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六十章 被俘虏的程普

第九百六十章 被俘虏的程普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孙策真诚的表演,让柴桑城上下都感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无论军民百姓都被孙策给感染到了。

    百姓们都是单纯的,他们不需要上位者太多的关注,只需要在他们感觉需要的时候,上位者能够低下高贵的头颅,俯视他们一眼,他们就万分的知足了。

    孙策得到自己想要的,心中自然是很满足了。只不过他一时半会还不能立刻离去,做戏做全套,孙策还是知道一个好演员该有的职业道德。而且孙策发现,自己十分享受这种被百姓们注视的这种感觉。

    就这样花费了一点点的时间之后,孙策就把整个柴桑城的士气都给鼓舞了起来,直到最后,孙策自己都心满意足之后才迈步回到了柴桑城的府邸之中。

    经历过失败,孙策的心情是不好的,但是他发现这一次的失败,他从中有了巨大的收获,这种收获不是在其他战场上可以得到的。

    民心,孙策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争霸天下的关键因素。

    要是之前,孙策根本对民心这个词不屑一顾。一直以来,孙策相信争霸天下靠的就是手中的实力,只要自己有实力,那么就可以战胜任何人。这次失败之后,孙策就必须要重振旗鼓来对付刘玉。在这个时候,他要集中所有可以集中的力量,而平时不是那么注意的平民百姓就进入了孙策的眼中。孙策意识到如果没有百姓的帮助,那么不单单是江东,就算是他的孙家想要继续坚持下去也是十分困难的。

    孙策这种可喜的变化,周瑜等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如今孙策有了这样的变化,为迟不晚,江东还有翻本的机会。

    孙策坐在了主位之上,而周瑜等人立马就站好了自己的位置。

    孙策开口说道:“诸位,这次战败,吾孙策需要重振旗鼓,还请诸位帮我!”

    “我等定当帮助主公!”周瑜等人高声说道。

    孙策点点头,他十分相信自己属下的忠心,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次的损失有点大了。如今刘玉兵困,在短时间内不会对我军进行攻击。这是我们的机会!传令江东各郡县,每个郡县最少调拨一千兵力柴桑助战!这是必须的。公瑾,这事情就交给你了。”

    周瑜没有二话,直接说道:“主公放心,在下一定完成任务。”

    柴桑没有太多的兵力,那只有从江东其他地方调拨过来,江东的人口还是可以的,一千人对一些郡县来说是没有问题,关键就是兵员的素质问题而已。但孙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总比没有兵力的好啊。

    “粮草用度就交给子布了。若是世家大族有任何的意见,子布可以任意而为!”孙策都想到自己的粮草该从哪里入手了,无非就是从世家的手中拿,至于世家要是不愿意,孙策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清楚,张昭可以做任何事。

    不要以为张昭这个文人就是一个斯文人,不会动刀子之类的,张昭下起狠心起来,连他自己都感受到害怕啊。

    张昭冷笑道:“主公放心,这些世家一定会乖乖的,要是不乖乖听话,老夫有无数个办法让他们听话的。”

    所有人都对世家大族感到悲哀,张昭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就是狠辣无比,江东世家可是要惨了。但这里面有个隐患,那就是江东世家群起反抗,江东将会乱成一锅粥,恐怕会被刘玉所趁。

    这样的情况,孙策、周瑜、张昭等人都知道,但是乱成一锅粥,也好过现在就等着刘玉过来打他们。

    “好,现在我江东的所有人就只有一个目的,集中全部力量抵抗刘玉!”孙策对这次会议做了一个总结。

    “是,主公!”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孙策的属下都是坚定了这个念头。

    诸葛瑾最后说道:“主公,我们是不是向曹操求来一些援助啊。”

    “曹孟德就算了,他自己都自身难保,我等就不要去为难他了。”孙策是知道曹操现在的情况,对向曹操求援是不抱任何信心的。

    孙策都这么说了,其他都不敢再提这样的事情。

    其实孙策的麾下都想着这次要是能够度过难关,一定会让刘玉知道他们江东的厉害,可惜就是不知道江东能不能撑过去。

    孙策突然间想起了程普,都不知道程普现在是死是活。

    程普跟随孙家那么多年,最后居然是为了给孙策争取时间而殿后,孙策想到这里就深深的自责。

    “都不知道要如何和德谋的家人交代啊。”孙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所有人都沉默了,程普作为孙家的一员老将,在孙策麾下与军中有着巨大的威望,如今都成这个模样了,要如何交代真的是一个问题。

    孙策心情低落,最后挥手让所有的属下都散去,他自己要一个人静静。

    而被孙策挂念着的程普,如今正在被收押在囚车之中,被吕布带领的一支数百人组成的精锐部队押送在去往襄阳的路上。

    程普靠在囚车之中,他知道自己家接下来要面对些什么。诸葛亮对程普不错,有吃有喝的,还派人给程普治疗,确保程普的老命不至于一下子就玩完。而诸葛亮这么对程普,无非就是刘玉下达了命令,要诸葛亮保证程普的性命,他刘玉要亲自见见这个孙家的老臣。

    程普和刘玉算是老相识了,早在黄巾之乱的时候,程普就跟着孙坚和刘玉并肩作战过。在当时的程普眼中,刘玉只是一个被灵帝放弃的皇子,但这个皇子却能够如同他们一样为了大汉浴血奋战,这是程普十分佩服的。千金之子,居然能够以身犯险,程普作为武将,自然是佩服不已。不像一些皇族子弟和汉室宗亲,每日除了吃喝玩乐就没有其他的了。然而后来的事情却让程普震惊了,刘玉居然一步步发展壮大,到了最后居然登基称帝,成为世上最强大的势力,让世人都认为刘玉能够带领汉室复兴。

    程普也好多年没有与刘玉相见了,自从孙坚从洛阳离开之后,程普就没有见过刘玉了。程普很想看看刘玉变成什么样子了,他对刘玉的印象还是保留在当初刘玉还是并州牧的时候,这也是为何程普能够接受诸葛亮的好意,而不去寻死的。

    看守的士兵对程普没有为难,只要程普不逃走,其他的要求都是会尽力满足。程普没有受多大的罪过,反而气色好了许多。

    吕布威风凛凛的走在了最前面,现在战事刚刚结束不久,谁也不知道这路上有没有逃兵为祸。吕布是浑然不惧,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是杂鱼,他随手就可以灭了。这次让吕布押送程普,看起来大材小用,其实刘玉是有另外的任务要交给吕布,顺便让吕布一同回来的。

    从乌林港到襄阳,走陆路的要花费两天的时间。走水路的话,就只需一天。但是水路比陆路危险,为了安全起见,吕布还是采用最安全的办法。

    用了两天之后,吕布终于到达了襄阳城。

    而襄阳如同以往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只不过百姓的神色都不一样了,他们似乎看起来十分骄傲的样子。

    荆州被江东给欺负得够呛了,每一次和江东打,荆州总是失败的多,这次能够让荆州的苦主败逃,而且还是让江东损失惨重,荆州的百姓都感觉好像报了大仇一般,所以他们的脸色很不错,仿佛自己亲自去打了胜仗一般。

    程普见过不少的世面,知道这些百姓脸上的神色是因为什么原因。以前在江东的时候,每一次打胜仗回来,江东的百姓也是这样的神色,如今自己被关押在囚车之中,看着敌对势力的百姓露出这样的神色,程普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好了。

    看到有囚车经过,路边的百姓顿时指指点点,是个人都知道囚车之中就是江东的大人物,这次要送到陛下面前去处置的。如果不是有数百精锐士兵,还有吕布那把大大的方天画戟作为威压,恐怕百姓们都要捡起地上的石头菜叶之类的好好让程普感受一下荆州这些年压抑的怒火了。

    程普心里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百姓们居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能完整坐在囚车之中实在是无法相信。

    走了一段时间,程普终于被带到了刘玉所在的行宫,这里本来就是刘表之前的刺史府。

    程普看到这么豪华的行宫,心中大骂道:“果然是昏君,这么快就修建了这么豪华的行宫,这可是民脂民膏啊。”

    程普是第一次来这里,当然不知道这是刘玉直接霸占了刘表的府邸,不过这也所谓了,刘玉即便是知道了也是无所谓的。

    吕布到了行宫之后,径直下马走了进去。行宫的侍卫没有一个敢阻拦的,他们都认识吕布,吕布可是刘玉的妹夫,自然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行宫之中。

    程普现在没有什么心情了,他现在都在幻想着刘玉究竟要做些什么事情。程普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份,对于江东来说,他只是一个老将,没有了他,江东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刘玉想要拿他来威胁孙策也是不可能。程普看着孙策长大的,知道孙策的性格是怎么一回事,刘玉要想拿程普来要挟孙策是痴心妄想。

    除了这些之外,程普就想不通刘玉究竟要做些什么事情了。

    等待是人生之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对现在关押在囚车之中的程普来说更是万分艰难。

    好在现在是冬天,太阳不是那么猛,晒在身上,程普都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左等右等,程普都没有看到有人过来,索性程普也不在等了,自己现在有了睡意,还不如好好的休息一番,也好有精神面对刘玉。

    程普闭上了眼睛,美美的睡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刘玉就从行宫之中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吕布等人。

    刘玉看到程普居然有心情睡觉,简直就是乐坏了。

    吕布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大怒,想要去叫醒程普,却被刘玉给拦住了。刘玉还吩咐其他人都不能叫醒程普,他要亲自去看看程普究竟有多大的神经才会这样的。

    刘玉慢慢地走了过来,囚车附近所有的士兵都给刘玉跪下了,他们也谨记刘玉的命令,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刘玉看着睡着的程普,脑海里出现了当初程普跟随孙坚的时候,那个时候程普还是很年轻的,没有想到现在程普的白头发都布满了整个头颅。

    “岁月催人老啊。”一转眼就过去了那么多年,刘玉也是很感慨的。

    刘玉的这身感慨让程普受惊而起,作为武将,程普对身边的动静还是很敏锐的。

    一醒来,程普就看到了一张看起来十分熟悉的脸。

    程普好多年没有见过刘玉了,一时半会还没有想起眼前的这人是谁。

    “德谋,多年不见,你可好啊。没有想到当初一别就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刘玉笑道。

    程普终于反应过来了,刘玉现在穿的衣服是天子的便服,那么就是说程普眼前的这人就是刘玉,惊叫道:“你就是刘玉刘伯玄。”

    “大胆!居然敢直呼陛下名讳!”吕布大怒,这个程普实在太无礼了。

    刘玉则是摆手说道:“无妨,德谋与朕也是旧相识。即便是直呼朕的名字,也是可以的。

    “刘玉,你让人押送老夫过来这里,不会就是想说这些废话吧。现在落在你的手里,要杀你就杀吧。我程普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程普强硬地说道。

    “嗯,还是跟以前的老样子的。你一点都没有变啊。真好!”刘玉却是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程普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刘玉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刘玉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对吕布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就走进了行宫之中。

    吕布慢慢地靠近了程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