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娱乐登录平台

新金沙平台 > 蓝月之主 > 074 一根断指

074 一根断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样算来,水小柔不就是姜恒的亲孙女?

    叶新看向姜恒的目光变得更加冷冽,这老家伙竟然如此丧尽天良,对亲孙女都没有一丝怜悯之心?!

    “禽兽啊,连自己的亲孙女都想杀了,真是丧心病狂,泯灭人性。”

    无智看着空中红袍飞扬、黑气缠绕的姜家之主,连连摇头,宣着佛号叹道:“阿弥陀佛。姜施主,似你等大奸大恶之辈,只要能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小僧愿为你渡尽罪孽,永归极乐,实现真正的超脱永恒。”

    永归极乐?不就是身死道消吗?叶新不禁斜了一眼无智这货,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调侃面前的大敌。

    “呵。”姜恒闻言好奇地看向了无智,嘲讽道:“小小和尚,懂什么超脱永恒?就算是你师尊,也不过尔尔。”

    环顾四周,姜恒再次怪笑了起来:“桀桀...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本尊还是姜恒吧?当年的木连痕,今日的姜恒,只不过是本尊借用的一个躯壳而已,血脉亲情,与本尊有什么关系?!”

    闻言如此,所有人心中大骇,水渲渲更是惊呼出声:“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年木连痕如同变了一个人般!你到底是谁?!”

    “本尊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姜恒的眼中露出追往之色,随即大喝道:“吾名不死!”

    “乾坤寰宇,唯吾不死;九天十地,唯吾不灭!”

    听到这么霸气绝伦的话语,叶新不由嗤笑一声,道:“就像你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吗?这也能算是不死不灭?”

    “无知小儿,你懂什么?!”姜恒冷哼一声,不再多言,面向天空举起了水小柔,一掌抵在她的小脑袋上。

    所有人大惊失色,不知道姜恒意欲何为,只见水小柔睁开的双眸中蓦然升起亮丽的色彩,而后射出两道金光,映入苍穹。

    “破虚之瞳,给我破!”

    姜恒仰天大吼,风云激荡,整个青青草原突然摇晃起来。

    在两道金光的照耀之下,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昏暗,只剩下无边的恐怖漩涡在疯狂旋转。

    “哈哈,那个人的封印幻境,也不过如此!”

    恐怖的吸力自巨大漩涡之中传来,整个青青草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缓缓地被吸入其中。

    狂风大作,草地上的众人也感受到了天空中黑色漩涡的强大拖拽之力。

    “原来这个空间只是一道幻境。定要阻止这个魔头,一旦让他成功破除幻境,后果必然难以想象!”

    水渲渲率先飞起,祭起了手中的玉净瓶,潺潺圣水化作滔天巨浪拍向了空中的姜恒。

    这个时候,空中又有一道人影浮现而出,手持神火缠绕的古纹大棒,全身笼罩着惊人的橙色烈焰,竟然是火王到了!

    叶新眯眼,这个火王似乎也得到了莫大的际遇,橙色火焰给人的感觉明显要比之前的赤色火焰要强!

    但令人目瞪口呆的是,火王甫一出现,全身和大棒上的烈焰顷刻间消散殆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掐灭了一般。

    叶新双目一凝,想起了之前仅剩脑袋的鬼面强者所说的话,这片空间似乎压制神火之力!

    怪不得自己的虚无真炎也发不出来,原来是这片空间的问题!当年布下这个幻境空间的大能,定然是不可想象的存在!

    火王见周身火焰顷刻间消散,顿时大惊失色,但他一抬眼,就看到了空中正在猖狂大笑的红袍鬼面,心中瞬间升起了无边的恨意!

    据他所知,当年杀他父亲的,就是这名红袍鬼面!

    “啊!”火王怒吼起来,不顾已然没有了火焰之能,挥舞起手中大棒,狠狠地砸向了面前的杀父仇人!

    姜恒全身黑气大盛,红袍鼓荡,仰天大笑,状若癫狂,见到水渲渲和火王两人各持着一件法宝攻来,眼中露出轻蔑之色,哼道:“区区两件仿制品,也想阻止本尊!”

    只见姜恒左手抬起,掌着一尊青铜小鼎,疯狂的吸收起身边三名手下的全身黑气,然后迎向了水渲渲和火王两人!

    剧烈的爆炸在空中绽放出一朵盛世的烟花,瞬间布满天空。

    “咔嚓。”水渲渲和火王两人都惊骇地看向了手中的法宝,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刺痛了双眼。

    青鼎之威,一击之下,竟然震碎了两人手中的神火大棒和圣水玉瓶!

    法宝的碎片随风飘荡,被恐怖的吸力卷入了漩涡之中,然后更加剧烈地旋转起来。

    “啊...”众人惊呼,来自于恐怖漩涡的可怕力量陡然猛增,将所有人吸到了半空之中,向旋涡中心飞去!

    “叶新哥哥。”木子沁下意识地抓紧了叶新的衣袖,两人一齐飞到空中,完全无法抵抗这股恐怖的漩涡之力。

    苏小凉红衣随风飘荡,发丝飞扬,看着越来越近的可怕漩涡,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对着身边的无智开口道:“是时候了,无智。”

    无智闻言大喜,狂笑一声:“哈哈,终于要用大杀器了!”

    只见无智手持金钵,口念法诀,金钵之中光芒闪耀,缓缓落下了一根断裂的手指,七色火焰缠绕其上,在这个幻境空间里竟然没有被泯灭!

    这根手指只有上半截,截口处有血液痕迹,还不曾干涸,就好像刚刚断裂一般。

    断指落在空中,压塌了周围的空间,有波纹荡漾,就仿佛在所有人的心头猛敲了一击,令人心神俱震。

    巨大的黑色漩涡慢慢停止旋转,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有七彩的火光从黑色漩涡中慢慢透了出来,照亮了这片天地。

    “这是...”叶新震惊了,无智和苏小凉拿出的这根断指,竟然连这片空间都承受不住,等阶超乎想象。

    四周风云骤止,姜恒笑容凝固,望着天地间的那根断指,骇然道:“怎么可能?!天门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世?!”

    苏小凉没有理会姜恒的震惊,而是将七殇魔琴横在身前,手指轻弹,一缕琴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断指在琴音之下有莫名的气息复苏,七色火焰随之跳动,恐怖的威压让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色漩涡之中,七彩火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漩涡的中心,黑云慢慢散开,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一个黑点从漩涡中心处缓缓而下,其上有各色火焰熊熊燃烧,散发出无尽的七彩焰光。

    黑点慢慢放大,最终停在了天地之间,众人看清了,七色火焰之间,是一根神秘的古纹大棒!完全不是火王那根仿制品所能比拟的!

    “这是...”姜恒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声音颤抖着怒吼道:“九天...神火棒...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仰望着这一根如同插在九天之上的神兵利器,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惧之感。仿佛这根大棒是至高的神明,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火王更是目光灼灼地盯住了这根神灵一般的仙家至宝,心中激动万分。

    这就是真正的九天神火棒吗?!这就是火家先祖打造出的那一件神兵吗?!果然拥有通天之力、惊世之威!

    “本尊终于明白了!哈哈,怪不得啊!当年那个人虽然强得离谱,但也不至于凭一己之力就能布下此等幻境,进而封印住本尊的神魂!原来如此,那个人当年依仗的是仙器之力而已!”

    姜恒忽地再次仰天大笑,全身的黑气疯狂涌动,红袍随风飞扬。

    苏小凉眸中异彩纷呈,与无智二人踏空而行,引领着恐怖的断指飞向了那根九天神火棒。

    气息牵引之下,九天神火棒忽地轻轻一震,整片幻境空间瞬间化为乌有,周围时空变幻,所有人“啊”地一声,跌落在了一处洞窟之中。

    空旷的地底世界,山石嶙峋,幽静阴森,有不同色彩的七条神链自四周的峭壁延伸而出,汇集在半空之中,缠绕在九天神火棒之上。

    所有霞光异彩、幻境奇象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九天神火棒沉寂如一潭死水,黯淡似一截枯木。

    那根恐怖的断指和无智、苏小凉、火王三人都不见了踪影。

    “木连痕!”

    水渲渲突然惊呼出声,其他人循声望去,发现姜恒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同样的深红色长袍,同样栩栩如生的鬼脸面具,不同的只是那一双如电眼眸。

    除了叶新和木子沁还对二十年前的旧事不曾知晓外,其余人俱是心中大震,难道此人就是引发当年惨事的罪魁祸首,木子沁的父亲木连痕?!

    “桀桀桀...”

    姜恒的气势在升腾,扬声怪笑:“本尊神魂终于脱困,尔等...”

    “啪!”话还没说完,疑似木连痕的红袍鬼面一掌拍在了姜恒的脸上,抽的姜恒有点措手不及,愕然不已。

    木连痕眸光如电,面色含霜,发出了威严而漠然的声音:“二十年而已,不死仙阁就被你搞成这般模样么?”

    “这是黑袍圣使吗?为何变得不人不鬼?”木连痕右手轻抬,指了一圈周围的黑袍鬼面,最终又望向半空中那颗黑气缠绕的脑袋,寒声道:“竟然还有这等鬼气森森的玩意,不伦不类,简直玷污了我不死仙阁的威名!”

    说到最后一句,木连痕声音陡然变高,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然后一指点出。

    一缕黑烟从他的指尖飞出,穿过了那颗脑袋和三名黑袍鬼面,四人的眸光瞬间黯淡了下去,然后身体消散,化作了一团黑气,被吸进了这缕黑烟之中。

    见此场景,在场的众人心中大骇,惊惧不已,连姜恒都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一指点出,竟然顷刻间就令四名第二境的强者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当真是恐怖至极!

    木连痕收回那缕黑烟,轻轻一吹,黑烟消散,然后目光抬起,看向了木子沁的方向,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吗?二十年光阴,真是弹指一挥间啊。”