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当朕是傻了啊

第九百二十七章 当朕是傻了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孙权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在孙策的监控之下,严伟一离开,孙策和周瑜就来了。

    “大哥,公瑾哥,你们来了啊。”还趴在床上的孙权没有多少惊讶,他早就知道孙策和周瑜会到的。

    周瑜看到孙权这副表情就明白这小子的城府不错,成长得很快啊。

    “仲谋啊,委屈你了。你的付出,大哥心里面都是知道的。其实你根本就不用这样的。”孙策真情流露,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打成这样,他的内心是很不舒服的。

    孙权一见孙策动容的脸庞,顿时把刚才还怀疑孙策日后会如何对待自己的想法给扔掉了,甚至还在责怪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无耻地想着自己的大哥会对自己不好啊,他可是全心全意对待自己,自己是想多了。

    “大哥,这点皮肉之伤算不了什么的。咱可是江东猛虎的儿子,可不能堕了父亲的名头。”孙权十分自信地说道。

    一说到这个,孙策就一阵感动,果然孙权得到了父亲的真传,孙家的男儿怎么会怕这点疼痛。孙策十分赞赏地拍了一下孙权的肩膀。

    孙策武力惊人,即便是轻轻地拍打一下,这力气也是很大的,这下子就牵动了孙策屁股上的伤口,孙权就忍不住痛叫出来,但是刚才说的那么好听,现在叫出来的话,肯定是打自己的脸,孙权可不想丢人现眼,于是他强忍着下来了。

    看到孙权这个样子,周瑜就笑了出来。

    “仲谋,你没事吧。”孙策还没有意识到是自己把孙权给弄疼了。

    孙权摇头,他还是很坚韧的。

    周瑜插嘴说到哦:“仲谋,刚才那个严伟过来说些什么?”

    虽然严伟是到了孙权这里,但是为了表示对孙权的尊重,周瑜和孙策是没有在孙权的房间安排任何偷听的人。

    孙权没有任何的隐瞒,一五一十地将严伟刚才说的话和自己的话都说了出来。

    “这个乱臣贼子!居然挑拨离间!老子一定要将他全家都给宰了!”孙策十分愤怒,决定一定要将严伟全家都给宰了。

    周瑜十分理解孙策的愤怒,换作是谁知道有人离间自己兄弟情义,不发怒就奇怪了。

    孙权更加断定孙策是在乎兄弟情义的,自己的付出是正确的。

    发泄完之后,孙策对着周瑜问道:“公瑾,接下来怎么做?”

    周瑜沉吟了一会,然后笑道:“既然那个严伟有这样的打算,不就是咱们最需要的么?伯符,咱们要给仲谋一些帮助才行。刘军那边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周瑜慢慢地将自己的计划给说了出来,孙策和孙权听得直点头。

    “公瑾,这计划虽好,但要扩大火势,这个季节恐怕很难。”孙策担忧地说道。

    周瑜神秘地说道:“伯符莫要担心,徐庶那厮已经有办法解决了,咱们就等着就行了。”

    孙策闻言一愣,世上还有人可以有这样的本事。周瑜没有说清楚,孙策也不多问,只要能够胜利,什么计策都可以的。

    安排完毕,周瑜对着孙权说道:“仲谋,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孙权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而严伟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并马上安排心腹给和自己联络的“暗部”探子传去消息。

    “暗部”的联络方式十分隐秘,每一个探子对接的方式都是不同的,有着专门的接头暗语和符号,这样就避免了被一锅端了。

    严伟的心腹很快就和“暗部”探子联系上了,得知这样重大的消息,“暗部”探子十分隐秘和快速地来到了严伟的家中。

    “严家主,你说的是真的?”这个探子打扮成卖柴的进入到严伟的家中,要不是严伟早就见过他,可能还真的看不出来这是刘玉那边的探子。

    严伟心中不由得对刘玉那边的实力感到震惊,只是一个小小的探子就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其他人还用说么。

    “小的哪里敢说胡话,这是小的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消息。大人您要是不信,也可以出去打听一下。”严伟保证道。

    探子是不怎么相信严伟的话,“暗部”里面的训练,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能太过相信和你对接的人,特别是准备背叛或者被利益引诱的人,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信用和忠义之说,他们心中只有自己。

    可探子还是需要给严伟留点面子,让其好好为刘玉卖命的,说道:“事关重大,在下不敢妄动。在下会将此事告知上峰,接下来还是请严家主多多努力。”

    “应该的!”严伟点头哈腰地说道:“小的早就想为陛下效力,若是抛弃这条老命能够让陛下知道小的贱名,小的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了。”

    探子一阵恶心,怎么这些背主求荣的人都是同样的嘴脸啊。当今陛下会不会记得你,咱不知道。可咱知道要是你走了一步,先不说孙策不会饶了你,陛下肯定会宰了你的。

    “严家主放心,陛下向来求贤若渴,对有功之人都是十分重视的。在下也会将你的表现一一上报上去,这一点你放心,朝廷对军功上报十分严格,不会少了你那份功劳的,到时候严家主得到陛下的赏识,可要记得在下啊。”探子不断地给严伟灌迷魂汤。

    严伟谦虚地说道:“在下怎么敢忘记大人的提携之功,若是没有大人前来,小的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报效朝廷和陛下呢。”

    两人相互虚伪的奉承了一番之后,探子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再待下去的话恐怕会受到江东这边的怀疑。做情报出身的,绝对不会把自己身处危险之中,探子可不相信江东这边没有差不多的探子,很有可能会有人在监视着他也不一定的。

    严伟看着探子离开,对于探子说的话十分相信。神武皇帝对有功劳的而且十分忠心的臣子是十分不错的,还真的没有听说神武皇帝会把向自己投诚的人给怎么的了。严伟更加断定自己日后肯定能够飞黄腾达的,到时候就可以成为一方霸主,成为土皇帝的存在了。

    美好的未来,还是建立在今天的努力之上的,严伟开始等待着探子接下来的安排了。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万全之道,严伟乃是多少还是有点智商。

    探子将自己得到的情报以“暗部”特有的渠道上报了上去。

    刘玉在江东布置了大量的探子,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多少的成绩。探子们接触到的世家不在少数,很多都收到了世家们的优待,甚至奉为上宾,但是这些世家都是老谋深算的,表示效忠是可以的,漂亮话说得也很多,可实际的行动却没有多少。他们都是打着等事态得到最后的确认之后才做带路党的打算,这样会安全得多。

    没有成绩就是意味着失职,负责江东这一块的分舵首领是每日度日如年,“暗部”的老大李贵可是每天都要他给出汇报的。每一次都没有好消息,李贵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的。李贵的背后是陛下,探子们没有成绩,意味着李贵没有成绩,这样会导致陛下十分不高兴的,陛下一不高兴就会拿李贵发火,李贵就会为难分舵首领。

    上面有怒火和压力到分舵首领身上,分舵首领又不能把这些怒火发泄到探子们身上去啊。分舵首领知道探子们每天都是拿着脑袋在办事,承受的压力很大,自己这边要是再给他们一些压力,万一产生了一些不想看到的结果,导致全军覆没,分舵首领拿自己的性命去偿还也不行。所以一直以来,分舵首领都是自己承受着李贵那边的压力,对探子们只是不断地鼓励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拿出成绩,给自己长点脸。

    和严伟联系的探子把情报传到他这里的时候,分舵首领心花怒放啊,多少时间了,这终于有了成绩了,还是一个巨大的成绩,先不管这个情报是不是真的,但好歹可以给李贵一个交代啊。但这个分舵首领可没有全然把这个情报当真,他还是派出心腹去调查了一番。得到的结果让分舵首领十分欣喜,孙权被孙策打了的事情几乎在柴桑都传遍,就是说这个情报有着很大的可靠性。

    时间意味着战机,这是神武皇帝亲自教导的。分舵首领确认之后,立刻亲自将这个情报送到了李贵的手上。

    李贵本来还在想着分布在江东的探子已经好久没有情报传回来,盘算着是不是要加多一些人手进去。但分舵首领及时地将手中的情报递到了李贵的面前。

    李贵看到这样的情报,第一个感觉就是不相信。但是分舵首领把自己调查得来的其他情报都说了出来,李贵就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李贵决定让分舵首领继续加强与严伟的联系,一定要将孙权的事情弄个清楚。这个要是真的,那么江东想要拿下就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了。“暗部”如果建功,李贵以后就是刘玉面前最大的红人了。什么典韦、吕布、诸葛亮、司马懿都要靠边站了。

    分舵首领立刻按照李贵的吩咐去做,看李贵的样子就知道对这次的情报十分上心,自己要是干好了,说不定就可以到总舵去工作了。

    李贵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将这个情报上报给刘玉,于是他带着这份情报来到了刘玉的面前。

    刘玉此刻还是赖在乌林港没有离开,无论陈宫等人如何劝说,刘玉就是不能回去襄阳。他的理由很简单,将士们都那么辛苦地为朕效命,刘玉难得来一次,自然是需要和将士们多呆一段时间的,这样才能显出刘玉的爱兵如子,将士们才能更加努力的为朝廷效死命。而事实上,在刘玉到来之后,乌林港无论在修建连环战船、防守、训练力度都让典韦和庞统感觉提高了不少,将士们士气十分高涨。

    这样的事实摆在这里,陈宫他们真的找不到理由去强行将刘玉带回去了。他们早就知道刘玉不要脸,没有想到这么不要脸。

    陈宫等人心中腹诽道:说好的很快就回去,到了现在还在乌林港,陛下您的金口玉言在哪里啊,日后臣等如何能够相信陛下您啊。

    刘玉赖在乌林港不走,自然有着他的打算了,赤壁之战响彻后世,他可不想错过啊。

    当李贵将孙权想要叛变孙策的情报说给刘玉听的时候,刘玉当场就懵逼了。

    “孙权?孙策的弟弟?不是那个什么黄盖?”刘玉可是记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典故,但出现孙权叛变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啊。

    “回陛下,臣这边得到就是孙权的情报。”李贵对刘玉刚才的话心中震惊,陛下搜集情报都是“暗部”得来的,现在陛下却说出了不一样的话,难道陛下暗地里弄了另一个情报组织?难道陛下对自己不是很相信,怀疑自己的忠心?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但李贵却不敢说出来。

    刘玉可不知道李贵却往这边想了,他让李贵把记载情报的书简拿给他过目。

    李贵恭敬地把这份情报递给了刘玉,心中还是对刘玉可能还有另外的情报组织耿耿于怀。

    刘玉看完之后,他就笑了,说道:“呵呵,这定是周瑜和孙策的计策。好大的一场戏啊,为的就是欺骗朕,还真的以为朕是傻瓜啊。”

    李贵说道:“陛下,臣也是怀疑此事的真伪,已经派出人手去调查了。现在陛下已经知道是假的,臣马上就去安排。”

    “不,不用,让孙权他们去做,你把这个情报送到孔明那里去,他知道该怎么做的。”刘玉却是阻止了李贵的下一步动作。

    李贵没有怀疑刘玉的安排,恭敬地行礼,然后亲自出发,准备把这份情报送给诸葛亮。

    刘玉一想到居然是孙权前来用计,孙策可真敢用人啊,要不是朕知道这里面早就有的勾当,恐怕还会当真,看来江东那边不是那么容易就屈服的,朕还是需要多费点心思的。

    “想要骗朕,当朕傻了啊。孙策、周瑜,你们还嫩了一点。”刘玉嘲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