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253 拨开云雾见光明

253 拨开云雾见光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师尊”

    风奈何眼中满是不甘之色,但师尊有命,他不得不从,只能缓缓放下手中龙剑,对着叶新等人冷哼一声后,便不再多言。

    青城子缓缓迈步上前,望着叶新,双眸之中有复杂的色彩闪动。

    “神州命运,天下苍生,一切皆系于你身,叶新,我相信你一定能创造奇迹,因为你代表着无限的可能。”

    “我,代表着无限的可能?”

    叶新微皱眉头,困惑地看向这位世外高人青城子,不太明白这句话所指的深层含义。

    隐约之间,他觉得青城子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矛盾和纠结,让自己猜不透究竟是为何。

    “待到未来,一切自会明晓。”

    青城子微微一笑,话语中饱含深意,叶新闻言也不再多问,他如今最重要的,是为彻底灭杀狱寒魔尊做准备,其余一切,都可以之后再说。

    “青城师祖,天门的那位存在,还有话嘱咐烟染带来给您。”

    李烟染朝着青城子躬身行礼,据她所知,青城子的辈分比她想象的还要高得可怕,似乎已然存活无尽岁月,乃是一尊活化石般的恐怖存在。

    “天门之主言,请青城剑仙共赴魔都,商讨开天大事。”

    李烟染凝声开口,将天门之主交代的话语一字不差地说出,表情郑重无比,虽然她不太明白天门之主究竟在说什么,但却猜得到,这其中定然隐藏着惊天大秘。

    “开天”

    青城子闻言身体猛地一震,不禁喃喃自语,面色凛然,他抬头眺望魔都方向,露出一抹自嘲之色:“无尽岁月过去,世间哪还有什么青城剑仙?只剩下一名垂暮老人,苟活于世罢了。我与那个人一生都在争斗,虽然从没有真正赢过,但也一直不认为自己就肯定会输,但最终事实证明,还是那个人赢了,我青城一脉,输得心服口服。”

    说完这段话后,周围所有人都怔怔地愣在原地,面露困惑之色,不太明白青城子到底在说什么。

    青城子微微侧身,看向身后的几名弟子,正色道:“风奈何,陆星河,秦无名,楚远歌,你们四人随我一齐前往魔都,相助天门之主,为神州天下苍生,倾力一搏,拼死一战!”

    “师尊,天门与我青城山乃生死大敌”

    “奈何,我与那个人的恩怨,天门与青城山的纠缠,不应影响整个神州天下的未来命运,开天之事,真的太过于重大,牵扯万古,关乎苍生,待抵达魔都,为师自会将一切缘由都告知你们。”

    青城子开口打消风奈何的疑虑,他的面色异常凝重,说出的话语令所有人都是心中大惊。

    这什么开天之事,为何听起来感觉比天魔之乱还要重大?!

    青城子朝叶新等人微微点头,又深深看了李子衿一眼后,便祭出一只花船,带着四名弟子准备离去。

    “师尊,徒儿也想跟诸位师兄一起前往魔都。”

    一道轻巧婉转的女子声音响起,只见仙气飘飘的成云兮身披七彩丝带,脚踩五色祥云,从天缓缓而降,身边还带着银发金瞳的少年暮霖。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

    风奈何等人疑惑地开口,青城子不由面色微怒,厉声喝道:“云兮,为师不是让你和暮霖在青城山中待着,哪儿也不准去吗?”

    “师尊,不是云兮不遵师命,是上次打伤我和暮霖的恐怖独眼巨兽再次出现,云兮不敌,才利用迷雾花船逃离青城山的。”

    “恐怖独眼巨兽?”

    青城子闻言皱眉,而叶新则心中一惊,凝声说道:“那只巨兽名为大日,我三年多前曾在玉龙雪山中见过。”

    “大日巨兽”

    青城子不由双眼微眯,随即发出一声冷哼:“哼,原来是那只贪宝的畜生,趁我不在青城山坐镇,竟敢觊觎我青城山中的宝贝!不用管他,他在青城山讨不了好的,如今前往魔都要紧,云兮,既然如此,你便跟随为师一齐前往魔都吧。”

    “云兮谢谢师尊。暮霖,你跟着我一齐去。”

    成云兮委屈的小脸顿时露出笑意,她拉着暮霖,准备跟着一齐登上迷雾花船,却见暮霖不为所动,目光紧紧盯着薄纱遮面的李子衿。

    “子衿姐姐,是你吗?”

    暮霖的声音响起,不少人顿时面露古怪之色,李子衿身份神秘,乃是前朝公主,更是天池烟染仙子的母亲,这名奇怪的银发少年,怎么会喊出子衿姐姐的称呼?

    而叶新却是心中凛然,他十分清楚暮霖的来历,八百年前,无极君因为要葬入天妖神棺,早早便将暮霖送上了长白山天池。

    所以,直到百年前的那场神州大动乱,少年暮霖一直生活在天池,从不曾长大,虽然在大宁颠覆后暮霖神秘失踪,但在十五年前却又被妙修子带回天池,并临死之前将其收为弟子,从此跟在秋叶真人的身边。

    所以,暮霖称呼李子衿为姐姐,这一点都不奇怪,百年之前,两人定然早已相识,说不定,李子衿都是暮霖看着长大的。

    “暮霖神子,我是李子衿,上次在雷族秘境来去匆忙,所以并未与你相认。”

    李子衿的双眸之中有异彩闪动,随即她略微迟疑后,继续说道:“你随云兮姑娘一齐去魔都吧,那个人,或许需要你的帮助。”

    “那个人?难道是”

    少年暮霖的神色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金色瞳孔中绽放有夺目神芒,他缓缓平复下心情,皱眉问道:“子衿姐姐,你不去魔都吗?”

    “呵。”

    李子衿忽地冷笑一声,那双惊艳的眸子变得有些落寞,幽幽自嘲道:“那个人只请了青城剑仙,或许并不希望我去吧。”

    “子衿姐姐,你”

    “母亲,那位天门之主特意嘱咐我,魔都共商大事,天池一脉,必须全部到场。”

    李烟染闻言忍不住开口,自己的母亲与那位天门之主之间,似乎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存在着。

    李子衿的身体不由一颤,随即眸光闪动,轻声问道:“烟染,除了这些,他还与你说了些什么?”

    “其他倒没有什么,只是有一件事需母亲作主,那位天池门主,曾提过想认我为干女儿。”

    “干女儿”

    听到李烟染的话语,李子衿的眸光突然变得冷冽无比,全身散发出凌厉的气息,她寒声说道:“他以为他是谁,还想认我的女儿为干女儿,简直痴心妄想!哼,天池一脉,没有我李子衿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前往魔都!”

    李子衿说完之后,又冷冷地瞥了一眼叶新,随即转身直接踏天而去,不再管这里的任何事情。

    “这”

    叶新心中愕然,李子衿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临走前的那冷冷一瞥,更是让他觉得莫名其妙。

    天门之主要认烟染仙子为干女儿,与我叶新有什么关系?就算天门之主真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也没必要把气撒到我叶新头上吧?

    “呵呵,烟染仙子”

    叶新望着李烟染复杂的目光,不禁露出尴尬的笑意,李烟染勉强微笑回应,凝声说道:“叶公子,魔都之行,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灭杀魔尊,守得神州和平,我的几位师姐妹,就交给你了。”

    李烟染随即转身紧随自己的母亲离开,叶新只能点头,而周露痕则忍不住红了眼眶,呼喊道:“师姐,你不去魔都了吗?若是露痕真的死了怎么办,连师姐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呜呜,好伤心,呜呜”

    “哈。”

    看到周露痕伤心欲绝的小模样,明明是很凄凉伤感的画面,一旁的叶新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叶大魔头,找打!”

    周露痕挥动着小拳头,对着叶新露出凶狠的模样,而已经离开到远处的李烟染倏地回头,眸中亦有晶莹的色彩闪动。

    “我一定会去魔都的,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她用只能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随即强忍住泪水,转身离开洪泽湖畔。

    “叶兄弟,告辞!”

    李小狼、李洪威等天池一脉的其余人纷纷拱手,随后转身离去,最后只剩下秋叶真人,依旧站在原地,不知还在等什么。

    “问世间情为何物?哎”

    青城子忽然莫名其妙地长叹一声,随即踏上迷雾花船,凝声开口:“叶新,我们在魔都等你。”

    叶新郑重点头回应,可以想象得到,巨城魔都,必将风起云涌,自己是生是死,唯有一场大战可知。

    “秋叶师傅,暮霖去魔都了。”

    暮霖临走之前,向着秋叶真人微微躬身行礼,不知为何,他对秋叶真人似乎更为敬重。

    空间一阵波动,迷雾花船瞬间消失不见,青城一脉,天池一脉,几乎都走光了。

    洪泽湖畔,只剩天下群雄面面相觑,很多人都还云里雾里,根本搞不懂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叶新,七日奇毒,可困住狱寒魔尊,亦可克制魔化生灵,这万里江山魔气滚滚,百万生灵惨遭侵蚀,就靠你的血了。”

    “靠我的血?”

    秋叶真人说完便转身离去,叶新闻言有些发懵,他抬头眺望远方,虽然狱寒魔尊被困在识海,但大战其实还在继续,神州无数强者无畏地冲在最前线,与百万被侵蚀的魔化生灵战斗着。

    “叶新,秋叶真人的意思,应该是你的血可以救人,所以你赶紧放血救人吧。”

    火尽阳昂着头角峥嵘的大脑袋上前,差点被叶新一脚直接踹飞到魔化生灵大军中,他低头沉吟,紧皱眉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魔化生灵,确实是难以解决的大问题,如果自己的血真的可以救他们,叶新不介意放血,但得找到合适的法门才行。

    “叶新侄儿,我水家存有妙法,你只需提供一滴本命精血即可。”

    水渲渲手中捧着一只羊脂玉净瓶走上前来,叶新见到水家的传承至宝三清圣水瓶,顿时明白这位水家之主所说的妙法为何了。

    叶新没有拒绝,一滴精血解救百万生灵,自己的功德无量,他凝炼出一滴饱含七日奇毒的精血,交给水渲渲。

    “洪泽湖水,出。”

    水渲渲将一滴精血放入三清圣水瓶中,随即祭出圣物,引整片洪泽湖的湖水升入天空。

    “风起天地。”“雷动三千。”

    有风家的高手和雷武一齐相助水家之主,他们看明白该怎么做了。

    天地之间,顿时风起云涌,漫天雷电滚滚,磅礴大雨如同九天银河,倾泻而落。

    这一日,自洪泽湖畔,至长白深山,万里山河秀丽如画,魔气消散,雨过天晴,有如拨开云雾见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