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穿越我是大反派 > 第203章 同类

第203章 同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他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被放了下来。

    周名扬左右一打量,发现这地方有些特别:

    四周一片血红色,脚下则是一片石板砌好的地面。

    这像是个结界,跟他以前在万兽谷那里,熊王布置下的十力结界差不多。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周名扬看着面前这位年轻俊朗,东王麾下的十二贤之一,天统领。

    “呵,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天任水,是东王门下三千弟子之一,北域有好事之人把我也选进了十二贤之中,你叫做周名扬?”

    “哟,东王十二贤之一啊,好大的名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周名扬假装失忆。

    天任水并没有着恼,他微微一笑,

    “咱们交浅言深,周名扬,你不必试图激怒我,从而想找出我的破绽,此刻我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但是,我并没有半点杀你的意思。”

    周名扬不为所动,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的生死你能做主么?你们不就是商量把我交给那奥古斯都么?哈哈,说来可笑,东王在北域好大的威名,可门下的弟子如此胆怯,一个血护法便让他们瑟瑟发抖了!”

    反正也不打算活了,他毫不留情的讽刺。

    “嘿,你对这些内幕了解的还不少嘛,不过你说的那些只是丑宣赞的打算,并不是本统领的想法。”

    出人意料的是,天任水仍然是心平气和。

    “哦?那便是打算将我交给东王了?不过,我听说东王他老人家已经失踪两三年了吧。”

    天任水眼睛一眯,

    “这消息肯定是那月教祭司告诉你的,呵,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团体也妄想着在北域壮大?连个头目都没有!”

    “不是交给东王?”

    “不是,那是其他人的想法,并不是本统领的意思。”

    “哦?这我倒是有些奇怪了。”

    天任水走近了两步,

    “没什么奇怪的,你我素未谋面,又从无恩怨,我为何要取你的性命呢,只要你如实回答我几句话,我不但会放了你,还会亲自将你送出这北域。”

    周名扬神色了然,

    “这么说,你是想打听那四方身的下落吧?”

    “呵,你还真的是很聪明,不错,本统领对这四方身确实很好奇。”

    “只是好奇?我看不止吧,那可是东胜神州不败人皇的宝物,传言里面蕴含着无上法则,你是想占为己有吧。”

    天任水神色平静,

    “看破不说破,一说就是错,年轻人,话多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想要就直说嘛,没必要拐弯抹角,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过有一点我没明白,你就这么肯定我真的知道下落?真要如此的话我不会自己取么?”

    “本统领果断出手肯定是有根据的。”

    天任水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水月镜花之行,能人异士去的不少,笑三少爷也去凑了热闹,我听他回来的时候说过,在蜃空境里那大魔王蚩长生留下来了一名少年,有传他衣钵的意思。”

    “功夫不负有心人,得知冰河宗里出现了魔族道胎的消息后,我便很快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而在经过一番查证之后,我基本能确定,你就是笑三少爷口中的那个幸运少年。”

    笑三少爷?

    周名扬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他口子的笑三少爷应该就是那东王的义子,笑死神。

    啪啪啪~

    周名扬拍了几下手,

    “你的推断还真是合乎逻辑,不过,你就这么肯定那四方身没被我藏在了什么地方,或者干脆就在身上?”

    天任水阴阴一笑,

    “你以为本统领是白给的么,我早就派人在你待过的几个地方查找过了,甚至连昆湖以及前两天待过的那牢房都找过了,一点踪迹都没有。”

    “至于藏在身上嘛,嘿嘿,你怕是不知道,四方身乃是至阴之物,像你这等实力的小子,哪里能禁得住?”

    周名扬缓缓点头,

    “真是高手,厉害啊。”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来看看吧。”

    周名扬白眼一翻,开始一件一件的往外掏东西。

    不一会儿功夫,他的面前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你小子倒像是垃圾收购站出来收垃圾的,身上怎么这么多破烂玩意?”

    周名扬听了愣了一下,他本能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但仔细一寻思,却又什么都没寻思出来。

    “里面鼓鼓囊囊的什么东西?掏出来看看!”

    天任水指着周名扬的下身,此时他上身已经打赤膊了,下身也就剩下来一条短裤了。

    “我擦,你这太过分了吧,我这里面只是男人都该有的东西,有什么可看的,你丫该不会是个基佬吧?”

    天任水脸色一变,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里面是男人都该有的东西啊。”

    “不是这句,是刚才那句口头语。”

    “我擦,我说的是我擦啊。”

    天任水脸上的狐疑之色更重了,

    “不对啊,你小子是北域的哪一城的人?我好像没听过哪个地方有这样的说话方式?”

    周名扬不假思索,

    “怒涛城林家堡听说过么?我以前就是混那里的,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地震,林家堡便灰飞烟灭了,我侥幸的逃了出来。”

    天任水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特别之处。

    “脱,给我快点脱下来。”

    “大爷的,你丫不会真是基佬吧?”

    周名扬倒也无所谓,反正里面还有一层呢。

    他一拉短裤,露出最里面的一见k内裤来。

    这是他仅剩的一件从九天界带过来的东西了,其余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都已经损坏光了。

    “这,这是你的内裤?!!”

    天任水声音提高了好几倍。

    周名扬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我的还是你的啊?怎么,你想要我身上这件内裤么?”

    他愣了一下,

    “咦,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叫做内裤?”

    天任水手一挥,四周的景色顿时一变,这方小天地里气息一紧,好像凝固了一样。

    “喂喂,你干嘛,想要杀人灭口么?”

    周名扬有些惊讶:

    四方身的有关信息还一句没透露了呢,这货就打算动手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天任水轻声吟诵了一句,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周名扬。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周名扬脱口而出,随即便浑身一震,

    “你,你怎么知道这一首李白的静夜思的?”

    “嘎嘎,真是想不到啊,我居然在这里遇见了同类。”

    天任水放声大笑,神情有些复杂,

    “周名扬,你知道地球么?知道华夏么?知道穿越么?”

    “你?这么说,你也是从九天界穿越过来的?”

    “不错,就在地球遭遇不明星体撞击的那一天,在这之前,我在华夏国生活的还不错。”

    周名扬情难自禁,他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天任水,

    “老乡啊,咱们这算是老乡了吧?这么多天我终于碰见同类了,自我介绍一下,在九天界的时候,鄙人是一名名扬国际的天文学家,而最后的地球末日,正是我先观测出来的,可惜太快,来不及阻止······”

    两个来自同一世界的人碰到了一起,自然是有许多话要说,两个人攀谈了很久。

    原来这天任水叫做庆阳,在九天界的时候是一名房地产商人,至于天文学家周名扬的名字,他先前也是听说过的。

    虽然都是穿越,他的运气可比周名扬好多了,直接一下子穿越到了东王门下十二贤人之一的天任水的身上。

    “庆阳,你倒是好命呐,不像我一过来就被人当做了采花贼,还被喂了毒药。”

    周名扬听了他的经历后是心生感慨: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呐。

    “对了,一下子穿越成东王的门下十二贤,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就没有被其他人怀疑?”

    “你也说了,那什么东王我根本没见过面,而十二贤人平时的来往并不多,所以加点小心的话,也不是那么难混。”

    庆阳解释道,

    “你也别羡慕我,我是占据了那个天统领的身躯,但他那一身武技却并有继承到,现在施展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东西,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向你打听四方身了吧?”

    周名扬有些明白了,

    “哦,原来你是怕露了底,怕穿帮,所以想急速的提高实力,不过,那四方身好像并没有这样的功效啊,而且接触久了还有不好的作用。”

    “嗯,具体怎么说?”

    于是周名扬将他知道的有关四方身的一切,连同水月镜花里碰到取经师徒这些事情全部和盘托出。

    “呵,真是匪夷所思,这个世界简直太奇妙了。”

    庆阳着实消化了一阵子,他慨叹了几句。

    “是啊,当时我也是不敢置信。”

    周名扬很是理解,他站起身来拍拍庆阳的肩膀,

    “不过这都是小事,咱们两地球人相遇了,注定就要改变这一切,有想过回家么?咱们一起努力壮大,找寻一条回家的路。”

    本来已经无所谓生死的周名扬与老乡畅谈了一阵以后,他重新燃起了生存下去的动力。

    先前被月夏舞背叛的绝望伤心也一扫而空了。

    “回家?不,我可不想回去,回去又不能称王称霸,这里多好,而且,本统领觉得,这风月大陆上并不需要两个来自九天界的人。”

    “嗯,你什么意思?”

    周名扬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庆阳冷笑道,

    “真是笨得可以,你能活到现在,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不过今日碰见我就算到头了,以后,你那好运气也一并转给我吧。”

    他伸手指着四周说道,

    “嘿嘿,你没发现这个结界有些特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