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79 单方面的屠杀

179 单方面的屠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剑气肆掠,杀意纵横,醉生提着古剑,追上几名落后的夜魂使者猛地一顿乱刺,眨眼之间便杀了好几人。

    醉生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剑,这群夜魂使者甫一出现,古剑便开始兴奋地颤抖,若不是他强行压着先看看情况,怕是早就杀上去了。

    所以见到黑风尊者转身逃跑,醉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杀意,直接冲上去就开始大杀四方。

    他发现了,这群夜魂使者虽然实力强绝,但自己手中这柄剑似乎是他们的克星一般,每一剑,都能锁定气机,杀得他们无力反抗。

    醉生杀得性起,越战越勇,六荒四武在手中施展而出,整个战场成了他一个人的屠杀秀。

    须佐大公、冰珏公主以及一群大妖都看呆了,一个人,追着三千夜魂使在杀,要不要这么夸张?!

    没及时逃回黑色大船的夜魂使者顷刻间被消灭殆尽,醉生目光如电,举剑指着空中的黑色大船,大声喝道:“金币使者们,速速下船受死。”

    金币使者?!

    黑风尊者闻言一个踉跄,三千夜魂使从来都是令人绝望的存在,什么时候这般狼狈过,竟被人当作十枚金币一条命来收割!

    他立于船头,气到全身发抖,就刚刚一小会,就死了足足近百名夜魂使者,这是难以想象的。

    无尽岁月以来,夜魂殿也只死过一人而已,他死死盯着下方的醉生,忽地眼中一亮,面露古怪之色。

    “你,不是那个人。”

    刚刚只是匆匆一瞥,曾经的记忆便吓破了他的胆子,此时细细来看,情况好像与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当年的那个人,何等霸道睥睨?

    举手投足之间,山崩地裂,简简单单一个眼神,便能杀人于无形。那个人,他是神一般的存在,哪里会在这里举剑追着他们砍,还大叫什么金币使者!

    “叶道明,是你什么人?!”

    黑风尊者逐渐平息下心情,只要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他又何惧之有?

    “叶道明?”

    醉生闻言眉头紧皱,他看明白了,这黑风使者应该是认错人了,不过,叶道明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很熟悉。

    “好像...是我父亲的名讳?”

    突然有无数记忆的碎片涌现,醉生只觉得头疼欲裂,倒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发出声声低吼。

    冰珏公主慌忙上前扶住醉生,心中对这年轻男子的来历更加好奇,他的父亲,似乎是连夜魂殿都忌惮的存在。

    “原来,你失忆了,怪不得没有认出我来。”

    无影圣子的身影出现,目光复杂地看着醉生,手中出现一柄血色匕首。

    “我想起来了,叶道明是我的父亲,我姓叶。”

    醉生缓缓抬头,目光落在无影圣子的血色匕首上,疑惑道:“我认识你,可是,你是谁?”

    “我是谁?”

    无影圣子露出一丝微笑,墨色披风高高扬起,明亮双眸星光闪耀,随即凝声说道:“过去的我叫影少,现在的我是无影。”

    “影少,无影,那我们,过去是朋友吗?”

    “朋友?以后,或许可能会是吧。”

    无影圣子幽幽一叹,然后缓缓迈步朝黑色大船的方向走去,发出似笑非笑的声音:“冰珏公主殿下,一名夜魂使者,十枚金币对吧?”

    冰珏公主闻言一愣,这位无影圣子,难道也要去杀拥有不死之身的夜魂使者?

    要知道,在今日之前,她一直认为夜魂使者是不死的,但醉生的剑,却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柄古剑,将会成为夜魂殿的噩梦。

    所以当醉生刺向黑妖第一剑之后,冰珏公主就鬼使神差地许下杀死一名夜魂使者十枚金币的承诺,但她没想到,醉生竟然真的能彻底灭杀夜魂使者!

    “冰珏公主殿下,你的悬赏,难道只对叶先生有效吗?可是我无影,也想助攻呢。”

    “助攻?”

    冰珏公主回过神来,疑惑地皱眉,不太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她抬头望去,只见无影圣子从怀中掏出一方金色印玺,口中念诀,祭了出去。

    “山河印!怎么可能?!原来你也是那个人派来的?!”

    黑风尊者发出惊呼,慌忙催动黑色大船,远离而去。

    金色印玺倏地放大,飞向半空之中,追上黑色大船猛地一砸,砸出了巨大的窟窿,大船摇晃倾斜,有无数夜魂使者跌落下来。

    “哼,真当我夜魂殿好欺负吗?!”

    黑风尊者怒火冲天,山河印一击之下,起码打落了三四百名夜魂使者,如果真要全部死在这,夜魂殿得血祭多少生命才能弥补回来?!

    一只黑幡出现,插于船头,船身变得稳定,黑风尊者又将黑幡高举手中,轻轻一荡。

    “黑风幡,收。”

    登时黑风阵阵,席卷天地之间,跌落而下的夜魂使者被吸了回去,金色印玺在空中盘旋,再次对着黑色大船猛地一砸。

    这一次,有名山大川的虚影浮现而出,黑幡一阵颤抖,呼啸的黑风消散于无形,有一大半的夜魂使者没来得及收回去。

    “两百多夜魂使者,加上之前的近百名,十分之一的夜魂本源之力,足够了。”

    金色印玺定在空中,洒落漫天金光,将跌落的两百多夜魂使者罩在其中,无边的威压降临,这些夜魂使者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又不是那个人亲身到来,仅凭一方山河印,想留下这么多夜魂使者,简直痴心妄想!”

    黑风尊者在怒吼,他一边催动黑色大船远去,一边祭出黑幡,尝试收回更多的夜魂使者。

    但山河印的防御太过强大,黑风呼啸之间,根本到不了金光洒落的范围,黑风尊者猛地一咬牙,张口吐出一颗血色宝珠,瞬间化作一片血海。

    可怕的血色瞬间弥漫天地之间,令人昏昏沉沉、心中作呕,无影圣子只感觉有无数生命在哀嚎,他看到了,那无边血海之中,有无数生灵在恸哭。

    “哼。”

    一声冷哼响起,令所有人心中陡然一震,山河印光华流转,缓缓浮现出一道霸凌天地的傲然身影,一双淡漠的眼眸之中,有璀璨的神芒闪现。

    “叶,叶,叶道明!”

    黑风尊者的全身在颤抖,他仔细凝望一番,确认了这次没有看错,真的是那个人!

    没有任何迟疑,黑风尊者收回黑幡,直接全力催动黑色大船,极速远去,都没敢再望一眼被留下的两百多夜魂使者。

    “一道虚影都能吓破夜魂殿的胆子,这群废物,真的诞生于那不可知的岁月?”

    山河印上的虚影消散,无影圣子摇头感慨了一声,随即迈步走入金光洒落区域,眼中闪过厉芒。

    “我想试试,你们真的有那么难杀死吗?”

    血色匕首隐没,无影圣子穿梭于夜魂使者之间,数秒之后口吐鲜血,踉跄逃了出来。

    “擦,差点把自己给害死了。”

    无影圣子抹了一把嘴上血迹,然后目光看向醉生,惨笑道:“我已完成助攻,接下来,该看你的表演了,叶先生。”

    醉生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古剑在颤抖,已经快要脱手而出了,受古剑影响,他心中隐隐还有些激动兴奋。

    对于这群曾经血祭数十万生命的恶魔,醉生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就算没有古剑意志的影响,他觉得自己同样会动手的。

    “虽然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你过去是我的敌人,但今天你的助攻,确实很到位。”

    醉生路过无影圣子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瞥过那柄血色匕首,随即提起古剑,跃入金光之间。

    “杀。”

    一群夜魂使者率先动手,他们不是坐以待毙的羔羊,从来只有他们杀别人,而没有别人杀他们。

    只有一人一剑,夜魂使者不相信自己挡不住!

    “三月三,沙中道雨,吟啸徐行间。”

    碧落三连击大开大合,醉生直接开出一条血路,来到最中央处,全身气势爆发,杀意滔天。

    “尘满面,千里孤坟,幽梦忽还乡。”

    黄泉剑法主杀伐之道,剑身染血,散发出更加惊悚恐怖的气息,威力大增。

    一群夜魂使者这才意识到,这柄古剑散发的气息,令他们根本无从反抗,仿佛天生的克制一般,灵魂深处生出深深恐惧。

    他们在瑟瑟发抖,从恶魔般的刽子手,变成待宰的羔羊,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是死神,但在杀剑之下,醉生才是真正的死神。

    完全碾压,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醉生一人一剑,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半截面具一个接一个炸开,黑灰在天地间随风飘散,如一场盛世的狂欢。

    杀到最后,醉生已经杀红了眼,面对夜魂使者,手持古剑的他,仿佛就是一尊神,在踩死无数的蝼蚁。

    “这,这是为什么?”

    须佐大公的脸色惨白,神魂颤栗,杀死一名夜魂使者都能引发惊天的波澜,这诡异莫名的妖族少主,竟屠杀了数百名,眼皮都不眨一下。

    “呵呵,无影圣子,我和叶先生之间有点误会,请您...”..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杀了你的。”

    无影圣子嘴角上扬,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须佐大公,然后又望向冰珏公主,开口笑道:“冰珏公主殿下,我这一波助攻,如何?”

    “助攻?助攻很好,很好。”

    冰珏公主已经被吓傻了,整个人都处于发懵之中,脑袋嗡嗡作响,这个时候,她竟然下意识地算着自己该给醉生多少枚金币。

    无影圣子哈哈一笑,然后目光一凝,再次运转空中的山河印。

    山河印轻轻一震,那遍地的面具碎片瞬间化作莹莹光点,聚在一处形成一枚光球,飞向那登天之路。

    血灵古树复苏,万千枝叶开始生长,天地之间猛地一阵晃动,登天之路的最高处,那苍穹之巅,倏地破开一道光门。

    古朴恢弘,仙气缭绕,隐隐之间好像看到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仙门已开,漫漫登天路,我辈求仙缘!”

    无影圣子收回山河印,然后飞天而上,踏上那条登天之路,准备直入苍穹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