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081 影少再现

081 影少再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幽幽地底,九重牢狱的最深处。

    有一道人影被禁锢在铁桩之上,条条重链捆锁下,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不时还有一丝火星在身上跳动。

    这道人影,正是那天被不死阁主打的半死的火王。..

    “啪!啪!”

    长鞭重重地抽在了火王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触目惊心。

    “哈哈...你不是很拽吗?你不是很能打吗?来啊,和上次一样蹂躏我啊!哈哈...快来打我啊!”

    “啪!啪!”

    一名男子手持带有倒刺的铁鞭,对着火王疯狂地抽打着,并肆意地放声大笑。

    今天本不该由李洪威当值看守重犯,但他花大价钱买通了轮值的黑色风衣,就是为了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一想到那天被火王蹂躏成狗一般的场景,李洪威心中就涌起无限的屈辱。

    自己堂堂帝都李家的大少爷,资质评级为甲级b等的超级天才,竟然会被一个越狱犯吊打,还打得跪倒在地,真的是人生的莫大耻辱!

    李洪威手中长鞭不停,打的火王血肉模糊,但火王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漠然地看着李洪威。

    “哼!算你有骨气,都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敢瞪劳资。”

    李洪威再次猛抽一鞭,感觉有点累了,便将长鞭往地上一扔,坐在了一张桌子边上。

    旁边的一名黑色风衣赶紧上前,殷勤地给李洪威倒了杯水。这名黑色风衣胸口绣着三片金色花瓣,正是今晚当值的大队长司徒战。

    只见他谄笑着说道:“李大少,不用跟这小子生气,这小子可活不过明天了。”

    “哦?”李洪威抬眼,用余光瞄着火王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问道:“司徒战,夏天院长真准备杀了这小子?这小子虽然是火家弃子,但毕竟是东北火家的嫡系血脉,而且还觉醒了火家特有的专属神通,火家的那三位长老可一直在咱道武学院待着没走呢。夏天院长,敢得罪火氏一族?”

    “嘿嘿,李大少久离帝都,或许还不太清楚我们夏大统领的背景。我们夏大统领,一直跟随的,可是帝族风家的那位大小姐。”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李洪威的瞳孔猛地紧缩,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夏天院长是帝族风家那位大小姐的麾下!

    这样的话,别说杀了一个火家弃子,就算宰了几个火家长老都算不得什么稀奇啊。

    一想到那位如杀神一般的可怕存在,李洪威心底就直冒寒气,如坠冰窟。

    曾经的风清婉,有着帝都第一美女的称号,纵然高傲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仍然有着众多坚持不懈的追求者。

    大家都觉得,作为帝都第一美女,又是帝族风家的大小姐,完全可以算是神州的公主了,所以高傲一点很正常,这样追求起来才能让人更有成就感。

    但三年前那一个血色之夜,不仅让所有追求者吓破了胆子,更成为了帝都所有家族心中的一个噩梦。

    那一夜,风清婉第一次展露出了冷血残酷的一面,对着其他势力扬起了手中的屠刀。

    那一夜,血流成河;那一夜,帝都势力彻底洗牌。

    而整件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因为赵家那位大少爷,想邀请风清婉跳一支舞而已。

    而李洪威也因为这件事情,被闻风丧胆的父亲紧急送出了帝都,来到了江宁上大学。

    注意到面前这位李家大少露出了惊惧的神色,司徒战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就这样的纨绔子弟,还曾经想追求风大小姐?!

    司徒战咳嗽一声,笑着开口道:“李大少,夏天院长已经决定了,明天表彰大会上,将会当众斩杀这火家弃子,以儆效尤!所以,咱们明天就只管看戏吧。”

    李洪威回过神来,闻言有些讶异:“终于要举行表彰大会了?这可推迟了一个月了,怎么突然就决定明天举行呢?”

    “据说是上次紫金山神火事件中,那位居功至伟的叶同学终于醒了,所以夏天院长临时决定明日就举行表彰大会。”

    听到这样的回答,李洪威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没有注意到李洪威表情的变化,司徒战自顾自地继续感叹道:“我听说那位叶同学身在黄字80号班级,资质极其低下,怎么就立了天大的功劳呢?哎,神火禁地我们都没进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哼。”李洪威突然重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拾起铁鞭,对着火王又是一顿猛抽,似乎在发泄着心中压抑的情绪。

    司徒战愣了一下,而后冷笑道:“嘿嘿,李大少尽管用力抽,这小子皮糙肉厚,而且恢复能力强得很,不管多重的外伤,第二天一早就能完好如初。所以,明天表彰大会上,没人看得出来他前一夜是被用过私刑的。”

    李洪威闻言,眼中爆发精光,更加用力地抽打起来,直抽得汗如雨下,滴落在这幽静的地牢深处。

    “砰。”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声音不高,却在这只关着火王的第九层牢狱中显得极其突兀。

    李洪威不禁停下了手中的铁鞭,和司徒战一齐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应该是我那几个不争气的手下回来了,毛手毛脚的,肯定是又喝多了,我去看看。”

    司徒战摆摆手,走出了火王所在的这间地牢,进入了阴暗的走廊。

    李洪威没有在意,刚扬起手中的铁鞭准备再次抽下去,又听到了“砰”地一声。

    这一次的声音更加清晰,在地牢之中回荡开来,仿佛有一丝阴风拂面而过,让李洪威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司徒大队长,干嘛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李洪威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铁鞭,望着司徒战之前离开的方向开口呼喊道。

    “司徒大队长?”

    没听到有人回应,李洪威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发慌。

    他一把将铁鞭扔在地上,然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柄青色的匕首,面对着不远处的黑暗,凝声道:“司徒战!快点回来,本大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司徒战!你不会是想装神闹鬼吓唬劳资吧?!快出来,不然有你司徒家好看的。”

    李洪威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强行使自己保持着镇定。自己已经成为了第一境巅峰的强者,现如今可没几个人能打得过自己,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呼。”一阵轻风吹起,地牢里的灯光似乎暗了几分。

    无形的黑暗笼罩开来,慢慢有一道人影浮现而出,漆黑如墨的潇洒披风,凌厉如剑的可怕眼眸。

    “你是在喊这个人吗?”

    剑眸亮起,司徒战被一只手扔了出来,如同死狗一般蜷缩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时地抽搐着。

    李洪威望着地上已然重伤的司徒战,心头狂跳,额头上有冷汗滴落,举起匕首颤声道:“你,你是谁,竟敢擅闯乾坤地牢?”

    这个时候,火王缓缓抬头,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李洪威后,朝着出现的黑影发出了低沉的声音:“现在才来救我吗?我可是已经受了一个月的罪了。”

    “呵,你以为乾坤江州分部的地牢那么容易进吗?如果这次不是堂主出手,你真的在劫难逃。”

    黑影嘴角勾起,慢慢走进了地牢之中,露出了一张潇洒不羁的脸庞。

    正是那晚差点杀了叶新的可怕刺客,影少。

    影少缓缓走近,朝李洪威露出了一丝看似无邪的笑容:“这次真的十分感谢李大少的热情帮助,如果不是李大少支走了那些碍眼的乾坤执法者,本少想进来这里,可还要多费一番气力。”

    “你,你别过来啊,你,你再向前走一步,我,我,我就不客气了。”手脚发软的李洪威踉跄地后退,嘴唇颤抖着说话都不利索了。

    “李大少,千万别害怕,你帮助了我,我是不会杀你的。”影少走到了李洪威的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后,又转身来到了火王的面前。

    “这次不会还是迷恋这个地方的味道,不想离开吧?”

    影少手中出现一柄血色短匕,割开了火王身上的重重锁链。

    火王没了束缚,瘫倒在地,抬起头来盯住了一边的李洪威,凝声道:“帮我杀了他,一百道武币。”

    影少闻言倏地转头,冰冷的目光让李洪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惊恐地叫道:“你...你是...是那天那个人?!”

    李洪威本来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觉得眼前这名年轻的披风男子不会厉害到哪里去。

    但当他见到这双冰冷的眸光时,他认出了这个黑影,竟然是那天能隐于黑暗中的可怕刺客!

    “李家...”影少微皱了一下眉头后,回头对着火王笑道:“堂主说不要节外生枝,迟则生变,赶紧走吧。”

    说完,他拉起火王,准备马上离开。

    但火王却用力甩开了影少的手,回头从地上拾起了那根铁鞭,朝跌倒在地的李洪威走去。

    “你成功地让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所以...”

    火王喉咙中发出冰冷的声音,手中扬起铁鞭,对着李洪威“啪”地就是一鞭抽下。

    “啊...”李洪威惨叫着,从脸到胸口,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鞭痕,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所以,我也想让你以后能有这样的回忆。”

    “啊...”又是一鞭扬起,狠狠抽下,李洪威下意识地抬手转身抵挡,但又一道深深的鞭痕出现,从后背到臀部,皮开肉绽,血染衣襟。

    不远处的影少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出口的方向,然后凝声道:“赶紧走了,不然...”

    话音未落,就有嘈杂的声音传来。

    “快,劫狱者就在下面!”

    望着数名黑色风衣出现,影少露出一丝凝重之色,对着火王不满地哼道:“你看,现在又要无缘无故的打架,还没有报酬。”

    “三百道武币。”

    “很好。”

    影少眸光闪耀,渐渐隐于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