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吾仙吾路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教训

第二百八十六章 教训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杨玲兰自认只是一个小女子,别人都欺负到她头上来了,她没道理让别人轻松好过。所以,当白岩再次带着他的十名小跟班出现在杨玲兰面前时。杨玲兰冷冷的目光,盯得他满头冒汗,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杨玲兰。

    “真人,这里的事情,我们处理得差不多了,这次,我是带着门中出来历练的弟子来跟真人道别的。随便问问真人可有什么话要让白岩带回宗门的。”白岩被杨玲兰的目光盯得很不自在,但话还是要说的。

    “你们出来历练,可都有些什么收获?”杨玲兰背着手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向白岩。

    白岩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行了一礼说道:“晚辈们各自收获不同,对魔族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以后,碰到类似的事情,都会更加警醒。”白岩恭敬地回答道。

    “你们来此历练,我一直都在半关,如果不招待一下你们,日后我回宗门,锋长老问起,我也没法交待,不如,我就给你们一些经验吧!”杨玲兰说完话,也没给几人反应的时间,随便从自己刚坐过的椅子上抽下最长的一根椅子腿,那椅子顿时散了架子。

    杨玲兰一个箭步来到白岩身前,手上的椅子腿向着白岩的腿就打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顿时,白岩被打断了右腿。杨玲兰一个转身,手里的椅子腿又挥向了白岩的左腿,只听接着咔嚓一声,白岩的双腿以一个扭曲的姿态,撇向了两边,白岩惨叫两声,身体向后倒去。

    对于这一变故,白岩身后的十位精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一个个面白如纸,浑身哆嗦,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傻呆呆地看着杨玲兰痛殴不停在地上打滚的白岩。

    杨玲兰打的很有技巧,专门冲着各个穴位和关节部位抽打,把内里的筋脉抽打得错了位,看上去却像是打肿了一般,只有些淤青。但是受打的人却是痛到了骨头里,杨玲兰前两下便断了他元婴和丹田的联系,让他空有一身修为,却调动不了半分灵力。看在那几个精英弟子的眼里,就是白岩害怕杨玲兰这位前辈高人,不敢调用灵力护体,只能咬牙受下这顿皮外伤。只有杨玲兰心里清楚,今天她这顿抽打,如果不是专门研究医之一道,是看不出端倪的,也就是说,只要她杨玲兰乐意,白岩这辈子都只能是空有一身修为,半分灵力也调用不出。算是作废了一半。能修练,却不能提升修为。这算是他狐假虎威付出的代价。也算是对他想谋算杨玲兰等人的报复。等打够了,杨玲兰把断成几节的椅子腿往地上一扔,说道:“滚吧!”

    两个字就让在场的十个精英弟子,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他们此时才明白自己与眼前这位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十几个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从杨玲兰的院子里走了出去。杨玲兰一挥手,呯地一声,把大门直接关闭。墨宣拍拍手,笑着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好大的威风,不愧是合体期的大修士,你就不怕你们宗门里的那些个老头子来找你的麻烦。”

    “我只是告诉那几个小子,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个道理。也算是他们这次历练的收获了。”杨玲兰不怎么在意地说道。

    “再怎么说,你废掉了那个分神期的小子,这下你对宗门可不好交待。”墨宣仍然笑着。

    “在他对我和师兄,以及我的徒弟动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的。不提那些扫兴的人,墨前辈,前来接替我的人,明天就会到达。明天我们交接后,就直接出发,这样安排,您可满意。”杨玲兰不想提那些糟心的事,所以很快转变话题。

    “很好,那你尽快和你的师兄小徒弟们讲一声。”墨宣满意地点点头。

    杨玲兰和墨宣一同出了院子,杨玲兰去和师兄们说离开的事情。墨宣则是去准备自己的需要带走的事物。

    明白听了杨玲兰的作为后,无奈地摇摇头,“你啊,就不能忍忍,这下那白岩回去和峰长老几人一说,师伯那里的压力可就更大了。唉,算了,师伯应该也不在意这些事情。”

    “师兄,等会儿我会再炼几炉丹药,上次那个大培元丹,我再给你炼制两炉,你看如何?”杨玲兰才管不了那些已经离开的人,她现在满心期待接下来的游历生活。

    “那的确是非常不错的丹药,但是,我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而且上次的丹药,我还剩下了两粒没有吃完。我们剑修修炼依靠的是自己的努力,不能过分依赖丹药来提升修为。这点师妹千万要记住,丹药提升上来的修为,总归是浮的,总没有自己修炼得来的修为实在。”明白总觉得师妹的修为提升得太快,心里很不踏实。再加上自家师妹炼丹之术如此厉害,怕她自己修炼的时候,偷偷吃太多丹药,这样对她的修行极其不利,所以赶紧和杨合计兰讲清楚其中的利害,希望小师妹不要做傻事。

    杨玲兰一听,就知道师兄担心的是什么,笑着说道:“师兄不用担心,那白岩这辈子都别想再进一步,这辈子,他只能看着别人进步,看着身边的人超越他,看着他的师尊把他抛弃,谁让他不学好。不过,如果我们回去以后,他认错态度良好的话,我倒时可以放他一码,他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全看他自己怎么做。对了,师兄,你的修为已经全部恢复了吗?你就是在分神期的时候,被别人打落修为的吗?”杨玲兰有些好奇,以前是因为师兄身体不好,不想提他的伤心事,所以一直没问。

    “我失去修为的时候,跟你现在的修为一样,都是合体初期,我的身体也需要慢慢适应,不能一下子恢复修为,我要好好打磨一下这副身体,才能提升修为。你别操心,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只所以恢复到分神期,是因为要和你一起游历,我可不能成为小师妹的拖累。”明白感叹地看着杨玲兰,这师妹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那速度,让他有些咋舌。

    “我去看看小山他们,让他们也收拾收拾,准备明天出发。”杨玲兰说着和明白提出告辞。

    “你别到处乱走了,小山他们在我院子里。小黑有些不对劲,你去看看吧。”明白也想起一些事情,赶紧提醒杨玲兰。

    杨玲兰一听小黑有事,但她却没有感应,觉得奇怪,赶紧跟在明白身后,向后院走去。跨进后院,就看见小山,小不点和那四只宠物,围成了一圈,个个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杨玲兰明白奇怪,伸头向圈里看去,就见一个圆滚滚,白胖胖的肚皮,正有规律地一起一伏。杨玲兰和明白两步上前,走到孩子们身后。小山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是杨玲兰,赶紧行了一礼,皱眉说道:“师伯,师尊,你们赶紧替小黑看看,它是怎么了,则则突然一下子就栽倒在地,然后怎么叫都叫不醒了。”杨玲兰看了一下,这家伙,呃正在修炼。

    想来应该是她进阶成功,而这家伙一直没好好吸收来自她的那部分能量,帮她守着这俩孩子,现在终于撑不住了。杨玲兰心里很感激小黑的守护,怜惜地抱起小黑,安慰两孩子说道:“没事,它这是要进阶了。你们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出去游历了。”

    几个小家伙一听小黑没事,又听到杨玲兰说要带着他们出门游玩,个个高兴起来,急忙跑向自己的小屋子,商量着要准备什么东西去了。杨玲兰拉住小山,递给他一个抹去印记的储物袋,把用法教给了小家伙,让他自己去收拾他和小不点的行李。

    送走几个小的,明白跟着杨玲兰回到杨玲兰的院子,他听说杨玲兰还要开炉炼丹,就说要来替她护法。杨玲兰没反对,她回到自己院子里,取出十余个大大小小的丹炉。看得明白嘴角直抽,知道的,晓得杨玲兰这是要炼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要摆摊子买丹炉呢。

    杨玲兰笑笑说道:“师兄,这个,你知道,师妹炼丹有些费炉子,所以,只好多准备一些了。”杨玲兰说着,把药草一溜儿的排开,堆了满满一院子。

    墨宣听说杨玲兰要炼丹,也把自己准备的药草一股脑儿地堆到院子里,那意思,杨玲兰清楚,她二话不说,把墨宣给的药草分类摆好,防御阵法也不设,就准备开始炼丹。

    墨宣也觉得,就她设的那些防御阵法,一次也没拦住那丹劫,还不如不设。不过,为了不让炼出的丹药自己跑掉,设置一个网罗阵法却是有必要的。于是,墨宣动手在杨玲兰炼丹的小院里,设了一个防止丹药跑路的阵法。也坐在一边,观看看杨玲兰炼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