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三国之弃子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亮主先生 失敬失敬

第六百三十二章 亮主先生 失敬失敬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要说刘玄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打死沮授都是不相信的。

    天家子弟就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

    刘玄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从他一直以来的低调就可以看出刘玄的内心是多么的强大,只是这份强大在刘玉强势的光环下,不得不隐藏起来而已。

    刘玄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一路走来是多么的不容易。身为长子的他,更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可惜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表现,而且刘玉也不需要刘玄做些什么。

    刘玉的想法很简单,刘玄现在还小,还不需要做些什么。

    今天沮授说了一大堆贴心话,刘玄的内心要说没有意动那是假的,他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保住自己太子的位置。如今沮授更是给他另一条好的道路。

    回到自己的寝宫,刘玄坐下来思考了一番后,心想:“组建自己的幕僚?这人才又不是随处可见,哪里会有那么容易就可以遇到啊。老师实在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了。”

    “现在真正对我忠心也就只有典满了,除了他,心腹也没有其他心腹了。我要不要在朝廷中的年轻人之中找一些过来看看。可是一般优秀的人才都被父皇给拉到军机处或者成为父皇的心腹了。这些人都是忠于父皇的,并不是忠于我这个太子,我需要的只对我效忠的部下。或许朝廷中的年轻人可以成为我的臂助。他们应该会服从我的命令,这样也不会引起父皇的反感。”刘玄心中不断权衡着利弊。

    刘玄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自己先从朝廷中的年轻人入手,慢慢地组建自己的班底。

    “还是先出去走走吧,呆在皇宫里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的。”刘玄觉得自己还是出去走走透透气,反正现在有多余的时间,他也能放松一下身心。

    刘玉对子女的行动管得不是很严格,像刘玄这个储君,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反正不要出了洛阳就可以了。

    刘玄这次决定便装出行,也不带上典满,自己一个人在皇宫之外逛逛,反正“暗部”探子遍布整个洛阳,特别是经历过上次暗杀之后,“暗部”更是把整个洛阳都搜查好几遍,保证以后不会出现上次刺杀的事件,这可是李贵用自己的脑袋来保证,他可是对“暗部”下了死命令,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暗部”也不用存在了,个个都自尽向陛下效忠了。

    刘玄穿着寻常富家子弟的服饰走在街道上,由于长得俊俏,收到了不少秋天的菠菜。汉代的风气比较开放,一些勇敢的女子还会主动追求男子。这不,刘玄就遇到了几个询问他名字和住在哪里的女子,她们可是看上了刘玄。好在刘玄对此已经见惯了,微微一笑,几番推脱后就成功甩脱了她们。

    逛了一圈后,刘玄内心的沉闷少了很多。作为太子的压力是很大的,特别是刘玉的太子,压力山大。

    正在逛街的时候,刘玄突然发现一个二楼上的一个盆栽正在摇摇欲坠,而正下方还有一个读书人的在那里买东西。这个时候不知哪里来的一场大风,把盆栽吹了一下,整个盆栽往下掉了下来。

    而这个读书人就是暂居洛阳,今天出来买东西的诸葛亮。

    “快闪开!”刘玄脚步生风,一个大的飞跃来到诸葛亮身边,一把拉住诸葛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拉,直接把诸葛亮拉到了地上!

    四周百姓都被刘玄的突然动作给惊吓到了,这人是发疯是吧。倒在地上诸葛亮感觉自己的手都被拉断了,痛呼了一声。

    “砰!”整个盆栽砸下来都碎了,而刚好就是诸葛亮站着的那个位置。

    原本还在奇怪的百姓现在终于明白刘玄刚才为什么会这样了,原来他是看到了盆栽要掉下来,特意前来救人的。

    “还好有这位公子,要不然就危险了。”

    “是啊,这位公子好快的速度,就像一阵风一样,瞬间就到了。”

    “还别说,这公子长得真俊俏,不知道以否婚配?”

    刘玄没有在意四周百姓的议论,他转身扶起了诸葛亮,然后对着诸葛亮问道:“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多谢兄台相救,在下感激不尽。只是你刚才用力过猛,在下的手剧痛无比,仿佛断了一样。”诸葛亮看到碎成碎片的盆栽,心中暗自庆幸,要不是眼前的公子相救,或许自己今日就死了。

    诸葛亮内心感觉今天的运气好像不怎么样,怪不得今天的眼皮一直都在跳,原来是有这个劫难啊。

    刘玄刚才太过着急,根本就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气,用力过猛,把别人都弄伤了。刘玄急忙帮他检查一下,还好只是脱臼了。

    “是脱臼了,你忍一下,在下帮你装回去!”刘玄说道。

    诸葛亮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忍一下。脱臼了如果不立刻装回去,接下来就麻烦了。

    “其实你放心,这脱臼的事情,我已经就帮别人做过,不会那么痛的。就算是痛,也是一下子的事情。”刘玄微笑地说着,趁着对方没有那么注意,猛地将脱臼的手臂装了回去,一下子就成功了。

    “多谢公子了!”诸葛亮知道刘玄刚才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免得他太过痛苦,虽然刚才很疼,只是现在却好很多了,痛苦都没有了。

    “举手之劳而已。只不过这手臂是装回去了,还是需要让郎中开点药吃下,要不然会发烧的。”刘玄没有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的。

    “多谢公子,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诸葛亮问道。

    “在下雁门刘羲之。兄台如何称呼?”刘玄说道。刘玄是在雁门出生的,所以他微服在外的时候都会说自己是雁门人。

    “在下孔二字亮主!”诸葛亮也报出了自己的化名。

    刘玄有点奇怪,此人面容不凡,怎么会取这种名字,难道是父母都是大字不识的白丁?

    “原来是亮主先生!失敬失敬!”刘玄恭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