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吾仙吾路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混入

第二百四十九章 混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杨玲兰出得界木界,才发现,天已经晚了,而晚上这里的阴气更重了。杨玲兰激活了一枚敛息玉符。把自己的气息全部掩藏起来。她轻飘飘地落下山头,朝着白天看见的那些魂魄飞去的方向,无声无息地贴着地面飞行着。如果没有深厚的功力,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当她走入森林之时,却发现,越往里走,森林里的树木越调零,那些树木的生机也越淡薄。杨玲兰觉得那些树木都似乎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这种现象可不正常。杨玲兰停下脚步,感受着森林里的阴气,却没觉得阴气有变所化,那么造成这些树木调零的原因是什么呢。

    杨玲兰停在一株参天巨树边,手贴上巨树的树干,探出一丝神识,看能不能有所发现。她的神识才探入,就感受到一阵愤怒和绝望的气息,不停地从巨树的树干上传出。绝望她能理解,因为这棵树就快死了,生机几乎快断绝了。可,为什么愤怒呢?还没死,就说明还有一线生机,可她几乎感觉不到生机的存在。这棵大树的生机在哪里呢?杨玲兰的神识继续向树干中探去,越往下走,越觉得有种头晕的感觉,她惊觉自己的神识之力,竟然有脱离她掌控的感觉。没有多想,杨玲兰立刻收回自己的神识之力。她仔细看着地面,因为,她发现,这些树木的生机,都是通过地下的根系流逝的。

    杨玲兰看着看着,就心惊肉跳起来,这地面上的石块,走向,摆放的方位,都很奇特,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她立刻飞到半空,向下望去。只见森林的中央位置就是白日里看见的那些魂魄所去的地方,那里是个小山包一样的隆起,在小山包的周围,围坐了一圈黑衣黑帽的人。再向外,则分成几个方阵,男女老少,分门别类地站在几个方阵中,周围也有一圈黑衣人围着。而方阵中的人,则是表情木然,双眼发直,看那模样,站在那里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日夜了,有些人的鞋都掉了,有些人的衣衫已经是破破烂烂的了。再向外面,则是一片枯树摆成的方阵,那些枯树,有些被连根拔起,有的则被削去枝干。直至连接到她脚下的这片土地。这分明是一个生阴阵。怪不得,他们需要那么多的行尸走肉,看他们摆放的这个大阵的规模,那么些人是远远不够的。而在枯树林中,还陆陆续续有黑衣人领着没有生机的人类往那个小山包的地方走。

    杨玲兰不敢把神识探入太深入,能摆下如此大阵的人,修为只会比她高。杨玲兰心中有些担忧,她集中目力在下方的人群中扫视了几遍,都没有发现师兄和小山,连那个小妖的身影都没有看见。师兄他们不在这里,那,师兄他们在哪里呢?

    杨玲兰疑惑者落下地面,她不敢站在地上,只贴着地面飘浮着,又不敢取出飞剑,那样会打草惊蛇。顺着阵法的走向,杨玲兰也蜿蜒着向前行进,终于来到了枯树阵法的最前方,杨玲兰可以清晰地看见每个人的面孔。她焦急地来回在那群木讷的人群中,又用目光扫视了几遍,依然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影,连那们村子里的人都没有看见。难道是她找错了地方,这样的阵法,在其他地方还有不成。杨玲兰心里犯起嘀咕。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阵铃声,那铃声的声波像水波似的向杨玲兰所在的方位荡漾开来。杨玲兰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神识都有些不清醒起来。突然,一团白色的光晕从她的识海内散波开来,巧妙地把那声波避了开来。杨玲兰醒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高高地悬浮在一棵枯树的树干之上。她出了一声冷汗,那铃声,居然能让她的神魂都眩晕,那一定不是一般的铃声。杨玲兰看着脚下一群木讷的人群,同手同脚地歪歪扭扭地跟随着铃声,缓慢地向着小山包处前进。

    杨玲兰清醒的一瞬间,就封闭了自己的听觉,现在,她只看到领头的黑衣人,手一动,就有一圈奇怪的波纹荡漾开来,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敢随意去碰触。只敢远远地避开。她仔细看了看下方的人群,她还是一个人也不认识。看到这群人的模样,见识过那铃声的恐怖,杨玲兰更加担心起师兄和小山的安危来。

    杨玲兰手里捏着敛息符,咬咬牙,远远跟在那群人后面,也向前走去。而那群人走到那个小山包处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绕过那个小包,继续向前走去。杨玲兰一见这情况,就知道,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东西。但是她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再向前,那些奇怪的波纹就可能扫到她的身上,立刻把她的方位暴露出来。

    杨玲兰站在一个阵角处,利用敛息符把自己藏了起来。难道自己也要像那群人一样,同手同脚的走路,才能混进去吗?可自己身上的生机就是一大弱点,敛息符并不能把自己的生机也掩藏起来。要怎么越过前方那个小土包,进去瞧瞧呢。

    杨玲兰心中焦急万分。突然,她感觉到微弱的生机,正从自己的左边缓缓走过。她立刻扭头看去。这次走过来的是一群修士,只是,他们的神识涣散,生机微弱,灵力不稳。其中不乏元婴期的修士。杨玲兰心中震惊,要知道元婴期的修士,已经修得自己的真元婴,只要元婴不灭,修士的生机都不会被消灭。而下面的几位元婴修士的生机,却呈现出颓败之势。杨玲兰灵机一动,有生机就好,她就能混进去。她赶紧又捏了一张敛息符在自己手里,等这群人经过她身边时,也学着那些修士的样子,木着一张脸,双眼无神,收敛自己全身的气息。封闭住自己的生机,呈现出势弱之态来。迈着沉重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跟着人群,向前走去。

    这群人也绕过了前方的小山包,依旧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突然,杨玲兰发现,前面的人绕过小山包,进入前方的地界之时,身上都会闪过一丝微弱的波动,波动过后,那些修士的身影就会在前方的光幕中闪动三下,然后才会笔直地向前走去。

    怎么办,前面是个抽魂阵。那些修士在经过之时,都会被抽取三魂,身影才会闪动三次。再看那些修士原本就木讷的脸,在抽过魂之后,却变得面无表情。走路时脚步也轻快许多。

    怎么办,她不想被抽魂,但她必须进去看看,那就只有骗过抽魂阵,让阵法以为她是没有三魂。没有三魂的,那就不是人,那是一个死物。对,装成一个死物,骗过抽魂阵,只而要三息的时间就行。杨玲兰眼看前自己离那抽魂阵越来越近,脑子高速运转起来。手掌一翻,几枚玉符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混合着手上原本的敛息符,杨玲兰很快把自己的灵魂模拟成一棵枯树,然后用玉符布下一个屏障,将自己的生机也一起藏了起来。咬着牙,杨玲兰也闯进了那个光幕。

    果然,一股阴寒的气息穿入到她的身体,有着护婴甲的保护,那些阴气并没有成功侵入到她的元婴内,再加上她的元婴特殊,本来就比别人的元婴要小上几号,加上阵法的加持,她的元婴被阴气认为是一颗金丹。而且是一颗已经死去的金丹,她的灵魂又被伪装成了一棵枯木,阴气只在她的元婴周围扫了一圈就离开了。

    杨玲兰跨过光幕之时,却突然觉得身上像是背负了一座山似的沉重。反观其他人,却似轻松了不少。杨玲兰咬着牙,也故做轻松地迈出一步,却没想到,她的脚沉沉地陷入了地底,眼看着她整条腿都要陷了进去,杨玲兰也顾不上她正在伪装,体内灵力运转,就想腾身而起。却不想,她不运转灵力还好,这一运转灵力,她身上的负担更重了,直接把她压进了土里。而其他人像是没看见杨玲兰似的,还是轻松地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