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 第二百六十一章依然是日常

第二百六十一章依然是日常

 热门推荐:
    嘭

    假面骑士一号一脚将面前的一个修卡小兵踢飞,可是又从背后跳出来的几个小兵抱住了一号。

    “一号,今天我可能是时间和你纠缠,下一次我一定会把你这个失败品解决掉的。”修卡的佐鲁上校拿着一个箱子回头对着一号大喊到。

    嘭

    二号一个飞踢将抱住了一号的那些杂兵们全都踢开,可是喊完话的佐鲁上校已经逃之夭夭了。

    “一号。”一文字看向一号有些迟疑地说道。

    “回日本。”一号果断地回答道。

    ……

    一个崭新的实验室当中,隆将一份取自仁也的肌肉组织放到了眼前的一个培养箱当中。

    “能够融合其他的基因完成自我进化,如果能够吸收德拉斯的基因,仁也的未来绝对是最顶级的那一波,只是德拉斯的基因需要我自己制造,而且会不会有不良反应也是一个问题。”隆回想起了当初和风祭教授研究出仁也的自身特性时的惊讶。

    现在,有机会将这种特性强化一下,隆是绝对不会介意的,德拉斯的能力真的很有优势。

    只是,因为过于恐怖,所以必须要加上一些限制。

    人必须要有一种限制,就像是老爷一样,不杀虽然被很多人议论,但是正因如此老爷才没有堕入黑暗。

    所以,隆给自己的限制就是不杀人,就像是仁叔一样,虽然在最后在剧场版里面还是没有能够坚守自己的意志,但是隆还是有信心约束自己的。

    将各种试剂还有营养液放进了培养箱之后,隆就将自己的reforr驱动器拿了出来,放在了一旁的一个桌子上面。

    “我的reforr里面已经添加了真的改造细胞,让变身之后的装甲从单纯的特制金属变成了半机械半生物的装甲,如果加入了仁也的细胞特性的话,很可能会成为像是空我那种战士。”隆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手撸腰带上面。

    虽然不管是在性能上还是其他的方面,都没有办法和自己通过系统兑换出来的腰带相提并论,但是作为一个喜欢着假面骑士的人来说,能够亲手制造出一条可以变身的腰带,这种感觉绝对是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那种。

    “空我,空我,对了。”隆突然想到了自己那准备融合进腰带当中的亚玛达姆晶石。

    将亚玛达姆晶石取出拿在了手中,隆看着这块晶石在心中想道:“我还真是一个天才,只不过这样的话难度好像又提高了不少。”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晶石,隆就将它收了回去。

    虽然只是一个一个想法,但是已经给了隆一个明确的方向,至于技术难度方面,只要咬咬牙坚持一下,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

    ……

    “大河老师,把源治的位置发给我一下吧,我现在已经考完试了,近期应该不会有其他的事情了。”完成了期末考试的隆坐在自己的实验室当中看着眼前的培养箱给大河幸太郎打着电话。

    “哦!已经放假了吗?你直接找现在的裁鬼吧,他应该知道源治的位置。”大河幸太郎有些惊讶地回答道。

    “老师,你现在真的就这么轻松吗?”

    大河幸太郎的回答让隆一脸黑线,这可真是交接完了之后就彻底不管了。

    “前几天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要不是他的母亲去世了,我可能也会把他收为弟子,毕竟他还有一个妹妹需要照顾。”大河幸太郎很是生硬地想要岔开话题。

    “那也不是这么不关心你的弟子的原因吧,源治怎么说也是继承了斩鬼名号的人,老师你绝对不会希望自己的弟子半路夭折吧。”隆听到大河幸太郎的回答以后嘴角抽动了两下。

    自己的这个和老师应该说是除了已经逝去的红音也最不靠谱的一个了,但是很多时候他却十分可靠,当然只是在战斗当中。

    “没有那种事情啦,只不过我现在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也不能总是在这种事情上操心了,以后就是你们这一批人的天下了,我当然要晚点从前面消失了。”大河幸太郎依然在那里狡辩着。

    不过隆也就当做没有听到了,毕竟为了保护其他人也是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现在咸鱼一些有什么问题。

    挂断了电话之后,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隆先是走到了一面墙的前面,在将手放到了一个扫描仪上之后,隆背后的那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保险柜。

    看到自己的保险柜已经出现,隆将装有仁也肌肉组织的培养箱放了进去,关好了保险箱的门之后,隆按下了几个按钮,从那透明的玻璃外面可以看到,培养箱上面慢慢地凝结出了冰层。

    “这种危险的东西还是这样保存的比较好。”

    看到保险箱里面的培养箱被冰层覆盖了之后,隆这下才安心下来。

    再次走到扫描仪那里,将那面墙上的机关关闭。

    “嗯,这样的话就算是多离开一段时间也没有问题了。”隆很是满意地想到。

    时间总是不知不自觉中流逝,而隆的精力也是被分成了好几份之后,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飞逝,毕竟每天过于充实总是会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从实验室里面出来之后,隆看向了自己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心中突然又升起了对于一位老师的思念。

    跨上了自己的机车,隆只留下了一个离去的背影。

    ……

    “爸爸,哥哥去什么地方了?”仁也两只大眼睛看着义夫问道。

    “你哥哥马上就回来了。”义夫摸着仁也的头有些嫉妒地说道。

    仁也平时特别喜欢和隆在一起,这也是当初将仁也从那个箱子中释放出来的结果,所以只要稍微久一点看不到隆,仁也就会立即向周围的人问。

    “这样嘛……”仁也点了点头就回到了桌子前面开始看绘本了。

    看到仁也这个样子,义夫直接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隆的电话。

    只是,还没有按下暗号键,隆就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

    “哥哥!”仁也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就将刚刚拿起来的绘本放了下去,向着刚刚走进来的隆跑了过去。

    “老爸,仁也又问我了吧。”隆看着一脸无奈的义夫笑着问道。

    “当然了,谁叫这个家里面他和你最亲近了,也不知道当初收养他是不是个错误。”义夫语气当中充满着幽怨地说道。

    听到了自己老爸的话,隆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好了,仁也,我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要好好听老爸和老妈的话,不过有时间的话我会给家里打电话的,所以不要担心我哦。”隆抱着仁也走到了沙发那里笑着说道。

    “哥哥,不可以带着仁也一起去吗?”仁也本来满是笑容的小脸立即皱了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