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41 抢亲大队集结

141 抢亲大队集结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黄衫少女穿云踏雾,飞天而至,极速赶上战机,落在机舱之中。

    “妖怪,不把我的净妖网给修好,我就把你们全给收了!”

    “这...”

    望着面前的空灵少女,叶新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女子好像是飞上来的?

    “云兮...小师叔?”

    开着战机的王啸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少女,面露古怪之色。

    叶新等人闻言错愕,刚刚那紫发男子也称黄衫少女为小师叔,这会飞的丫头到底是何许人也?

    “王大头,你竟然和这群妖怪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一定要去楚师兄那里告状,净妖网被破有你一半的责任。”

    “咳咳...”

    王啸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净妖网被破与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技不如人好不好?!

    但他却不能这么说,成云兮不仅是师尊的小师妹,更是青城子师祖的关门弟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自己万万得罪不起的。

    “呵呵,小师叔,你不是在北燕山闭关修炼吗,怎么会在此处?要是早知道你在这里,我王啸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会帮小师叔降妖除魔的!”..

    王啸挤出笑容,这位小师叔可是出了名的爱打妖怪,满脑子的侠骨柔情,这次出现在此处,说不定就是偷偷溜出来的。

    帝御下达给龙爪的指令,正是镇压几名恐怖大妖,而任务名单里,并没有云兮小师叔。

    成云兮抿着嘴唇,泪花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净妖网可是师傅传给她的宝贝,这次偷偷跟着出来镇压大妖,妖没镇住就罢了,连宝贝都打坏了,回去一定会被师傅责骂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李烟染若有所思,望着黄衫少女沉吟道:“这位姑娘...是不是来自青城山?”

    成云兮闻言眸光一亮,扬起小脑袋哼道:“知道怕了吧?我师傅可是青城山上青城子,天下无敌一剑仙,你们这些小妖怪,打坏了我的宝贝,我师傅定然饶不了你们。”

    “既然知道我们是妖怪,那还敢孤身追上来,是想被妖怪给吃掉吗?”

    叶新故意冷冷地发出声音,这云兮小姑娘有点呆萌啊,一看就是不谙世事,看多了江湖传说,有着大侠梦的纯真少女。

    不过她的资质绝佳,空灵若仙,好好修行下去,凭着一腔热血,或许将来真的能闻名于天下,成为降妖除魔、人人敬仰的仙子般人物。

    听到叶新的话语,成云兮不禁环顾四周,脸色随即大变,她此时才注意到自身的处境。

    孤身一人,周围尽是大妖,还打不过,该怎么办?故事传说中,妖怪可都是会吃人的!

    这一刻,她心中惊惧,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王大头,我可是你美丽的小师叔,你不能吃了我,不然师傅和师兄饶不了你的...”

    王啸见状愕然,云兮小师叔竟然哭鼻子了,这可难得一见,他赶忙拿出手机“咔嚓”一声,记录了下来。

    “王大头,你...”

    成云兮抹着泪儿,楚楚可怜,李烟染不由展颜一笑,迈步上前。

    “云兮妹子,还记得天池秘境,记得烟染姐姐不?”

    成云兮闻言抬头,止住眼泪,仔细打量了一番李烟染后,眸中升起光亮,顿时又惊又喜:“你...是烟染姐姐?你们...不都是妖怪吗?”

    “谁跟你说我们是妖怪了?”

    叶新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这呆萌少女,甫一出现就妖怪妖怪的,搞得叶新真以为自己是妖怪了。

    “你们不是妖怪?”

    成云兮面露疑惑之色,歪着脑袋细细观察了一圈,烟染姐姐肯定不是妖怪,令人心生亲近的萝莉小妹妹看起来不像,天狼特战队的人也不会是,那就只剩下龙爪的首要镇压目标,残忍的叶大妖了!

    “叶大妖,原来只有你是妖怪!”

    “叶大妖?”

    叶新目瞪口呆,一直被周露痕那小丫头叫叶大魔头就罢了,这个云兮小姑娘竟然叫自己叶大妖?

    自己到底哪一点像妖魔鬼怪?!

    注意到叶大妖的脸色阴沉,成云兮拉着李烟染的袖子,弱弱地说道:“烟染姐姐,你要保护我...”

    “呵,你师傅不是什么青城山上青城子,天下无敌一剑仙吗?喊他来镇压我啊?你害怕什么呢?”

    叶新提着古剑站起身来,成云兮吓得慌忙躲到李烟染背后,紧紧盯着叶新,右手不由伸向腰间的灰布口袋。

    “云兮妹子,叶公子不是妖怪,无需害怕。”

    李烟染眼中闪过笑意,轻轻拉过成云兮的双手,开口道:“多年不见,云兮妹妹已然成了大美人了。”

    “哪有...还是烟染姐姐漂亮。”

    成云兮羞涩一笑,不好意思地低头,随即又忽地目光抬起,微皱眉头:“你们都不是妖怪,那老牛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

    “这件事情,大家可以先看看这个。”

    王啸的声音响起,并递过来一份文件,叶新接过后,众人围观过来,纷纷露出凝重之色。

    “叶新残杀乾坤中人,罪不可赦。现以龙爪为主,虎牙为辅,各州城军方协助,务必全力拦截大妖叶新,阻其龙虎山之行。”

    看到文件的内容,叶新摇头轻叹,去龙虎山的路,注定不会太平啊。

    “你...就是那个叶新?!”

    成云兮瞪大了美眸,满眼的不可置信。

    “怎么,云兮仙子有何见教?”

    叶新没好气地斜了一眼这呆萌少女,你都不认识我,还莫名其妙地来追杀我,是不是在搞笑?

    成云兮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迅速从腰间的灰布口袋中掏出一台手提电脑。

    叶新的瞳孔瞬间放大,他看到了什么?呆萌少女从一只巴掌大的灰布口袋中,竟然拿出了手提电脑?!

    空间法宝!绝对是空间法宝!

    这少女简直全身都是宝啊,净妖青网、七彩丝带、灰布口袋,感觉与无智那货都有的一拼!

    成云兮没有理会众人的诧异目光,而是低头点开视频,又抬头望望叶新,似乎确定了什么一般,惊讶地捂住了小嘴。

    “我的天,原来就是你要去龙虎山抢亲?!”

    “什么抢亲?!”

    叶新闻言一愣,不明所以,李烟染和木子沁也微蹙眉头,好奇地望向成云兮。

    “喏,你们看。”

    手提电脑转向众人,视频画面上,一名年轻男子深情告白帝族大小姐,并痛诉问刀阁和刀以破的强权和霸道,立誓纵死也要夺回挚爱之人,龙虎山大婚,他必去抢亲!

    而年轻男子,赫然与叶新长的一模一样!

    “卧槽。”

    叶新怒骂一声,内心极度懵逼,这特么到底是谁在坑自己?!

    怪不得三人刚到机场就被帝御的人给围住了,向全天下宣告要上龙虎山抢亲,并公然对抗两大巨头势力,帝族和问刀阁怕是恨不得杀了自己吧?!

    叶新自己掏出手机,迅速浏览着各大网站,最终在道武乾坤的论坛里发现了答案。

    “无智贼秃...”

    叶新咬牙切齿,低吼出声,当他看到那段影帝级别的直播表演时,就明白这件事情与无智那货绝对脱不了干系。

    而最让叶新恼火的是,他与风清婉当初在白河镇醉酒的那段视频,竟然也在网上疯狂流传,点击量已然突破十个亿!

    自己算是真的火遍神州了,被这么一搞,前往龙虎山的路,定然坎坷而艰辛,帝族和问刀阁的高手们,恐怕早已等在前方。

    “叶新哥哥...”

    木子沁伸出小手,拉了拉叶新的衣袖,轻声道:“快看看这个。”

    叶新低头望去,眉头一挑,只见木子沁的手机屏幕上,正放着雷武那小子的直播画面。

    “哈哈,大家好,我是雷武,各路道友都准备好了吗?秦州的大部队已然集结完毕,兄弟姐妹们,给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

    雷武切换镜头,只见他的身后,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竟然聚集了好几百人,几乎都是蜕凡入境的高手。

    众人挥手示意,脸上都带着亢奋的色彩,雷武大叫道:“诸位同道,我们此次盛大集会,共上龙虎山,只有一个目的:打倒问刀阁,抢回风小姐!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为了叶先生,为了爱情!”

    众人振臂高呼,群情激奋,叶新看的瞠目结舌,心中无语,为了我?为了爱情?到底是什么鬼...

    “好!秦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目标龙虎山,出发!”

    随着雷武的一声出发,直播画面上漫天飞舞的礼物开始刷屏,无数弹幕滚动着,叶新注意到其中的内容,再次愕然当场。

    竟然好多人表示要加入抢亲大队,上龙虎山大闹婚礼现场!

    网上的节奏被带的飞起!叶新一眼看穿,不管是直播间,还是论坛热帖中,竟然都是这个话题,肯定充斥着大量的水军!

    但不管怎么说,网上的舆论风向已经呈不可逆之势,因为一旦有问刀阁的支持者出现,就迅速被禁言、删文,根本泛不起一点浪花。

    就连神州官方在发布禁止一切“抢亲”相关行为的公告后,都被黑了网站,首页被随意涂改,并换成了叶新和风清婉的白河醉酒那段视频的剪辑。

    而关于叶新和风清婉之间的爱情故事,也在网上流传出诸多版本,个个凄美感人,曲折离奇,极尽满足人民群众的想象空间。

    “南云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出发!”优优和张云标等人在群山之巅振臂高呼。

    “江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出发!”曹旺旺、水安羽等人出现在江宁城中。

    “津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出发!”

    “青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出发!”

    “桂州抢亲大队集结完毕,出发!”

    ......

    随着一段段直播视频出现在道武乾坤,网上沸腾了,并迅速引发全民围观,看这架势,天下诸州共襄盛举啊!

    有好事者画出了各州抢亲大队的集结地图,目标直指龙虎山,四面八方、天南地北,抢亲大作战已然打响!

    “叶新哥哥,要去抢亲吗?”

    木子沁也是满脸惊愕,她呆呆地望着叶新,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色彩,有期待,有担忧,还夹杂一丝莫名的东西。

    叶新渐渐平静下来,目光抬起,望向窗外。

    “无论如何,她,不能嫁给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