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245 苏小凉再临

245 苏小凉再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叶新将身体的控制权再次交出去,如今,他没有任何资本同狱寒魔尊相抗衡,虚弱的神识只能再次缩回须弥空间中。

    听到狱寒魔尊铿锵有力的话语,叶新的心中不由一阵好笑,这位生死大敌,主动送上诸多天地灵物,供他滋养壮大神识,还主动要求替他护法,自己岂有拒绝之理?

    凭借这些天地灵物,叶新有信心在七日之内,炼成灭神兵的第一层法门,聚剑式。

    什么天机道的无上传承,什么合作共赢的关系,什么天元金铃的推算演化,不过是叶新在忽悠狱寒大魔王而已!

    七日一到,便是生死之劫!

    自己的肉身,绝不允许其他人所掌控,他与狱寒魔尊之间,形同水火,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正当叶新准备沉下心神,全身心投入到灭神兵的修炼当中时,狱寒魔尊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大兄弟,本尊心中有着些许困惑,不知你能否为本尊解答一二?”

    “狱寒魔尊,如今你我已经达成广泛共识,咱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心中若有什么困惑尽管问出来,叶某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新故作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心中想着,不管是什么困惑,只要狱寒魔尊敢问,他就敢答,至于信不信的,就由狱寒魔尊自己猜去吧!

    他如今的命运捏在狱寒魔尊的手中,而狱寒魔尊也为了寻到天元金铃而有求于他,在互相提防的同时,双方心中都明白,短时间内他们都是不会大动干戈的。

    所以,叶新十分清楚,装作毫无保留的答疑解惑,便可以为他与狱寒魔尊之间的信任,打下坚实的基础。

    “哈哈,叶大兄弟,真是敞快,本尊便有话直说了,刚刚你的妹妹木子沁有提到,什么不一样的,这百年以来什么的,究竟是在说什么意思?”

    “什么不一样的,百年以来什么的?魔尊阁下,您到底是想问些什么?”

    叶新闻言发出不解的声音,他一时间有些发懵,确实没听明白狱寒魔尊到底在问什么。

    “呵,本尊是说,听刚刚你妹妹木子沁所说的意思,你们俩,好像已经至少活了百年之久?”

    “哈。”

    叶新顿时心中一惊,狱寒魔尊已经说的这么简单明了,他瞬间就明白过来。

    小沁这丫头,真是说话太不小心了,大梦百年,可是他们最大的秘密,关乎他们的未来命运,不管对任何人,都绝不能轻易暴露的!

    “呵呵,叶大兄弟,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说也无妨”

    “狱寒老哥,你都叫叶某大兄弟了,叶某怎会对你有所隐瞒?事情是这样的,刚刚我妹妹的意思,是指自从大宁皇朝颠覆之后,百年以来,我们整片神州大陆,还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死而复生!她是在担心,肉身脱离掌控后,我是否会彻底身死道消、神魂尽灭。”

    “哈哈,原来竟是这样,是本尊多想了,叶大兄弟与木子沁妹妹的深厚感情,本尊真是万分羡慕。”

    狱寒魔尊发出爽朗的笑声,仿佛对叶新的话语深信不疑,随即又继续问道:“那叶大兄弟,你和木子沁妹妹,是亲兄妹吗?还是”

    “当然是亲兄妹!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们更亲的兄妹了!”

    “那为何叶大兄弟姓叶,木子沁妹妹姓木呢?”

    “我随父亲姓叶,小沁随母亲姓木,这二十多年来,我们兄妹俩在一起相依为命,从不曾分离。”

    叶新随口乱说一通,他才不会过多的考虑逻辑是否严谨,因为只有回答的越快,才能显得越是真实。

    一切逻辑,都是可以圆回来的。

    “叶木”

    狱寒魔尊不禁微皱眉头,口中喃喃自语道:“难道,叶仙尘最终娶了木家的女人,并没有和冰绡仙子在一起?洗玉仙子,自然之灵,木家后人,似乎确实很有可能”

    他的眸中有着异样的色彩闪过,洗玉仙子身为自然之灵,若是真的能走出不同的道路,借木家后人轮回重生归来,确实是概率最大的。

    因为,木家的血脉属性,与自然之灵最为接近。

    听到狱寒魔尊的喃喃自语,这下轮到叶新困惑不解了,他理清狱寒魔尊的逻辑,一时间愣在当场。

    狱寒魔尊所说的叶仙尘,究竟是谁?传说中的洗玉仙子,又是什么人?这两个名字,似乎与自己,与木子沁,都有着莫大的关联。

    “狱寒老哥,你刚刚所说的叶仙尘,还有洗玉仙子,是什么人?难道是我叶家还有木家的先祖吗?”

    “叶仙尘,不是你叶新的父亲吗?”

    狱寒魔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人的儿子,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名讳?

    “叶仙尘?我的父亲?”

    叶新闻言只觉得大脑一阵发懵,愕然说道:“我的父亲,名为叶道明,并不是什么叶仙尘,狱寒魔尊,你可能搞错了。”

    “叶道明?难道那天见到的那个人,只是叶仙尘的后代?可是,两人的气质完全一模一样,而不死道友提供出来的消息,应该也不会有错才对。”

    狱寒魔尊与叶新同时陷入迷惘沉思之中,他们自己也明白过来,双方的某些认知似乎有矛盾也有契合,真相到底如何,谁也不能确定自己就是对的。

    “狱寒大魔王,叶某要闭关修炼,好好推算天元金铃的具体位置,关于你的这些困惑,待七日之后大功告成,我会去寻自己的父亲问个清楚,到时候再给你答案。”

    “好,不着急的,本尊只是好奇而已,叶兄弟你安心推演,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本尊为你护法七日,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你的!”

    叶新随即沉浸在灭神兵聚剑式的修炼当中,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神识波动出现,他看得出来,狱寒魔尊对于木子沁似乎非常好奇,很可能与他偶尔提到的洗玉仙子有关。

    但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早日夺回肉身才是正道!

    而在外界的狱寒魔尊眼中,叶新定然是在为他尽心推演着天元金铃的下落,为了活命,为了重夺肉身,他别无选择。

    狱寒魔尊飞临半空,缓缓闭上双眸,盘膝坐于那条汹涌澎湃的黑色大江之上,有诡异的黑水缠绕其身,壮丽的洞天画卷铺展开来,瞬间映照天地苍穹,可怕天魔剑横空而立,吸收着漫天的黑色气息,散发有恐怖的威压。

    洞天之境,便是泼墨出洞天世界的瑰丽画卷,虽然如今还很是模糊,但却是修行的根本所在。

    当这幅瑰丽画卷变得清晰可见,道果雏形所演化而成的神兵利器、天材地宝可以飞出洞天杀敌御术,便代表着洞天之境已然小有成就,俗称小成之境。

    初成,小成,大成,圆满,巅峰!

    洞天之境,必须经历过这五层境界的演化,体内的洞天世界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威能,每一次进阶,自身实力都将是质的飞跃!

    如今,狱寒魔尊一边为叶新护法,一边借助黑色大江开始修行,自身的洞天世界慢慢变得清晰,从初成向小成一步步进发。

    “轰!”

    突然,又有巨大的声音响起,震慑云霄,响彻天地之间。

    “嗯?竟然又有人来砸仙门?”

    狱寒魔尊倏地睁开双眼,心中一凛,难道,是木子沁又转身回头,欲破开冰绡仙宫?

    他慌忙纵身飞出,来到仙门之外,看到的却不是先前的萝莉少女,而是一名红衣古风女子。

    衣袂飘飘,发丝飞扬,苏小凉怀抱古琴,一抹特有的风韵浑然天成,仿佛是天上仙子下凡、月宫嫦娥临世,散发有缥缈出尘的气息。

    如果是叶新看到,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如今的红衣苏小凉,比之原来,更加的自信与从容,惊艳之余,眉目之间多了几分仙气萦绕。

    她的身前,冰绡仙宫外,插着一柄古剑。

    “上古杀剑,绝仙剑。”

    狱寒魔尊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灵宝天尊的诛仙剑阵,凶名赫赫,在灭神之战中不知斩杀了多少仙神。

    杀剑之威,真的就是杀出来的!

    “狱寒魔尊,让叶新出来见我。”

    苏小凉轻启红唇,缓缓开口,她今日其实不是来解救叶新的,而只是带过来一句话。

    “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对本尊说话!本尊告诉你,叶新已经被彻底灭杀,不会有机会出来见你的!”

    苏小凉闻言抬起目光,紧紧盯着浑身魔焰汹涌的叶新,眼中有着悲伤落寞之色。

    “我是叶新的姐姐,我来,只是想给他带一句话。”

    狱寒魔尊对上苏小凉的那双眸子,顿时心中一凛,眼前的这名红衣女子,体内沉睡有绝强的恐怖力量。

    “姐姐?肯定不是亲姐姐了,你有什么话,便赶紧说吧,本尊自会转告叶新,如今的叶新,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无法出现,待七日之后,才可能有希望重生归来。”

    “他果然还没有死。”

    苏小凉不由微微一笑,随即凝声说道:“我家主上,会在魔都等他。”

    话音刚落,苏小凉便直接转身离去,留下绝仙古剑仍旧插在冰绡仙宫的门前。

    “原来你是天门中人!放心吧,魔都之行,必将前往,就算叶新不去,本尊也会带着他的肉身赴约而至,绝不失约。”

    待苏小凉的红衣身影消失在雪山尽头,狱寒魔尊的目光又落在冰绡仙宫门前的绝仙古剑上,这柄上古杀剑的品阶超乎想象,绝不是天魔剑可以比的!

    “灵宝的杀剑,本尊还是不碰为好。”

    狱寒魔尊微微摇头,叹息一声,然后便直接盘坐于绝仙古剑上方的虚空之中,缓缓闭上双眸。

    天地之间,风云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