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汉当更强 > 第三百六十章 巨鹿陷阱

第三百六十章 巨鹿陷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该死的汉贼!不出本相所料,果然来了!”

    收到汉军偏师在白马津渡河北上的南线急报时,已经铁了心站在西楚军一边的赵国权相张耳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因为早在知道河内西楚军被汉军歼灭时,张耳就已经可以肯定,荥阳战场上的汉军主力只要能够稍微腾出手来,铁定会出兵邯郸,从背后捅自己一刀,以报自己之前几次三番背叛汉军的大仇。

    后来再得知项羽亲自率军返回西楚腹地平叛,麾下主力又已经在恒山郡和汉军周叔所部打得不可开交,张耳也更加的百分之百肯定,汉军绝对会在近期内分兵北上,既找自己报仇,也为目前处于下风的汉军北线偏师分担压力,所以收到了南线告急的奏报后,张耳不但没有半点奇怪或意外,相反还感觉轻松了不少——反正躲不过,早点来了还省得天天提心吊胆。

    以信陵君后裔魏无知为首的张耳幕僚团也是如此,同样没有感觉任何的意外,魏无知还向张耳进言说道:“恩相,汉贼分兵北上攻打我军南线,必然冀图速战速决,又欺我军主力尽在恒山,极有可能轻装急进,力争杀我军一个措手不及,恩相此前虽有周密准备,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们最好还是从恒山抽调一军南下巨鹿机动,以防万一。”

    “言之有理。”张耳十分赞同魏无知的提议,说道:“我们虽然紧急征召了一批军队部署在漳水一线,汉贼很难突破,但紧急征召的新军毕竟战力不足,是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也是得尽快从北线抽调一支军队南下应变。”

    言罢,早就仔细考虑过应变计划的张耳立即颁布命令,让自己的爱将张魇、陈泽立即率领本部军队南下,赶来巨鹿侯命机动,魏无知听了有些担心,忙问道:“恩相,北上汉贼足足有七万之众,张陈二位将军麾下的军队却只有三万余人,只调他们南下,是否有些兵力不足?”

    “不能一下子从北线抽调太多的军队。”张耳摇头,说道:“一是抽调了太多的军队南下,北线汉贼肯定会明白他们的援军已经在大举北上了,更加坚定他们坚守待援的决心,二是没有我们的主力顶在北线,楚齐二军有可能会生出私心,不肯卖力作战。惟有只抽调我们的部分军队南下,北线汉贼才会摸不清楚我们的虚实,我们的盟友也会认为我们南线问题不大,放心的全力进兵攻打北线汉贼。”

    说完了,张耳又微笑说道:“再说了,我们也没有必要抽调那么多军队南下,当年暴秦四十万大军都打不下巨鹿,区区七万汉贼当然更别想威胁到我们的国都安全。还有,西楚王的后方虽然生变,但是以他的兵强马壮,扑灭后方叛乱不过是举手之劳,肯定会很快又回师中原战场,到时候汉贼主力吃紧,就肯定得召回他们的北上偏师,我们就更不用有任何的担心了。”

    见张耳如此自信,魏无知也不好坚持,只能是改口问起南线如何应敌,张耳则十分轻松的答道:“汉贼偏师大举北上,安阳和邺县当然是肯定很难守住,好在那两座县城并不是很重要,就算丢了也影响不大。所以不必理会安阳和邺县,叫范骜全力守卫漳水防线,防范汉贼轻装直取巨鹿,等张魇和陈泽的军队南下到了巨鹿,我们再重新部署南线防御。”

    张耳的决定让安阳和邺县两地的百姓躲过了一场兵火之灾,汉军的北援大军抵达了这两县城下后,连配重式投石机都没有浪费力气赶造,直接就用临时赶造的简陋攻城武器,轻松拿下了这两座赵国县城,继而兵临漳水河畔。张耳对此也毫不在意,同时收到了他的命令后,张魇和陈泽二将也率领着三万五千左右的赵军南下到了巨鹿侯命,张耳闻报大喜,立即召见陈张二将,亲自向他们面授机宜。

    “二位将军辛苦了,但是军情如火,二位将军还不能休息,必须立即继续南下,到邯郸去准备迎敌。”

    开门见山的说完了自己的要求,张耳又叮嘱道:“二位将军到了邯郸后,只许守卫营垒城池,千万不可冒险决战。汉贼的军队是出了名的不擅攻坚,你们只需要坚壁不战,他们就肯定很难把你们怎么样,然后你们只需要坚持一段时间,让汉贼军队心浮气躁,急于求战,本相自有办法引诱汉贼分兵北上,直接来打巨鹿,然后你们再见机行事,或是乘机发起反击,或是设法切断汉贼粮道,我军攻破南来汉贼,便可易如反掌!”

    张魇和陈泽一起答应,然后张魇又有些担心的问道:“恩相,从巨鹿到邯郸就算轻装急行,最起码也要两天时间,如果汉贼抢先突破了我们的漳水防线,提前赶到了邯郸,末将等当如之奈何?”

    张耳放声大笑,说道:“二位将军,你们要信得过我们守卫漳水防线的范骜将军,本相早已对他有过明白交代,让他全力守卫渡口,阻拦汉贼军队渡河北上,就算他最终还不是汉贼偏师的对手,给你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肯定问题不大。汉贼除非是分兵轻装奔袭,否则就绝对没有任何把握抢在你们前面抵达汉贼,如果汉贼真这么做了,以你们二位将军的能力,攻破汉贼的轻装奔袭之兵,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张耳也的确有这个骄狂的本钱,两天后,当张魇和陈泽二将率军赶到邯郸城下时,不但没有看到汉军的一兵一卒,相反还收到了赵军大将范骜从漳水渡口送来的准确消息,说是汉军偏师依然还在漳水南岸收罗船只,连一次抢渡作战都还没有来得及发起,张魇和陈泽二将闻报更是大喜,赶紧统领军队进驻名城邯郸,深沟高垒坚壁清野,耐心等待汉军北上来啃邯郸这块硬骨头。

    汉军偏师这一次的动作确实是慢得可以,轻松拿下了漳水河畔的邺县小城后,汉军偏师足足在漳水南岸准备了六天时间,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渡船,也顺便收编了被俘投降的邺县守军,然后才十分从容的发起抢渡作战,还因为时处夏天,河水上涨,没有冒险从水流遄急的河段渡河,选择了在水流最慢的河段渡河,正面攻打赵军全力坚守的渡口阵地。

    这也是汉军偏师北上后打的第一场硬仗,汉军将士才刚开始登船,漳水北岸的赵军弓箭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连绵不断,把汉军将士压得难以抬头,只能是以盾牌护身摇橹划桨,冲击北岸码头,然后汉军将士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后,才刚靠上北岸,赵军士卒马上就大举冲锋,妄图把汉军将士重新赶回漳水南岸。

    还好,担任开路先锋的汉军将士全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强兵,战斗力相当靠得住,即便是仓促迎战,汉军前军也依然守住了河岸阵地,保护住了后军的登岸道路,还不管赵军将士如何冲击猛攻都依然不动,先后多次打退赵军进攻,成功坚持到了汉军的第二轮和第三轮渡河军队登上漳水北岸。

    见情况不妙,受命守卫漳水渡口的范骜只能是让军队敲响战鼓,亲自率领一万多赵军发起总攻,妄图靠着兵力优势歼灭汉军的过河之军,汉军将士则咬牙硬撑,一边凭借血肉之躯结阵保护渡口,一边继续掩护后军渡河,足足硬扛了赵军将近两个时辰,好不容易才撑到近万汉军渡过漳水,逼得赵军被迫放弃进攻,撤回渡口北面的营地守营。

    再接着,汉军并没有急着向赵军营垒发起进攻,而是先搭建起了浮桥,保护着汉军偏师主力全面渡过漳水立营,然后仍然没有急着展开攻坚,选择了分兵砍伐木材,打算先赶造出足够的攻坚武器,然后再攻打赵军的营垒。

    不过这场仗并没有打起来,因为赵军范骜所部已经为北线援军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为了保存实力,不让汉军把南线赵军各个击破,漳水防线被汉军突破后的第二天晚上,事先得到张耳交代的范骜就主动放弃了漳水北岸的营垒,带着他麾下不到两万的新军连夜撤往邯郸,汉军斥候发现这一情况后,郑布虽然也有派军出兵追击,无奈赵队溜得实在太快,汉军追兵仅仅只是追上和重创了赵军的殿后军队,并没有伤到范骜军主力。

    大部分的范骜军顺利撤回邯郸战场后,邯郸战场上的赵军也达到了五万左右,虽然在整体实力上还处于下风,可是用来守卫邯郸坚城却已经绰绰有余。这一情况被报告到了张耳面前后,张耳当然是十分欢喜,除了去令张魇和陈泽等将,让他们全力守卫邯郸之外,又迫不及待的叫来了巨鹿守将之一的赵将刘间,命令他出面向汉军偏师诈降,佯称要向汉军偏师献出巨鹿城池,引诱汉军分兵来打巨鹿,乃至绕开邯郸直接来打巨鹿。

    为了取信于汉军,张耳还十分大度的让刘间向汉军偏师献上了赵军的巨鹿军情和城防地图,吃着张耳赏赐的俸禄,刘间也不敢不从,只能是马上答应。结果旁边的魏无知却提醒道:“恩相,是不是太着急了?汉贼军队现在都还没有抵达邯郸城下,没有必要这么快就派人出面诈降吧?”

    “一点都不急。”张耳自信的冷笑说道:“汉贼狡诈,肯定不会轻易相信我们的将领主动请降,即便生出贪念,也一定得反复试探之后才有可能吞饵,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派人出面诈降,先让汉贼看到希望,然后再布置假象,我们才有希望引诱汉贼分兵或者绕开邯郸,冒险来打巨鹿。”

    赵将刘间派出的诈降信使南下与汉军取得联系时,行进缓慢的汉军偏师才刚刚抵达邯郸城下,闻知有敌将主动遣使请降,郑布和李左车等人当然是马上在第一时间接见了赵将刘间派来的使者,不过在看完了刘间的请降书信后,李左车并没有轻下决断,而是先仔细向刘间使者询问了巨鹿敌情,然后才让卫士把刘间使者暂时带走,与郑布仔细商量此事。

    “广武君,怎么样?是真是假?”郑布迫不及待问道。

    “情报不足,暂时还无法分辨真假。”李左车摇头,又说道:“不过是诈降的可能非常之大,因为巨鹿现在的情况明摆着是张耳奸相布置的一个陷阱,我们如果分兵去取巨鹿,或者绕开邯郸去打巨鹿,都只会正中张耳奸相的下怀。”

    “巨鹿是张耳奸相布置的陷阱?”郑布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错。”李左车点头,说道:“张耳奸相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重兵守卫邯郸,扼住我们的粮道,同时引诱我们分兵去打巨鹿,乃至引诱我们绕开邯郸直取巨鹿,倘若我们中计,张耳奸相肯定会一边全力守城,一边从北线抽调重兵南下回援,到时候邯郸的敌人也会出兵北上,和他们的北线援军前后夹击我们,再加上又有巨鹿守军里应外合,张耳奸相就不但有很大把握打败我们,甚至还有希望歼灭我们这支军队。”

    “想得美!”郑布狞笑说道:“如果不是想等他抽调北线贼军南下送死,我们早就拿下邯郸了,还会给他这么多时间从容布置?”

    “但是我们也最好不要轻敌。”李左车微笑答道:“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现在我们最好是将计就计,乘着张耳奸相处心积虑布置巨鹿陷阱的机会,把他故意分散布置的军队各个击破,顺带着逼他尽快抽调北线军队南下送死,为我们的北线军队分担压力。”

    郑布点头,十分赞同李左车的建议,又问道:“那巨鹿来的请降使者怎么处置?”

    “虚与委蛇就行了。”李左车答道:“不管是真是假,先答应了那个赵间的请降再说,让他在巨鹿做好准备,等我们北上巨鹿时再起事接应,如此如果那个赵间是真的请降,等我们拿下了邯郸北上巨鹿时,他当然可以发挥巨大作用。他如果是诈降,也可以让张耳匹夫先高兴几天,然后更加意外和慌张。”

    郑布一听叫好,当即传来刘间派来的请降信使,一口答应赵将刘间的主动请降,还给了刘间信使一些赏赐,打发他返回巨鹿报信,然后一边让汉军将士加紧立营,一边组织人手砍伐木材,全力赶造包括配重式投石机在内的各种攻坚武器,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准备发起邯郸大战。

    张耳这边,郑布接受刘间请降的消息被带回巨鹿后,自信满满的张耳当然是欢喜万分,除了让巨鹿守军加紧准备守城外,又早早就去令恒山战场,让自己的头号亲信甘公(历史上决定张耳投汉还是投楚的关键人物)做好随时率领赵军主力回援巨鹿的准备,同时为了确保有足够的兵力破敌,张耳还派人向统领齐军的齐国大将田部送上厚礼,请他到时候率领齐队和甘公联手南下不提。

    邯郸这边,赵队除了把所有的军队撤回城内驻守外,也早早就做好了一应的守城准备,为了让汉军尽快发起攻城,张魇、陈泽等将还几次派出小股部队,主动跑到汉军大营门前辱骂搦战,妄图让汉军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就直接发起攻城,利用城防优势给汉军一个下马威。

    很可惜,汉军偏师主将郑布自打追随项康之后,礼义廉耻之类的道德文明什么都没学到,惟独是脸皮学得极厚,所以赵军的挑衅激将当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然后还是在花了足足七天时间,准备了足够的攻城武器之后,到了第八天的上午时,郑布才亲自率军出营,向曾经的赵国国都邯郸城发起进攻。

    赵军方面当然也有严密监视汉军动静,汉军主力出营还没有集结完毕,邯郸城里就已经是报警铜锣大作,轮值守军上城备战,城内预备队士卒紧急归队侯命,张魇、陈泽和范骜三将也匆匆登上邯郸南门,居高临下查看汉军动静。

    未时过半时,携带着大批攻城武器的汉军偏师主力六万余人,顺利推进至邯郸南门城外排开阵势,在城墙上大概查看了一番汉军情况后,被张耳任命为赵军南线主将的张魇嗤之以鼻孔,冷笑说道:“浪费时间,还以为汉贼能玩出什么新花样,现在看来,也和其他的贼军没有任何的区别。”

    陈泽和范骜点头附和,全都认为攻城汉军不值一提,更认定赵军当年连四十万秦军都顶得住,城外的区区六万汉军当然更是小菜一碟。最后,还是在汉军将士把配重式投石机在邯郸城外一字排开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武器的张魇和陈泽等人才生出一定警觉,从巨大投臂判断,猜到城外武器很可能是投石机后,张泽还向张魇说道:“张大兄,汉贼应该要用投石机砸石头了,你是主帅,最好还是不要留在城墙上冒险,先进城里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知道这是好友的一片好意,张魇推辞了几句后,还是接受了陈泽的劝说,离开第一线返回城内指挥部主持全局,临走的时候,张魇还也是十分好心的向张泽说道:“张兄弟,一会汉贼开始投石以后,你也不要冒险留在城墙上,进城楼里去避一避,我是为你好,千万不要大意。”

    陈泽答应,张魇也这才领着范骜和自己的亲兵下城,上马返回位于郡守府的赵军指挥部,结果策马没有走出多远,张魇突然听到城上传来了一阵惊呼,然后还没有等张魇回头查看情况,巨大的呼啸声就已经冲天而降……

    “轰隆!”

    劲风吹来,刮面如刀,仍然还是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骑在马上的张魇就已经直接摔在了地上,摔得晕头转向间,张魇赶紧在旁边亲兵的惊叫声中细看时,顿时就惨叫出了声音,“我的媪啊!”

    惊叫过后,张魇还裤裆一热,一股滚烫的液体突然浸湿了他腰上的直绔……

    不要怪张魇胆小,主要是场面太吓人了,一块少说也有一百多斤重的巨石,竟突然出现在了张魇的前方,把张魇的战马脑袋直接砸成了肉酱不说,又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几尺深的大坑!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差点把张魇从头到脚直接砸成肉酱!

    轰隆!

    更大的沉闷声音突然传来,斜躺在地上的张魇又亲眼看到,他头上的邯郸南门城楼,就象是被一记鬼神巨拳直接砸中了一番,房顶竟然直接粉碎倒塌,化为了一片被墙壁包围的瓦砾废墟!

    “出什么事了?”这是张魇心里的第一反应,而再接着,张魇又马上象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陈泽兄弟,你千万别真的听了我的劝,真的进了城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