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三国之弃子 > 第一千二十二章 被刘玉弄糊涂的赵、樊

第一千二十二章 被刘玉弄糊涂的赵、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过了一段时间后,太子宫内的混乱就结束了。

    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赵王再一次败在了太子殿下的魔掌之下。

    论其武艺,刘华根本就不是刘玄的对手。要是论其力量的话,比刘华还要大几岁的刘玄却占不到一点的便宜。可刘玄毕竟打斗经验丰富,对刘华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刘华最后捂着自己的屁股,被典满扶着出去的。不让典满扶着也不行了,刘玄专门往刘华的屁股上招呼。两兄弟虽然胡闹,可是彼此之间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不能打要害和脸。打到了要害,那可是十分严重的问题了。不能打脸,除了打人不打脸这个金科玉律之外,那就是打了脸,刘玉就一定知道,事后必定会追究的。到时候两兄弟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王爷,您根本就打不过太子殿下的,何必呢?何苦呢?”典满扶着刘华,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刘华扶着屁股,恨恨地说道“不行,今日之仇,日后再报。本王就不相信自己永远都打不过他!不就是欺负本王年纪小么?等本王身子长大了,学得高超的武艺,一定要里面的那位叫我一声师叔!”

    残酷的殴打还是没有改变刘华的决心啊。

    看着刘华倔强的样子,典满知道自己是白费口舌了,这两兄弟之间的破事,他这个做臣子的,还是不要去干涉好了。

    刘华是被扶着回去了,刘玄那里也不好过啊。

    刘玄揉着自己的手臂和大腿,这两处地方,可都受到了刘华的打击。

    “这小子力量上涨好快啊。要不是他没有经验,估计我就要吃亏了。都是同样的父母生的,为何他就那么大的力气。”刘玄对于刘华的身体素质是十分的羡慕。

    两兄弟是胡闹了一番,最后都拍拍屁股走了。剩下的收拾局面,就由宦官和宫女去做了。宦官和宫女都是苦命人啊。

    当然了,刘玄和刘华之间的混账事,作为皇宫主人的刘玉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刘玉就当成是两个儿子之间交流感情的方式,没有去干涉和责备。

    都不知道刘玉这个做父亲的是怎么想的,他也不怕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养偏了。事实上,已经有一个儿子是养偏了。

    言归正传!

    两天后,赵云和樊娟就被典韦带到了洛阳,进入了皇宫之中。

    在两天之内,赵云和樊娟有了充足的时间去相互交流,彼此之间的感情是不断的升温。

    这是负责带赵云和樊娟来到皇宫的典韦自己想的。

    当然实际上并不是完全和典韦想的不同。赵云和樊娟在这两三天还真的相互了解了不少。

    由于两人在车上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会有一些关于他们两人之外的谈话。

    樊娟知道了一些赵云这些年来去过的地方和经历过的一些事情。慢慢的樊娟反倒不怎么恨赵云。

    男子汉大丈夫,当以家国天下为重。赵云乃是英雄,一直以来都是为国为民,乱世有平定的征兆,赵云功不可没。

    樊娟心仪赵云,自然希望赵云可以受到万人的敬仰。可这种敬仰,不是躺在家里头就能够得到的。所以说,樊娟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既怨恨赵云对她的情义不闻不问,又很喜欢赵云豪气冲天的举动。

    女人果然是一种十分矛盾的存在。

    赵云从樊娟的只言片语之中得知了樊娟这些年的经历。为了要找他,樊娟一个弱女子,居然练起了武艺,目的就是能够自保。赵云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感动归感动,赵云没有心动。

    同时赵云还知道了樊娟一路走来,惩治了不少贪图美色的淫贼。在这一点上,赵云和樊娟有共同语言的。赵云这辈子就恨的就是淫邪之徒,当初就是从淫邪歹人手中将樊娟给救了。

    所以两人到了刘玉面前的时候,彼此之间就没有了那么多的误会。

    刘玉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就传令典韦将赵云和樊娟带到了自己的御书房。

    “陛下,俺将子龙和樊娟给带回来了。”典韦这大嗓门诚心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赵云的趣事。

    刘玉坐在了书桌上,一脸微笑地看着赵云和樊娟。

    “末将(民女)拜见陛下。”赵云和樊娟对着刘玉跪拜道。

    刘玉爽朗地说道“都起来吧!”

    “谢陛下!”赵云和樊娟站了起来。

    赵云直面刘玉,而樊娟则是低着头,站着的位置还比赵云后了一步,把赵云的身位给让了出来。

    “这小姑娘知书达理啊。”这么懂事的丫头,刘玉是十分欣赏的。

    刘玉用一种莫名的坏笑表情看着赵云,让赵云有点脸红。

    赵云不用猜都知道刘玉是什么意思,敢情就是他以前的事情都被陛下给知道了。

    “恶来,你先出去吧。”刘玉先把准备在一旁看戏的典韦给赶了出去。

    典韦有点不情愿,他是准备好好看看赵云和樊娟接下来会怎么样的,好在以后可以在吕布和马超等人面前吹嘘一番。万万没想到,刘玉却将他支出去,典韦就不得不按照刘玉的命令去做了。

    典韦一脸不甘心地离开了,现在就刘玉面对赵云和樊娟这对男女了。

    “你们知道朕千里迢迢将你们都叫过来,是为了什么?”刘玉问道。

    “末将(民女)不知!”赵云和樊娟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啊,两人都已经形成默契了。这可是好征兆。

    刘玉板着脸,说道“好一个不知道!你们居然给朕装傻!兖州可是对阵豫州的重要基地。朕一直都对子龙你十分信任,才将整个兖州都交给你。目的就是看中子龙你为人正直不阿的人品,兖州是不会出现什么乱子的。可好端端的一个兖州,在这段时间突然间变得人心浮动,谣言四起。兖州刹那间变得不安稳。豫州的曹操也开始对兖州蠢蠢欲动,朕差点就怀疑是不是兖州出现了什么乱子。要不是恶来汇报,朕还不知道兖州不稳的原因就是出在你们二人身上。你们到这个时候,在朕的面前,还给朕说不知道?!你们两个说说,万一情况继续发展下去,这兖州被曹操所趁,这乱世还要持续多久!”

    这完全就是刘玉强行胡扯了,兖州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刘玉说的那么严重。曹操现在唯有自保一条路了,吃饱了撑着才会去打兖州。

    完全就是刘玉的套路。

    赵云这些天都躲在州牧府内,不知外面的情况,当然是把刘玉的话给当真了,因为在赵云的心中,天子金口玉言,是不会说假话的。于是赵云直接跪下,谢罪道“末将死罪!此事全因末将而起,与他人无关,还请陛下治罪!”

    刘玉听出来了,赵云只是想要独自承担责任,顺便保护一下樊娟。

    而樊娟也听出来赵云的意思了,现在的她真的很感动了。

    “原来子龙心中是有我的,他在保护我!”樊娟都快变花痴了。

    刘玉装作愤怒的样子,喝道“你倒是豪气冲天,一个人都把事情都给承担下来。你以为朕是那种不明是非的昏君?”

    这句话把赵云说得无言以对。刘玉绝对是知道事情真相的,要是怪罪下来,樊娟就惨了。

    “陛下,无论如何都是末将引起的,一切的罪责就由末将承担。”赵云说道。

    赵云对樊娟心生愧疚,现在可不想樊娟被刘玉处罚。如果刘玉金口一开,定下了樊娟的罪行,那么赵云做什么都没有用了。为今之计,就先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让樊娟安全才行了。

    只可惜,刘玉本来就是想要刁难赵云和樊娟,怎么可能会让赵云如愿。

    刘玉没有回应赵云,对着樊娟冷冷地说道“樊娟,你可知罪!”

    樊娟被刘玉那么冷酷的样子给吓了一大跳,加上天子之威的加成,樊娟也是跪在了地上,诚恳地说道“民女知罪!”

    赵云心想完了,完了。

    刘玉轻轻点头,说道“还算是敢作敢当。樊娟,你身为一女子,居然为了自己的私事,公然在兖州州牧府外惹起事端,让兖州无知的百姓议论纷纷,谣言四起。你却偏偏仗着朕与朝廷的仁德,不会对百姓贸然出手,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州牧府外惹起事端。险些被有心人给利用了,要不是朕及时发现,兖州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你知罪否!”

    “民女知罪!请陛下责罚!”樊娟低着头,一副完全任命的样子。

    一旁的赵云马上说道“陛下,兖州出现动乱。全因末将缘故,是末将没有尽责。”

    “子龙。”樊娟含情脉脉地看着赵云,她已经被赵云给感动坏了。

    刘玉心中暗笑这两人看来已经消除了误会,接下来就好好的表演一下了。

    “你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刘玉没有理会赵云,对着樊娟说道“樊娟,你所犯之事,朕自然会有所处罚,你可认下了?”

    “民女认罪。”樊娟俯首。

    刘玉转头看向了赵云,瞪着眼睛说道“现在就轮到子龙你了。赵子龙,你让朕好生失望!朕当初看你乃是一个正人君子,你也不负朕的期望,给朕大大的长脸。可是你暗地里却做了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大丈夫敢作敢当,你占了人家的便宜,就要负责。你这厮居然半夜就逃跑。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这也就是罢了,朕就当你当初不够成熟。可现在呢,你是做了混账的事情。你想想看,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樊娟没有嫁人,没有改变对你的初心。一个弱女子修炼武艺,历经千山万水来到兖州,一路上是吃了多少的苦头啊。就是为了和你相聚。而你呢?堂堂大汉兖州牧,威震一方的大将,你就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让樊娟在州牧府外受世人白眼,风吹日晒。你的心就难道就不痛么?你太让朕失望了。”

    赵云被刘玉说得脸都红了,在这方面,赵云做的的确不够厚道。

    “如此薄情寡义,把朕的脸都给丢尽了!你知道现在世人怎么说的么?朕的兖州牧是一个伪君子,朕识人不明!”刘玉再次加重了语气。

    “末将让陛下失望了!末将该死!”赵云羞愧万分。

    “你知道就好!”刘玉愤愤地说道“那么朕就要对你们进行处罚了。”

    赵云和樊娟都低着头,两人都知道自己待会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樊娟有点愧疚,赵云好端端的一个手握大权的大将,却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身败名裂,还要被陛下处罚。若是知道如此,樊娟当初就不来找赵云了。

    樊娟眼眶留着泪,默默地看着赵云。赵云心有灵犀地看向了樊娟,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仿佛跳了那么一下。

    刘玉严肃地说道“你们二人之间的混账事,闹得整个兖州谣言四起。现在朕决定!罚你们二人择一黄道吉日,立刻成婚!”

    “什么?”赵云和樊娟都被刘玉这句话给吸引了。

    刘玉眯着眼睛说道“怎么?朕的旨意还没有听清楚么?”

    赵云和樊娟的脑子一时间都转不过弯来,这哪跟哪啊,刚才不是说要惩罚么?话题怎么就变成要他们成婚了。

    “只有你们两人成婚才可以把所有的谣言都给击破了。朕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办法了。你们是有意见?”刘玉冷冷的样子,似乎要吃人。

    赵云想要开口辩解,可刘玉却没有给他机会,用最快速的语气说道“你们不说话,朕就当你们默认了!接下来,你们的婚事,朕自有安排。下去吧,朕看着你们就心烦!”

    赵云和樊娟被刘玉这种雷霆万钧的速度给弄得两个人都是哑口无言,陛下这是干嘛?

    两人被宦官给请了出去,出了御书房,赵云和樊娟才反应过来。

    “原来陛下是想要成全于我。”樊娟终于明白刘玉的用意了,对刘玉十分的感激。

    而赵云则是想道“陛下啊,你这招声东击西可是厉害得很啊。末将就这样中了你的圈套了。”

    刘玉则是在御书房内自己乐呵着。

    “呵呵,被朕算计了吧。真心舒坦啊!朕的忽悠神功可是无往而不利啊。”刘玉坏坏地自言自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