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挂机之小富即安 > 第二百五十章 岁月是把杀猪刀

第二百五十章 岁月是把杀猪刀

 热门推荐:
    张惠芬从小发育就早熟,模样身材气质,都比同龄女生更成熟一些。

    看到两个同龄女人热络的聊着天,吃着菜,还喝了一点红酒,沈澈在一旁感叹。

    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当真是有差距。舒宁画着浅浅的裸妆,脸上胶原蛋白满满,顾盼之间眉目生辉,加上单马尾发型,一种少女即视感。根本看不出旁边的三岁大的小帅哥是她儿子。

    她在办公室和工地上冷着脸,但是对她儿子确实百般宠溺的样子,喂饭喂水轻声细语,母性十足,怪不得小孩子都三岁了还要奶睡,当真是称得上“娇生惯养”。

    而坐在对面的张惠芬,虽然底子很好,大眼睛,弯弯柳叶眉,鹅蛋脸,尖下巴符合传统的东方审美,但是法令纹和一点鱼尾纹让她平添憔悴,虽然皮肤很白,但却不是舒宁那种嫩白,而是带有一种苍白。

    回想小时候偷看这位邻居姐姐洗澡时的身体……那活力四射,青春昂扬的,如今是如此这般,不禁感叹一声岁月是把杀猪刀,紫了什么,软了什么。

    沈澈夹一口邻居姐姐做的菜,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味道,变得陌生,乃至有点苦和咸。

    抬头看她的手,也不负当年的白皙修长,看上去有点糙。

    忽然间,沈澈还想起重生前的事,如果没记错的话,在2016年的夏天,这个姐姐又在相亲市场相亲了一个,对方是一个货车司机,跑长途的那种,什么背景不清楚,但是听爸妈说,她第二段婚姻也不幸福,丈夫有家暴倾向,经常看她回这边的院子住。

    婚姻这个东西,以沈澈的阅历,不敢妄自揣测。但是可想而知,一旦失败过一次,第二次似乎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幸福了。

    就像一个账号,一旦被交易过多次,可能每个再接手的主人都不会好好珍惜了吧。

    这比喻有点烂。

    人怎么能和账号比呢?

    沈澈一口闷掉邻居姐姐家里的这杯价值不超过50元一瓶的红酒,就想开口说点什么,他现在也是有点能量的人了,至少是重生者,对于未来的把握,没有人比他更精准。

    他想要改变点什么。

    舒宁先抢先一步说了,她道:“惠芬妹妹,其实你这院子可以卖掉。虽然在房产市场,这种村里的宅基地房几乎没人买,但是碰到人傻钱多想要的,就得赶紧出手了。无论能卖多少钱,赶在年后房价上涨之前啊,你去市里,哪怕偏僻一点的地方买一套,不用太大,小套三就行,首付一下,慢慢还贷,然后呢,婚姻的事也不用急,用了房子,慢慢找,慢慢挑,总能找到合适的。惠芬妹妹也不丑,心理压力不要太大,早睡早起,不要熬夜,多吃蔬菜水果,调理半年后,再略施粉黛,又是一个活脱脱的小美人呢。”

    舒宁和张惠芬说话,倒不是和沈澈说装修那个语速了,她是一副慢斯条理,温风细雨的语调,再加上她的声音很来就细细的,很温婉,自有一股亲和力,让人听了心情舒畅。

    况且,她这番话也是合情合理,有理有据,不光是张惠芬听了连连点头,很是受用。

    即便是沈澈这个重生者,都觉得舒宁说的很对。

    而且,对于年后房产市场的把握,她语气笃定,也精准,没有刻意去强调,语调之间自然而然,仿佛事实就是那样。

    沈澈不禁想,怪不得这女人年纪轻轻能开公司,确实是个会忽悠的主。忽悠客户时,一脸认真和强势,看上去很专业,忽悠朋友时,掏心掏肺,一脸为你着想,让人心生好感。

    虽然她这公司是她自己出了万,家里出了197万给创立的,但是她若不是真有点本事,也经营不下去啊。

    如果让这女人重生,外加了金手指,想必不用几年,就能给她干到海港首富吧。

    张惠芬拉着舒宁的手,认真问:“那姐姐,你说在哪里买房好呢?”

    “你在哪上班?”

    “hk中路那边。”

    “那你就买在金水路,一来那条路名字好,符合易经八卦里的金生水。话说女人需要水,越能生水越好,你说对不?”舒宁说。

    “噗……”沈澈呛了一下。

    张惠芬却是一脸单纯的点头,“对的。”

    “二来,金水路目前房子便宜啊,好路段一万,偏僻一点的七八千一平,你买一个90平的小套三,也就六十万。过两年翻倍了,你的身家自然就起来了。”舒宁道,“我做建筑装饰四年,眼光错不了的。”

    “其实,我在等沈家村这边划区呢,等拆迁。”张惠芬说。

    沈澈刚想说,沈家村不会拆,因为后世的经验就是没有拆。

    舒宁先说道:“政策上,也不会永远都是货币补偿,而若是安置补偿,沈家村这边就远不如金水路了。更何况,这边山清水秀,也不见得会拆了起高楼,我的工人在隔壁施工,这个地方的地面是滩涂黏土,如果要盖高楼,成本是很高的。”

    张惠芬眨眨眼,慢慢点头。

    舒宁继续和她说。沈澈在一旁插不上嘴,只能和她儿子玩,这小家伙年纪轻轻就眉眼清秀,以后也是小帅哥一枚了,他老爹颜值也不差。不然舒宁肯定看不上。

    夜色渐深,隔壁院子的工人在加班加点的施工。

    沈澈听到院子里吼了一句“老板在吗?民宿晚上营业不?”

    就知道是有客人来了,沈澈让舒宁和张惠芬姐妹两人先聊着,自己下了炕,回去招呼客人了。

    客人是两个穿着性感时尚的女人,要了一间厢房。

    沈澈给登记了,给了两人钥匙,两人开门进去了,房间传来对话,无非是“这小院装修的真好”“跟私人庄园似得”“房间内的装修也好”“五百元真值”“小老板还挺帅的”……

    沈澈把和张惠芬谈判的舞台都交给舒宁,反正他过去也插不上嘴,不如在外面溜达溜达。

    价值4万块的ak80播放器和上万元的耳机,给了他无聊的时候许多慰藉。

    他躺在院内的按摩椅上,听着歌,玩手机。

    首先,他去起点app,看了看前段时间养的小说,这玩意现在也不能养太久,容易养死,看完之后随后打赏了几百块。他最近看的一本书,作者说有v群,还有什么的,他反正闲来无事也就进了,最主要的是,听说作者是个妹子,而且颜值不低。

    沈澈随手冲了1万块,打赏了个白银大盟。估计那作者做梦都会笑醒。

    其次,他去讯漫网站打赏《通灵王妃》漫画,这是他买了版权的作品,但是这作者最近更新不给力,说是接了个大活,要加班加点给客户赶活,更新量会减少,求轻喷。

    沈澈知道,这画手也是个妹子,就打赏了一千块以资鼓励。

    看完小说漫画,沈澈点开微信,最近几天,微信上有不少邀约,但是爸妈不让他出门,所有都没去,有的干脆没回。

    比如白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