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37 扬州太守苏仙

137 扬州太守苏仙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大敌当前,气势汹汹,无情的刀剑当头落下。

    醉雪从容不迫,将伊若抱在怀中,轻轻吻在额头上,而后微微一笑:“落红有情,树叶成泥,在这一世,我愿只守护你一人。”

    “相公...”

    伊若依偎在叶新怀里,微闭双眸,她不再颤抖,不再害怕,杀了当朝太子又何妨,有了相公,就无所畏惧!

    醉雪的目光微抬,冷冽无比,他左手揽着伊若,右手紧握成拳。

    “轰!”

    一拳裂空!

    刀断剑折,残片横飞,血洒长空,支离破碎!

    顷刻之间,一众护卫尸骨无存,全部殒命于恐怖的裂空之拳下,就连几位武林高手都挡不住醉雪的一击,吐血而亡,只剩下那名女子。

    女子的身材高挑,一袭紫袍紧裹,勾勒出曼妙的身姿,美眸轻轻颤动,秋波暗送,充满了魅惑。

    “你...是谁?”

    醉雪的眼中闪过异色,他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妖魅女子,心中泛起波澜。

    在他的记忆里,大宋世界,不应该会有人能挡住自己的裂空之拳!

    这个世界中,武学的最高范畴,终究还是被挡在那一道门之前,蜕凡入境,成为无数巅峰武者遥不可及的梦想。

    但是,眼前的这名妖魅女子,竟然能轻松写意的接下裂空之拳,目光中还带有戏谑的笑意。

    起码第四境!这是醉雪的判断。

    “醉雪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哦,姐姐心中十分欢喜。”

    女子的嘴角微翘,魅惑丛生,举手投足之间,充满妖邪之意。

    “你认识我?你来自哪里?”

    醉雪双目一凝,脸色微沉,他现在严重怀疑,这名妖魅女子与他为何会突然回到这段离奇经历有着莫大的关联!

    “咯咯,醉雪公子以后就知道了哦,姐姐先走了,还得去开封引大军南下呢。”

    妖魅女子深深看了醉雪一眼,然后缓缓迈步,走到醉雪身边,凑近醉雪的耳朵。

    撩人的温热气息袭来,醉雪浑身一颤,不由后退一步,忌惮地盯着眼前的妖魅女子。

    “咯咯。”

    妖魅女子伸出手指,轻轻划过醉雪的衣襟,抿嘴轻笑:“叶公子,你的时间不多了,太阳落山之前哦。”

    说完,妖魅女子又瞥了一眼伊若,然后纵身飞出文昌阁,极速远去。

    醉雪闻言心中大震,这名妖魅女子知道自己的来历!

    按照她的话语,时间不多了,就在太阳落山之前,是否意味着自己将离开这段离奇经历,而留下的,仍然是时常健忘、体弱多病的醉雪公子呢?

    曾经的记忆之中,大宋朝的太子赵茂,就是在扬州城的文昌阁词会上,被神秘刺客所杀!

    之后天子震怒,迁责于扬州,大军南下,血腥屠城,逼死伊若的父亲和扬州太守,醉雪和伊若亦因此身陨,而后回归死亡山谷。

    当初,叶新和风清婉自死亡山谷中醒来后都认为这是一场梦,只是由于特殊的环境,两人的梦境重叠了而已。

    但三年的恩爱夫妻,风清婉始终不能释怀,她的一颗坚定道心,只允许叶新成为她的道侣,所以就有了后来的爱恨纠缠。

    然而,再次神奇地来到这个世界,叶新带着记忆化为醉雪公子,却改变了历史,杀了太子赵茂的人,成了他自己!

    历史的大方向没有因此改变,不日大宋铁骑必将南下,太子之死,整座扬州城都要为之陪葬!

    “相公...该怎么办?”

    伊若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她不敢相信,手无缚鸡之力的相公,竟然凭一己之力,杀了诸多高手,其中还包括本朝太子!

    大宋朝的当今圣上,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惶恐与惊惧在伊若的眼中闪过,她的心中涌起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她的姿色被赵茂看中,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或许,刚刚跳阁能一死了之,就不会牵连其他人,如今相公杀了赵茂,龙颜大怒之下,伊家,扬州城,必将遭遇一场浩劫。

    到底会有多少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

    伊若不敢想象,心中惊惧之下,美眸之中,泪水滚滚而落。

    太子在扬州被杀,就算是太守大人,大名鼎鼎的东坡居士,恐怕也将自身难保!

    “啊...醉雪公子杀人了!”

    瑟瑟发抖的才子佳人们遍体生寒,惊惧地望着文昌阁中的血腥惨象,纷纷尖叫着四散奔逃,踉跄之间,从楼梯上跌落而下。

    阁外围观的人群只是依稀看到一些打斗场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此时听到呼喊声,俱都心中大惊。

    醉雪公子杀人了?!人命关天,醉雪公子为什么会杀人?是否跟刚刚伊若小姐跳阁有关?

    众人不明所以,有人拦住一位惶惶而逃的才子,询问道:“文昌阁上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位才子脸色惨白,身体颤抖,嘴唇直打哆嗦:“杀,杀人了!全是血,全是血啊,醉,醉雪公子,醉雪公子是魔鬼,啊...”

    听闻此言,众人面面相觑,这位才子怕是疯了!

    “醉雪公子把当朝太子给杀了!”

    又有人从文昌阁中奔出,大声尖叫,所有人一时间怔在原地。

    “你说什么,醉雪公子把谁给杀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死了...”

    又有一名女子披头散发,惊恐地奔逃而出。

    “是赵都头家的千金,她应该不会乱说的...”

    有人认出这名女子,顿时心中骇然,赵千金好像说...太子死了!

    醉雪公子把当朝太子给杀了!

    人群瞬间哗然,所有人心底直冒凉气,吓得魂不附体,当朝太子在扬州被杀,这片天,要塌了!

    文昌阁上,只剩下醉雪和伊若两人依偎在一起,醉雪凭栏眺望远方,目光所及,有大批人马调动的迹象。

    如果猜的不错,扬州太守苏仙,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东坡居士,此时已然得到消息,正带人前来文昌阁。

    “相公,你快逃吧...”

    夕阳西下,醉雪虽然面色镇定、淡然自若,但伊若的心中仍是不安,杀了当朝太子,这可是泼天大罪,就算自己的父亲,扬州的刺史大人,也难逃一死!

    见到不远处有官兵出现,醉雪仍然不为所动,完全没有要逃的打算,伊若急了,慌忙拉着醉雪要往楼下走,却被醉雪一把拉了回来,搂在怀中。

    “若儿,相公要是逃了,你父亲将如何?你将如何?”

    伊若闻言一怔,随即惨然一笑,美眸之中有泪花闪动,颤声道:“父亲他...死罪难逃,伊若不能做不孝之人,会随父亲而去。希望...下辈子能再和相公,做一对恩爱夫妻。”

    说着,伊若紧紧盯着醉雪,眼泪簌簌落下,右手从怀中掏出一纸信笺。

    “这首词,是东坡居士所写,伊若希望,十年之后,相公不要如苏大人这般愁苦凄凉,只要能偶尔记起伊若,伊若今生足矣。”

    醉雪心中感动,下意识地从伊若手中接过信笺,慢慢展开。

    今日本是文昌阁词会,诸位才子佳人正是为赏词而来,受扬州城百姓爱戴的苏仙苏大人,可是大宋朝闻名遐迩的东坡居士,他的词,可谓世间一绝。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词的第一句,就让叶新的瞳孔紧缩,身体为之一震。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全篇念完,醉雪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东坡居士的这首词中,竟然包含了六荒四武的诸多招名!

    六荒四武,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来历,为何会与大宋世界扯上关系?!

    “相公,你快逃,伊若替你拦住苏大人!”

    心思百转之际,苏仙已然率领大批人马围住文昌阁,醉雪轻言安抚伊若的情绪,然后望向阁外的这位大文豪,东坡居士。

    “贤侄,束手就擒吧,这一劫,整个伊家都在所难逃,我苏东坡亦不求苟活,只愿圣上能放过扬州城。”

    苏仙满脸悲壮之色,而醉雪却紧盯着他,凝声问道:“苏大人觉得,扬州城真的能幸免于难吗?”

    “希望渺茫。”

    “呵,希望渺茫,赵茂垂涎若儿美貌,死有余辜,杀他,我醉雪永生不悔。”

    醉雪目光一凝,怀抱伊若飞身而下,落在众多官兵之间,猛地从一名兵士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寒光闪闪,攻向苏仙。

    剑影飘飞,狂风大作,一剑直抵苏仙,正是黄泉剑法第一层,尘满面。

    剑锋溢血,浅浅刺入苏仙的肩头,醉雪心中凛然,确认了苏仙不会武功。

    “保护苏大人!”

    一众官兵拔出刀剑,围向醉雪,但剑光如瀑,所有人只觉得心中一寒,如坠冰窟,身体被可怕的杀意笼罩,凝固在原地动弹不得。

    尘满面!千里孤坟!幽梦忽还乡!

    三招黄泉剑法被醉雪完美演绎出来,所有兵士心中惊悚,因为他们尽皆披头散发,一缕发丝随风而落。

    “苏大人,可认识这一剑?”

    “苏某乃一介书生,哪里认得?贤侄,纵然你武功盖世,也敌不过大宋的千军万马,何苦反抗呢?苏某恳请贤侄,为了扬州城的黎民百姓,进京赎罪吧!”

    苏仙抱拳,而后双膝跪地,对着醉雪深深一拜。

    醉雪心中震撼,苏仙的这一跪,是为了扬州城的百姓,是为了那渺茫的希望。

    “苏大人,这篇《江城子》的词作果真是你所写?”

    醉雪慌忙扶起苏仙,将一纸信笺展开,苏仙不明所以,见到信笺上的词作,皱眉道:“正是苏某所作,贤侄这是何意?”

    目光抬起,醉雪转头看向西边的斜阳,感觉脑中一阵恍惚。

    时间,不多了。

    “我醉雪死不足惜,但大宋铁骑,仍然会踏破扬州城门,为免生灵涂炭,我愿为苏大人留下希望。”

    醉雪一跃而起,登临文昌阁阁顶,迎着夕阳微微偏头,凝声道:“今日传下四套惊世武技,只愿扬州城,永保太平。”

    黄泉剑!碧落刀!紫冥枪!红尘鞭!

    通红的晚霞映照大地,文昌阁之巅,醉雪提剑,身影飘飞,六荒四武,展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