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二十八章 连环竣工 返回襄阳

第九百二十八章 连环竣工 返回襄阳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天气逐渐地寒冷起来,无论是益州的刘璋、豫州的曹操、公安的刘备以及荆州的百姓,他们都知道刘玉对江东的进攻即将开始了。

    江东这边开始按照他们的计划开始行事,孙权加大了严伟的接触,向其表示要找准了机会投向刘玉那边。浑然不知的严伟心花怒放地把忙着充当孙权和刘军两者之间的对接人,试图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为的就是自己日后的飞黄腾达。

    诸葛亮在收到李贵移交过来的情报之后,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心想:终于按耐不住了吧,看来是时候活动一下了。

    得知情况的诸葛亮秘密地给所有的部队下达了全部待命的命令。

    刘玉一直赖在乌林港不走,陈宫等人每日都是度日如年,万分担心要是发生战事,混乱之下,刘玉带着士兵再一次出战,这就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

    “真不应该让陛下出来,好了,现在每日都要担忧着这样的破事了。”陈宫、沮授等人都在埋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地劝住刘玉了。

    虽然陈宫他们是这么想的,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他们还是决定以最大的努力不让刘玉去冒险来得实在一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乌林港所有的连环战船已经到了最后的完成阶段了。

    负责此事的庞统立刻向刘玉汇报了。

    “连环战船快完成了?”刘玉惊喜的说道。

    庞统激动地说道:“陛下,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连环战船就剩下最后的拼接了。如今将士们正在努力的拼接起来。”

    “好啊,攻破江东指日可待也!”刘玉高兴地说道:“走,咱们现在就去看看这连环战船的宏伟之处。”

    说完,刘玉就径直走出了门外,向着连环战船的所在位置过去。

    如今的连环战船已经全部完工,士兵们正在不断地将各艘船只连接在一起,他们看到刘玉过来,急忙给刘玉行礼。

    “都去忙吧,不要在意朕。”刘玉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影响到将士们的工作效率。

    背后的田丰有点腹诽,陛下你在这里影响是肯定的,最好就是现在回去襄阳,可是田丰这句话一直都想说出口而不成。原因无他,单单将士们火热的眼神,田丰就只能把这句话咽回去了。要是这个时候说出让刘玉回去的话,恐怕会遭到全军上下的敌视,成为将士们心中的奸臣,一世英名就可能毁之一旦。

    而不但是田丰这么想,陈宫、沮授都是这么想的。

    刘玉视察了新建好的连环战船,战船之间用木板、铁锁项链,如同平地一般,不但人可以在上面行走而感觉不到颠簸,甚至还可以跑马。刘玉还专门让典韦骑着一匹战马试一下,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典韦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含糊,马上就现场示范了一下如何在甲板上跑马的实验了。

    结果不出刘玉所料,战马在战船上飞奔而没有任何的阻碍。

    “真是壮观啊。”刘玉赞叹道。

    庞统邀功地说道:“陛下,这连环战船除了可以克服中原之兵不熟水性的劣势之外,还可以巨大的形体冲向江东的水军战船,臣敢保证只要江东的水军要来,他们看到这么庞大的战船都会吓出一身冷汗。”

    当世能够拿出这么庞大的水军战船,也只有刘玉有这样的财力与物力。

    陈宫、沮授、田丰和李贵都对庞统能够想到这样的计策感到惊叹,也只有熟悉长江水战的庞统可以想出来,不由得对庞统另眼相看。

    庞统的鼻子都朝到天上去了,十分的高傲,似乎在向世人述说着自己的才学是多么的高超。

    “壮观是壮观了。可是最后还是要付之一炬。”刘玉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句。

    是的,刘玉和诸葛亮等人一开始就想要把这连环战船当成诱饵来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用连环战船攻破江东。

    “陛下,或许不用孔明的计策也可以成功的。”庞统的神情为之一黯,他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最后还是作为一个衬托,说到底他还是有点不甘心的。

    陈宫觉得这么多的战船就要烧掉,实在是浪费了,这可都是民脂民膏啊,为了攻破江东而浪费这大,似乎有点不值得啊。

    于是陈宫也是出来说道:“陛下,咱们是不是要改变一下策略。”

    刘玉却是说道:“不用了,按照既定计划去做吧。现在就等着孙策和刘备是不是真的如同咱们想的那样。”

    沮授则是说道:“主公,孙策他们必定用火攻,但是则是必须要有东风相助,如今乃是冬天了,西北风吹,臣觉得江东若是使用火攻,无法给予我军重创,臣以为现在还是三思一番。”

    “东风?东风会有的。朕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这个东风上面做文章啊。”刘玉淡定地说道。

    刘玉如此淡定,陈宫和沮授等人就无法继续说什么了。而庞统是早就将这事告知过刘玉,刘玉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怀疑这个事情的。

    刘玉再次巡视了一周连环战船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大帐之中。

    此时田丰则是劝谏道:“陛下,战事随时开启,还请陛下返回襄阳坐镇中枢。”

    陈宫和沮授马上附和道:“还请陛下返回襄阳坐镇中枢。”

    现在不抓住机会把刘玉忽悠回去,恐怕日久生变。

    刘玉想了一下,觉得陈宫他们说的有道理,自己在乌林港已经没有多少的作用,就要开口的时候,诸葛亮则是到了乌林港。

    “孔明来了?让他前来见朕!”刘玉打算见见诸葛亮再说。

    大战将启,诸葛亮这个主帅当然不能不出现在乌林港了,他毕恭毕敬地来到刘玉所在的大帐觐见刘玉。

    “臣诸葛孔明拜见陛下。”诸葛亮叩首道。

    “孔明啊,你起来吧。”刘玉伸出一只手说道。

    诸葛亮感恩戴德地说道:“谢主隆恩。”

    行完礼仪之后,诸葛亮抬起头,准备站到一边,但是他却突然发现陈宫、沮授、田丰三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似乎自己欠了他们多少钱的样子。

    陈宫他们三人能不咬牙切齿么!刚才他们都看出来刘玉就要听从他们的劝谏,准备返回襄阳,离开乌林港这个危险的地方,没有想到诸葛亮却偏偏就在刘玉即将开口的时候前来觐见,这不是给刘玉返回襄阳制造了变数了么。要不是有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潜规则,还有君前不可失仪的法度,陈宫他们都想过去好好地和诸葛亮谈谈拳脚之间的武艺了。

    诸葛亮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从现在这个情况,他就能够猜出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他们了。诸葛亮只能苦笑了,自己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啊,马上就给陈宫他们投去了抱歉的眼神。

    陈宫他们心领神会,只能接受诸葛亮的歉意。

    刘玉对着诸葛亮问道:“孔明,现在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回禀陛下,全军上下都已经秘密调动起来,各位将军都已经就位,就等待着最后的时机。”诸葛亮拱手回答道。

    刘玉问道:“有需要朕去做的事情么?”

    陈宫、沮授、田丰三人一听到这个就心中大为紧张,急忙给诸葛亮使眼色,让他千万不能乱说话,否则刘玉就会一直在乌林港这个危险的地方呆着。

    诸葛亮当然清楚这一点,马上说道:“臣已经全部安排妥当,无需陛下亲自出手。陛下可返回襄阳等候臣等的好消息。臣可保证,此战之后,江东再无力对朝廷和陛下做出任何的抵抗。”

    听到诸葛亮的这番话,陈宫等人终于松了口气,他们可真的很担心会出点什么意外的。

    “返回襄阳?”刘玉眉头直皱,自己仿佛变成一个累赘,诸葛亮他们都想着将自己送回襄阳。

    “还请陛下返回襄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田丰马上就再次出来劝谏了。

    “既然你们都是这么说,那朕就返回襄阳吧。”刘玉觉得自己在这里继续呆着也没有多少的意思了。

    “陛下英明!”陈宫等人现在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能够把这位主给弄回去,他们可是花费了大量的心思啊。现在都要只要刘玉能够返回襄阳就是一件好事。

    刘玉说到做到,马上就收拾起身返回襄阳,陈宫他们自然是跟随着刘玉回去的。

    临走的时候,刘玉拉着庞统和诸葛亮的手,慎重地说道:“此战关乎天下一统,孔明、士元,朕就把这个责任交给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臣等绝对不会让陛下失望的。”诸葛亮和庞统异口同声地说道。

    刘玉点点头,再对着典韦说道:“恶来,两位军师的安全,朕就交给你了。你可要清楚。”

    “陛下,俺绝对不会让两位军师少一根毫毛的。”典韦保证道。

    吩咐完之后,刘玉就踏上了返回襄阳的行程,坐上了帝王的专属车架。他的内心有点小失落,后世闻名的赤壁大战,他居然只能坐在襄阳旁观。

    但是做了皇帝之后,很多事情真的身不由己,刘玉只能认命了。

    行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刘玉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叫来了陈宫、沮授、田丰,疑惑地问他们:“朕从襄阳出来之后,你们三个是不是担心朕不回去襄阳啊?就赖在乌林港不走了?”

    “臣等不敢。”陈宫他们可不敢承认这个事实。

    三个老家伙嘴巴上说不敢,实际上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朕的信用就是那么差么?你们三人居然每次都想叫朕回去。记住了,下次朕要是出去,你们三人要是继续这样,干脆朕就给你们三个中常侍的位置,你们觉得如何?反正朕身边的宦官都没有你们三个人尽心尽责,朕一直都人尽其用,觉得你们三个绝对是胜任的。”刘玉越想越明白,这三个老家伙就是怀疑着自己的信用,他可不能让陈宫他们继续这样下去了。

    让陈宫三人成为中常侍,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了。中常侍是宦官的职位,要想做这个职位,就要把胯下的那玩意就处理了,陈宫他们作为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做宦官可比要了他们的老命要狠啊。

    看刘玉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陈宫他们急忙谢罪道:“臣等惶恐。”

    “哼!”刘玉冷哼一声,直接靠在马上的软垫上闭目养神,根本就不鸟这三个老家伙了。

    陈宫三人颇感无奈,但是为了刘玉,他们受再多的委屈又如何呢?对于刘玉刚才说的话,他们自然是忽略的,刘玉要是真的那么做才怪了。

    而乌林港那边,诸葛亮和庞统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

    庞统十分淡定地说道:“孔明,这东风估计就在后天到来,现在就是咱们二人表现的时候了。”

    诸葛亮点点头,他盯着标识着敌我态势的地图,最后说道:“士元,这乌林港的所有运作就都交给你了。”

    “交给在下是没有问题,可你要做什么?”庞统问道。

    诸葛亮神秘地说道:“吾自然有另外的安排了。”

    “至于吗?现在你还弄这套神神秘秘的。”庞统埋怨地说道。

    诸葛亮尴尬笑了笑,他是习惯了,所以才会这样。

    为了掩饰尴尬,诸葛亮轻轻地在庞统的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庞统听得眼珠子都瞪大了,整张脸都变得奇丑无比。

    “好你个村夫,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的布置,看来还是你技高一筹。”庞统似乎对诸葛亮有点服气了。

    诸葛亮则是说道:“咱们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到了最后的结果再说吧。咱们这次的对手之中,可是有元直啊。他的才华可不简单,吾都无法猜测到元直的想法。”

    “管他干嘛?咱们两个加起来还赢不了的话,说出去都丢人!”庞统可不是这么想的。

    为了能够更加保险,诸葛亮和庞统再次商议了起来,直到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