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231 不死杀崩十妖王

231 不死杀崩十妖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有。待我取剑归来。”

    雷武郑重开口,而后目光看向身旁的优优,微微点头。

    他心中明白,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只有夺取雷吟仙剑,接受雷族传承,才能重筑道基,王者归来!

    优优沉默不语,直接抓着雷武登天而行,飞临恐怖雷泽的上空。

    “优优姐,如果我回不来”

    “你回不来,我会杀到天崩地裂,杀到雷泽干涸,杀到神魂尽灭,杀到身死道消!”

    优优直接打断雷武的话语,眼中绽放无比坚定的信念,她与雷武之间,早已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儿,一如过去,好似从不曾改变,雷武微微一笑,而后直接转身。

    “等一下。”

    优优再次开口,叫住雷武。

    “嗯?”

    雷武刚一回头,就见优优迈步上前,重重地吻住他的唇,他倏地瞪大双眼,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而死。

    “我等你,取剑归来。”

    优优深深看了雷武一眼,而后一步踏出,来到叶新的身边,直面不死阁主与九天魔尊,有熊熊战意,滔天而起。

    “呵。真是让人感动,可惜,可惜。”

    不死阁主轻抚手掌,微微一笑:“叶新,别说本尊没给你机会,他们两兄弟谁能夺得仙剑,就看看他们各自的造化了。”

    “你觉得,你赢定了?”

    叶新看着雷武被恐怖的雷泽吞没,全身爆发无边杀意,目光冷冽地盯着不死阁主。

    雷武是自己的好兄弟,他的道基已然崩塌,却以尚未入境的凡胎,毅然深入恐怖雷泽,与自己的亲生大哥争夺仙剑,兄弟相残!

    这一切,都是拜不死仙阁所赐!

    “呵呵,可不赢定了吗?同样的血脉之力,第八境的巅峰强者,对上尚未入境的蝼蚁,你说谁会赢呢?”

    不死阁主冷笑连连,雷族秘境尽在他的掌控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阻止他救出魔尊。

    今日过后,整个神州天下,都将匍匐在不死仙阁的脚下,瑟瑟发抖!

    “我觉得,蝼蚁不一定会输。”

    忽有一道声音传来,一名可怕大妖飞天而至,赫然正是十大妖王之一的白蚁王。

    叶新双眼微眯,白蚁王的背后,竟然生有轻薄的白色双翼,让他能轻易地飞临高空。

    闪电王、银狼王以及黑熊王、金蛇王,紧接着也出现在场中,他们眼中有着深深的忌惮,却都死死盯着不死阁主,目露凶光,充满恨意。

    “不过是抓了几只小妖做点研究而已,至于对本尊如此仇恨吗?也罢,今日将你们全部灭杀,妖兽一族,便可成为本尊最大的实验基地!”

    不死阁主的目光一凝,绝强的气势爆发开来,已然登临第九境的他,完全无惧于一切!

    “唳!”

    金翼横空,鹰掠九天!

    向往神鹰展翅腾空,飞临绝巅,其背上有一棵桃树生长,盛世的桃花绽放开来,天地之间,洒落点点莹光。

    神鹰王与桃花王一齐到来,原先就在场中的熊猫王、天鹅王也走出人群,共同围向不死阁主。

    惊天大战,一触即发!

    “嗷呜!”

    一声怒吼,大宝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直接冲向不死阁主,拉开大战的序幕。

    “杀!”

    十大妖王在同一时间动了,凶威盖世,妖气磅礴,全部都以最强的形态杀向不死阁主。

    所有人都骇然失色,十大妖王同时围杀不死阁主,真是太恐怖了,整个世界瞬间风起云涌,天地似乎都在颤抖。

    见到这一幕,叶新一时间有些发懵,十大妖王,为何会对不死阁主,拥有如此大的恨意?!

    竟然连大宝都直接奋不顾身,主动冲杀上去!

    惊天围杀下的不死阁主迎风而立,面色淡然,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似乎并没有将十大妖王放在眼里。

    “叶新,你是想让你手下的这十只小妖怪,先来送死吗?既然如此,本尊便不客气了!”

    红袍鼓荡,气势如虹,不死阁主抬起一掌,轻描淡写地拍向最先冲到近前的大宝。

    毁灭的气息出现,叶新不禁心头狂跳,这一掌看似简单,却蕴含着第九境的绝强威能。

    一掌之威,足以灭杀所有!

    叶新踏天而行,也跟着杀向不死阁主,但却已然来不及,不死阁主的晶莹手掌,将大宝直接拍飞。

    “嗷呜!”

    悲惨的痛呼响彻云霄,硕大的狗头瞬间被打成猪头,大宝倒飞而出,在空中划过凄美的弧线。

    “哈哥!”

    大白鹅扑闪着翅膀将大宝接住,见到大宝的硕大狗头虽然肿成了球,但两只眼睛却变得神光璀璨,一红一绿,诡异而令人惊悚。

    “死狗,真是找死!”

    不死阁主只觉得自己的手掌生疼,顿时怒火中烧,一只狗妖而已,竟然让他感觉到痛,简直是奇耻大辱!

    白蚁王随即杀到,不死阁主气势汹汹,含怒再次拍出一掌,这一掌,比之刚刚那一掌,竟然还要恐怖!

    “轰!”

    倏地,一方金龙印玺凭空出现,挡在白蚁王的身前,与不死阁主的手掌碰在一起。

    瞬间能量大爆炸,如同璀璨的烟火,绽放夺目光芒。

    白蚁王被震飞,重重摔在地上,全身龟裂开来,触目惊心,差点直接炸开,可想而知,这一掌到底是有多么可怕。

    而且,白蚁王还祭出有一方金龙印玺,挡住绝大部分威能,不然他必然已经在这恐怖一掌下神魂尽灭。

    不死阁主的身体微微颤抖,因为他的手掌,竟然有鲜血在滴落,散发着令人惊悚的死亡气息。

    “翻天印”

    不死阁主的眼中爆发异彩,紧紧盯着倒地的白蚁王,寒声道:“你,竟然是来自于那个地方?”

    白蚁王不发一言,双翼抖动,以自身最强力量,再次将翻天印祭出,砸向不死阁主的脑门。

    如同一座神山,压塌整片空间!

    与此同时,向往神鹰飞临而下,巨爪闪电一击,也抓向不死阁主的脑门,更确切的说,是抓向不死阁主的双眸!

    “哼!跳梁小丑,不自量力!”

    不死阁主的掌中出现一只青铜小鼎,倏地腾空而起,将翻天印直接轰飞出去,砸落在黄金大漠上,震得大地都在摇晃。

    不是翻天印不强,而是不死阁主的实力真的太恐怖,第九境的可怕存在,令人绝望而窒息。

    金鹰展翅,巨爪横空!

    有鲜血飘洒,不死阁主避之不及,眉间被抓出一道血痕,但晶莹的手掌也拍在向往神鹰的巨爪上,顿时血肉横飞,若不是漫天桃花飞舞及时落下,向往神鹰很可能就要被直接拍死。

    “原来是玉龙雪山的那头金鹰,怪不得如此嚣张,可惜,本尊想要你死,你便不可能活!”

    不死阁主眸光璀璨,掌中青鼎极速飞落,一路砸穿虚空,落在神鹰的背上,瞬间将金翼破开一个血洞,血痕蔓延开来,神鹰喋血飞逃。

    不死阁主不依不饶,再次催动青鼎砸落,这一次,那株桃树直接炸裂开来,嫣红的桃花四散飞落,飘扬在天地之间。

    “哼,与我不死阁主斗,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冰冷的话语震动天地,不死阁主双臂抬起,然后厉喝一声,惊天气势瞬间爆发,将其余大妖全部轰飞。

    九境神威,恐怖如斯!

    随即,数十名黑袍鬼面四散开来,气势汹汹,杀意凛然,追杀向不同的妖王。

    “不死阁主,你的对手是我!”

    叶新左手掌八咫神镜,右手持小黑葫芦,来到不死阁主身前,准备与他拼死一搏。

    但不死阁主却没有理会叶新,而是瞬间闪身,来到白蚁王的跟前。

    “呵呵,你以为你来自于昆仑仙山,本尊就不敢杀你?!今日便让你明白,本尊今生最痛恨的,便是昆仑玉虚宫!”

    死亡的气息降临,不死阁主猛地一掌拍向白蚁王,惊世威能之下,白蚁王直接爆炸开来,化作亿万小白蚁,洒落在整片黄金大漠。

    “哼,还有谁敢上前,与本尊一战?!”

    可怕的十大妖王在顷刻间被杀崩,不死阁主傲立于天地之间,威压弥散全场,所有人都不禁惊惧颤抖。

    如此恐怖,谁能与之一战?!

    众人的目光不禁看向空中的叶新,面露期待之色。

    “呵,叶新,你的父亲没有出现,本尊表示很遗憾。”

    不死阁主转头看向战意澎湃的叶新,嘴角微微上扬:“你和你的父亲确实很像,都想要做什么救世主,可惜,你还太弱,本尊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原来,你是在等我的父亲。”

    叶新眸光闪动,看出不死阁主似乎很是期待他的父亲能够出现,顿时心中凛然。

    不死仙阁的惊天布局,应该不只是救出九天魔尊,很可能,是想要将整个天门都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他不禁眉头微皱,雷族秘境开启,天门似乎无人到来,只有苏小凉在神木城外向他借剑,随即便匆匆离去。

    这件事情十分蹊跷,透露着极不寻常,定然藏着大秘。

    “你父亲不来,本尊先杀了你收点利息,似乎也不错。”

    不死阁主在虚空中漫步,瞬间来到叶新面前,随即一掌拍出。

    “冰封天下!”

    猝不及防之下,叶新心头狂跳不止,第一时间便催动天妖神戒,将其中的禁术施展而出。

    “颤抖吧,叶新!本尊赐予你,死亡!”

    漫天的寒冰被染成死亡的色彩,瞬间支离破碎,不死阁主的手掌出现,散发着毁灭的气息,缓缓落在叶新的头顶。

    “啊当日我能杀到你大败而逃,今日同样能一拳将你轰爆!”

    七彩之血流淌而出,叶新仰天怒吼,他的眸光如电,眼中有惊天的杀意爆发!

    “轰!”

    裂空之拳,拳出裂空!

    晶莹的手掌与凌厉的拳头之间,虚空在坍塌,能量大爆炸,瞬间便两人彻底湮没其中。

    下一秒,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掌探出,不死阁主眼中充满愤怒,面孔都变得异常扭曲。

    “咳咳。”

    叶新随即出现,他捂住胸口,在大口吐血,脸色极其苍白,但嘴角却露出一抹带血的笑意。

    “不死阁主,想杀我叶新的人,也要做好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