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119 天下群英荟萃

119 天下群英荟萃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刚刚这个人...”

    木子沁等人不由地多看了几眼,面露疑惑之色。

    “你们也觉得很像吗?”

    叶新坐回椅子上,抬头望向窗外的碧蓝天空,眼中升起一抹追忆的色彩。

    “确实很像,如果不是刚刚那个年轻人眼中没有任何情感波动,我差点以为就是司空那小子了。”

    优优点头,大梦空间之中,他们一行五人认识了诸多兄弟姐妹,其中宇宙巨头司空家族的少主,司空太颜,便是叶新等人最重要的伙伴之一。

    “不错,但司空那小子活泼好动,而这个年轻人木讷寡言,性格完全相反,不过两人都姓司空,还长得如此相像,感觉很是奇怪。”

    叶新摸着下巴沉吟,当初凡隐仙经的出现证明地球与大宇宙之间存在着联系,如今这个司空遗忘和司空太颜长得如此相像,让人不由怀疑他会不会与星空中的司空家族有着同源的血脉。

    相传,司空家族的始祖乃是登临万古仙境的巨头人物,威压一整个时代,举世难有敌手!

    “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叶新等人回过神来,抬头看向窗外。

    雪月客栈的不远处,便是大研古城的中心广场,从叶新等人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清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只见一名魁梧男子挥舞着两只鎏金大锤,与另一名潇洒俊秀的年轻公子战在一起。

    年轻公子用一柄玉扇,扇子一开,有白光阵阵,卷起风刃万道。

    而魁梧男子的两只大锤亦是不凡,架在一处,有能量震荡,顷刻间将风刃吞噬殆尽。

    “先行前往帝都的那群天才,也到了。”

    优优站起身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不远处广场上的战斗。

    “哼,张云标那个大老粗也就力气大一点而已,肯定打不过余小七。”

    雷武冷哼一声,似乎对那名魁梧男子颇为不屑。

    优优白了雷武一眼,然后开口为叶新和木子沁解释道:“那魁梧男子是我南云州道武学院第一高手,名为张云标,手中拿的是灵器破天流星锤,而另一位俊秀的年轻公子则是鄂州的余小七,同样是大比第一,用的扇子名为风吟雪玉扇。”

    优优的话刚说完,雷武就发出一声冷笑:“呵,什么南云州第一高手,我秦州第十高手保证能打得他锤子都拿不稳!”

    叶新则是心中一怔,先行前往帝都的那群人到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李烟染也已经在大研古城了?

    “叮铃铃...”

    叶新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曹旺旺的电话。

    “叶老大,我到大研古城了,你们在哪?”

    “雪月客栈。”

    叶新挂掉电话,目光不禁在窗外广场围观的人群中扫了一圈,可惜没有看到熟悉的那道身影,他摇了摇头,然后继续看张云标和余小七的战斗。

    两人都在第三境,此时已经互相斗了上百招,打的难舍难分,不相上下,激烈的打斗声音回荡在广场上空。

    “哼,真是吵死了,本姑娘吃饭都吃不安生。”

    周露痕等人的身影从包间出来,小丫头一脸的不开心,偷瞄了一眼叶新后,她抬头看向窗外,咬牙道:“两个可恶的家伙,要打架不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吗?待会等师姐来了,让师姐好好修理修理他们,哼。”

    叶新见到周露痕气鼓鼓的小模样,不由地露出微笑,这个小丫头,脾气真是一点都没变。

    这个时候,周露痕背后缓缓走出一道孤寂落寞的消瘦身影,背着大黑匣子,一步步走到窗边。

    叶新等人露出疑惑之色,这个司空遗忘,想要做什么?

    司空遗忘面无表情,双目空洞,走到窗边后慢慢抬起右手,对着大黑匣子轻轻一拍。

    匣子倏地打开,瞬间有无数金属刀片飞出,如同一片片树叶随风起舞,环绕在司空遗忘的周身。

    司空遗忘再次轻轻一拍,匣子合上,无数金属刀片在空中盘旋而起,组成一柄大宝剑,猛地刺向窗户。

    “哗啦。”

    整扇落地窗瞬间支离破碎,洒落在空中,司空遗忘轻轻一跃,跳到剑身之上,而后极速飞向广场之中。

    “御剑术!”

    雷武惊呼一声,而叶新也露出惊异之色,目光闪动。

    “不是御剑术。”

    叶新微微摇头,他看的清楚,司空遗忘的身上,没有一丝能量的波动。

    “应该是那柄剑的原因。”

    木子沁缓缓开口,她紧紧盯着极速飞临广场上空的司空遗忘,凝声道:“那柄剑,似乎...是一套组合法宝!”

    众人点头,只可能是那柄剑的原因了,因为在第五境之前,御剑飞行根本不可能实现。

    司空遗忘立于剑身之上,顷刻之间飞临张云标和余小七的战斗上空。

    围观的人群察觉到天空之中有人御剑而来,纷纷发出惊叹之声,这是传说中的剑仙吗?

    大宝剑极速而下,在快要接近地面时瞬间解体,再次化作无数金属刀片盘旋在司空遗忘的周身。

    司空遗忘飘落在两人中间,面无表情地说道:“周小姐说,你们太吵了。”

    “哪来的毛头小子!”

    张云标拎起两只大锤,对着空中猛地一敲,只听轰然巨响,震耳欲聋。

    “这样,是不是就吵不到你家周小姐了?”

    司空遗忘闻言转身,缓缓迈步走向张云标,金属刀片盘旋而起,组成一柄银色弯刀,刀锋所向,寒光闪耀。

    “嗯?”

    张云标目光一凝,扬起手中大锤,砸向步步走近的司空遗忘。

    “双锤开天!”

    两只大锤有金光迸发而出,带着恐怖的威压,如一座大山般落下。

    刀光如瀑,似一片银河之水自九天倾泻而下,挡住了气势汹汹的双锤!

    “是碧落刀法,沙中道雨!”

    周围有人认出了这一招刀法,震惊地看着中间那道消瘦的身影,此人身上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为何一招沙中道雨,就可以与第三境的张云标相抗衡?!

    “标兄,小弟助你一臂之力。”

    余小七微微一笑,手中玉扇展开,祭在空中轻轻一摇,瞬间白光大盛,有万千风刃形成,如梨花暴雨般直射而下!

    司空遗忘停下脚步,右手抬起,隔空抓向自己的银刀,瞬间银刀的一半刀身解体,化为无数金属刀片!

    金属刀片盘旋而起,飞向另一边的余小七,在空中组成数十柄细长的黑色小剑,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可怕气息!

    剑影飘飞,如万道诡异黑光从无尽深渊照耀而出,吞噬了凌厉无比的风刃!

    “这怎么可能?!”

    “是黄泉剑法,千里孤坟!”

    所有人惊骇地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幅画面。

    碧落刀和黄泉剑竟然从同一个人手中使出,这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不是说六荒四武两两不可同修吗?不是说这样会走火入魔、身死道消吗?

    为何眼前这个消瘦的年轻人,可以同时使出碧落刀和黄泉剑,而且威力不凡,竟然可以挡住两名第三境的强者!

    要知道,张云标和余小七可不是一般的第三境,他们都是所在州的第一天才人物!

    “司空遗忘。”

    一道剑光陡然亮起,划破天际,只听“叮”地一声轻鸣,银刀和黑剑瞬间一颤,变回无数金属刀片在空中盘旋飞扬。

    一道冷峻的身影出现在三人前方,如一柄凌厉的剑伫立在那里,锋芒毕露,盛气凌人。

    少年戴着黑色斗篷,脸色有些苍白,但却目光如炬,刚刚闪过的那道剑光,最后就是没入了他背后的剑鞘。

    “司空遗忘,统领大人有令,玉龙雪山脚下,不得动武。”

    少年剑客缓缓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孤寂身影。

    司空遗忘不发一言,缓缓迈步,金属刀片在身前凝聚汇集,组成一杆血色长枪,瞬间攻向少年剑客。

    枪出如龙,如恶蛟出海,似猛龙过江,带着腥风血雨,咆哮而至。

    “紫冥枪。”

    少年剑客的目光一凝,背后的灵剑倏地飞出,落在咆哮的恶龙之前,好像就那么轻轻一刺,然后又飞回剑鞘之中。

    腥风血雨瞬间消散于无形,一切声息戛然而止,金属刀片回归司空遗忘的周身,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道血痕出现。

    “道武大比上你打不过我,现在同样如此,还要再战吗?”

    少年剑客的声音漠然,而司空遗忘却继续向前,没有停下脚步。

    “周小姐说,你们太吵了。”

    无形的战意在两人之间升腾而起,观战的所有人早已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两人似乎境界都没到第三境,为何会如此强大?!

    “我知道他是谁了!帝都武学院的大比第一,林慕!”

    雷武的声音响起,优优闻言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他,听说这个林慕才十六岁,是一名天生的剑客,剑法诡异,往往都是一剑破敌,而他的剑更是了不得,名为承影,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柄剑。”

    叶新闻言,目光灼灼地盯着广场上的几人,心中凛然。

    这就是天下各州的天之骄子吗?果然都是天资纵横、绝世英才,实力一个比一个强!

    “小师妹,你去哪?”

    张梅照突然一声惊呼,只见周露痕从破碎的落地窗边一跃而下,奔向广场之中。

    小丫头在林慕和司空遗忘再次爆发大战之前,身影挡在两人中间,面朝少年剑客。

    “我不允许你们欺负司空哥哥,你们这群人太坏了,吵到别人吃饭不说,还合起伙来欺负人,哼,待会让师姐揍死你们这些坏人!”

    所有人愕然,周露痕狠狠瞪了一眼林慕后,回头走到司空遗忘面前。

    “司空哥哥,不用管这些坏人,跟我回去吧。”

    司空遗忘默然点头,大黑匣子倏地打开,金属刀片纷纷落入其中,匣子合上后,他静静跟在周露痕的身后,不发一言。

    叶新等人和天池众师姐妹此时也跟着来到广场边上,这个小丫头真是神经大条,刚刚直接跑到两人中间,众人都反应不及,真是太危险了。

    “统领大人的命令,是开玩笑的吗?”

    一道白衣若仙的身影出现,所有人抬头望去,心中为之一震。

    世上竟有如此出尘绝世的女子,宛如九天玄女下凡,好似月宫嫦娥临尘,缥缈空灵,气质脱俗,不沾一丝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