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吾仙吾路 > 第八十九章 帝洛仙府

第八十九章 帝洛仙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几人很快就到达那个隐匿阵法所在的位置,几人回到阵法内。玉恒子一路都皱着眉头,心里在琢磨着给杨玲兰本命法宝的事情。

    “真人,黑光不见了?”杨玲兰在阵法里寻了一圈,没看见黑光。这家伙不是说要冬眠吗,怎么睡个觉还能睡没了。

    狐八哥也四处观望了一下,“那条小蛇不在这里了。但是这里没有陌生人的气息,它应该是自己走掉了。”

    “不可能,它的契约玉牌还在我手上,它能走到哪里去?”杨玲兰直觉地反对。除非黑光想不开自己找死。

    狐八哥也很疑惑,小姑娘说得不错,黑光只要是有点儿理智,就不会自己离开,除非它活腻了。“把它的契约玉牌拿出来看看,能不能寻到它的方位。”玉恒子赶紧提醒道。

    杨玲兰摸出玉牌来,只见原本青绿色的玉牌已经变得灰白一片,杨玲兰吃了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玉恒子接过玉牌,仔细感应了一下,指着更接近白壁原中心的地方说道:“它向那个方向去了,而且很危险,我们必须马上去。小兰,你就留下来吧,你的修为不够,到那里去太危险。狐八,我们一起去,这块玉牌我带走了。我们回来之前,不要走出这个阵法。”说完就和狐八哥一起向白壁原中心飞去。

    杨玲兰只来得急跟他们挥挥手,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杨玲兰焦急地在阵法内走来走去,怎么也静不心来。听苍的意思,这白壁原是它弄出来的,可是,明明它已经消失,这白壁原按理来说,也应该慢慢消失才对,可是,刚刚他们飞回来的时候,除了那个出现的大水坑外,白壁原并没有别的异变发生,那就说明,这里还应该有苍不知道的东西存在。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只是把遇到苍的经过,简单跟玉恒子提了一下,也不知道玉恒子能不能应付。

    一天后,杨玲兰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因为,那两个人还是没有消息。她想,如果找到那个消失的石头,也许能知道些什么。但是,当时那石头消失的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突然,她想到,在搬石头时,自己好像想过自己的空间,也许,大概,她知道要去哪里找那块石头了。于是她拍拍自己的脑门,暗骂一声笨,立刻盘腿坐了下来,沉下心神,一阵熟悉的痛感,让她欲仙欲死之后,她嘭地一声砸在了一块巨石上面,弹了两下,就像球一样,骨碌碌地滚到了地面上。揉揉胀痛的脑袋,撑着石壁站起身来,浑身上下快散了架。说好的修为高了就不会痛的呢,朋友之间的信任呢,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见到那本破书,定要揍得它屁股开花。揉揉自己的老腰,杨玲兰一瘸一拐地远离了那块小山一样的石头,她想先找那本破书谈谈人生。

    走了几步,她想起自己是这方空间的主人,自己不用走过去,就能把那破书抓住,于是她干脆又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用心感应起这个空间来。这一下,杨玲兰立刻吃惊了。这个空间变得好大,远处已有了起伏的山峦,但还没出现河流,所以四处都很荒凉,除了中间那片药草地外,就没有别的绿色植物出现了,不对,还有一块青色的石头山。扭扭脖子,感觉头仰得有些酸,这石头还真高大啊,能跟珠穆朗玛比肩了。也就是说,她的空间已经变得有方圆十万里了,有这么大一个储物空间,她都想替自己点个赞,她真牛,玉恒子等真人和狐八哥前辈回来,也带他们来看看,可是只有神识能进来,怎么带他们进入呢?杨玲兰有些苦恼,一拍手心,对了,小黑不是进来了吗,问问小黑就明白了,可是,小黑还没升级完成,还在睡,要不要去把它叫醒来问问?不知不觉间,杨玲兰的思想又跑偏了。

    在杨玲兰一个念头间,那本破书就出现在她的手中,“为啥我进来还是这么痛?”杨玲兰控诉道。

    “修为太低!”还是那几个大字。

    她的修为真心说来,的确是有些低,相对于神族来说,可是她现在不是才刚开始吗,就不能给点儿鼓励,让她轻松地进一回自己的空间吗?于是,不一会儿,那本书就东一坨,西一坨地长满了包,杨玲兰这才解气了些。

    “这块破石头,有什么用没有?”杨玲兰指着那座珠峰问道。

    “垫脚!”这本破书就是欠揍,她费那么大劲,就弄回来一块垫脚石,这下,她的怒了。于是一阵乒乒乓乓声后,那书鼓得更高了。

    “这块破石头进来后,有什么异常没有?”杨玲兰才不相信,这石头,在地底下的时候,明明很牛地制造了一个结界,没道理,到她的空间以后,就只能拿来当垫脚石。

    “不能种药草,不能长药草,不能出水,可以磨刀。”书上飞快地闪现出这一排字后,《古方大全》就飞也似的逃了,再不跑它就是傻子。这也不能怪它,谁让杨玲兰只能打开第一页呢,第一页就是教种地的,所以它的考虑方向,就是种地。杨玲兰对着《古方大全》消失的方向挥挥拳头,她也就是报着试一试的态度,看这本神书能知道些什么,谁知得出的结论就是她修为太低。她也知道自己修为不高,可是修为这件事情,她也着急,但是,一口气吃不成胖子,修行只能一步一步来。她完全忘记自己那跳级修行的行为,已经让修真界多少天材望尘莫及。

    苍说过,这是那位帝洛仙尊留下的所有财产,那么,肯定是有什么隐藏的技能,上次埋在地里,她看不清,这回就在自己的空间里,她完全可以做一个全身扫描。于是,杨玲兰把自己的神识探入到石头里,可是,刚进到石头表层,就被一层能量能挡了回来。就像是当初那个透明的墙一样。

    于是杨玲兰把自己的灵力包裹住自己的神识,再次探入到石头里,这回,她的神识顺利进入到石头里。进去后,杨玲兰立刻觉得大开眼界,原来,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这石头竟然是一座仙府,里面有山有水有车有房,这个空间竟然不比自己的空间小,可是它是怎么被收到自己的空间里的呢?杨玲兰的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算了,先不管这个了。先去房间里看看有什么有用的没有。

    杨玲兰飞快地跑到那唯一的房子跟前,伸手推开院门,院子里种满了草,对,没花,全是草。杨玲兰觉得这帝洛仙尊的品味还真奇怪,不爱红妆爱杂草哈。脚步刚一踏上中间那唯一的小路,白光一闪,她就被传送进一间屋子,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一个蒲团,那蒲团是由一种不知名的草编成的,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杨玲兰走近,拍了拍,挺软和,味道也很清香,对,就是一种青草的香味,让人闻了神清气爽的味道。杨玲兰立刻就喜欢上这个蒲团了,于是坐了上去,刚坐上去,屋子里就出现一个人影,飘在了杨玲兰跟前。杨玲兰吓一跳,反射性就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嘴里开始道歉:“对不起啊,我以为没人才坐的。”怎么感觉像是上大学时,早上去教室占座位时的情形,去晚了,抢了别人的位置,她第一反应就是站起来道歉,然后向后走,去找其它的位置。杨玲兰习惯性转身,就想起来,这里不是教室,也没有其他的座位让她坐。于是她干脆立在了那人影跟前,看着那人问道:“请问前辈是……”

    “资质差了点,不过,我等不了了,我是帝洛的一缕神识留下的影像。这里是我的仙府。你能进来,看来苍已经不在了。仙府里的东西,全都归你所有,但是,书库里的《帝洛秘籍》是我毕生所学的精要,没有继承我的功法的人,是打不开它的,我想请你把那本书交还给仙界的神剑宗内的青锋,他是我的亲传弟子。随便说一句,你的修为还太低,蒲团正中心的那块玉牌是这个仙府的控制玉牌,你要先滴血认主,然后把仙牌炼化以后,才能进入到其他房间里去。”说完那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是仙府,又要滴血认主,杨玲兰觉得自己已经有了空间,没必要再去弄个空间法宝,不过,这座仙府倒是让她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她可以在自己的空间里建个舒适的房间,等她修为高以后,为毛还要等她修为高以后才能享用啊,掀桌。抱着蒲团走出房间,她又回到了屋子外面。看来不炼化玉牌,还真进不去。进不去,那就出去吧。于是抱着蒲团的杨玲兰很轻松就走出帝洛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