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八二零章 想要挑战神子的风部落首领(三合一)

第八二零章 想要挑战神子的风部落首领(三合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韩成被误导的原因说起来很简单。

    豆腐皮,按照字面的意思理解,当然是豆腐外面的那一层皮了。

    韩成当初尝试着做豆腐皮的时候,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的。

    不管怎么尝试,都是在把烧开的豆浆用卤水点开了之后,才开始进行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做不出来豆腐皮的,就算是在压豆腐的时候,使劲的挤压,把豆腐里面的水分基本上都给挤干,得到的也只是豆干,而不是豆腐皮。

    如今听了青草讲述了她弄出豆腐皮的过程之后,韩成才算是恍然大明白!

    刚好最后一锅的豆浆没有被做成豆腐,韩成便当立断的决定按照刚才青草的讲述来再次尝试着制作豆腐皮。

    如果能够将之制造成功,那部落的食材里面就又增加了一项。

    生豆浆倒入了陶锅里,经过了火焰的加热之后成为了熟豆浆。

    熟豆浆被舀进大缸里,过了一阵儿之后,表面果然有了凝固的薄膜一般的东西。

    韩成便伸手想要将之从缸里面给拎出来,不过这样的尝试很快就放弃了,因为这样实在是太烧手了。

    纯手工不成,就要借助工具,韩成便拿来了翻菜用的木铲。

    把木铲从陶缸的边缘处探进去,稍微往上用力轻轻一挑,整张还未成型的豆腐皮便已经起来了,有豆浆随之滴落。

    韩成用木铲挑着,在这里稍等了一会儿,让豆腐皮上沾着的豆浆往下滴落的差不多之后,便挑着豆腐皮来到了边上刚刚放在那里、清洗干净的竹竿边上。

    而后开始将之往竹竿上面搭。

    也就是这一次的尝试,让韩成放弃了用木铲往外挑豆腐皮的打算。

    因为用木铲挑出来的豆腐皮有很多地方都重叠的黏在了一起,还不能用力去拉扯,因为手上的力道稍微一大,还很薄的豆腐皮就会破掉。

    比第一次翻身时没有翻成功的煎饼都要难办。

    拎着木铲,看着竹竿上搭着的那张卖相非常难看的豆腐皮,韩成皱着眉头开始想办法。

    没过太久,他便将手里的木铲放下,跟厨房里的青花青草等人交代了一声之后,转身往外面走去。

    在青花等人的等待里,出去了一会儿的韩成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根破开的竹片。

    竹片长一米有余,宽三厘米左右,厚两三毫米。

    韩成把这两根竹片清洗一番,拿着来到了装着豆浆的大缸边上。

    此时大缸里面的豆浆最上面的一层,已经再度凝固出来了一层薄膜。

    韩成便一手持着一根竹片,分开从大缸的边缘处竖着探进去,然后往上挑。

    随着他的动作,整张薄膜便被两根分开的竹片给完完整整的挑了起来。

    而且,和用木铲时不同,这被挑起的薄膜还是摊开的,没有粘合到一起。

    韩成用竹片挑着站在这里沥了一会儿上面沾着的豆浆,然后挑着将其搭在了竹竿之上。

    整张豆皮上面,连多余的褶皱都没有,更不要说会如同之前的那一张那样折叠在一起了,堪称完美。

    韩大神子自我陶醉了一会儿之后,再一次的来到了陶缸前面,有了这片刻的等待,刚刚被揭去一层皮的豆浆上面,又有一层皮逐渐凝固成型。

    韩成便手执竹片再次下手。

    韩成用两根竹片挑豆腐皮的创意并非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在想办法的时候,想起了后世吃早饭的时候,酱牛肉胡辣汤店里的那个光头老板,用竹片挑着翻直径得有五十厘米或者是更大的千层饼的事情了。

    将之照搬过来一用,发现果然好用。

    韩成连着挑出来了几张之后,就把这个活计交给了在一旁看了好久的青草。

    这豆腐皮的制作方法等于是青草发现的,韩成是在青草发现的基础之上,将之进行了改进,使其变得更加完美。

    这个关系就跟蔡伦在前人的基础之上,改进了造纸术,使得纸张变得更加好用一样。

    额……也不能说完全一样,韩成还有快乐之源存在……

    因为这豆腐皮给自己有着很大关系、自己又因此得到了神子大力的夸奖的缘故,青草挑起豆皮来可谓是非常的尽心尽责,不仅效率高、质量好,而且还不觉得累,比吃了‘一屁崩五楼,还不费劲’的新钙中钙高钙片都要管用。

    于是,半天的时间不到,青雀部落的大饭堂之内,就已经多出了好几竹竿的豆腐皮。

    面对豆腐皮这种新出现的食材,没有太多事情的韩成下午的时候就亲自下了厨。

    往大缸里面放入一个清理好的猪头,八个猪蹄,中间放上叠的四四方方的豆腐皮,上面再来上一层猪肉,如入水和调料之后,就让人点火开始炖。

    据说想要做出一锅好的卤肉,从选材到配料,再到火候这些,都有非常多的讲究。

    韩成后世的时候没有干过卤肉的活,不过弄不出好的弄出来一些味道一般的还是可以的,

    他做的这些卤肉是让部落里的人吃的,而不是拿出去售卖的,没有商品‘惊险一跃’这一个环节,自然不用担心会赔本。

    至于卤出来的东西会有人嫌不好吃这件事情,完全不在韩成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们部落里的人,多得是白嘴吃白水煮大肉白子能够一气来上两三斤的猛人,如今这加了目前部落里能够找到的各种调料的卤肉,要是不受到众人的一致好评才是怪事。

    果然,没等卤肉出锅,巫、大师兄等人就已经循着香味一波一波的往厨房这里来了,贪婪的吸着卤肉的香味不愿意离开。

    韩成嘱咐了烧火的人用小火慢慢的炖之后,看看外面的天色,就从外面一个显得古怪的建筑里面,扒出来了一个陶盆,把陶盆里面的积雪弄掉,露出了里面装着的东西。

    这是之前入冬之后宰杀的那几头猪留下的猪肝。

    被韩成安排人煮熟之后,装进盆子里,放在了被他称之为冰箱的东西里面储存着。

    这真的是冰箱。

    五十厘米分为一层的建筑里面放置了不少从河面上弄来的干净的冰,建筑的外面则堆积着干净的雪,食材放进里面之后,就会处于冰雪的包围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能充分的发挥出冰箱保鲜的作用,只要寒冷的冬季不过去,这冰箱的效用就不会打折扣。

    没有把办法,穷不仅可以让人充满斗志,而且还能让人在有限的条件下充分的发挥聪明才智,把东西都给利用起来,弄出有用的东西来,虽然简陋了一些……

    猪肝切成片,在弄出来一些酸菜切成丝,新鲜的豆腐皮同样切成丝,弄到锅里面一煮,临出锅的时候再往里面放入一些小油菜,一锅美味的酸香猪肝汤也就成功的出现了……

    “好吃!好吃!”

    果然和韩成想想的一样,部落里的这些家伙们都是个顶个的吃货,不好吃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存在,吃着韩成做的饭,一个个都是赞不绝口,只想把知道的、能够夸奖人的话都给用到智慧的神子身上。

    不仅仅豆腐皮没有被剩下,就连卤肉的汤都被这些凶残的家伙们舀着浇小米干饭给吃了一个精光。

    这其中,就数青草吃卤豆腐皮吃的最多,这是韩成为了表彰青草发现了豆腐皮的做法,而特意交代下来的。

    黄豆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东西!

    吃过豆腐皮的原黄果部落的首领,现在的豆,一边回味着豆腐皮的滋味,一边充满感慨的想着。

    这样好的一种食物,当初在自己部落的时候,居然会遭受到自己等人的集体嫌弃,如今想想,豆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无知了……

    韩成看着被吃的干干净净的食物,不由得再次负手而立,自己果然是一个被埋没的天才,不仅仅在笛子上面的造诣达到了天下第一,如今在厨艺上面也一样达到了天下第一。

    高处不胜寒啊……

    某无耻的神子,没有丝毫廉耻之心的在这里感慨着。

    如果后世的精通厨艺的人听到了他这无耻的感慨,说不得要用菜勺敲他的脑袋……

    惊喜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如果说豆腐皮的意外出现,让韩成觉得非常欣喜的话,那么沙师弟、贸等贸易队的人的归来,所带回来的惊喜,则直接让韩成幸福的快要昏过去了。

    看着队伍中那些裹着兽皮,显得畏缩的看着自己等人的人,韩成笑的小舌头都在打颤。

    虽然在老原始人等人回去的时候,老原始人他们就已经向韩成表达了回去之后,要说服首领他们,带着部落里剩下的人一起加入自己部落,而韩成也非常热心的让人做了帮助风部落、邻风部落剩余的人,在冬天里迁徙到自己部落的准备,但是韩成心里对老原始人他们能不能成功,心里还是确定不下来。

    毕竟风部落与邻风部落的情况,和之前加入自己部落的猪部落、羊部落、黄果部落这些不一样。

    那些部落会选择加入自己部落,是因为单单只依靠他们自己,已经生活不下去了,而风部落和邻风部落这两个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完全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

    特别是有了老原始人他们这大半年依靠修路在自己部落赚取的食物、食盐这些东西之后,想要他们加入自己部落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在这里生活了这十来年,接触了这么多的部落,韩成对于这些部落的首领,还是比较了解的。

    大多数的首领,在部落的生活还能过得去的情况下,很少会有人主动加入其余的部落,纵然是这个部落看起来是那样的富裕和美好。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在青雀部落对周围的部落持续的影响之下,青雀部落的人口,一定会比现在多上许多。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韩成才会制定出吸引风部落、邻风部落的人继续在自己部落做工,继续同化的策略。

    然而,不管他之前怎么想,怎么考虑的,这两个部落的人如今就是集体来到自己部落了,并且还准备加入自己部落。

    看着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表功一样笑的老原始人,韩成就忍不住的一阵儿感慨,怪不得老原始人会主动给自己提出说服他们部落的人,让他们一起加入自己部落的事情,原来老原始人是已经有了把握了。

    想想也是,要是没有把握的话,老原始人也不会主动给自己说这件事情。

    看来这次是自己小看人,这老原始人还真是一个人才,居然真的能够说动他们部落的人,将这件事情办成。

    这家伙,平日里看起来话不是太多,没有想到到了关键时刻就这样的靠谱,能够把他们的首领都给说服,看来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还是以口才见长的人。

    如此看来,这以后的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了,是可以把老原始人派出去当成说客来用……

    韩成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果然,只要用心的去发现,哪个时代都会有人才涌现出来!

    这样想着,心情越发激荡的韩成走上前去伸手握住了老原始人的手,很是热切的道:“你是怎么把你们的首领给说服,让他同意带着剩下的人一起加入我们部落的?”

    听到尊敬的神子问起这个事情,老原始人脸上露出了谦虚的笑。

    他没有说话,而是手上用力,想要把手从韩成的手中挣脱。

    韩成感受到老原始人手上的力道,便顺势松开了手,他以为老原始人是嫌只用语言表达不清楚这场精彩的唇枪舌剑。

    然而老原始人接下来的举动,却让韩成有些懵圈了,因为双手得到自由的老原始人并没有如同韩成料想的那样,手舞足蹈的开始讲说,而是一声不吭的弯下了腰,并且把一条腿抬起,一只手摸着在了穿在脚上的鞋子上。

    咋?老原始人是脚痒了吗?

    韩成看着老原始人显得有些懵的这样猜想。

    他这样的想法刚刚升起,就被老原始人接下来的举动给击打了一个支离破碎。

    在韩成显得有些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老原始人没有搔痒,而是直接把脚上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脱下鞋子拿在手中的老原始人,脸上有着一层难掩的兴奋与神圣,他把经过一路行走,显得很有味道的鞋子高高的举起:“我们给首领讲道理,他不听,我就用鞋子打他,一打,他就同意了……”

    看着一脸正气昂然,一本正经的说着话的老原始人,目瞪口呆的韩成,变得更加目瞪口呆了。

    这都哪跟哪啊!

    说好的唇枪舌剑激烈交锋呢?说好的江水倒流铁树开花呢?怎么到头来却是轮着大鞋底子上了场?

    老原始人,你就不觉得你这种轮着大鞋底子的说服,是不是有哪些地方不对呢?

    这种轮着大鞋底子进行的说服教育,都快赶上看上一些部落奉行的求偶的办法了——看上哪个女原始人了,直接过去一棒子敲晕,回去洞房。

    果然啊,还是自己多想了,指望这些语言匮乏,大部分说话都说的不怎么利索的人,来展现一番类似战国时代的那些名嘴们的风采,那是不可能的。

    拎着鞋底子进行说服教育,才是适合这个时代的做法。

    这作人果然不能内心戏太多……

    韩成看着捧着散发着美妙味道的鞋子,兴致盎然的和自己讲述他是如何对首领进行说服教育的老原始人,心里这样的哀叹。

    看来以后想要对某个部落进行说服教育了,还是可以让老原始人去的,也不需要大鞋底子发威,只需要老原始人把脚上的鞋子脱掉,往被教育者的口鼻上一扣,再硬气的人都要屈服……

    “好!你做的很好!”

    韩成对着在他的示意下显得有些恋恋不舍的穿上鞋子的老原始人竖起两个大拇指,进行了高度的赞扬。

    本来很是喜欢给人握手的韩大神子,是准备和立下大功劳的老原始人进行一下情切的握手的,只是想起刚才老原始人握手鞋子的英雄模样,以及穿上鞋子的时候,顺道扣了扣脚的事情,韩成到底还是没有鼓起这个勇气……

    在这里通过老原始人好好的了解一下他们回去之后发生的情况之后,韩成对以老原始人为首的风部落,以及邻风部落的人,进行了很高的赞扬。

    做完这些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后,韩成这才笑着走向第一次来到自己部落的风部落首领等人。

    先表扬和关心为部落里立下功的人以及老人手,然后再去理会进入部落的新人,是韩成做这类事情的原则。

    这些老人手为部落打拼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新来的人刚一到这里就想达到老人手的标准,或者是超越老人手,那是不可能的。

    至少在韩成这里行不通。

    身上裹着皮毛,头上也裹着皮毛的风部落首领,站在青雀部落的院子里,显得极其震撼,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连老原始人拎着鞋子和韩成说他是如何把自己等人给说服的都没有什么反应。

    他显得呆滞的目光从青雀部落的外院缓缓扫过,大群的鹿、大群的羊、哼哼唧唧的野猪、仰头叫的鸡子、高大的如同山壁一样的洞穴、大批的人……

    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令人感到极度震撼的场景。

    本来在过来的路上,风部落的首领就已经见识了太多令人震撼的东西,以为那已经是这个青雀部落的全部了,已经是他见到的最好的东西了。

    结果真的来到青雀部落之后,他才发现,他之前为之震撼的东西,只是小小的一角罢了。

    真正的青雀部落,能够让人感到震撼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原来,这就是老原始人他们说的,这才是善良的青雀部落真正的样子啊!

    “你好,欢迎来到青雀部落。”

    韩成来到被震撼形成了一个雕塑的风部落首领跟前,笑着对他说道,并对着风部落的首领伸出了手。

    “¥df……”

    一旁的老原始人进行翻译,告诉显得呆呆傻傻的风部落首领韩成的身份,以及所说之话的意思。

    看着这个来到自己身前,说话呜哩哇啦,并亲切的握着自己手的人,风部落的首领再一次的陷入了呆滞之中。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强壮,而且看起来年纪也不是太大。

    这样的人,怎么就成了这个部落地位最高的人了呢?

    这样的呆滞持续了一会儿之后,风部落首领的眼睛忽然间就亮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加入眼前的这个部落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地位最高的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强壮,自己把他打倒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就能做到的事情。

    按照以往的习惯,自己只要像这个人发出挑战,并把他打倒,那以后自己就成为这个部落的第一人了。

    如此一来,自己就能带领更多的人,这样一个大的部落都得听自己的,这山壁一样雄伟的洞穴,这诸多的食物都将会成为自己部落的……

    好!实在是好啊!

    想起成为部落第一人,并把这眼前所见到的、令自己足够震撼的东西都弄到自己手里之后的情景,风部落的首领就激动的身子发抖。

    这实在是太好了!

    原本还对加入青雀部落满心抗拒的风部落首领,现在一下子就不抗拒了。

    不仅仅如此,就连拿着鞋底子把他给说服了的老原始人也不怨恨了。

    因为如果不是老原始人对自己进行了说服教育,把自己带到了这里,自己怎么可能会发现这么好的机会?

    韩成看着被自己握手之后呆滞状态消失不见,一双眼睛变得炯炯有神的风部落首领,心里不由的微微一笑,自己又用亲和的形象、温和的话语、翩翩的风度……成功感化到了一个人,把他从寒冷与饥迫之中拯救出来,让他感受到了春天一样的温暖……

    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太了不起了!

    “¥…d……”

    在韩大神子深深的为自己而陶醉的时候,被他感化的双目放光的风部落首领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