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末世正能量 > 第718章 夜访霍府

第718章 夜访霍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71章  夜访霍府

    会议结束之后,霍乾坤返回霍府。在过去这几天的事件当中,霍府也受到了影响和冲击,幸而防御工事坚固,加上府内机甲强大、护卫们战力强悍,并及时启动了能量护罩,才得以保全。

    李妍被女巫兰达变成怪物的消息早就通过直播系统传遍全市,霍夫人为此已经流泪多次。她与霍乾坤末世里屡遭不幸,亲戚损失殆尽,只剩下李妍一个。可以说,天之骄女般的李妍承载了霍氏夫妇关于未来的一切希望,如今她却在万众瞩目之下被变成了一个极其吓人的怪物,可谓不幸之极。

    念想着这些,霍夫人深夜未眠。当她察觉丈夫回来之后,急忙关切地迎出来,询问李妍的下落。

    霍乾坤边走边柔声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林队长已经亲自前去寻找了。有他出马,必定可以寻回妍妍。”

    林在山的本领霍夫人已经看到了,听了丈夫之言,稍觉安心。“可就算把妍妍找回来了,又怎么让她变回原样呢?万一……变不回,让妍妍今后怎么活呀?”

    “你不要凡事往坏处想,守着林在山这种天纵奇才,妍妍八成可以恢复。退一万步讲,就算妍妍恢复不了,她照样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的好孩子。有我霍乾坤在,谁敢嘲笑她是怪物?”

    “可那副样子……妍妍怎么嫁人呢?”霍夫人终究是女子,对容貌丑陋的特殊体验要比丈夫深刻得多,“那个陈更新果然是个败类、窝囊废!他在关键时刻竟然置妍妍于不顾,只求自保!”

    “所谓患难见真情,经此一劫,妍妍至少可以看清这个绣花枕头的真面目,从此再也不会为他迷惑。这未尝不是好事。”霍乾坤稳稳地坐在沙发上,摩挲着自己的胡子。

    霍夫人素知丈夫眼光独到、见识不凡,听他如此乐观,心情顿时又好了一些。“你连续忙碌这么长时间,一定没好好吃饭吧?我这就吩咐厨房给你弄点夜宵。”

    霍乾坤咪了一口茶,叹道:“原来与何笑天争长较短,以为已经尽识天下英雄;这周里连续遭遇盗火者、女巫兰达和林在山,才知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中城合5万幸存者之力,竟然敌不了上述三者中任意一人。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从此时起,我们必须重建自知之明、调整姿态、低调做人,否则,将很快被淘汰,沦为末世幸存者里的中下层,甚至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问题真得有这么严重吗?”

    “只怕比我说的还要严重十倍。”

    //////

    霍氏夫妇正在谈心,突然听到外面护卫喝道:“站住,你是谁?竟敢夜闯霍府?”

    “我是林在山。”

    “啊!林队长?对不起,我狗眼不识泰山,没能认出您来,请您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没关系,是我故意要被你们发现的,不怪你。”

    霍氏夫妇听到林在山的声音,急忙冲出去迎接,在晶体灯的照明之下,看到林在山怀里抱着一个人站在院落中。

    霍乾坤惊喜地问道:“林队长,你怀里的可是李妍?”

    林在山尚未答话,李妍自己先哭着回应道:“是我,舅舅。”

    霍氏夫妇冲上前几步,近身查看,发现果然是李妍,她已经恢复原貌,赤身,只裹了一件男子的旧外衣。“妍妍,你……你回来就好!快点进屋!”

    林在山放下李妍,然后被霍乾坤邀请到客厅叙话。霍夫人和2名女仆搀着李妍前去更衣。

    “林队长辛苦了,此行可遇到了什么阻碍吗?”

    “只是遭遇了智慧型植物。幸亏我及时赶到,否则,李妍已经被吞吃了。”

    “啊?”霍乾坤听了林在山叙述寻找李妍的经历,惊出一身冷汗。此时霍夫人在门口冲丈夫使个颜色。霍乾坤会意,满脸笑容连连向林在山致谢。他们夫妇刚才初见李妍,发现她赤身露体,忧虑她吃了林在山的亏;而刚才霍夫人亲自问过李妍,确信外甥女安然无恙,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对林在山的感恩之情也似涛涛江水一般猛涨上来。

    “林队长,你在中城好像还没有住处吧,今晚就请屈尊住在我这里吧。”

    “有劳了。”林在山本来是打算找一个僻静点的地方练功的,但能与霍乾坤面对面交流中城治理问题也很重要。

    他与霍乾坤都是大局为重的人,很快自然而然地谈及中城局势及有关工作。

    霍乾坤试探道:“我见到林队长之后才知道星魂学竟然如此重要、高深和强大,如果我没猜错,这一领域可是决定人类进化方向乃至前途命运的关键。”

    “的确如此。”林在山对霍乾坤使用的“星魂学”这个术语颇感满意,“谁更好地掌握了星魂学,谁就会在末世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当掌握到一定程度之后,别说对付僵尸、变异兽、虫族、鼻涕虫病毒这些威胁,就算是星魂牧者、女巫兰达、盗火者等也不在话下。何况,盗火者等强者本质上也是星魂学发展的产物。”

    “据我所知,我们中城原有这些市民在星魂学上都所知甚少。您可愿意在我们当中推广普及?”

    “那是必须的!只靠个体的力量是不可能掌握好星魂学的,因为星魂学可不是那种坐在书斋里就能背会的学问,它的基础是星魂符号的标记——这是一种类似入世苦行的生命实践——这一实践必须建立在个体与世界的有效互动的基础之上。一个人必须经历善恶的选择、良心的拷问、生死的考验,才有可能主动标记星魂符号;发展和团结更多的志同道合者,互相协作、同心共进,这既是习练星魂学的必然选择,也是一种拯救世界的基本方式。”

    “原来如此。”霍乾坤从座而起,向林在山深鞠一躬,“林队长,霍某不才,愿意做您在中城的第一个星魂学学生,恳请您能不吝赐教。”

    以霍乾坤的年龄、辈分和资历,他能向林在山一个小年轻恭敬拜服并且甘居学生,足见生存之强烈了。

    林在山不是倨傲之人,他起身还礼,回应道:“霍先生如果肯率先垂范、先行先试,那是再好不过。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传授的星魂学属于正能量体系,它的习练需要用心诚挚、表里如一。须知星魂符号可不认表面文章,更不会被忽悠。自欺欺人,不但学不好,还会遭受反噬。”

    “我诚心诚意接受林先生教诲,绝无二心!”

    林在山点点头,低级星魂者想在他面前撒谎几乎是不可能的。

    霍乾坤大喜,当即请林在山上座坐定,又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这时仆人送上酒菜,二人边吃边谈。

    席间,林在山有选择地向霍乾坤介绍些入门性的知识,传授了一、两种基础的习练法门,并提醒了本阶段的各种注意事项。霍乾坤也是资质极佳之人,领悟得很快。他此前通过自行摸索加上巧取豪夺等诸多手段也混到了五级星魂后期,原以为在末世人类中也算得上顶尖的存在,但经林在山介绍和剖析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所谓五级不过是一种假象。

    为什么说是假象呢?因为:第一,这个五级星魂不是主动标记和原发的,而是被某些强大的存在恩赐的或者说是借用来的,对方既然可以赐给你,也可以随时剥夺;第二,这种五级星魂状态并没有真正激活各种星魂基因,更没有强大的星魂代码作为驱动,因而是境界极低的;第三,霍乾坤主要是作为一个管理者而经历末世的,他缺乏在一线的生死考验经历,所以也无法掌握充分发挥既有星魂能力的有效方法。

    听了林在山的指点,霍乾坤宛若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在短时间内星魂境界竟然有了明显的提升。

    //////

    霍乾坤在事关大局的问题上与林在山的立场非常一致,而在许多细枝末节上的看法上也与后者不谋而合。二人谈得愈发热切,颇有几分相见恨晚之意。

    突然,外面传来李妍的惊叫声。林在山立即循声瞬移到李妍的卧室,看到一身浴袍的李妍正惊慌地望着地下打碎的镜子连连后退。

    “出什么事了?”林在山第一时间就将周围情况探查清楚,确认并无外敌来袭。

    李妍一头扑入林在山的怀里,颤声道:“我刚才……产生错觉,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怪物的模样……我怕!”

    “没事的,你已经完全恢复原貌了。”

    “你能保证我不会再变回怪物吗?”

    “我保证。”

    李妍见林在山语气坚定、信心十足,心中稍慰,“现在全世界都看到了我变成怪物的样子,他们一定会嘲笑我、害怕我、躲避我,拿我当娱乐谈资。”

    林在山扶李妍坐下,安慰道:“你想多了。现在是深度末世,什么样的怪事情都会发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每个幸存者都是怪物,谁又有资格嘲笑你?”

    “那你会怎么看我?”

    “在我看来,只要保持本心不失,偶尔客串一下怪物、体验一下别的物种的生活,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时霍氏夫妇已经后脚跟了进来,见李妍安然无恙都长舒一口气。

    “舅舅、舅妈。谢谢你们操心。我想和林在山聊几句,你们就安心休息吧。”

    霍氏夫妇含笑点头,连连称好,立即转身离开,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在山,你说话的时候离我近一点好吗?”李妍的语气带着一点幽怨,等后者走到跟前,她眼泪哗哗,抽泣起来。

    林在山蹲下身,劝解道:“这只是一个小挫折,你不要挂在心上。如果你感觉难受,那就发愤图强,等你进化到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去找那个女巫兰达,让她为自己的肆意妄为付出代价!”

    “我不是在为变成怪物的事而哭,我……我还有机会变强吗?”

    “当然。你是我见过的天资最好的人之一。”

    “你肯帮助我进化变强吗?”

    “我乐意之至。”

    李妍笑中带泪,“你为什么总是能够这样的坚强和无私呢?难道你真得是叶晶莹所说的,上天派遣到凡间拯救我们的天使吗?”

    “我哪有那么多神鬼传奇?我就是普通的农家子弟,从小到大都是穷丝,还经常被人嘲讽。基本上,在大多数人眼里,我就是个活不过3章、帅不过3秒的扑街二货。”

    李妍忍不住噗嗤一笑,“这么看你的人都是有眼无珠之辈,他们估计现在都已经被末世灭绝了;而你却不仅还活着,而且越来越强大。你用自己的经历为末世所有人上了深刻的一课:坚守美好的信念、保持人性的光辉是末世进化的最强之道,谁敢鄙视正能量的进化模式,谁就活该被淘汰。”

    “你能理解这一点,我衷心感谢和祝贺你。”

    “不仅是我,整个中城的将来就要依靠你的带领了。你现在已经是万人之上了,你会不会鄙视我?”

    “肯定会。”林在山的回答令李妍颇感诧异,他接着道:“你知道我鄙视一个人的最狠辣方式吗?”

    李妍摇摇头,“我很想知道充满仁爱之心的林大队长是怎么鄙视他人的。”

    “我拯救那些鄙视我的人,让他们过上比我更安全、更幸福的生活,让他们从内到外体会到有我存在的好处。然后,有朝一日,我会飘然而去,只给他们留下最美好的记忆。我用这种方式去鄙视人。”

    “能这样被你鄙视的人应当懂得惜福。”

    “虽然福分和运气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被异能调控的,但本质上它们受制于星魂学的习练境界。”林在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解起星魂学的高深知识。

    李妍听着林在山的“说教”,感到无比的安心和愉悦。她舒适地侧躺到床边,轻声道:“在山,你能就这么看着我、对我讲话吗?我想听着你的声音入睡。”

    “不如我唱首歌,用手机录下来,然后滚动播放给你听?”

    “不,我要你本人在身边!”

    林在山与李妍只是“朋友关系”,深夜待在李妍的闺房里于礼不合,何况李妍的长辈就在不远处。他站起身就要回绝,看到李妍紧张、失望、惊惧的神情,又有些不忍心,想到她刚受过惊吓,正是脆弱时刻,自己不应该拘泥于礼数而置她的安危于不顾的,当即点头道:“也罢。我就顺便为霍府和你的闺房加装一些安全防护措施。”

    李妍闻言方才舒展容颜,在林在山的自言自语中,带着安详的微笑慢慢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