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 > 第一百五十九回途中

第一百五十九回途中

 热门推荐:
    车队停下来休息了大半个时辰,便又继续上路了。一路无话,到了傍晚时分,车队刚好行至新安驿,司马昀已经事先派人过来打前站,因此等大队人马到来之时,客房与营帐都已经准备妥当,随行的伙夫们也已经将夕食准备的差不多了。

    “阿恪,你不要管这些杂事了,快去看看弟妹吧。这些杂事我来处理就好。”司马昀见宇文恪忙着安排诸项杂务,便将笑着将他撵去新安驿的客房了。

    宇文恪心里也惦记着妻子,便也没有推辞,只说了一声“有劳阿昀,我去去就回”,便匆匆跑走了。

    司马昀看着宇文恪的背影,眼神中藏着一抹羡慕与悲伤之意,唉……他多想……

    摇了摇头,将那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死死压在心底最深处,司马昀打起精神巡视营地。

    “阿兄(姐夫)……”两声齐齐的呼喊响起,司马昀转身一看,只见弟弟和小舅子飞快了跑了过来。

    “阿昶阿瑾,你们俩个骑了一天的马,不在房中好好休息,跑到这里做什么?”司马昀皱眉轻叱。

    “阿兄,我们来陪您巡视营地,有什么事儿您只管交待给我们好了,阿兄同样骑了一天的马,怎么能不累?”司马昶飞快的说道。

    “阿兄不累,你们俩要是不累,就去安排晚上警戒之事吧。”司马昀见两个弟弟精神头儿十足,脸上没有一丝倦意,便笑着吩咐。

    “得令!”司马昶和于瑾抱拳应声,兄弟二人立刻跑开了。

    司马昀是个很细心的人,他仔细巡查了每一座营帐,确保每一名府兵晚上都能得到很好的休息,这才离开营地,往新安驿那边走去。

    还没进新安驿,司马昀就看到元熹领着儿子元宝从驿馆中走出来,元宝看到司马昀,立刻高声叫道“司马伯伯……”

    司马昀笑着答应了,快步走上前拱手问道“宁韧兄,这是要带元宝去哪里?”

    元熹笑着说道“夕食已经备好,我们父子是出来寻贤弟和阿昶阿瑾回来用饭的。”

    司马昀回头吩咐一声,他的长随立刻跑去找人,他则与元熹元宝一同走回驿馆。

    说来也意思的紧,小霸王似的元宝一见到司马昀就变的特别乖巧,总是想凑到他的身边,如今三人同行,元宝立刻从他阿爷身边跑开,跑到司马昀的右侧,仰着头又叫了一声“司马伯伯”,那小声音别提有多甜了。

    一向喜欢孩子的司马昀心里热乎的不行,他抬手摸摸元宝的头,亲亲热热的夸道“元宝真是好孩子!宁韧兄好福气!”

    元熹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般喜欢司马昀,而且是那种完全没有理由的喜欢,或许这就是缘份吧。

    “敬仪兄过誉了,阿宝淘气的很!”元熹谦虚的说道。

    “阿爷,阿宝以后听话,再也不淘气了!”紧紧拽着司马昀的衣袖不松手的元宝突然叫了起来,小声音里满是生怕被嫌弃的不安。

    “好好,阿宝不淘气,是好孩子!”司马昀赶紧安抚元宝,伸手握住了他肉呼呼的小胖手。

    握住元宝小手的那一刻,司马昀突然有种元宝是他儿子的奇怪感觉。在心中暗自思量一番,司马昀头一回有了认义子的冲动。他决定晚上就和妻子弟弟商议,若是他们两人都同意,便可以与元熹商量了。

    三人走进驿馆的正堂,夕食已经摆好,众人将华老先生让至首坐,然后分别坐下静悄悄的用饭,就连最小的宇文瑗都没有发出什么声响,这便是世家对子弟的教养,有些礼仪早就刻入他们的骨血之中。

    用罢夕食,众人信步走出新安驿,在周围的营地间散步。府兵们都受过训练,看到主人来了,全都静静的躬身行礼,等主人走过之后,他们才会继续方才正在做的事情。

    奔波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因此晚间的散步只持续了不到两刻钟,众人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宇文悦刚刚洗漱完换好寝衣,便听到人有轻轻的敲门,她向侍女翠华点点头,翠华方才走到房门沉声问道“谁?”

    “是我!佳娘,若是你还没歇息,可否开门一见?”门外传来司马昶的声音。

    宇文悦微微皱眉,她拿起搭在衣架上的夹棉披风披好,方才向翠华点了点头。

    翠华将房门打开,司马昶并没有走进来,只是向站在桌旁的宇文悦笑笑,将手中的一只精巧的白瓷小瓶递给翠华,笑着说道“佳娘,你坐了一整天的车,怕是身子骨酸乏的紧,这是解乏的药酒,睡前擦上揉一揉,最是解乏不过的。”

    翠华没敢伸手接,只是看向自家主子,宇文悦微微蹙眉,轻轻点了点头,向司马昶颌首说道“多谢世兄,翠华收下。”

    翠华这才将白瓷小瓶收了下来,司马昶向宇文悦颌首笑道“佳娘,我不打扰你了,你好生休息,明儿一早见。”

    宇文悦轻声应道“好,明早见。”

    司马昶后退几步,看着翠华关了门,才笑着走进了斜对面的一间客房。打尖之事是他安排的,司马昶少不得要将自己的房间与宇文悦的房间安排的近一些。

    “大娘子,您要擦药酒么?”翠华拿着白瓷小瓶问道。

    宇文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先不用了,今儿并没有觉得身体酸乏,你好生收着,需要用时再拿出来。”

    翠华应声称是,仔细的收好白瓷小瓶,服侍宇文悦睡下不提。

    且说司马昶回到房中,却见于瑾气呼呼的瞪着自己。他笑着问道“阿瑾,你怎么不休息?”

    “哼,你背着我偷偷讨好佳娘,还算什么兄弟!”于瑾气咻咻的低声质问。

    司马昶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阿瑾,我们说好了的,各凭本事追求佳娘,不论佳娘选谁,我们都不能有任何异议。既是各凭本事,又怎么能说我背着你讨好佳娘呢?”

    于瑾被司马昶堵的哑口无言,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的几乎要鼓出来了。司马昶见于瑾这般模样,不由笑了起来,他走到于瑾身边,伸手揽着他的肩头,于瑾耸肩甩了甩,没甩开也就罢了,只拧着头不看司马昶。

    “阿瑾,这也值得生气?你下午陪佳娘说话,我可没说你哦!”司马昶笑嘻嘻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于瑾底气不足的问了一声。

    司马昶笑笑说道“你下午打着陪阿嫂说话的旗号跑开了,实则是和佳娘说话,咱们车队有这么多人都看见的,我岂会不知道?”

    “我……我……哼,不说了,睡觉!”于瑾面红耳赤的叫了一声,嗖的跳上床榻,将锦被往头上一蒙,假装睡觉了。

    司马昶看着孩子气十足的于瑾,不由摇头笑了起来。此次出了洛京城之后,不独宇文悦有种如释重负的奇怪感觉,司马昶同样也有。所以他才不会因为于瑾跑去陪宇文悦说话而心生不快,因为他知道宇文悦对于瑾不可能生出男女之情,她最多也只是将于瑾视为手足兄弟,而他,也是这样看待于瑾的。

    踏上西行之路的司马昶,没有了在洛京之时的惶恐不安进退失当,此时的他莫名的信心十足,司马昶相信自己一定能重新赢回宇文悦的芳心。

    走到于瑾榻旁,将锦被往下拽了拽,司马昶轻笑说道“阿瑾,睡觉不能蒙着头,不利于呼吸,好好睡吧,明儿还得早起呢。”

    于瑾假装睡着了,并不回应司马昶,司马昶便笑笑回了自己的床榻,他也要早些睡下,等到子夜时分,他还要去巡营。

    一夜无话,东方微明之时,众人便都起身了,大家用过朝食,与新安驿的驿丞会了住宿的店钱,车队再次上路,今日的行程要比昨日紧许多,否则便不能在傍晚时分赶到下一个驿馆,千秋驿。

    此次西行,一路上只要能入住驿馆,便尽量住进驿馆,这样可以让李氏休息的更好一些,她是孕妇,怀的又是双胎,自然是最最重点的关爱保护对象。

    赶了整整一天的路,车队终于在幕色渐深之时赶到了千秋驿,大家都累了,只草草用了夕食便各自安歇。

    明日的行程也不轻松,需得整日赶路才能在天黑之前赶至司马世家位于上阳城的啸虎坞。在啸虎坞休整两日继续西行,便走出了中原地界,进入八百里秦川。

    秦地民风彪悍,就算车队有精兵随行,只怕这一路也不会太过安稳,因此车队还未抵达啸虎坞,司马昀与宇文恪商议之后,便已经往秦地派出了打前哨的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