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64 天妖六斩开天杀

164 天妖六斩开天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妖族气运,尽加吾身!

    同样的仰天长啸,同样的豪言壮语!

    天妖神戒流光璀璨,照亮一方天地,与天妖神体分庭抗礼,瞬间将妖族气运夺了一半,叶新沐浴其中,气势在升腾。

    “妖族圣物竟会认你为主,真的让我很意外。”

    刀以破背着长刀凌空而至,目光如炬,他紧紧盯着叶新,战意滔天。

    这一刻,他放弃了破境,并且是隐隐有大道之花出现的破境,而是选择直接与叶新一战!

    要知道,大道之花可是代表着能在破境时踏入玄妙之境,可遇而不可求!但他还是毅然放弃,在天池之时,他就隐隐觉得,自己与叶新之间,必定要有一场真正的生死对决!

    “今日你我一战,夺妖族气运,争妖族之主!叶新,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刀以破拔出长刀,直指叶新,目光落在叶新手中的古剑之上,凝声问道:“如今,你知道这柄剑的来历了吗?”

    “剑名,绝仙。”

    叶新缓缓开口,脸色凝重,虽然在天妖神戒的作用下,妖族气运加之于身,自己有了与刀以破一战的资本,但他却依然没能蜕凡入境。..

    这一战,生死难料,但必须由他来面对,无极先祖的嘱托,天妖神戒的认可,让他的肩上多了一份责任。

    天下妖族,绝不能掌控在刀以破手中,不然神州必将生灵涂炭,纷争与战乱,将永无休止!

    “绝仙,上古杀剑...”

    刀以破的眼中闪过忌惮之色,随即战意更加汹涌澎湃,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我之长刀,名为诛神。”

    瞬间刀光如瀑,映照万里苍穹,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抹刀光,虚影缠绕,幻境丛生,诛神一刀下,万物沉沦湮灭。

    叶新的瞳孔极速收缩,他傲立于神棺之上,衣袂飘飘,发丝张扬飞舞,刀光在眼底惊现,绝仙古剑出手。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一蓑烟雨任平生!”

    剑影飘飞,竟同时化作两道光影,展现出不同的招式,随即光影合一,绝仙剑横空,爆发出惊天威能。

    “这...是黄泉剑和碧落刀!怎么可能?!”

    不少天之骄子惊呼出声,满脸震惊骇然,他们没有认错,黄泉剑法的第四层,正是十年生死两茫茫,而碧落刀法的第四层,则是一蓑烟雨任平生!

    两套神奇的武技,在叶新手中大放异彩,他们知道叶新能同时修行六荒四武,但没想到叶新竟然练成了第四层,而且还能在同一时间施展出两套截然不同的武技,并完美配合,形成合体神技!

    刹那之间,刀剑相交。

    群山在战栗,大地在摇晃,绝仙剑与诛神刀的上空,黑云滚滚,有无数雷电落下,轰然炸开。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骇然,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场战斗,竟能引起如此天地异象,当真可怕至极!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刀以破眸光如电,收回诛神刀后瞬间再出一刀,带着无与匹敌之威,声势滔天。

    “天妖六斩,一斩苍穹破!”

    面对这绝强一刀,叶新沉着冷静,左手抹于剑身,绝仙古剑染血,惊天杀意猛地爆发。

    “开天九杀,一剑惊鸿杀!”

    杀意弥散全场,所有人全身发凉,心中恐惧颤抖,这可怕的杀意,足以令不少强者肝胆俱裂。

    刀剑再次相交,发出震天巨响,刀以破和叶新均喷出一口鲜血,能量激荡之间,两人四目相对,全身气息竟然还在攀升。

    “天妖六斩,二斩深渊裂!”

    刀以破没有停下战斗,紧接着又出一刀,这一刀宛如开天辟地,瞬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刀气纵横肆掠,数百米范围内所有事物被摧毁殆尽,夷成平地!

    叶新眼中闪过金光,他的左手捻起星月菩提子,缓缓闭上双眸。

    “这...”

    远远观战的众人不由目瞪口呆,这都什么时候了,叶新竟然会闭上眼睛,难道是自知不敌,要坐以待毙?!

    “叶新哥哥!”

    “叶公子!”

    木子沁和李烟染等人惊呼出声,欲上前一战,却始终踏不过刀气纵横的区域,妖族气运的加持之下,叶新和刀以破两人的周围,已然形成一片特殊领域,外人根本无法涉足!

    就在诛神刀即将落在头顶的一瞬间,叶新倏地睁眼,提起手中杀剑,一剑刺出。

    “噗。”

    一剑穿胸而过,刀以破停在空中,刀锋戛然而止,但刀气凌厉无比,叶新的头顶还是出现了一道血痕,深的触目惊心。

    “我...竟然败了。这一剑,叫什么?”

    刀以破缓缓低头,看着插在身体内的古朴剑身,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悲寂之意。

    “开天九杀,第二杀,穿云杀!”

    “穿云杀...好名字,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

    刀以破的嘴角忽地勾起,随即猛地一掌拍开叶新,绝仙古剑从身体内被拔出,顿时七彩之血狂飙,洒落长空。

    但刀以破却没有倒下,而是沐浴妖族气运之中,头顶有一朵大道之花汇聚而成,进入一种空灵绝妙的境界!

    玄妙之境!

    刀以破在破境之时,竟然真的进入了玄妙之境,实力提升将是正常突破的三倍之上!

    上一次叶新见到有人踏入玄妙之境,还是李烟染突破第一境的时候!这种机遇,唯有大气运者才能拥有,这样的人物,是天地真正的宠儿!

    大道之花彻底绽放开来,叶新不由心底发寒,只要刀以破能正常踏入第六境,就将无人能挡!如今刀以破不仅要踏入第六境,还机缘进入了玄妙之境,那岂不是要碾压群雄?!

    妖族气运形成的特殊领域中,只有他和刀以破两人,其余人根本无法踏足,要想打断刀以破的突破,只能靠他自己!

    但刚刚那穿云一剑,消耗了他的所有气力,而且还身受重创,整个脑袋早已鲜血淋漓。

    该怎么办?!模糊的目光仰望天空,叶新变得恍惚而茫然,若是自己也能蜕凡入境该多好!

    忽地四周空间一阵波动,虚无缥缈之间,一只花船陡然出现,恰好落在叶新的周身。

    “暮霖?云兮?”

    叶新被吓了一跳,猛然回头,看清了花船上的状况,只见暮霖和云兮二人全身伤痕累累,成云兮满脸血污,怀抱昏迷的暮霖不住地抽泣。

    “怎么回事?”

    叶新迈步上前,暮霖闻言恢复了一点意识,他缓缓睁开双眼,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

    “这是...”

    叶新接过瓷瓶,感受到了其中所蕴含的惊天能量,有些不明所以,忽地左手上的天妖神戒光芒大盛,有一滴七彩之血从瓶中飞出。

    “妖神精血!暮霖,你突然要回墓葬之地,就是为了拿这个?!”

    “叶...叶大哥,当年师尊嘱托...嘱托我交给你...”

    说着,暮霖再次昏迷过去,成云兮的眼泪簌簌落下:“叶大妖,你快救救暮霖吧,他是为了救我才...”

    “到底怎么回事?!”

    “呜呜...我们拿了瓷瓶,回来途中遭遇到了一头独眼怪物的截杀,幸亏暮霖的师尊救了我们...”

    “独眼怪物?暮霖师尊?”

    “呜呜...我不知道,那是一个神秘人,我不曾看清,救了我们后迷雾花船被他发动,随后我们就来到了此处...呜呜...这里是龙虎山吗?”

    叶新闻言心中大震,独眼怪物听起来可怕至极,竟然能将暮霖打成重伤,而那神秘人更加不简单,而且疑似为暮霖师尊,这就十分蹊跷了。

    暮霖的师尊无极先祖,不是已然随风而逝,消散于天地之间了吗?

    叶新没时间思考的太多,他将暮霖和成云兮二人送出特殊领域交到风清婉和木子沁手中,然后回身注视着那妖神精血,眼中闪过精芒。

    妖神精血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五个字:九转入圣诀!

    怪不得无极先祖当时会问自己是否习得九转入圣诀,原来用意就在这里了!

    无需深究无极先祖为什么会知道九转入圣诀,为什么要将妖神精血送给他,叶新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吞噬精血,真正踏上修行之路!

    按照那位无上道友的创法设想,成功吞噬妖神精血后,叶新不仅能蜕凡入境,还能成为妖族的至尊体质。

    天妖神体!

    刀以破如今也是这种体质,叶新本就有些奇怪,刀以破上次在天池时明明还是鲜红之血,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七彩之血?

    如果他猜的不错,刀以破定然也是通过某种神奇的方法,吞噬吸收了妖神精血,从而成为了天妖神体!

    如果自己能同样成为天妖神体,他有信心与第六境的刀以破一战!

    坐在天妖神棺之上,叶新不再犹豫,他一口将妖兽精血吞下,然后缓缓闭上双眸,运转起九转入圣诀的第一层功法。

    七彩氤氲笼罩在叶新的周身,他只感觉有一团烈火在身体内熊熊燃烧,全身经脉寸寸断裂,血肉被狂暴的妖神精血烧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皮包骨头,整个人像极了一个七彩骷髅。

    “好可怕呀!叶大魔头是在自残吗?”

    无智尖叫一声,吓得捂住了双眼,木子沁则忍不住落泪,李烟染、雷武等人也紧紧地盯着叶新的变化,身体在微微颤抖。

    所有人其实都明白,叶新定然是在为了打败刀以破而拼命!

    第五境的刀以破就已经让人绝望,更何况是第六境!他们心中有着期盼,虽然不知道叶新到底在做什么,但他们希望叶新能成功!

    风清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美眸之中却有着坚定的目光,她相信叶新一定不会让人失望。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叶新浑身突然冒出七彩烈焰,仅剩的皮包骨头也开始逐渐消失。

    叶新这是要失败了吗?!众人惊呼,他们不忍心接受这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