫什么来着?”

    “和尘真君弟子确实众多,姓叶的弟子,那便是叶未央了。”

    “叶未央啊……”叶晨曦笑着说,“此人修为如何?在你们逆风派可有地位?”

    “叶师妹此人……平时我们接触也并不多,只知道是个随和又温柔的女修,长得也漂亮,修为也高,年纪轻轻,便已是化神后期修为了。”

    王媛也说:“我与叶师妹接触得较多,叶师妹很是温柔和气的人,比李师妹,罗师姐可好相处多了。”

    确实也算厉害,因为越到后头,越不好晋升,别以为卫子骏七十岁了才进阶化神后期巅峰,肯定资质不行,实际上,大多数人早早进阶化神后,终其一生无法突破通玄的也大有人在呢。化神后期修为也并不代表什么。

    顾骄阳那样的天之骄子,七十岁了,也还在化神后期巅峰呢。

    听了这周齐云对叶未央的评价,叶晨曦却又不爽了。请恕她小心眼,听说叶未央在逆风派过得还好,居然有些不舒服了。哼,那么爱占姐妹小便宜的人,去了师门,竟然还能受人欢迎,太没天理了。

    不爽归不爽,叶晨曦还不至于在外人面前表面出来,于是便又问:“那欧阳云呢?”

    “欧阳师弟很低调,只知道修炼刻苦,平时也不怎么与大家来往的。我还不大清楚的。”

    “欧阳云什么修为了?”叶晨曦又问。

    “好像,还只是化神中期吧。”

    叶晨曦又问:“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呢?”

    得知是去参加初阳城李家嫡公子李修河的通玄大典和婚礼的,叶晨曦便笑着说:“我在路上也听说过了,逆风派的修士好多都赶去了。你们这么穷,准备送什么礼呢?我可是听说,那李家可是大家族呢。”

    二人顿时红了脸,周齐云讷讷地道:“我们师兄妹已经是道侣了,送一份礼即可。我们准备送一把千年份的桃木剑。”

    “千年份的桃木剑能做什么?”

    “这可不是一般的桃木剑,还是雷击木,去邪化秽最好不过了。还能对付元神呢。”

    好吧,千年份的雷击木确实能够对付元神,但也只是有点点儿制约效果罢了。当然,桃木剑,用来对付僵尸之类的阴秽之物还是很不错的。

    “逆风派好歹也是个大门派,你们两个怎的这么穷?”叶晨曦有些不解。

    二人又有些脸红,其中王媛低声道:“我们的师父,如风真人,大限已快到了。掌教大师伯在资源上便不大照顾我们这一脉了。我和师兄,就好像无根的飘萍。平时门派虽然也还有发放的修炼灵石和别的资源,却远远不够的。可门派中婚嫁喜事,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师兄妹平时也不大呆在门派里,就是怕又遇上有师兄姐妹成亲或有什么喜事的,又要随礼。”

    “那这回为什么又要参加李修河的婚礼呢?你们也可以不去啊。”

    “我们在半路上,遇上了几位同门师兄妹,与我们说了这事儿,我们就是装作不知晓也是不可能了。”

    叶晨曦无语,原来修真界,也与凡人一样,都会有人情压力呀。

    “那李修河与你们关系如何?”

    “一般,李修河是扶光派的栋梁弟子,不过他嫡亲妹子却是逆风派的弟子,师拜和尘真君。我们与李修河一年到头,几乎见不着面,我们进门派也有三十多年了,统共也就见过三四回面。可他与掌教大师伯颇有渊源,如今门派的修炼资源大都掌握在掌教大师伯手中。”

    意思就是不去的话,怕被穿小鞋。

    看着这对师兄妹的惨样,叶晨曦感叹,有组织的人肯定是强大的,可凡事都有两面性。修仙家族靠血缘为纽带,只要根骨不太差,有一定的资质,都会当成重点培养对象。但门派不一样,门派吸收的都是资质上佳的天才弟子,这么多天才聚在一起,竞争力可想而知。门派弟子靠的可不是血缘,全是自己的真本事,以及拼师父的能量。若师父那里便熊起来,徒弟也就雄不到哪儿去。

    叶晨曦说:“你们得不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因此就在外头打家劫舍?”

    二人脸一红,赶紧说:“只是偶尔。”

    王媛赶紧说:“我们也只能打劫比我们修为低的人,可是亲自见识过仙子您的本事,就是修为比我们低的人,我们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周齐云说:“就算成功了,也得不到多少财产。”

    难怪这么穷!

    ------题外话------

    尼码,这日子没法过了,之前的旧文,但凡沾上床的都要被禁,真心要弄死个人,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恨不得挖他家的祖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