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94 万古道成空

194 万古道成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声炸响,须佐大公破封而出,八咫神镜光芒万丈,散发无尽威压。

    “我有神镜在手,万古无敌不死。”

    在八咫镜的作用下,须佐大公重塑金身,立于天地之间,目光睥睨,发丝飞扬,隐隐有一股无敌的霸道气息在弥散。

    他手掌神镜,轻轻一照,十里冰雪世界瞬间支离破碎,十大尊者、三千夜魂使全部化作黑烟,消散于无形,半截面具、各种法宝随风而逝,诡异的莫名气息弥漫整个世界。

    有一道可怖的金色漩涡出现在八咫镜中,开始疯狂吸收莫名的诡异气息,须佐大公的气势在暴涨,境界在不停地攀升。

    “这是什么境界?!”

    众人心中骇然,惊惧地望着须佐大公的身影,竟然升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敌人太过于强大,令人窒息。

    “第八境吗?终于有点意思了。”

    叶新提着手中杀剑,踏空而行,来到须佐大公的对面,目光如炬,微微笑道:“你有八咫镜,自诩无敌不死,我有绝仙剑,可以灭杀一切。”

    古剑出手,似一道惊鸿划破天际,整个天地仿佛只剩下一抹倾世剑光,开天辟地,浩荡千里。

    开天九剑惊鸿杀,毁天灭地破万法。

    叶新的绝世一剑杀意滔天,顷刻间来到须佐大公的身前,与八咫镜在空中相遇,瞬间能量大爆炸,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两人同时后退数里远,无边的战意在升腾。

    “原来是这柄杀剑。”

    须佐大公双目中绽放璀璨金光,他紧紧盯着叶新手中的绝仙剑,摇头发出一声叹息:“怪不得能灭杀八咫镜创出的夜魂使,当年灵宝的那一剑,竟然会影响至今。”

    “你到底是谁?”

    叶新微皱眉头,面露困惑之色,眼前的这位大敌,似乎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须佐大公,他口中提到的灵宝,很可能是那位传说中的上古大能,灵宝天尊!

    “他,其实是另一个我。”

    无形残魂回到叶新身边,黑色身影渐渐浮现而出,他抬头望向须佐大公,凝声说道:“你只是我的一道执念而已,何苦为难自己呢?这个时代,注定世间无仙,谁也不能亘古长存、永生不灭,想逆天而行的,都死的很惨。”

    “呵,原来你还没彻底泯灭,我虽然只是你当年的一道执念,但依靠八咫神镜,我已成为独立的生灵,如果再成功吞噬这小子的七彩之血,我将有望超脱,在这片天地下,真正不死不灭!”

    须佐大公的声音响彻云霄,他抬头望向空中蓝月,面色突然变得狰狞无比,发出厉声怒吼:“那几人的博弈,凭什么让我们来牺牲?!我本已万劫不朽,却因为所谓的灭神之战,万古道成空!你,难道真的无怨无悔吗?”

    “一切已成定局,后悔又能怎样?”

    无形残魂的身影一阵颤动,随即又慢慢稳定,幽幽叹道:“牺牲的又不止我们一个,连洗玉仙子都身死道消了,那几人的布局,注定让世间无仙可活,就算你真的超脱了,结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不,难道你没看到,这片天地已经在改变了吗?玉龙、长白、龙虎、蓬莱,灭神之战的万古布局,正在逐步瓦解,待到无上出世,这个世界的天,肯定会被戳破!”

    “你想的太简单了,囚笼之地,牵扯太多,无尽岁月来,我一直在思考,当年的灭神之战,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镇压无上?”

    无形残魂的目光也望向空中蓝月,一瞬间变得有些洒脱出尘,他突然笑道:“直到蓬莱封印破开,我见到了尊上,才明白这其中隐藏的大秘,我等根本无能为力。”

    “什么?你见到了尊上?!”

    须佐大公闻言身体猛地一震,随即慢慢平复下心情,凝声说道:“他是你的尊上,不是我的尊上。”

    “哎,当年的我,果然已经对尊上不满,幸亏灵宝道友给了我一剑,将你我分离,斩成两半,不然在天照神山上,那个人一定会带走八咫镜,不让你有再次重生的机会。”

    “你怎么会知道天照神山的事情?”

    须佐大公双目一凝,冷声哼道:“不错,天照山脚下死的那名夜魂使者,确实是我,这件事情,只有那个人与我知晓,你是如何得知?”

    “因为,我也见到了那个人。”

    无形残魂将目光看向叶新,眼中闪过复杂的色彩,随即继续对须佐大公说道:“以那个人的本事,带走八咫镜易如反掌,他本可彻底灭杀夜魂殿,但最后却没有这么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须佐大公闻言沉默,回想起当年的事情。

    那个人突然出现,将在天照神山中沉睡的自己强势灭杀,最终又忽地停手,没有带走八咫镜,更没有再杀一名夜魂使,而是直接转身离开。

    这件事情太过于离奇,自己随后便又在八咫镜中重生,利用血灵神通,三千夜魂使在世间血祭了数十万生灵后,自己才得以缓过劲来,如今来看,那个人根本就是在玩弄自己,好像是故意诱导自己去血祭十万生灵一般。

    这,到底是为什么?

    须佐大公的目光不禁看向叶新的脸庞,顿时大惊失色,他紧紧盯着叶新,低喝道:“我明白了,那个人是想让你来拿走八咫镜!叶道明,他是你的父亲,对不对?!”

    叶新闻言心中骇然,之前自己失忆之时,黑风尊者在奇异之地就提起过自己的父亲,似乎在那座天照神山上,自己的父亲曾经让夜魂殿吃过大亏。

    看来自己的父亲,真的是一名大人物,拥有神秘莫测的能力。

    “看来你还不傻,知道自己只是徒做他人嫁衣罢了。”

    无形残魂摇头叹息,他当年一时执念太深,不甘因为所谓的灭神而身死道消,便利用八咫镜将自己的本源之力化作三千夜魂使,以期在未来能重生为仙。

    没曾想,灵宝天尊洞悉了一切,一剑将自己的执念给斩了出来,便有了如今的夜魂殿,以及在蓬莱仙岛苟活残存的自己。

    连洗玉仙子那样的存在都能看淡一切,在万古道成空面前淡然自若,从容不迫地身入轮回,自己,又有什么好不甘的呢?

    如今这一切,都被那个人拿来送给自己的儿子,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命,谁能想到,一代妖帝,会落到如此这般境地?

    无形残魂目光复杂地看着叶新,心中不禁响起那个人的话语。

    神州天开,得见无上,万古布局牵扯甚广,未来说不定,会有真正重生归来的那一天。

    眼前的这名年轻人,便是希望所在。

    “叶先生,出手吧,我将助你一臂之力。”

    无形残魂的整个身影飘入绝仙古剑之中,顿时莫名的气息升腾而起,叶新望着复苏的上古杀剑,眼中爆发滔天战意。

    “受死吧!”

    叶新一跃而起,杀向须佐大公,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开天九杀,一剑穿云破!”

    剑气纵横,杀意肆掠,绝仙古剑仿佛穿越了千古,跳过八咫镜的无敌防御,刺透了须佐大公的胸膛。

    “夜魂,你竟然会帮助别人来杀我!可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杀我,就是在杀自己!”

    须佐大公仰天怒吼,掌着八咫镜与叶新大战,叶新也被金光射中,血流不止。

    “我有神镜在手,万古无敌不死!这世上,没有人能真正灭杀我!”

    两人战到疯狂,叶新一剑又一剑,刺透须佐大公的身体,但须佐大公却一直不死,神镜金光弥散,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补充着他的生机。

    “难道是”

    叶新如同战神一般立于空中,望着须佐大公手中的八咫镜,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他低喝一声,这次不再杀向须佐大公,而是将全部攻击落在八咫镜上。

    “十年生死两茫茫,一蓑烟雨任平生!”

    黄泉剑和碧落刀主杀伐之力,两式第四层的完美演绎,形成恐怖绝伦的组合技!

    天地之间,刀光剑影充斥整个世界,无边的杀意弥散全场,八咫镜光华流转,爆发璀璨神芒。

    “原来如此,怪不得号称防御力天下无双,蕴含生之一字的奥秘,真是想死都难。”

    叶新脸色凝重,他看出来了,这八咫镜不愧是妖族十大神器之一,其中蕴含的能量,竟然源于乾坤古字,生字奥秘。

    生之一字,代表着生命一道的终极奥秘,八咫镜虽然只是蕴含一丝生字奥秘,但足以令人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叶先生,用你最强的杀招吧!我将在他最虚弱的那一刻,尝试将其吞噬,我和他本为一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接收到无形残魂传来的意念,叶新全身气息爆发,以他如今的境界,已然可以勉强施展出开天九杀的第三剑,灭魂一斩。

    灭魂斩,斩灭一切!

    天空中出现巨大的古剑虚影,锋芒毕露,威压天地,整个世界都在颤抖,这一剑,仿佛能够毁仙屠帝!

    “啊”

    须佐大公在不甘地怒吼,他的生机在消逝,无形残魂出现在八咫镜中,开始吞噬他的本源之力。

    “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我本不该死,我不甘啊!”

    须佐大公的金身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四周风平浪静,一切归于平淡,只剩下一面古镜缓缓落下。

    叶新接住八咫镜,将其收入神戒的须弥空间,无形残魂只剩下了一缕黑烟,虚弱不堪,陷入沉睡之中。

    “大战落幕,我救了花都,不请我进城喝一杯吗?”

    叶新望着还在怔怔出神的冰珏公主,微微一笑。

    冰珏公主的目光与叶新交织在一起,心中泛起波澜,她深深看了叶新一眼,然后淡然开口:“你不急着回去成亲吗?”

    “额”

    叶新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随即目光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他又看向花都方向,悠悠开口。

    “时间还早,待我收了该得的金币,做上那八岐侯,再回去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